民事案件
谯乾恩与无锡市滨湖镇南泉欧德隆百货超市、陈金坤等生命权、健康权、身体权纠纷一审民事判决书
无锡市滨湖区人民法院        

此裁判文书仅用于崇法认证律师参考学习如需查看详情请下载崇法APP进行律师认证 下载崇法APP

普通用户点击查看原文>>

崇法账号

登录密码

江苏省无锡市滨湖区人民法院
民事判决书
(2015)锡滨太民初字第00407号
原告:谯乾恩。
委托诉讼代理人:范晶晶,江苏金锡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诉讼代理人:叶小康,江苏金锡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无锡市滨湖镇南泉欧德隆百货超市,住所地江苏省无锡市滨湖区雪浪街道方泉路25号。
经营者姓名:邵晓燕(。
委托诉讼代理人:常显慧,江苏神阙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陈金坤。
委托诉讼代理人:陈金祥。
委托诉讼代理人:黄雯,江苏海辉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无锡市吴越建筑安装工程有限公司,住所地江苏省无锡市新区梅村镇梅苑新村81号。
法定代表人:汤建国,该公司总经理。
原告谯乾恩与被告无锡市滨湖镇南泉欧德隆百货超市(以下简称欧德隆超市)、陈金坤、无锡市吴越建筑安装工程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吴越公司)生命权、健康权、身体权纠纷一案,本院于2015年5月4日受理后,依法由审判员朱剑峰独任审判,于2015年8月17日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于2015年11月13日、2016年4月27日、2016年8月16日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谯乾恩及其委托诉讼代理人范晶晶、叶小康,被告欧德隆超市委托诉讼代理人常显慧,被告陈金坤及其委托诉讼代理人陈金祥、黄雯,被告吴越公司法定代表人汤建国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谯乾恩向本院提出诉讼请求:要求判令吴越公司作为雇主对其从事雇佣活动中遭受人身损害产生的医疗费、误工费、伤残赔偿金、精神抚慰金等损失合计261516.32元承担赔偿责任,欧德隆超市作为发包方明知吴越公司没有相应的资质和安全生产条件,应当承担连带赔偿责任。事实和理由:2013年5月24日,欧德隆超市与吴越公司(陈金坤为吴越公司驻工地代表)签订一份《建筑装饰工程施工承包合同》,约定吴越公司承建欧德隆超市改建土建部分工程。2013年8月12日,欧德隆超市与吴越公司又签订一份《建筑装饰工程施工承包合同》,约定吴越公司承建欧德隆超市零星工程。2013年9月6日,其根据吴越公司(陈金坤)的要求在欧德隆超市从事钢筋绑轧施工过程中从二楼跌落受伤。由此产生如下损失:医疗费54551.32元、住院伙食补助费880元(20元×44天),营养费1620元(18元×90天),护理费5400元(60元×90天),误工费50681元(参照2013江苏省建筑安装行业标准),伤残赔偿金137384元、精神抚慰金10000元,交通费1000元合计261516.32元,后陈金坤仅付款46000元。谯乾恩认为陈金坤属于职务行为,赔偿责任应由吴越公司承担,欧德隆超市承担连带赔偿责任。
被告欧德隆超市辩称,谯乾恩受伤时并非在工作时间,也并非为了工作而受伤,且谯乾恩属于酒后发生的受伤事故,谯乾恩自身存在过错,其对于谯乾恩的受伤无过错。同时其将建设工程发包给有相应资质的吴越公司进行施工,并已付清工程款,故其对于谯乾恩的受伤产生的损失不应承担连带赔偿责任。另外,谯乾恩主张的伤残赔偿金应按农村标准进行计算。
被告陈金坤辩称,其与谯乾恩签订了承包合同,双方存在合作关系。谯乾恩非工作时间非因工作原因受伤,且谯乾恩存在饮酒以及未尽审慎、安全义务等行为,谯乾恩的受伤系自身过错导致,故谯乾恩主张其承担赔偿责任证据不足。其向谯乾恩支付的46000元要求在本案中一并处理。谯乾恩主张的误工费应按无锡市最低工资标准计算。
被告吴越公司辩称,其于2013年5月24日在《建筑装饰工程施工承包合同》、《安全生产责任书》上加盖公章属实,但其并未实际参与欧德隆超市改建土建等工程,该工程都是陈金坤在负责。要求法院依法判决。
谯乾恩围绕诉讼请求依法提交了如下证据:1、医药费发票、出入院记录,证明其因伤治疗花费医药费54551.32元;2、陈金坤于2013年10月1日出具的证明一份“谯乾恩同志在欧德隆超市改建施工过程中,不幸伤害右肘……”,证明其是在欧德隆超市改建施工过程中受伤;3、中国移动通信记录,证明陈金坤于2013年9月6日打电话要求其去工地;4、无锡市公安局暂住信息,显示谯乾恩暂住于无锡市锡山区安镇白丹山村秦水渠16号,到达时间2015年4月1日,历史暂住信息中有到达时间2012年2月1日至2014年5月22日,暂住于无锡市锡山区安镇白丹山村秦水渠35号,证明其主张的伤残赔偿金应按城镇人口的标准计算。欧德隆超市、陈金坤、吴越公司对证据1真实性无异议,对证据2真实性无异议,但提出该证明系陈金坤在受胁迫的情况下形成,陈金坤对证据3真实性无异议,但提出其与谯乾恩通话是要求谯乾恩过来看点工做的钢筋,而非要求谯乾恩加班。欧德隆超市提交了如下证据:其(尹同青为指派代表)与吴越公司(陈金坤为驻工地代表)于2013年5月24日签订的《建筑装饰工程施工承包合同》、《安全生产责任书》及吴越公司的《企业法人营业执照》【注册资本为50万元、经营范围为一般经营项目:建筑安装、装饰;室内外装潢工程(凭有效资质证书经营)】,证明其作为发包方与承包方吴越公司就其改建土建部分签订合同,吴越公司具有相应资质。谯乾恩、陈金坤、吴越公司对该证据真实性无异议。
陈金坤针对其抗辩提交了如下证据:1、2013年6月4日吴越公司与欧德隆超市就欧德隆超市拆除加固部分签订的《建筑装饰工程施工承包合同》,证明2013年5月24日签订的合同内容为改建土建部分,实际上就是造房,需要将欧德隆超市原有的钢结构框架拆除而签订的本合同;2、2013年6月12日其与欧德隆超市就欧德隆超市屋面拆除、翻新、部分墙体加固签订的《建筑装饰工程施工承包合同》,证明欧德隆超市的工程实际由其本人承建;3、2013年8月12日其与欧德隆超市就欧德隆超市零星工程签订的《建筑装饰工程施工承包合同》,证明欧德隆超市的工程实际由其本人承建;4、2013年6月26日其与谯乾恩就框架房钢筋绑轧、电渣压力焊、轧丝及垫块签订的《建筑工程承包合同》,证明其将钢筋工工程承包给谯乾恩,双方存在承揽关系,而非劳务关系;5、一张显示欧德隆超市二楼施工现场有护栏的照片,证明施工现场无安全隐患;6、一张拍摄于2013年9月1日显示欧德隆超市二楼施工平面后增加框架房的照片,证明2013年9月6日前该工程的钢筋已基本绑轧完毕,谯乾恩未加班。谯乾恩、欧德隆超市、吴越公司对证据1、2、3、4真实性无异议,但谯乾恩提出证据4的合同已履行完毕,事发时是陈金坤雇佣其至工地干活。欧德隆超市、吴越公司对证据5、6真实性无异议,谯乾恩对证据5拍摄地点无异议,但认为该照片显示有护栏有异议,其受伤时没有栏杆。谯乾恩对证据6反映的拍摄地点即受伤地点无异议,但对照片拍摄时间有异议,其提出该照片显示的是钢筋工的完工状态,其受伤前该后增加框架房工程还没有这么完备。
对当事人无异议的证据,本院予以确认并在卷佐证。
庭审中谯乾恩申请证人牟某出庭作证,牟某称其在欧德隆超市一起干活的时候认识谯乾恩,其做木工,谯乾恩做钢筋。其最先发现谯乾恩受伤并报120。当时其与谯乾恩一起在其哥处吃面条,晚上7点左右其吃过晚饭去洗脚准备休息。其与谯乾恩吃饭时没有喝酒。当时谯乾恩说他还有点活没有干完,就跑回工地了。其洗脚后出来小便时听见电梯间下面有人哼的声音,其就用手机照明下去找,发现了谯乾恩。当时谯乾恩是直接跟陈金坤干,其是跟小蔡干。工资说好是200元一天,干一天有一天。其一般是五点下班,当时小蔡让其把前面的活都干完,说明天要浇混凝土。施工的时候木工和钢筋工可以一起干活。其是住在欧德隆超市二楼,住的地方有通电,是小蔡另外拉的线。因为谯乾恩说他的活没有干完要加班,所以他就说到其那边吃点晚饭。除了其住的地方有灯,其他地方没有灯,电梯那边也没有防护栏。出事那天的白天就谯乾恩一个钢筋工在干活,谯乾恩大概是中午吃饭的时候去的。陈金坤申请证人左某之出庭作证,左某之称其认识陈金坤三年了,其是开挖机的,陈金坤要做工程需要挖机就找其。欧德隆超市工程的下水道等就是陈金坤通知其去做的。其在欧德隆超市干活时认识谯乾恩,他是钢筋工。下班之后超市的路灯有的,楼上也有灯。其不认识牟某。当天出事后,陈金坤接到通知后就叫其跟他一起去现场,来的时候120已经走了。其到现场的时候墙上有三盏灯,其中照片左边第三个门的门框上、对面墙上、右边屋子各一盏。如果不加班灯也开的。其不知道谯乾恩当时有无喝酒。其和陈金坤去医院的时候,陈金坤说过要求谯乾恩做酒精测试,但是谯乾恩不肯。陈金坤申请另一证人荣长庆出庭作证,荣长庆称其认识陈金坤三五年了,其一直在陈金坤手下做泥瓦工,欧德隆超市的工程其也做了。其以前就认识谯乾恩,他是钢筋工。其与谯乾恩一起干活,但不在一个平面上,其在一楼做泥瓦活。谯乾恩干活是陈金坤叫的。出事那天,其在一楼干泥瓦活,谯乾恩没来干活。其夫妻俩及木工牟某住在工地二楼,出事那天其下班后看到谯乾恩和他的老乡在一起,具体干什么不清楚,但没看到谯乾恩和牟某一起喝酒。后牟某叫我,其下去看到谯乾恩跌在一楼,好像闻到谯乾恩身上有酒味。谯乾恩出事时外面有三盏灯,下班后灯是开通宵的,但一楼下面没有灯,谯乾恩躺在下面时没有戴安全帽,平时木工、钢筋工都要戴安全帽的。之前看到谯乾恩到牟某家吃过两三次饭。当天钢筋工全部没有上班,其是在木工牟某住处看到谯乾恩的。
庭审中,谯乾恩陈述“其与陈金坤就框架房钢筋绑轧、电渣压力焊、轧丝及垫块签订的《建筑工程承包合同》是在2013年7月15日左右完工,陈金坤已付款18000元,后来陈金坤打电话说还有点零星的活让其干完,陈金坤要求其做点工,200元一天,后来其叫了五六个手下的人去做的……其做了两天就回老家了,另外二三个钢筋工是其叫的。其回重庆老家后,陈金坤一直打电话催其去工地,其于2013年9月6日11时从重庆回锡后直接去的欧德隆工地,当时点工尚未完成,因为第二条早晨要浇混凝土,所以陈金坤要求其在当天晚上八点前完工……其为了赶时间在将钢筋从一楼拉至二楼现场时,不慎从工地二楼跌至一楼导致受伤”。陈金坤陈述“其将涉案工程的钢筋分包给谯乾恩,合同中约定的总价20500元的钢筋工程已于8月15日完工,还有部分小零件即附房的现浇面、货梯、钢结构的四个框架柱、电梯基础还需要钢筋工进行加固,但该部分不在合同范围内的。其电话联系谯乾恩这些工程做不做,后来谯乾恩就叫了其姓何的亲戚带了四五个人来做点工,这些项目是在谯乾恩回老家后才开工的。点工的工资一般是先预付生活费,结算是在工程全部验收完毕后,故其仅支付了点工工资1000元……2013年9月2日、3日,其电话通知谯乾恩点工已经完工,要不要过来看看。9月6日其并没有跟谯乾恩联系过……9月6日的通话记录是其要求谯乾恩过来看点工做的钢筋,不是要求他加班……照片显示的是完工的状态,因为木工要来拉模,所以其让谯乾恩来检查一下。9月1日至6日之间其的确跟谯乾恩有很多通话,是让他来检查钢筋的绑扎质量……木工是在9月7日早上开始干活的,因为木工已经在工程现场等了几天了,木工需要上模板,上模板前提是钢筋工完工且没有任何问题,所以就通知谯乾恩来检查绑扎质量是否到位”。
根据谯乾恩的申请,本院委托无锡中诚司法鉴定所进行鉴定,该所于2015年6月12日作出《司法鉴定意见书》,鉴定意见:谯乾恩的损伤评定为九级残疾,其误工期360日,护理期90日,营养期90日为宜。
对有争议的证据和事实,本院认定如下:
对于陈金坤于2013年10月1日出具的证明,虽陈金坤提出系受胁迫书写,但其未能就此提供报警记录等相关证据予以证明,该证明应系陈金坤真实意思表示,可以证明谯乾恩是在欧德隆超市改建施工过程中受伤。对于陈金坤提供的2013年6月12日、8月12日其与欧德隆超市签订的《建筑装饰工程施工承包合同》,拟证明欧德隆超市的工程实际由其本人承建,因欧德隆超市于2013年5月24日签订的《建筑装饰工程施工承包合同》、《安全生产责任书》的相对方为吴越公司,合同中约定陈金坤系吴越公司指派的驻工地代表,故本案中陈金坤的行为属于职务行为,而非其个人行为。关于2013年6月26日陈金坤与谯乾恩就框架房钢筋绑轧、电渣压力焊、轧丝及垫块签订《建筑工程承包合同》,因双方认可该合同已履行完毕,根据双方的陈述,可以认定陈金坤就合同外后增加框架房的零星钢筋活要求谯乾恩做。根据谯乾恩、陈金坤的陈述,结合双方的通话记录,可以认定2013年9月2日、3日、6日陈金坤多次电话联系谯乾恩要求其回锡来欧德隆超市工地。
本院根据各方当事人的诉讼请求、答辩意见以及证据交换的情况,将本案争议焦点归纳为:(一)陈金坤的行为是职务行为还是个人行为;(二)谯乾恩从事钢筋工工作与吴越公司之间是雇佣关系还是承揽关系;(三)谯乾恩是否在工作时间为了工作而受伤,其自身是否存在过错;(四)欧德隆超市作为发包方对谯乾恩受伤是否承担赔偿责任。
本院认为,(一)关于陈金坤的行为是职务行为还是个人行为的问题,本院认为:吴越公司作为承包方在与发包方欧德隆超市所签的《建筑装饰工程施工承包合同》、《安全生产责任书》上加盖公章,合同中明确约定陈金坤为吴越公司指派的驻工地代表,故陈金坤的行为属于职务行为,由此引起的法律后果应由吴越公司承担。(二)关于谯乾恩从事钢筋工工作与吴越公司之间是雇佣关系还是承揽关系的问题,本院认为:根据谯乾恩、陈金坤分别作的陈述,可以认定吴越公司承建欧德隆超市改建土建部分工程后,就该工程框架房钢筋绑轧、电渣压力焊、轧丝及垫块与谯乾恩签订《建筑工程承包合同》,但该合同中项下的钢筋工程已完工且已付款,此后吴越公司就合同之外后增加框架房现浇面、货梯、钢结构的四个框架柱、电梯基础等零星工程尚需要钢筋工进行加固联系谯乾恩做点工。庭审中吴越公司(陈金坤)认可就合同外后增加框架房的钢筋工作谯乾恩做了两天后回老家的,结合牟某、左某之、荣长庆的证人证言,可以确定谯乾恩从事钢筋工的工作。至2013年9月初,吴越公司(陈金坤)多次联系谯乾恩来工地,虽吴越公司(陈金坤)否认通知谯乾恩来工地加班,但根据吴越公司(陈金坤)确认的其于2013年9月1日至6日跟谯乾恩有很多通话,是让谯乾恩来检查钢筋的绑扎质量,因为木工需要上模板已经在工程现场等了几天了,木工是在9月7日早上开始干活的,上模板前提是钢筋工完工且没有任何问题,所以就通知谯乾恩来检查绑扎质量是否到位的事实,本院有理由相信吴越公司(陈金坤)在2013年9月1日至6日期间多次要求谯乾恩至后增加框架房尽快完成钢筋绑轧、轧丝及垫块等工作,以便于木工进场上模板。基于吴越公司(陈金坤)与谯乾恩之间并未就后增加框架房的钢筋工程签订承包合同、吴越公司(陈金坤)认可就该工程联系谯乾恩做点工并已付部分点工工资、吴越公司(陈金坤)于2013年9月1日至6日期间多次电话要求谯乾恩至工地及谯乾恩本人钢筋工的身份等事实,可以认定谯乾恩根据吴越公司(陈金坤)的要求提供钢筋劳务,双方之间形成了雇佣关系。谯乾恩据此要求吴越公司承担雇主责任,符合法律规定,应予支持。(三)关于谯乾恩是否在工作时间为了工作而受伤、其自身是否存在过错的问题,本院认为:根据陈金坤于2013年10月1日出具的证明及陈金坤在2013年9月2日、3日、6日多次电话联系谯乾恩回锡来欧德隆超市工地的事实,结合牟某、左某之、荣长庆的证人证言,可以认定谯乾恩是在从事欧德隆超市后增加框架房的零星钢筋工程过程中于2013年9月6日晚上7时许从二楼工地坠落至一楼受伤。虽陈金坤、欧德隆超市称谯乾恩属于酒后发生的受伤事故,其自身存在过错,但陈金坤、欧德隆超市未能就此提供证据予以证明,本院依现有证据无法认定谯乾恩受伤前是否存在喝酒行为。依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一条的规定,雇员在从事雇佣活动中遭受人身损害,雇主应当承担赔偿责任。雇主对雇员承担的赔偿责任属无过错赔偿责任,该赔偿责任的承担,不以雇员是否存在过错为前提,只有受害人存在重大过失的情况下才可以考虑减轻雇主责任。(四)关于欧德隆超市作为发包方对谯乾恩受伤是否承担赔偿责任的问题,本院认为:根据《建设工程质量管理条例》第二条明确规定,建设工程是指土木工程、建筑工程、线路管道和设备安装工程及装修工程。本案讼争工程系欧德隆超市改建土建部分工程、零星工程及后增加框架房工程,应属于建设工程。《中华人民共和国建筑法》第二十六条明确规定承包建筑工程的单位应当持有依法取得的资质证书,并在其资质等级许可的业务范围内承揽工程。禁止建筑施工企业超越本企业资质等级许可的业务范围或者以任何形式用其他建筑施工企业的名义承揽工程。禁止建筑施工企业以任何形式允许其他单位或者个人使用本企业的资质证书、营业执照,以本企业的名义承揽工程。本案中,吴越公司的经营范围为一般经营项目:建筑安装、装饰;室内外装潢工程,并不具备建筑企业资质及相应资质等级。作为发包方欧德隆超市知道或者应当知道接受发包业务的吴越公司没有相应资质或者安全生产条件的,应当与雇主吴越公司承担连带赔偿责任。
关于谯乾恩主张的损失:医疗费54551.32元,谯乾恩提供了医药费发票,本院予以确认;住院伙食补助费880元(20元×44天)、营养费1620元(18元×90天)、护理费5400元(60元×90天),因各方当事人对计算标准及鉴定期限无异议,本院予以确认;误工费50681元,虽谯乾恩未能提供证据证明其收入情况,但根据牟某、左某之、荣长庆的证人证言均反映谯乾恩在无锡从事钢筋工的工作,可以认定其从事建筑行业,其主张参照《2013江苏省分细行业在岗职工平均工资》建筑业的标准(50681元)结合鉴定期限计算误工费损失,符合法律规定,本院予以支持;伤残赔偿金,根据谯乾恩提供的暂住信息,其2012年2月1日至2014年5月22日暂住于无锡市锡山区安镇白丹山村秦水渠35号,可以认定其在受伤前长期居住于无锡地区,故对谯乾恩主张按照2014年度江苏省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34346元/年计算残疾赔偿金为137384元(34346元×20年×20%)的请求,符合法律规定,应予支持;对精神损害抚慰金,谯乾恩受伤构成九级伤残,遭受了一定的精神损害,本院根据其伤情、伤残等级,酌定精神损害抚慰金为10000元;对谯乾恩主张的交通费1000元,因其未提供相关交通费票据,故本院根据其往来就医、复诊等需要酌定为500元。谯乾恩以上各项损失合计为261016.32元,至于陈金坤已付的46000元,因其行为属于职务行为,该款应作为吴越公司的已付赔偿款在本案中予以扣除即吴越公司尚应支付谯乾恩赔偿款215016.32元。综上,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十六条、第二十二条、《中华人民共和国建筑法》第二十六条及《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一条第一款、第十七条第一款、第二款之规定,判决如下:
一、被告无锡市吴越建筑安装工程有限公司于本判决发生法律效力之日立即支付原告谯乾恩医疗费、护理费、误工费、残疾赔偿金、精神损害抚慰金等损失共计215016.32元;
二、被告无锡市滨湖镇南泉欧德隆百货超市对无锡市吴越建筑安装工程有限公司上述第一项付款义务承担连带赔偿责任;
三、驳回原告谯乾恩的其他诉讼请求。
如无锡市吴越建筑安装工程有限公司、无锡市滨湖镇南泉欧德隆百货超市未按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的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案件受理费1420元,由原告谯乾恩负担264元,被告无锡市吴越建筑安装工程有限公司、无锡市滨湖镇南泉欧德隆百货超市负担1156元。
鉴定费2520元,由被告无锡市吴越建筑安装工程有限公司、无锡市滨湖镇南泉欧德隆百货超市负担。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江苏省无锡市中级人民法院。
审 判 长  朱剑峰
代理审判员  毛瀚飞
人民陪审员  苏卓华
二〇一六年八月三十日
书 记 员  陆夏艳
本案援引法律条款
《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
第十六条侵害他人造成人身损害的,应当赔偿医疗费、护理费、交通费等为治疗和康复支出的合理费用,以及因误工减少的收入。造成残疾的,还应当赔偿残疾生活辅助具费和残疾赔偿金。造成死亡的,还应当赔偿丧葬费和死亡赔偿金。
第二十二条侵害他人人身权益,造成他人严重精神损害的,被侵权人可以请求精神损害赔偿。
《中华人民共和国建筑法》:
第二十六条承包建筑工程的单位应当持有依法取得的资质证书,并在其资质等级许可的业务范围内承揽工程。禁止建筑施工企业超越本企业资质等级许可的业务范围或者以任何形式用其他建筑施工企业的名义承揽工程。
禁止建筑施工企业以任何形式允许其他单位或者个人使用本企业的资质证书、营业执照,以本企业的名义承揽工程。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
第十一条雇员在从事雇佣活动中遭受人身损害,雇主应当承担赔偿责任。雇佣关系以外的第三人造成雇员人身损害的,赔偿权利人可以请求第三人承担赔偿责任,也可以请求雇主承担赔偿责任。雇主承担赔偿责任后,可以向第三人追偿。
雇员在从事雇佣活动中因安全生产事故遭受人身损害,发包人、分包人知道或者应当知道接受发包或者分包业务的雇主没有相应资质或者安全生产条件的,应当与雇主承担连带赔偿责任。
属于《工伤保险条例》调整的劳动关系和工伤保险范围的,不适用本条规定。
第十七条受害人遭受人身损害,因就医治疗支出的各项费用以及因误工减少的收入,包括医疗费、误工费、护理费、交通费、住宿费、住院伙食补助费、必要的营养费,赔偿义务人应当予以赔偿。
受害人因伤致残的,其因增加生活上需要所支出的必要费用以及因丧失劳动能力导致的收入损失,包括残疾赔偿金、残疾辅助器具费、被扶养人生活费,以及因康复护理、继续治疗实际发生的必要的康复费、护理费、后续治疗费,赔偿义务人也应当予以赔偿。
受害人死亡的,赔偿义务人除应当根据抢救治疗情况赔偿本条第一款规定的相关费用外,还应当赔偿丧葬费、被扶养人生活费、死亡补偿费以及受害人亲属办理丧葬事宜支出的交通费、住宿费和误工损失等其他合理费用。
《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
第二百五十三条被执行人未按判决、裁定和其他法律文书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的,应当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被执行人未按判决、裁定和其他法律文书指定的期间履行其他义务的,应当支付迟延履行金。

公告

一、本裁判文书库为非盈利网站,贯彻国家司法公开的原则,致力于向公众提供全面、真实、可靠的法律信息,为公众了解法律、律师和司法案例提供一个良好的平台。

二、公开判决文书是国家司法审判公开的重要环节,不仅不违法,而且有助于国家法制建设,并且有助于打击拖欠、赖账等不良行为,有助于养成良好的社会风气。

三、如需删除相关文书,请附带详细网址以及证明当事人身份信息材料发送至panjueshu@chongfa.com 7-15个工作日删除。(发送邮件请检查是否附带详情页网址以及当事人证明材料,资料不全不予处理。)

概要

基本信息

审理法院:无锡市滨湖区人民法院

案件类型:民事案件

审理程序:一审

裁判日期:2016-08-30

律师联盟

免费法律咨询,找律师用崇法APP,好律师就在您身边。

Copyright © 判决书 www.panjueshu.com 苏ICP备16017945-3号 | 网站地图 | 律师联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