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事案件
卢崇仁与伟创力制造(珠海)有限公司确认劳动关系纠纷一审民事判决书
珠海市斗门区人民法院        

此裁判文书仅用于崇法认证律师参考学习如需查看详情请下载崇法APP进行律师认证 下载崇法APP

普通用户点击查看原文>>

崇法账号

登录密码

广东省珠海市斗门区人民法院
民事判决书
(2018)粤0403民初2564号
原告:卢崇X,男,1963年2月21日出生,汉族,户籍地湖南省湘潭市。
委托诉讼代理人:黎宝欣,广东烽庭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伟创力制造(珠海)有限公司,统一社会信用代码:9144040072923598XL,住所珠海市斗门区新青科技工业园珠峰大道2021号(3号厂房、B13号、B16号厂房)。
法定代表人:MANNYMARIMUTHU。
委托诉讼代理人:缪亚峰,广东亚太时代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诉讼代理人:龚月凤,北京大成(珠海)律师事务所律师。
原告卢崇X与被告伟创力制造(珠海)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伟创力制造公司)确认劳动关系纠纷一案,本院于2018年8月8日立案后,依法适用小额诉讼程序,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卢崇X以及其委托诉讼代理人黎宝欣,被告伟创力制造公司的委托诉讼代理人缪亚峰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卢崇X向本院提出诉讼请求:1、请求确认原被告自2012年10月27日至2017年10月26日期间存在劳动关系;2、判令被告承担本案全部诉讼费用。事实和理由:原告与伟创力电脑(珠海)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伟创力电脑公司)于2012年10月27日签订书面劳动合同,约定原告在伟创力电脑公司担任操作员岗位,从事生产工作,工作地点在伟创力(珠海)工业园,合同期限:2012年10月27日至2015年10月26日。合同到期后,被告(与伟创力制造【珠海】有限公司系同一法定代表人)又与原告于2015年10月27日签订书面劳动合同,约定原告在被告处担任Assembler(装配工)岗位,从事Assembly(装配)工作,工作地点同样在伟创力(珠海)工业园,合同期限从2015年10月27日至2018年10月26日。原告在伟创力电脑公司和被告处工作多年,受冲压机影响导致听力严重受损,打磨也未给原告佩戴防尘面具,导致原告得尘肺病,被广东省职业病防治院告知为疑似职业病(疑似尘肺病)病人。由于得上述职业病、又受苯的影响,公司要求原告回家治疗,现在原告左眼视力又受损。广东省职业病防治院职业病诊断办公室于2018年7月6日向原告发出《职业病诊断有关处理通知书》,要求原告确认与用人单位的劳动关系、工种、工作岗位、在岗时间,原告无奈向斗门劳动人事争议仲裁委员会申请仲裁,仲裁委于2018年8月6日向原告送达不予受理通知书,现依法向法院提起诉讼,请支持原告的诉讼请求。
原告卢崇X围绕其诉请向本院提交如下证据:1、斗劳仲不字[2018]318号《不予受理通知书》;2、原告与伟创力电脑公司的劳动合同;3、原告与伟创力制造公司的劳动合同;4、伟创力制造公司与伟创力电脑公司的工商登记信息;5、广东省职业病防治院疑似职业病通知书;6、广东省职业病防治院职业病诊断办公室职业病诊断有关处理通知书。
被告伟创力制造公司辩称:1、原告的请求已过法定诉讼时效。原告和被告于2017年4月5日已解除双方劳动关系,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争议调解仲裁法》第二十七条规定,劳动争议申请仲裁的时效期间为一年。本案中,原告提出请求的时间已超过一年,请依法驳回申诉人的诉讼请求。2、撇开诉讼时效,伟创力制造公司与伟创力电脑公司虽同属于伟创力集团下属,但两家公司分别是独立的法人单位,在法律上具有独立的主体资格。同时,珠海市职工社会保险缴费记录可证明原告自2012年10月至2014年4月任职于伟创力电脑公司,2014年5月至2017年4月任职于伟创力制造公司。《解除劳动合同协议》显示原告和被告在2017年4月5日己确认解除劳动关系,故原告和被告的劳动关系存续时间为自2014年5月至2017年4月。
被告伟创力制造公司对其辩称向本院提交了如下证据:1、珠海市职工社会保险缴费记录;2、《解除劳动合同协议书》;3、离职考勤明细;4、银行的工资发放明细6张。
对原被告双方举证的证据,本院经当庭质证,对当事人没有异议的本院予以认定并在卷佐案。
经审理查明:原告于2012年10月27日入职伟创力电脑公司,双方2012年10月24日签订《劳动合同》,合同期限3年,从2015年10月26日,工作岗位是操作员,原告称主要从事电焊、打磨、冲压机、铆合。被告称从事铆合,统称为操作员,工作在B7车间。
2014年4月,因体检发现原告听力有问题(噪音影响),伟创力电脑公司遂将原告调到伟创力制造公司(被告)从事“移印”工作,工作岗位从B7车间换到B6车间,从被告提供的工资流水清单和社保缴费记录显示,从2014年5月起,原告的工资、社保均由伟创力制造公司支付和缴纳。
2015年9月29日,被告与原告补签了《劳动合同》,合同期限3年,从2015年10月27日至2018年10月26日,工作岗位是Assembler(装配工),从事Assembly(装配)工作(即“移印”),被告称“移印”车间没有噪音以及粉尘,只是有苯物的气味。原告称是做移印的配料,有一点噪音,粉尘不大。在工作的时候防臭要带口罩,因为苯物很大味道,噪音只有一点点不用带耳塞。
大概2014年10月,在B6车间工作的时候,原告因听力下降,于是去广东省职业病防治院住院,住了一个月后出院。2015年1月27日,广东省职业病防治院分别寄了《疑似职业病通知书》给原告和被告。后因被告无法提供2012年10月27日入职前的职业史等原因,原告没有进行职业病鉴定。原告收到《疑似职业病通知书》后去了中山大学附属第五医院检查,后发现原告有尘肺,因公司没有报销,所以没有住院治疗。2015年8月5日,原告在中大五院因为“左足第5趾皮肤?状癌”住院19日,发现尘肺待排。2016年12月29日在遵义医学院第五附属医院,原告因为“左足第4、5趾皮肤?状癌”住院27日,住院期间查胸部CT,发现双肺尖纤维化病灶,双肺弥漫××灶,尘肺(待查)。之后,原告一直在斗门慢××防治站门诊服药治疗尘肺,病休在家。
2017年4月27日,被告与原告签订《医疗期满解除劳动合同协议书》,约定因原告患病,甲方(被告)按照法律规定给予乙方(原告)3个月的医疗效期。医疗期满后,原告无法胜任原工作也无法从事甲方另行按排的工作,按照劳动法律的规定,双方确认自2016年4月4日解除劳动合同,被告同意一次性向原告支付工资、代通知金、医疗补助费及经济补偿金共计人民币39906.37元。协议书答订后,原告交接好离职手续后于2017年5月5日正式离开公司。被告也于2017年5月3日通过银行向原告支付了39906.37元。
原告称,离职后2017年5月回了湖南老家湘潭市中心医院治疗肺部问题(门诊),之后在中南大学附属一院检查发现有尘肺也在门诊吃药治疗。到了2018年5月21日才去广东省职业病防治院申请检查,检查的病历资料都交给广东省职业病防治院。2018年7月6日,广东省职业病防治院职业病诊断办公室向原告发出《职业病诊断有关处理通知书》,内容是:用人单位对与卢崇X的劳动关系、工种、工作岗位、在岗时间不予确认,请你依法向用人单位所在地的劳动人事争议仲裁委员会申请仲裁,并于10天内将劳动仲裁相关材料提交给我院办理窗口。原告遂于2018年8月6日向珠海市斗门劳动人事争议仲裁委员会申请仲裁,仲裁委员会以“申请人的仲裁请求超过仲裁申请时效”为由不予受理,原告遂在法定期限内向本院起诉。
另查明,被告伟创力制造公司和伟创力电脑公司均是伟创力集团公司属下的两个子公司,有独立的法人资格,两公司的法定代表人均是同一人(MANNYMARIMUTHU)。
本院认为:被告在答辩和庭审中均确认,原告从2014年5月至2017年4月间任职于伟创力制造公司,工作岗位是Assembler(装配工,“移印”),而从2012年10月至2014年4月间原告任职于伟创力电脑公司,工作岗位是操作员(铆合),但伟创力电脑公司不是本案的被告,与本案无关。以上事实,本院予以认定。
本案争议的焦点问题是原告的请求是否超过仲裁时效(一年)。
本院认为:原告于2017年4月27日签订《医疗期满解除劳动合同协议书》后,一直在家治病休养。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职业病防治法》第三十五条的规定,对从事接触职业病危害的作业的劳动者,用人单位应当按照国务院安全生产监督管理部门、卫生行政部门的规定组织上岗前、在岗期间和离岗时的职业健康检查,并将检查结果书面告知劳动者。用人单位对未进行离岗前职业健康检查的劳动者不得解除或者终止与其订立的劳动合同。第五十条规定,用人单位和医疗卫生机构发现职业病病人或者疑似职业病病人时,应当及时向所在地卫生行政部门和安全生产监督管理部门报告。原告称一直以为用人单位(被告)会为其申请离岗前职业健康检查,但被告没有,责任在被告方,所以原告才等到2018年5月21日才去广东省职业病防治院申请检查。由于被告对原告的劳动关系、工种、工作岗位、在岗时间不认可,广东省职业病防治院职业病诊断办公室于2018年7月6日向原告发出《职业病诊断有关处理通知书》,告知原告可以依法向用人单位所在地的劳动人事争议仲裁委员会申请仲裁,原告遂于2018年8月6日向斗门劳动人事争议仲裁委员会申请仲裁。所以,虽然原告申请劳动仲裁的时间(2018年8月6日)离2017年4月27日签订解除劳动合同协议书的时间有一年多,但不就以此时间为起始点认为原告超过了一年的仲裁时效,应从2018年7月6日广东省职业病防治院职业病诊断办公室向原告发出《职业病诊断有关处理通知书》时开始计算仲裁时效,故原告的申请没有超过一年的仲裁时效。且本案为确认劳动关系之诉,不是给付(或侵权)之诉,并不涉及对实体权利义务纠纷的处理,不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争议调解仲裁法》第二十七条关于仲裁时效的规定。
原被告双方均确认原告在2014年5月至2017年4月期间在被告伟创力制造公司存在劳动关系工作,工作岗位是Assembler(装配工,“移印”),原告请求确认该期间双方存在劳动关系及原告的工作内容有事实和法律依据,也符合《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广东省劳动人事争议仲裁委员会关于劳动人事争议仲裁与诉讼衔接若干意见》第二十条规定的指导意见,本院予以支持。由于原告的另一段劳动时间(2012年10月至2014年4月)与伟创力电脑公司(同集团的另一公司)发生劳动关系,原告可另行申请仲裁确认。
综上,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法》第十六条,《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合同法》第十条、第十六条,《中华人民共和国职业病防治法》第三十五条第一、二款、第五十条的规定,判决如下:
确认原告卢崇X与被告伟创力制造(珠海)有限公司于2014年5月至2017年4月期间存在劳动关系,原告卢崇X在该期间的工作岗位是Assembler(装配工)。
案件受理费5元(原告已预交),由被告伟创力制造(珠海)有限公司负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判员  赵立文
二〇一八年九月八日
书记员  周敏静
附:裁判依据法律条文
《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法》
第十六条劳动合同是劳动者与用人单位确立劳动关系、明确双方权利和义务的协议。
建立劳动关系应当订立劳动合同。
《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合同法》
第十条建立劳动关系,应当订立书面劳动合同。
已建立劳动关系,未同时订立书面劳动合同的,应当自用工之日起一个月内订立书面劳动合同。
用人单位与劳动者在用工前订立劳动合同的,劳动关系自用工之日起建立。
第十六条劳动合同由用人单位与劳动者协商一致,并经用人单位与劳动者在劳动合同文本上签字或者盖章生效。
劳动合同文本由用人单位和劳动者各执一份。
《中华人民共和国职业病防治法》
第三十五条对从事接触职业病危害的作业的劳动者,用人单位应当按照国务院安全生产监督管理部门、卫生行政部门的规定组织上岗前、在岗期间和离岗时的职业健康检查,并将检查结果书面告知劳动者。职业健康检查费用由用人单位承担。
用人单位不得安排未经上岗前职业健康检查的劳动者从事接触职业病危害的作业;不得安排有职业禁忌的劳动者从事其所禁忌的作业;对在职业健康检查中发现有与所从事的职业相关的健康损害的劳动者,应当调离原工作岗位,并妥善安置;对未进行离岗前职业健康检查的劳动者不得解除或者终止与其订立的劳动合同。
职业健康检查应当由取得《医疗机构执业许可证》的医疗卫生机构承担。卫生行政部门应当加强对职业健康检查工作的规范管理,具体管理办法由国务院卫生行政部门制定。
第五十条用人单位和医疗卫生机构发现职业病病人或者疑似职业病病人时,应当及时向所在地卫生行政部门和安全生产监督管理部门报告。确诊为职业病的,用人单位还应当向所在地劳动保障行政部门报告。接到报告的部门应当依法作出处理。

公告

一、本裁判文书库为非盈利网站,贯彻国家司法公开的原则,致力于向公众提供全面、真实、可靠的法律信息,为公众了解法律、律师和司法案例提供一个良好的平台。

二、公开判决文书是国家司法审判公开的重要环节,不仅不违法,而且有助于国家法制建设,并且有助于打击拖欠、赖账等不良行为,有助于养成良好的社会风气。

三、如需删除相关文书,请附带详细网址以及证明当事人身份信息材料发送至panjueshu@chongfa.com 7-15个工作日删除。(发送邮件请检查是否附带详情页网址以及当事人证明材料,资料不全不予处理。)

概要

基本信息

审理法院:珠海市斗门区人民法院

案件类型:民事案件

审理程序:一审

裁判日期:2018-09-08

律师联盟

免费法律咨询,找律师用崇法APP,好律师就在您身边。

Copyright © 判决书 www.panjueshu.com 苏ICP备16017945-3号 | 网站地图 | 律师联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