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事案件
陈家秀与甘莉、陈琼雯等案外人执行异议之诉一审民事判决书
上海市闵行区人民法院        

此裁判文书仅用于崇法认证律师参考学习如需查看详情请下载崇法APP进行律师认证 下载崇法APP

普通用户点击查看原文>>

崇法账号

登录密码

上海市闵行区人民法院
民事判决书
(2015)闵民五(民)初字第1508号
原告:陈家秀。
委托诉讼代理人冯梦实,上海明伦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甘X,女,1968年8月25日出生,汉族,住上海市。
委托诉讼代理人潘心持,上海源泰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陈琼雯。
被告:魏建。
原告陈家秀与被告甘X、陈琼雯、魏建案外人执行异议之诉纠纷一案,本院于2015年6月26日立案受理,依法适用普通程序审理。因陈琼雯、魏建与本案处理结果存在利害关系,本院依法追加其为被告参与诉讼,并于2016年3月2日公开开庭予以审理。原告陈家秀及其委托诉讼代理人冯梦实,被告甘X及其委托诉讼代理人潘心持,被告陈琼雯到庭参加诉讼。被告魏建经本院传票传唤无正当理由拒不到庭,本院依法缺席审理。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陈家秀向本院提起诉讼请求:1.依法判决对坐落于上海市闵行区龙茗路XXX号XXX室商铺不予执行;2.本案诉讼费由被告负担。事实和理由:2009年8月31日,被告陈琼雯、魏建向甘X借款,将包括涉案商铺在内的两套房屋抵押给甘X,但没有依法办理抵押登记。2009年12月,原告在咨询中介、经纪人、已交易的当时同地段二楼商铺相关人员后,通过中介购买了陈琼雯所有的座落于上海市闵行区龙茗路XXX号XXX室商铺,并于2010年3月11日双方签订了书面的房地产买卖合同,并确定交易价格为陈琼雯净到手为人民币(币种下同)95万元,并于当日在网上进行了备案。至2010年6月,原告分四次将95万元购房款支付给了陈琼雯,并实际占有商铺。期间,2010年3月1日,陈琼雯隐瞒了2004年11月6日登记的沪房地闵字(2004)第077924号上海市房地产权证已抵押给甘X的事实,于2010年3月1日骗取房产交易中心,补办了沪房地闵字(2010)第011733号上海市房地产权证,交付给原告。同年4月12日,被告陈琼雯与魏建协议离婚,并办理了离婚登记。后因在办理过户时,房产交易中心没有参照同地段房屋二楼商铺的价格评估税费,而是参照住宅房屋的3倍,将涉案房屋税费过高地进行估价,导致申请人没有能力支付高昂的税费,加之陈琼雯没有及时配合过户等因素,导致一直没有办理过户,为最大程度保护原告的利益,2010年7月陈家秀委托王贤兴,并以王贤兴为受托人、陈琼雯为委托人的名义,办理了公证,2011年8月、9月,又以陈琼雯为委托人、以陈家秀为受托人的名义,办理了公证。2012年10月17日,双方又通过中介进行了网上备案。2013年7月26日,闵行法院受理甘X诉陈琼雯民间借贷一案,案号为(2013)闵民一(民)初字第11716号。同年8月14日,闵行法院裁定查封陈琼雯名下的涉案商铺。后陈家秀向闵行法院起诉,要求系争商铺过户,法院调解结案。2014年2月19日,闵行法院就民借贷案件作出判决,判令陈琼雯、魏建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支付甘X借款本金527,800元,驳回甘X的其余诉讼请求。期间,2014年1月6日,陈家秀向闵行法院提交了《财产保全异议申请书》,并附有已产生法律效力的(2013)闵民五(民)初字第2123号民事调解书。
2014年3月14日,闵行法院受理陈家秀要求执行民事调解书一案,并出了轮侯查封系争商铺的裁定。后甘X申请执行上述民事判决书,但闵行法院终止了调解书的执行,原房屋买卖纠纷案进入再审,再审后未支持原告的诉讼请求。此后原告上诉,案件中止审理,二审期间原告向闵行法院提出执行予以,要求撤销(2013)闵民一(民)初字第11716号民事裁定书,解除对系争商铺的查封。听证中,甘X对陈家秀的申请提出异议,陈琼雯、魏建对陈家秀的申请没有提出异议,闵行法院于2015年6月2日作出(2015)闵执异字第4号执行裁定书,驳回了原告的诉讼请求。原告认为,原告与陈琼雯签订的房屋买卖合同合法有效,应受法律保护。合同履行中,原告支付了95万元的全部购房款,且已实际占有房屋,仅因没有能力支付高昂的税费及陈琼雯没有及时配合过户等客观因素,导致原告无法办理过户手续,并非因原告主观因素所致。且原告为最大程度保护自己的合法权益,一直通过公证部门进行公证,并在房产部门进行了网上备案,主观上并不存在过错,闵行法院没有对系争商铺当时的产权现状尽到审查义务,根据甘X提交的已作废的房产证及无法证明陈琼雯、魏建是否已离婚的《婚姻登记档案证明书》,将原告已支付全部价款并实际占有的系争房屋作为被执行财产,违反了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人民法院民事执行中查封、扣押、冻结财产的规定》第十七条之规定。被告甘X将包括系争商铺在内的两处房产抵押,但没有经依法进行抵押登记,不能对抗善意第三人陈家秀,陈家秀的购买权应优先于甘X的抵押权。且甘X没有将抵押信息进行抵押登记,导致原告购买商铺时无法判断风险,甘X怠于行使抵押权,甘X存在重大过错,故系争商铺不应当纳入被执行财产范围,应不予执行。
被告甘X辩称,不同意原告诉请。关于原告不予执行的诉请,在执行程序中已经提出过执行异议并由法院出具执行裁定书,原告起诉属于重复起诉,本次诉讼诉请与执行程序的听证程序中的诉请一致,执行程序中已经驳回了原告诉请,按照一事不再理原则,应当驳回原告起诉。关于两次补充意见,不能支持原告诉请,被告对系争标的的执行有法律依据,原告对系争房屋并无明确的物权,无法对被告的执行予以排除。原告与陈琼雯之间的买卖合同也只是证明二人之间的债权关系,并不能证明原告获得了物权。
被告陈琼雯辩称,同意配合原告办理过户。
被告魏建未发表答辩意见,也未向本院提交证据。
经审理查明,上海市闵行区龙茗路1680弄211室房屋的产权人为陈琼雯。
2010年,原告陈家秀经上海圣安房地产经纪事务所居间介绍,购买陈琼雯所有的系争商铺,原告与被告陈琼雯于2010年3月11日签订了《上海市房地产买卖合同》并于上海市闵行区房地产交易中心备案登记。原告于2009年12月29日向被告陈琼雯支付定金5万元,于2010年1月28日向被告陈琼雯支付房款20万元,于2010年3月25日向被告陈琼雯支付房款65万元,于2010年6月28日向被告陈琼雯支付房款5万元,共计向被告陈琼雯支付房款95万元。2010年6月28日,原告陈家秀与被告陈琼雯至上海市国信公证处就委托书进行公证,委托人为陈琼雯,受托人为王贤兴,委托内容为代为办理系争商铺及第三人借款提供抵押并签订抵押合同及公证,代为收取相应借款,代为归还银行及其他债权人的借款,领取他项权利证书并办理注销抵押登记手续,代为办理上门看房、代为签订协议,代为办理房屋过户登记手续等。
2011年7月30日,系争商铺的网上合同信息备案进行了变更,卖售人为陈琼雯,买受人为沈芝花。2011年8月23日,原告陈家秀与被告陈琼雯至上海市国信公证处就委托书进行公证,委托人为陈琼雯,受托人为陈家秀,委托内容为代为办理系争商铺及第三人借款提供抵押并签订抵押合同及公证,代为收取相应借款,代为归还银行及其他债权人的借款,领取他项权利证书并办理注销抵押登记手续,代为办理上门看房、代为签订协议,代为办理房屋过户登记手续等。委托期限自2011年8月28日至2012年8月27日,上海国信公证处于2011年9月26日出具公证书。
2012年9月10日,原告陈家秀与被告陈琼雯再次至上海市国信公证处就委托书进行公证,委托人为陈琼雯,受托人为陈家秀,委托内容为代为办理上门看房、代为签订买卖合同、代为办理过户登记手续等,委托期限自2012年9月10日至2014年9月9日止。上海国信公证处于2012年9月10日出具公证书。2012年10月17日,被告陈琼雯(卖售人、签约甲方)与原告陈家秀(买受人、签约乙方)签订《上海市房地产买卖合同》一份,约定:甲方将龙茗路XXX号XXX室房屋出售给乙方,房屋建筑面积为74.77平方米,房屋转让价格为95万元,双方确认于2013年8月31日之前共同至房地产交易中心申请办理转让过户手续等。双方就该合同再次通过网上备案系统进行了备案,备案情况为经纪机构上海银勋房地产经纪事务所,卖售人陈琼雯,买受人陈家秀。
2013年,被告甘X因被告陈琼雯、魏建之间的民间借贷纠纷起诉至本院,本院于2013年7月26日立案受理,被告甘X请求判令被告陈琼雯、魏建共同支付拖欠的债务本金1,000,000元并支付利息。同时向本院申请冻结被告陈琼雯、魏建的银行存款人民币100万元或查封、扣押其相应价值的财产,本院于2013年8月13日出具民事裁定书,裁定冻结被告陈琼雯、魏建的银行存款人民币100万元或查封、扣押其相应价值的财产,此后依法查封了被告陈琼雯名下的系争商铺。本院经审理后,于2014年2月18日作出(2013)闵民一(民)初字第11716号一审判决,判决被告陈琼雯、魏建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支付甘X借款本金527,800元并驳回甘X的其余诉讼请求。该判决作出后,甘X与陈琼雯、魏建均未上诉,现该案仍在执行过程中。
2013年,原告陈家秀起诉至本院,请求确认上海市闵行区龙茗路XXX号XXX室商铺房屋产权为原告陈家秀所有。本案审理过程中,原告陈家秀与被告陈琼雯达成和解,本院于2013年11月7日出具(2013)闵民五(民)初字第2123号民事调解书,调解协议为:一、原告陈家秀与被告陈琼雯确认位于上海市闵行区龙茗路XXX号XXX室商铺房屋产权归原告陈家秀所有;二、被告陈琼雯于2014年1月7日前协助原告陈家秀将上述房屋的产权变更登记至原告陈家秀名下,交易产生的相关税费由原告陈家秀负担;三、双方于本案无其他争议;四、案件受理费减半收取计40元,由原告陈家秀负担。该调解作出后,经本院审判委员会讨论决定,于2014年8月15日作出(2014)闵民五(民)监字第3号民事裁定,再审该案,本院经审理后于2014年11月20日作出(2014)闵民五(民)再初字第1号民事判决,判令:一、撤销本院(2013)闵民五(民)初字第2123号民事调解书;二、驳回陈家秀的诉讼请求;三、原审案件受理费减半收取计40元,由陈家秀负担。该判决作出后,陈家秀不服提起上诉,上海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经审理后认为陈家秀就系争房屋查封、执行事宜向本院提出执行异议之诉。因本案争议之房屋即为执行异议之诉针对的执行房屋,本案房屋所有权之确定与执行异议之诉结果密切关联,两案一并处理有利于纠纷的协调解决。故于2015年8月5日出具民事裁定书,裁定:一、撤销上海市闵行区人民法院(2014)闵民五(民)再初字第1号民事判决;二、本案发回上海市闵行区人民法院重审。
2015年,陈家秀因对(2013)闵民一(民)初字第11716号一案中查封系争商铺存在异议,向本院提起执行异议。本院于2015年4月9日、5月26日组织听证,并于2015年6月2日出具(2015)闵执异字第4号执行裁定书,认为:执行过程中案外人对执行标的主张权利的,可以向执行法院提出异议,执行法院就对系争财产实施的执行措施的合法性予以着重审查。系争商铺登记在陈琼雯名下,而不动产登记是物权归属确认的重要依据,也是记载登记权利人拥有该项不动产的合法凭证,其公示、公信效力足以对抗第三人,又陈琼雯未履行法定的给付义务,本院对登记在名下的相应责任财产实施的强制执行措施于法有据,且为必要。同时依据当事人自述及举证的内容,结合本院查明的事实,陈家秀自2009年12月向陈琼雯购买系争商铺,及至商铺为本院2013年8月司法查封限制之前,系争商铺在已经完全具备过户登记的条件下,陈家秀因其主观意愿怠于办理过户登记,且交易双方合意以公证方式将不动产的交易关系变更为委托处分物权之事实,其过错责任显而易见。然合同双方上列交易抑或委托关系的发生,对于不动产权属的变动不产生法定效力。综上,依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人民法院民事执行中查封、扣押、冻结财产的规定》第十七条关于“被执行人将其所有的需要办理过户登记的财产出卖给第三人,第三人已经支付部分或者全部价款并实际占有该财产,但尚未办理产权过户登记手续的,人民法院可以查封、扣押、冻结;第三人已经全部支付价款并实际占有,但未办理过户登记手续的,如果第三人对此没有过错,人民法院不得查封、扣押、冻结”的规定,陈家秀主张的异议请求,与该规定的应当解除财产查控措施的法定情形不符;由此,陈家秀对于执行标的不享有足以排除强制执行的权益,故其异议不能阻却本案强制执行措施的依法实施。故裁定驳回陈家秀的异议。陈家秀对该执行裁定不服,以讼称事由诉至本院。
另查明,2005年1月5日,陈琼雯与案外人林某某签订了《上海市房屋租赁合同》,约定将系争商铺出租给林某某,租期自2006年1月16日起至2014年1月15日止,月租金为3,813.20元。2014年1月13日,陈家秀与案外人林某某签订《商铺租赁合同》,约定陈家秀将系争商铺出租给林某某,租期自2014年1月16日至2022年1月15日。
上述事实,由陈家秀提交的(2015)闵执异字第4号执行裁定书及听证笔录两次、邮寄详情单、(2013)闵民一(民)初字第11716号民事判决书及法庭审理笔录、(2013)闵民一(民)初字第11716号民事裁定书、上海市房地产登记簿、上海市房地产登记簿、2012年10月17日签订的《上海市房地产买卖合同》、合同备案查询结果、收条及银行账户明细、《上海市房屋租赁合同》、《商铺租赁合同》、公证书、(2013)闵民五(民)初字第2123号民事调解书、(2014)闵民五(民)再初字第1号民事判决书等证据及当事人的庭审陈述所证实。上述证据经庭审质证属实,与本案有关联,本院确认其证据效力。
关于原告提交的沪房地闵字(2010)第011733号上海市房地产权证、陈琼雯与魏建的自愿离婚协议书、结婚证及离婚证、信托股金,因(2013)闵民一(民)初字第11716号已判决陈琼雯偿还债务,该判决已生效,对于债务的认定并非本案审理之内容,该组证据与本案不存在关联性,本院不予认定。关于原告提交的沈芝花身份证复印件及证明、上海圣安房地产经纪事务所工商登记信息及证明、上海古美娱乐有限公司龙茗分公司营业执照及证明、林某某与林乃捷身份证、王贤兴身份证及证明,该组证据均系证人证言,因证人未到庭作证,对于该组证据的效力本院难以采信。
本院认为,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物权法》第九条第一款之规定:“不动产物权的设立、变更、转让和消灭,经依法登记,发生效力;未经登记,不发生效力,但法律另有规定的除外”,虽原告陈述其与被告陈琼雯之间存在房屋买卖合同关系,但本案系争之房屋始终登记于被告陈琼雯名下,陈琼雯仍属系争房屋之所有权人,就该不动产的登记对外存在公示、公信之效力。而本院于2014年2月18日作出(2013)闵民一(民)初字第11716号民事判决,被告陈琼雯及魏建应于该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支付被告甘X借款本金527,800元。该判决现为生效判决,因被告陈琼雯至今未能偿付欠款,对其名下所有之财产实施的强制执行措施于法有据。被告甘X与被告陈琼雯之间为债权债务关系,而系争房屋并未过户至原告陈家秀名下,陈家秀与被告陈琼雯之间也为债权债务关系,并不存在优先性。
现原告陈家秀提起本案诉讼,主要依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人民法院民事执行中查封、扣押、冻结财产的规定》第十七条之规定:“被执行人将其所有的需要办理过户登记的财产出卖给第三人,第三人已经支付部分或者全部价款并实际占有该财产,但尚未办理产权过户登记手续的,人民法院可以查封、扣押、冻结;第三人已经支付全部价款并实际占有,但未办理过户登记手续的,如果第三人对此没有过错,人民法院不得查封、扣押、冻结”,及《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人民法院办理执行异议和复议案件若干问题的规定》第二十八条之规定:“金钱债权执行中,买受人对登记在被执行人名下的不动产提出异议,符合下列情形且其权利能够排除执行的,人民法院应予支持:(一)在人民法院查封之前已签订合法有效的书面买卖合同;(二)在人民法院查封之前已合法占有该不动产;(三)已支付全部价款,或者已按照合同约定支付部分价款且将剩余价款按照人民法院的要求交付执行;(四)非因买受人自身原因未办理过户登记”,原告陈家秀要排除系争房屋之查封,应于买卖合同、不动产占有、价款支付及未登记原因四方面均符合规定才可予以支持。首先,关于买卖合同的签订及房款支付,系争房屋备案登记之合同前后经多次修改,陈家秀与陈琼雯于2010年签订之合同无法向本院提交,其二人于该合同中就房屋买卖的约定现无法明确。但陈家秀确向陈琼雯支付了95万元,陈琼雯亦出具了收到全部房款之收据。此后交易双方虽变更,但从2012年最新的房地产买卖合同约定的交易条件可反映出,双方对于买卖之标的、交易价格、过户时间、违约责任等均作出了明确的约定,该合同为双方真实意思表示,且约定之房款95万元陈家秀也予以付清。至于陈琼雯出具的多份授权委托书,能反映出陈家秀有再次处分房屋之意向,但不能否认陈琼雯及陈家秀二人之间的买卖合意,故陈家秀于本院查封之前已签订合法有效的书面买卖合同并已支付全部价款。其次,关于系争房屋之占有情况,陈家秀认为该房屋已由处分,向案外人出租并收取租金,但如前所述证人并某某到庭作证,且陈家秀也未能向本院提交租金支付凭证等证据予以佐证,现其仅提供签订的租赁合同并不能确认房屋实际占用使用情况;再次,关于房屋未能办理交易过户之原因,陈家秀认为系因交易税费过高故未能办理。原告陈家秀与被告陈琼雯于2010年已签订买卖合同,陈家秀并已付清全部房款,系争房屋产权明晰并不存在影响交易过户的限制,完全具备过户登记的条件。而陈家秀所述之税费过高,并某某向本院举证予以证明税费认定之金额。且其作为完全民事行为能力人,对于购买房屋情况应充分了解考虑,并承担相应之风险。在其认为税费过高的情况下,此后长达数年的时间内不予办理过户,也不与陈琼雯协商解决该商铺物权登记事项,取得系争房屋之所有权为陈家秀签订买卖合同之目的,也为该合同约定最重要之权利,但陈家秀怠于行使,未能取得房屋所有权保护其自身权利。故陈家秀陈述之税费过高未办理登记系因自身原因所致,并不符合上述规定。
综上,原告陈家秀的诉讼请求不符合《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人民法院民事执行中查封、扣押、冻结财产的规定》第十七条及《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人民法院办理执行异议和复议案件若干问题的规定》第二十八条之规定,本院不予支持。被告魏建经本院传票传唤无正当理由拒不到庭,系其放弃相应的诉讼权利,因此产生的法律后果由其自行承担。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物权法》第九条第一款,《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人民法院民事执行中查封、扣押、冻结财产的规定》第十七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人民法院办理执行异议和复议案件若干问题的规定》第二十八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三百一十二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四十四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原告陈家秀的诉讼请求。
案件受理费80元,由原告陈家秀负担。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立案庭)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上海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
审 判 长  蒋鸣良
审 判 员  殷 雪
人民陪审员  邓红霞
二〇一六年九月二十九日
书 记 员  龚 漾
附:相关法律条文
一、《中华人民共和国物权法》
第九条不动产物权的设立、变更、转让和消灭,经依法登记,发生效力;未经登记,不发生效力,但法律另有规定的除外。
依法属于国家所有的自然资源,所有权可以不登记。
二、《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人民法院民事执行中查封、扣押、冻结财产的规定》
第十七条被执行人将其所有的需要办理过户登记的财产出卖给第三人,第三人已经支付部分或者全部价款并实际占有该财产,但尚未办理产权过户登记手续的,人民法院可以查封、扣押、冻结;第三人已经支付全部价款并实际占有,但未办理过户登记手续的,如果第三人对此没有过错,人民法院不得查封、扣押、冻结。
三、《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人民法院办理执行异议和复议案件若干问题的规定》
第二十八条金钱债权执行中,买受人对登记在被执行人名下的不动产提出异议,符合下列情形且其权利能够排除执行的,人民法院应予支持:
(一)在人民法院查封之前已签订合法有效的书面买卖合同;
(二)在人民法院查封之前已合法占有该不动产;
(三)已支付全部价款,或者已按照合同约定支付部分价款且将剩余价款按照人民法院的要求交付执行;
(四)非因买受人自身原因未办理过户登记。
四、《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
第三百一十二条对案外人提起的执行异议之诉,人民法院经审理,按照下列情形分别处理:
(一)案外人就执行标的享有足以排除强制执行的民事权益的,判决不得执行该执行标的;
(二)案外人就执行标的不享有足以排除强制执行的民事权益的,判决驳回诉讼请求。
案外人同时提出确认其权利的诉讼请求的,人民法院可以在判决中一并作出裁判。
五、《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
第一百四十四条被告经传票传唤,无正当理由拒不到庭的,或者未经法庭许可中途退庭的,可以缺席判决。

公告

一、本裁判文书库为非盈利网站,贯彻国家司法公开的原则,致力于向公众提供全面、真实、可靠的法律信息,为公众了解法律、律师和司法案例提供一个良好的平台。

二、公开判决文书是国家司法审判公开的重要环节,不仅不违法,而且有助于国家法制建设,并且有助于打击拖欠、赖账等不良行为,有助于养成良好的社会风气。

三、如需删除相关文书,请附带详细网址以及证明当事人身份信息材料发送至panjueshu@chongfa.com 7-15个工作日删除。(发送邮件请检查是否附带详情页网址以及当事人证明材料,资料不全不予处理。)

概要

基本信息

审理法院:上海市闵行区人民法院

案件类型:民事案件

审理程序:一审

裁判日期:2016-09-29

律师联盟

免费法律咨询,找律师用崇法APP,好律师就在您身边。

Copyright © 判决书 www.panjueshu.com 苏ICP备16017945-3号 | 网站地图 | 律师联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