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事案件
祝细兰、周阳等与祝小明等合伙协议纠纷一审民事判决书
余江县人民法院        

此裁判文书仅用于崇法认证律师参考学习如需查看详情请下载崇法APP进行律师认证 下载崇法APP

普通用户点击查看原文>>

崇法账号

登录密码

江西省鹰潭市余江区人民法院
民事判决书
(2017)赣0622民初1320号
原告:祝细X,女,1960年12月28日出生,汉族,江西省鹰潭市人,现住江西省鹰潭市月湖区。
原告:周X,女,1968年6月8日出生,汉族,江西省鹰潭市人,住所江西省鹰潭市月湖区。
两原告的共同委托诉讼代理人:徐南京,江西东昇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祝小X,男,1956年9月5日出生,汉族,江西省余江县人,现住江西省鹰潭市余江县。
被告:姚X,男,1960年1月25日出生,汉族,江西省弋阳县人,现住江西省弋阳县。
两被告的共同委托诉讼代理人:郑其,江西胜利律师事务所律师。
原告祝细X、周X诉被告祝小X、姚X合伙协议纠纷一案,本院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本院于2017年4月12日作出一审(2016)赣0622民初1039号民事判决,判决:一、解除原告祝细X、周X与被告祝小X、姚X于2009年11月20日签订的《合作协议》;二,驳回原告祝细X、周X的其他诉讼请求。原告祝细X、周X不服一审判决提出上诉,2017年11月15日,鹰潭市中级人民法院以原判决认定事实不清为由,裁定撤销本院(2016)赣0622民初1039号民事判决,将本案发回重审。本院于2018年3月30日立案重新审理,依法另行组成合议庭,公开开庭进行了重新审理,原告周X及原告祝细X、周X的委托代理人徐南京,被告祝小X、姚X及其委托代理人郑其到庭参加了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祝细X、周X向本院提出诉讼请求:1.判决解除两原告、两被告之间的合伙协议;2.判令两被告继续享有和经营合伙资产,以现金方式补偿两原告人民币287081.05元;3.两被告向两原告支付5万吨免费石料价值的一半20万元;4.要求两被告向两原告支付违约金5万元。事实与理由:被告祝小X、姚X系弋阳县姚畈村猛山石料厂经营者。由于生产的大量片石滞销,且销售价格低廉,一直徘徊在4-5元/吨,入不敷出,面临倒闭,急需购置破碎机兴办破碎厂,对滞销的片石进行破碎,丰富石料品种,拓宽销售渠道。但因缺少资金,两被告便邀请两原告到弋阳××三县岭姚畈村投资兴办破碎厂。由于破碎厂选址在被告祝小X、姚X经营的姚畈村猛山石料厂内,破碎的原料也由被告经营的矿山厂提供,两原告担心受原材料供应,以及原料产量、品质及价格等方面的制约而有所顾虑,同时也担心投资40万元根本建造不起破碎厂,于是迟迟不敢行动。两被告为达到自己的目的,提出由原、被告方各出资20万元,并且两被告自愿在破碎厂先期生产过程中囤积优质的5万吨片石为破碎厂免费供货,5万吨以外的片石由原、被告共同以8元/吨的价格向姚畈村猛山石料厂购买,姚畈村猛山石料厂保证供应优质、充足的货源。在此基础上,两原告遂答应被告,同意与其合作,并于2009年11月30日签订了一份《合作协议》。协议签订后,两原告为购买和安装破碎设备、建设破碎设施和厂房、租用和平整生产用地、修建和拓宽道路等,先后投资431569.90元(含两被告向两原告借支的20万元)。破碎厂建成后,两被告不仅未按协议约定囤积5万吨优质片石向破碎厂免费供货,反而利用其是本地人的优势处处排挤原告(如强行索要片石款、安排家人随意插手破碎厂的日常管理),并采取私自销售破碎厂产品,收取销售款不入账等方式侵吞合伙收入。此外,被告还将石料优先提供给第三方,并同意第三方在被告的矿山上架设一台相同性质、相同类型,且机型更大的破碎机,甚至把合伙投资的唯一一条供应破碎机生产喂料的道路无偿提供给第三方使用,致使破碎厂完全无原材料加工而停工停产。2011年2月6日以后,被告已完全撇开原告控制了破碎厂的资源,并实际使用合伙投资的破碎设施独自生产销售,原告的合作地位名存实无。鉴于被告肆意毁约的行为已构成根本违约,敬请法院依法支持原告的上述诉讼请求。
被告祝小X、姚X辩称,(一)两被告同意解除合伙关系,但双方合伙事务不能继续进行下去并非两原告诉称的事实。两被告以姚畈村猛山石料厂的名义与两原告合伙开办石料破碎厂,是双方自愿并利用各自优势(两被告有丰富石料资源和良好的硬件基础,如场地、修建好的道路等,两原告有资金等)共同协商的结果,根本不存在两原告诉称的两被告生产的片石滞销,以及两被告故意承诺一些条件来诱导其投资等问题。合伙经营期间产生一些问题是正常的,双方可以协商处理。如果实在合作不下去,可以终止合伙,把合伙财产清算清楚,而不应当象两原告那样,利用管账的便利条件,将合伙期间掌控的款项全部卷走,一走了之,致使合伙事务无法继续。(二)解除合伙关系后,应当对合伙财产进行清算,不可能按两原告的意志处理。即应清算双方的投资情况和合伙经营情况,清理债权债务,清点并评估合伙财产,然后在此基础上依法处理。(三)两原告要求两被告向两原告支付5万吨免费石料的一半20万元,没有依据。首先,双方签订的协议内容明确,根本无免费、无偿的内容及意思;其次,两原告的说法根本不符合情理,也与协议约定相违背;再次,两原告提交的证据也说明,两被告提供的石头是按每吨8元计算的,两原告已支付了破碎厂使用石料相应的款项。(四)事实上是两原告违约,两被告从未违约。两原告口口声声说两被告私自生产、私自销售石料、拒不提供原料等,但均无证据证明。两原告利用管理账目的地位,不结算不分红,携款而走,是导致双方合伙无法维系下去的主要原因,因此,两原告明显存在违约。综上,两被告除同意两原告的第一项诉讼请求,即解除两原告、两被告双方的合伙关系外,两原告的其他诉讼请求均无事实或法律依据,请法庭予以驳回。
两原告为支持其诉讼请求,提交了下列证据:
A1.原告祝细X和原告周X的身份证复印件各1份、身份证件查询单2份、委托书1份,用以证明原、被告的身份及诉讼主体资格。
A2.《合作协议》1份,用以证明两原告与两被告有效成立合伙关系,以及双方的合同权利义务。
A3.借条、领条、答辩暨反诉状各1份,用以证明:(1)被告姚X、祝小X并未实际投入合伙资金,其出资的20万元投资款事实上是向原告祝细X、周X无息借贷的;(2)合伙协议第4条约定的被告向合伙破碎厂提供的5万吨石头是免费的,超过5万吨的部分才按每吨8元购买。
A4.票据167张、《做房子用电钱》清单1份,用以证明:(1)原告祝细X、周X向合伙破碎厂投入的资金为人民币431569.90元(包含两被告借支的200000元);(2)祝正明在《做房子用电钱》清单尾部注明破碎厂已付27200元。
A5.股东会议记录1份,用以证明:(1)工作用房的出资及分配;(2)超出合伙协议约定的40万元出资的部分由两被告负责对外支付;(3)聘请的管理人员工资由合伙破碎厂负责支付。
A6.运单48本(编号49本,其中第37本与第45本为同一本运单)1101张、《从6月3号-10月31日止破碎厂总收入》1份,用以证明:(1)合伙破碎厂的收入情况及所收款项的保管情况;(2)被告姚X、祝小X将合伙破碎厂的销售收入自已占有,其行为违反了合伙协议第七条“日常资金管理由乙方进行管理”和第五条“乙方投资款从利润中首先扣回”的约定。
A7.票据162张,用于证明合伙破碎厂的费用支出情况。
A8.《石灰岩石买卖合同》1份、弋阳县姚畈村建筑石料用灰岩矿有限公司企业信用信息1份、照片7张,用以证明:(1)两被告与陈建文签订《石灰岩石买卖合同》,以高于向合伙破碎厂提供石料的单价,在2010年10月至2012年9月间向第三方提供30万吨的石料,导致两原告、两被告合伙的破碎厂无料生产,两被告的该行为违反了合伙协议第4条的约定;(2)两被告未经两原告同意免费将合伙破碎厂投资修建的一条喂料专线道路提供给第三方使用。
A9.姚畈村建筑石料用灰岩矿有限公司运单(无编号)66张、姚畈村建筑石料用灰岩矿有限公司运单(编号0007426)1张、结婚登记审查处理表1份,用以证明:(1)被告姚X、祝小X私自出售合伙破碎厂生产的石子,侵吞合伙收入15650元;(2)纪梅丽开票收款的该本其他运单所收款项未按合伙协议约定入账。
A10.移交说明书1份,用以证明祝有金于2011年3月初离开合伙破碎厂时,还有存货石粉1300-1500方、石子1000方-1200方,存货价款约77600元至91200元。
A11.供用电客户档案及用电记录单1份8页、照片1张,用以证明:(1)被告姚X、祝小X至今仍在使用或承包给他人使用合伙破碎厂的破碎设备、工作用房、租赁用地、生活用品等;(2)陈建文也是被被告姚X、祝小X逼迫离开其开办的弋阳县猛山碎石厂的。
A12.建房支出账本、建房明细、矿山和破碎厂建房开资清单各1份,用以证明(1)建房支出姚畈村猛山石料厂与破碎厂已经结算;(2)祝细X已预付祝正明建房开支款27200元;(3)破碎厂租赁姚金根1亩水田的实际租金为10000元,被告姚X、祝小X从中得回扣5000元。
A13.江西中晟司法鉴定中心中晟[2018]赣鉴字第54号司法鉴定意见书1份,用以证明原、被告合伙的破碎机、配套设备、办公用房及场地等财产,在合伙期间双方共同使用及被告单方使用的损耗,以及现在的残值。
两被告为支持其答辩意见,提交了下列证据:
B1.两被告的身份证,用以证明两被告的身份及诉讼主体资格。
B2.《2010年6月3日-11月21日销售收入及支出情况》,用以证明作为账目管理人之一的原告周X,其于2010年11月21日制作并公布了《2010年6月3日-11月21日销售收入及支出情况》表,其中有片石款及铲车支出费用,且该期间是有盈利的。
B3.票据36本(只提交了清单及其中与原告有出入的7张运单存根联,还有一张与原告相同的运单),用以证明:(1)2010年6月3日-11月21日销售石子的情况,已经结账;(2)原告说上述编号为003044、003437、003445、003446、003449、002395、002629的票据是作废的,是不真实的;3.如是作废的票据应像编号0002706的票据那样在上面注明“作废”字样。
B4.票据7本(只提交了清单,未提交运单存根联),用以证明:(1)2010年11月21日-2011年1月25日合伙破碎厂销售石子的情况,这些石子销售款被原告占有,经计算共有109891元;2.根据出售石子数量,破碎厂还应当向两被告支付片石款38768元、铲车费9692元,合计48460元(不含原告提交的第45-49本票据清单中所售的石子量)。
B5.凭条、票据,用以证明两被告为合伙破碎厂垫付各项费用72952.5元。
B6.凭据,用以证明两被告经营的姚畈村猛山石料厂的挖机、铲车为破碎厂做事的工作时间,经计算应支付挖机费用29592元(82.2小时×360元/小时)、铲车费用10300.80元(49.92小时×240元/小时),合计39892.80元。
B7.鹰潭市月湖区人民法院(2015)月民一初字第1086号民事判决书、鹰潭市中级人民法院(2015)鹰民一终字第365号民事判决书各1份,用以证明原告以被告向其借款20万元投资为由,向法院起诉要求还款,该案经两审法院审结,两被告最终败诉,并按生效判决向原告给付了20万元,该20万元就是本案中的原告所提的被告用于合作投资的款项。
B8.收据2张,用以证明破碎厂由原告委托代理人祝有金经手收到两笔款项,一是收到石子欠款5000元,二是破碎厂卖废铁的1175元,合计6175元。
B9.照片2张,用以证明:(1)双方合伙开办的破碎厂购买的破碎机现状;(2)破碎厂已停止使用合伙的破碎机。
B10.庭审笔录1份,用以证明2017年4月12日,原告周X在本案审理过程中明确认可,其管账,祝细X管钱,被告方就是监督,要在每一笔出账上签字。
对当事人无异议的证据,本院予以确认并在卷佐证。对有争议的证据和事实,本院认定如下:
(一)关于证据A3中的领条、答辩暨反诉状是否具有关联性的问题。
领条系被告出具,并交给主管账目的原告周X做账,说明被告曾有领取该笔款项的意思。原告周X虽认可其在领条上签名,但称该笔款项并未实际支付,而且领条上也未注明该笔款项的支付时间、支付方式。同时,原告还诉称被告曾向其强行索要片石款。因此,双方对《合作协议》第4条约定的5万吨石头是否免费的问题当时就发生争议。由上可知,领条与待证事实之间存在直接联系,具有证据的关联性,本院予以确认。答辩暨反诉状的内容,涉及到5万吨石头的用途,故答辩暨反诉状与待证事实之间也存在一定的联系,亦具有证据的关联性,本院予以确认。
(二)关于证据A4中的第115号单据及所附票据、《做房子用电钱》清单,以及证据A12、证据B5等是否具有证据的真实性、合法性、关联性,及其能够证明的事实问题。
第115号单据虽为原告周X自己书写,但所附票据为占永财出具的姚坂影剧院钢材销货单、程春牛出具的弋阳县鑫程红砖厂送货单、占永华出具的收款收据,以及合伙破碎厂聘用的专职人员祝有金经办并签字的销货清单;《做房子用电钱》清单和证据A12中的建房支出账本为祝有金记录或书写;证据A12中的建房明细、矿山和破碎厂建房开资清单,内容为被告祝小X的弟弟祝正明记录、被告姚X签字确认,来源系原告从被告提交至法院的两本小日记本中复印而来,并且该日记本上的字迹与《做房子用电钱》清单中最后一行的字迹一致。因此,上述证据能够相互印证,具有证据的真实性、合法性、关联性,本院均予确认,可以证明原告已将第115号单据中的27200元预付给被告祝小X的弟弟祝正明,且双方就共建办公用房进行了结算。证据B5中的35张票据,除金额分别为1569元、1626元的2张电费及2011年2月25日的300元电器维护工资及打的费的3张票据外,其余的32张票据,均已与原告进行了结算,且有些票据与原告附在第115号单据中的票据内容相同、收款人一致。同时,结合证据A4中的第117号票据,还可证明《做房子用电钱》清单中第四项的太毛总房子工钱21110元为原告直接支付,破碎厂实际支付的建房款为48310元(27200元 21110元),超出与姚畈村猛山石料厂平摊的40147元,即姚畈村猛山石料厂少支出8163元。因此,证据B5中的上述32张票据,不具有证据的关联性,本院不予确认。证据B5中的2张电费及1张电器维护费票据,经合伙破碎厂聘用的专职人员祝有金签字证明,具有证据的真实性、合法性、关联性,本院予以确认,可以证明原告为合伙破碎厂支付电费及电器维护费3495元。
(三)关于证据A4中除第115号单据外的其他被告有异议的22张票据是否具有真实性,证据A5是否具有关联性,以及上述证据能够证明的事实问题。
证据A5,即股东会议记录为原告周X书写,内容为商议合伙破碎厂的工棚(办公用房)分配、管理人员定编、后期由谁投资,以及铲车、翻斗车的解决等问题,原告周X、祝细X和被告姚X及被告祝小X的委托代理人祝正明均在记录上签名确认。因此,该股东会议记录与本案待证事实具有关联性,本院予以确认。
证据A4中的第63号票据,系购买电表、互感器、今克棒等的开支;第81号票据,系购买高压杆、保险丝及联系招工往返车费的开支,且上有祝有金的签字证明;第92号票据,系招待山东技术员住宿费开支;第98号票据上也有祝有金的签字证明;第125、126、127、129号票据分别为购买厨房用具、办公桌、电风扇等的开支,且收款人方金水、马维明等均在其出具的票据上签名;第138、139号票据为购买账本等的开支,且收款人在票据上加盖了公章;第140号票据为食堂费用开支,且有合伙破碎厂聘用的专职人员祝三兰的签字证明;第144号票据上有被告姚X的签字确认;第147号票据为维修工资开支,且有维修人员的签字确认。上述票据所支费用均用于合伙破碎厂生产的正常开支,被告对此只以未经其签字确认为由不予认可,但并未否认上述开支的真实性,也未提供反驳证据证明上述开支的真实性或不合理性,故上述13张票据的真实性本院予以确认。
第142、143、145、146号票据,为发放合伙破碎厂聘用的专职人员祝有金、祝三兰的工资开支,且系祝有金、祝三兰本人出具的领条。结合证据A5的股东会议内容,即“行政人员甲、乙两方各出两位专职人员,工资待定。4人工资从工作能力、工作性质定工资”,以及祝有金2010年5月13日前后的月工资标准分别为2000元和3000元,祝三兰的月工资标准为1000元。本院认为,既为合伙,则聘用人员应该是个人合伙所聘,且此与证据A5的内容相吻合,并且上述工资标准也较为合理,故对该4张票据的真实性予以确认。
第157、162、163、164、165号票据(票面金额19126元),上面既无经手人签字,也未附相关车费、住宿费、餐费等支出发票,且票据金额较大,难以判断其真实性,故本院对该5张票据的真实性不予确认。
综上,原告提交的证据A4中的162张票据,可以证明原告祝细X、周X为合伙破碎厂实际投入资金412443.90元(432569.90元-19126元)。
(四)关于证据A6中的48本运单、证据B2、证据B3、证据B4是否具有真实性、关联性,及其能够证明的事实问题。
证据B2为原告周X制作并送交被告核实,原告对该证据没有异议,被告对2010年6月3日至11月21日销售收入结算情况也未提出异议。
原告提交的48本运单(结算联),被告提交了证据B4和证据B3中的7张运单(存根联)予以反驳。本院认为,上述原、被告提交的运单可以相互补充,能够完整证明合伙破碎厂的销售情况。首先,从证据B3中的7张运单的内容来看,其中5张为销售石子给“姚漆公路”的出货运单,1张为销售给余良生的出货运单(上注明“余良生欠”字样),1张为销售给“横峰”(大兴公司)的出货运单。上述运单中要么未收到货款,要么是最后总的结算货款,并无祝有金直接收取现金的运单。因此,在原、被告双方提交的1至36本票据及原告提交的第37本票据中,原告计算的结算金额与证据B2相吻合,本院对证据B2中的销售收入结算情况予以确认。其次,被告提交的证据B4,经与原告提交的运单及祝有金与邵老板的结算单比对,其中的3本票据,即0005326-0005350号票据、0004026-0004050号票据、0004076-0004100号票据,与原告的一致,本院予以确认;其中的4本票据,即0005351-0005375号票据、0005401-0005425号票据、0004051-0004075号票据、0004126-0004150号票据,被告计算的立方和吨位数量错误,其不分石子类别全部按每立方34元计算也不正确,故上述4本票据的实收石子销售收入应以祝有金与邵老板双方结算确认的金额67400元为准。再次,原告提交的编号分别为0007151-0007175号、0007176-0007200号、0005301-0005325号、0005376-0005400号的票据,被告既未提出实质性异议,也未提供证据反驳,本院对上述4本票据予以确认。
上述证据可以证明2010年6月3日至11月21日合伙破碎厂的销售收入为386220.20元,其中祝有金收取的现金为279043元,祝正明、姚X收取的现金为73402.20元;另有姚和平的230元、“姚膝公路”的9367元、XX旺的2438元、陈建文的21740元、江松和姚X的16车未收到货款。2010年11月22日以后合伙破碎厂的销售收入为91360元,结合原告无异议的证据B8,祝有金实收现金97615元(91360元 第49本中的80元 “姚膝公路”支付的欠款5000元 卖废铁的1175元);另有被告姚X的2车8方、姚X和祝正明的1车10方、江松和姚X的36车、水库刘老板的5车37.8方、余良生的4车、免费送人的22方等,未收取货款。
“姚膝公路”所欠货款4367元和XX旺所欠货款2438元,无法确定已为被告所收,详细理由在后文中阐述;水库刘老板的5车37.8方货款,原告并未提供相应证据证明已为被告所收,故应作为合伙破碎厂的应收账款;余良生的4车和免费送人的22方石子款,原、被告并未约定由被告支付,故原告将其计入被告的已收款亦无依据,本院不予确认。
参照其他运单和祝有金与邵老板的结算单价,姚X的2车8方石子货款为320元;姚X和祝正明的1车10方13号石子货款为330元;江松、姚X的52车,其中运单上有重量或立方数的共27车,共计5号石子91.48方、12号石子438.11方、13号石子138.95方,货款分别为4585.35元、14127.63元、2744.40元,其他的25车因运单上未载明数量无法计算货款的具体金额。上述货款合计22007.38元,因被告系该货款的欠款人或欠款人之一,故可计入被告已收款。
上述其他应收账款,本院在本案中均不作处理,任何一方若有证据证明对方已将其收归己有,可通过协商、另行起诉等方式主张权利。
(五)关于证据A7中被告提出异议的26张票据是否具有真实性,及其能够证明的事实问题。
第1、6号票据(票面金额2840元),上面既无经手人签字,也未附相关车费、住宿费等支出发票,难以判断其真实性,本院对该2张票据的真实性不予确认。第96号票据金额实为200元,而非400元;第113、115号票据金额均实为1300元,而非各1800元。因此,该3张票据的金额共为2800元,多计算的1200元本院不予确认。
第4号票据为支付工人保险费的开支,且收条上加盖了保险人的印章;第19号票据为支付工人何中发的工资开支,上有经办人祝有金的签名,并且被告姚X还在该领条上注明“7月8日以前破碎工资付清”;第35号票据为购买空调的开支,收款人在该收款收据上加盖了公章,且上有经办人祝有金的签名;第107号票据为拉石头的运费开支,该领条系领款人吴志林出具。上述票据所支费用均为合伙破碎厂的正常开支,被告对此只以未经其签字确认为由不予认可,但并未否认其真实性,也未提供反驳证据证明上述开支的不合理性,故上述13张票据的真实性本院予以确认。
第29、30、38、61、77、78、97、98、117、118、131、132、143、144、153、154、155号票据,均为发放合伙破碎厂聘用的专职人员陈建文、祝有金的工资开支,且系陈建文、祝有金本人出具的领条。结合证据A5的股东会议内容,《石灰岩石买卖合同》的订立时间,以及被告认可陈建文曾系合伙破碎厂的专职人员的陈述,加之陈建文、祝有金的月工资标准均为3000元。本院认为,上述工资支出具有正当性、合理性,故对该17张票据的真实性予以确认。
综上,证据A7可以证明原告经手支付的合伙破碎厂的日常开支为185854.30元(189894.30-2840元-1200元)。
(六)关于证据A8中的《石灰岩石买卖合同》是否具有关联性,证据A10是否具有真实性、合法性、关联性的问题。
该合同的内容与陈建文在合伙破碎厂的供职时间、陈建文另办的破碎厂与合伙破碎厂是否共用供电电表等待证事实均有一定的联系,故该《石灰岩石买卖合同》具有证据的关联性,本院予以确认。原、被告签订的《合作协议》既未约定禁止被告将其开采的石头出售给第三方,也未约定禁止被告引入第三方在其承包的矿山上经营石料破碎业务。同时,原告也未提供其他证据印证被告未按《合作协议》的约定向合伙破碎厂提供片石原料。此外,第三方无偿占用合伙破碎厂的喂料道路,原告也未提供证据证明其及时提出过异议。因此,该证据不足以证明被告违约。
证据A10,即祝有金出具的移交说明书,其内容反映了合伙破碎厂石子、石粉的存货及应收账款等事项,与本案待证事实具有一定的联系,但因祝有金对石子、石粉的存货量均为其估算,欠缺客观性,故本院对祝有金估算的存货数量不予确认。该移交说明书载明花花(张德旺)欠货款2438元、“姚漆公路”女老板欠货款4367元。此外,原告也未提供其他证据证明上述款项已被被告收取,故上述欠款只能认定为合伙破碎厂的应收账款,不能推论被告收取了上述款项。
(七)关于证据A9中的运单是否具有关联性,及其能够证明的事实问题。
姚畈村建筑石料用灰岩矿有限公司运单(无编号)66张,系被告姚X的未婚妻纪梅丽于2011年2月1日至23日间开具,并收取石子销售货款14910元。因此,该证据与本案待证事实具有关联性,本院予以确认。
姚畈村建筑石料用灰岩矿有限公司运单(编号0007426)1张,系被告姚X的未婚妻纪梅丽于2011年1月开具,并收取了石子销售货款80元,故该证据与本案待证事实亦具有关联性,本院予以确认。对于原告主张的与编号0007426运单同一本的其他运单,纪梅丽也已对外开具,且所收货款未入账的待证事实,由于原告自认上述80元货款纪梅丽已由祝有金转结给原告祝细X,同时,原告也未提供其他证据证明纪梅丽利用其他运单开票并收款的事实,故本院对此不予确认。
(八)关于证据A11是否具有关联性,及其能够证明的事实问题。
1.该证据中的供用电客户档案及用电记录,系原告申请本院自江西省电力公司弋阳分公司营销部调取,其内容能反映合伙破碎厂的用电情况,与本案待证事实具有关联性,本院予以确认。
上述证据结合被告提供的证据B5中的弋阳县供电有限责任公司电费通知单,比对可知,户号0075668118的电表系合伙破碎机所用的电表,该电表原为合伙××厂与姚畈村猛山石料厂共用。另将2010年7月至2011年3月该电表的应收电费与合伙破碎厂的实际电费支出对比,合伙破碎厂的月用电量大部分月份高于姚畈村猛山石料厂的用电量。
证据A8中的《石灰岩石买卖合同》第十一条约定:“11.1乙方在甲方矿山投资破碎设备壹套(鄂破机1台,反击破机1台,喂料机1台,振动筛1台等)包括变压器。11.4甲方必须免费提供现有高压线路供乙方架变压器使用。”由此可见,陈建文开办的弋阳县猛山碎石厂与合伙破碎厂并不共用电表。此外,供用电客户档案及用电记录的内容还显示,弋阳县猛山碎石厂的电表户号为0298626630,该用电户号直至2016年8月15日才注销。
从户号0075668118的用电量,并结合被告祝小X在原一审庭前会议的陈述,即“那个设备(指合伙破碎机)是被人放在那里加工的,不是我们用的”来分析,原告主张的被告自2011年3月至2016年6月一直在使用合伙破碎厂的破碎设备的待证事实,具有高度的可能性,本院对该事实予以确认。
2.该证据中的照片,系合伙××厂与姚畈村猛山石料厂共建的办公用房,照片上清晰可见原一层房屋已变为两层,且第一层房屋已装多台空调。因此,该照片具有证据的关联性,本院予以确认,可以证明被告一直在使用合伙破碎厂的办公用房。
3.该证据中的视频资料,显示被告另行添置的破碎设备一直在占用合伙破碎厂的场地及喂料道路等,故该证据与本案具有关联性,本院予以确认,可以证明被告一直在使用合伙破碎厂平整的场地和道路。
(九)关于证据A13是否具有证据的真实性、合法性、关联性,及其能够证明的事实问题。
第一,证据A13,即江西中晟司法鉴定中心中晟[2018]赣鉴字第54号司法鉴定意见书,系本院经原告申请,依法委托具有资产评估鉴定资质的鉴定机构作出。同时,鉴定机构指派的鉴定人员也具有相应资质,且鉴定人员还通知了双方当事人一同到现场实地勘查、丈量,故其鉴定程序符合法律规定。
第二,按照《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一百二十一条规定,鉴定事项只要与待证事实存在关联即可,并不需要有确定的事实依据。因此,被告主张的委托鉴定事项在法庭没有判决确认被告有单方使用破碎机的事实之前,欠缺客观事实依据的异议理由不能成立。
第三,送交鉴定的材料虽为原告提供,但已经庭审质证,且被告只对《破碎设备、设施及场地、房屋等费用清单》中的3笔开支(总金额995元)有异议,故鉴定机构依据的鉴定材料具有真实性。
第四,鉴定意见依据的《做房子用电钱清单》具有真实性,本报告前文已对此作了阐述。现原、被告均认可办公用房系姚畈村猛山石料厂与合伙破碎厂共同出资建造,双方各占一半份额。因此,原告关于鉴定意见将不属于合伙的财产纳入评估范围的异议成立,但厨房和楼梯与办公用房属于一个整体,被告对厨房和楼梯系其单方建造的事实主张,并未提供相应的证据证明,故亦应认定为双方共同共有。
综上所述,鉴定意见虽然将属于姚畈村猛山石料厂的一半办公用房、楼梯、厨房等纳入鉴定范围评估,但其鉴定的客观性、合法性并不因此而受影响,可以根据该鉴定意见书所附的《评估明细表》予以修正。据此,本院根据该鉴定意见书及双方当事人的陈述确认下列事实:(1)2010年6月3日至2011年3月2日原、被告实际合伙经营期间的破碎机、设备、办公用房等的损耗(折旧额)为23549.18元;(2)2011年3月3日至2016年6月被告单方经营期间的破碎机、设备、办公用房等的损耗(折旧额)为164844.22元;(3)合伙经营的破碎机、设备、办公用房等的现有价值为139387.14元。
(十)关于证据B6是否具有关联性,及其能够证明的事实问题。
证据B2,即挖机、铲车为合伙破碎厂工作的时间凭据,上面均有合伙破碎厂的专职人员祝有金的签名确认。同时,结合证据A5的股东会议记录及证据B2的相关内容,本院认为,该证据具有关联性,但因被告对其主张的铲车、挖机的工作费用分别为每小时240元和360元的待证事实并未提供相关证据予以证明,故证据B6无法证明合伙破碎厂应支付铲车、挖机费用10300.80元和29592元。因此,2010年11月21日以前的铲车费用应以证据B2中列支的30915.50元为准。
(十一)关于证据B7是否具有关联性,及其能够证明的事实问题。
鹰潭市月湖区人民法院(2015)月民一初字第1086号民事判决书、鹰潭市中级人民法院(2015)鹰民一终字第365号民事判决书,系鹰潭市月湖区人民法院和鹰潭市中级人民法院因原告诉请被告偿还用于本案合伙投资的20万元借款一事而作出,故与本案事实相关,具有证据的关联性,本院予以确认,可以证明原告借贷给被告用于合伙投资的20万元,原告已通过诉讼的方式索回。
(十二)关于证据B9是否具有关联性,及其能够证明的事实问题。
证据B9,即2张照片形成于2018年3月24日,该证据与本案事实存在相关性,本院予以确认,可以证明原、被告合伙的破碎机的现状。
(十三)关于证据B10是否具有关联性的问题。
证据B10,属于原告周X在本案中的当事人陈述,而当事人的陈述本身就是证据的一种,无须当事人将其作为证据提交。
(十四)关于被告姚X及其未婚妻纪梅丽,以及被告祝小X的委托代理人祝正明收取的销售货款是否交付给原告祝细X保管的问题。
原告周X自认合伙破碎厂的专职人员祝有金与其就销售情况全部进行了结算,且祝有金收取的货款已全部移交给了原告祝细X,本院对此予以确认。
两被告辩称被告姚X及其未婚妻纪梅丽,以及被告祝小X的委托代理人祝正明收取的石子、石粉销售货款均已移交给了原告祝细X,其理由是:交了票据(运单结算联)就是交了钱(货款)。本院认为,被告的该项理由不能成立,本院不予确认。首先,证据A6中的相关运单显示(收现金的上无收货人签名,记账的均有收货人签名),横峰大兴公司、余江官老板、水库刘老板都是采取先预付部分货款,平时记账,最后结算并支付剩余货款的,并且所有运单都是祝有金负责开具、保管(仅编号0007426的运单由纪梅丽开具,但祝有金在该运单上注明“另外一张姚夫人开票”)并与原告周X结算的。同时,从日常生活经验来判断,原告周X作为合伙人之一和账目管理者,其与祝有金对销售情况进行结算应该是经常性的,这样做有利于其及时掌握合伙破碎厂的生产及销售情况。因此,横峰大兴公司、余江官老板、水库刘老板等的销售运单与余款在移交上存在时间差,加之运单的开具人和结算人与余款的收取人并非同一人,故运单与最后结算的余款同时移交给原告的可能性极小;其次,若货款已移交,祝正明又为何在《从6月3日-10月31日止破碎厂总收入》中载明:“矿山收,横峰(大兴公司)35751元、余江(官老板)17000元、水库(刘老板)7200元”,被告对此并未作出合理的解释。再次,直至2010年11月21日,原告周X还在其制作的证据B2的第二项中载明:“正明、姚X收现:73402.2(说明大兴、余江、水库三家销售款)”。若此时被告已将其收取的现金交给了原告祝细X,原告周X又为何要载明这一项内容,被告对此又为何没有提出异议。同时,该表第三项还列明了“姚膝公路”及张德旺等人的未达账(应收账款)情况,倘若被告的上述理由能够成立,一则原告周X以何为凭据汇总上述未达账情况;二则合伙破碎厂现在应不存在应收账款,因为从双方提交的运单显示,目前所有的运单结算联都已汇总到原告周X手中,但被告在对证据A6质证时,却认为“姚膝公路”和张德旺所欠货款要么已被原告收取,要么只能作为合伙破碎厂的债权,不能作为被告的已收款。由此可见,被告的说法相互矛盾。最后,祝有金开出的运单都是有编号的,但纪梅丽开出的运单却是无编号的,被告对此也未作出合理的解释,而且通过结算交接运单并不一定是原告周X可以获取运单结算联的唯一途径,因此,被告仅以运单结算联现为原告周X保管而主张该66张无编号运单上的货款亦移交给了原告祝细X的理由也难以成立。
根据上述确认的证据和事实,以及当事人的陈述,本院认定本案事实如下:
2009年11月30日,被告祝小X、姚X(简称“甲方”)以姚畈村猛山石料厂的名义与原告祝细X、周X(简称“乙方”)签订一份《合作协议》。约定:1.双方共同开发石料破碎业务,甲、乙双方以现金形式各投资20万元;2.超出40万元以外的投资款由甲方垫付,投资股份甲、乙双方各占50%;3.甲、乙双方平整的2亩场地所有权属双方共同所有,产生费用双方共同出资,利益双方共同享用;4.甲方同意后续生产中囤货5万吨石头,每吨石头价格为8元计算,如超过5万吨,甲、乙双方共同出资购买石头;5.乙方投资款从利润中首先扣回,但如果扩大规模时双方需共同追加投资款;6.在破碎过程中产生的一切费用,由双方共同承担,之外费用与乙方无关;7.日常资金管理由乙方进行管理;8.合同期限为姚X、祝小X与姚畈村签定时间为准,如甲方与姚畈村合同到期后续签,此合同继续生效;9.如一方违约需赔偿另一方双倍投资款;10.此合同一式4份,甲、乙双方各执2份,本协议以资金到位之日起生效。2009年12月13日,被告祝小X的弟弟祝正明以被告祝小X的名义和被告姚X向原告祝细X、周X出具一张借条,载明:借到周X、祝细X人民币20万元整(祝正明、姚X各10万元,用于合股办破碎厂用)。此后,原、被告双方开始筹建合伙破碎厂,原告祝细X、周X为此投资人民币412443.90元(包括被告向原告借支的20万元),其中购买破碎机及相关差旅费用开支200985元、建造破碎机基础及配套设施开支111461.90元、租赁生产场地开支15000元、与姚畈村猛山石料厂共同建造办公用房(含厨房、楼梯)开支48300元、其他开支36097元。合伙××厂与姚畈村猛山石料厂共建办公用房的费用,经双方结算共计80294元,甲乙双方各应出资40147元,但姚畈村猛山石料厂实际只出资31994元。2010年3月8日,被告祝小X向原告祝细X、周X出具委托书一份。委托书载明:“本人委托祝正明全权负责姚畈破碎厂事宜。”2010年4月2日,祝正明代表被告祝小X,与被告姚X、原告祝细X、原告周X在家外家酒店召开股东会议,就与姚畈村猛山石料厂共建的办公用房分配、管理人员定编、后期追加投资、铲车和翻斗车如何解决等事项形成下列决议:(1)工棚两家(破碎厂和矿山,矿山实指姚畈村猛山石料厂)出资各一半,那么房间也两家一家一半,即破碎厂3间、矿山3间,再一间为卫生间,总共7间,工棚房间是做为工作用房;(2)翻斗车暂时租用,或者买二手车,铲车租用;(3)用完40万元以后,由祝小X、姚X对外支付资金,即以签定协议为准,不得影响破碎工作;(4)行政人员双方各出两位专职人员,工资待定,4人工资从能力、工作性质定工资。原告周X自认资金管理具体操作流程为:其管账、原告祝细X管钱、被告一方监督,每笔开支要经被告一方审核并签字确认。2010年6月3日,合伙破碎厂正式投入生产。2010年10月31日,祝正明汇总并制作《从6月3日-10月31日止破碎厂总收入》,载明:1.祝有金收销售现金226813元。2.陈建文20708.90元。3.矿山收横峰(大兴公司)35751元、余江(官老板)17000元、水库(刘老板)7200元,合计59951元。4.应收未收,a.姚利平230元;b.“姚膝公路”4483元(包括运费1200元);c.张德旺2438元;d.余江11000元。总合计325623.90元。2010年10月31日,祝正明和被告姚X向合伙破碎厂出具一张领条,事由为2010年6月3日-2010年10月31日矿石款(20198.5×8),金额为161588元。原告周X在领条上注明“属实,破碎厂”并签名,但合伙破碎厂并未实际支付该笔款项。2010年11月21日,原告周X汇总并制作《2010年6月3日-11月21日销售收入及支出情况》,载明:一、(祝)有金收现279043元。二、(祝)正明、姚X收现73402.20元(说明:大兴、余江、水库三家销售款)。三、未达账:1.姚利平230元;2.“姚漆公路”9367元;3.张德旺2438元;4.陈建文铁路21740元;5.江松、姚X16车(36元/方)。四、费用支出:1.各项开支80410.60元;2.片石20198.5T×8元/吨=161588元(2010年6.3-10.31);3.铲车费用15457.5T×2元/T=30915.50元(2010年6.3-10.31实际出产量)。2011年2月1日至23日,被告姚X的未婚妻纪梅丽(被告姚X与纪梅丽于2011年3月21日登记结婚)开出无编号的66张姚畈村建筑石料用灰岩矿有限公司运单,并收取合伙破碎厂的石子货款14910元。原、被告实际合伙经营期间的石子、石粉销售收入为515522.58元(不含以江松、姚X名义运出的25车运单上未载明石子数量的货款),其中原告祝细X保管的销售收入为376658元(279043元 24040元 67400元 5000元 1175元),被告祝小X的弟弟祝正明和被告姚X保管的销售收入为110319.58元(73402.20元 22007.38元 14910元),应收账款有“姚膝公路”4367元、张德旺2438元、陈建文(铁路)21740元、水库刘老板的5车37.8方货款。原、被告实际合伙经营期间的费用支出(投资支出不包括在内)为220268.80元,其中原告祝细X支出的金额为185854.30元,被告祝小X、姚X支出的金额为3495元,应付账款即铲车费用30915.50元。原、被告实际合伙经营期间,两被告经营的姚畈村猛山石料厂共向合伙破碎厂供应了片石料26076.45吨。2011年3月3日后,原、被告因发生矛盾双方未再实际合伙经营石料破碎业务。其后,被告祝小X、姚X单方使用合伙财产(包括破碎机、配套设备、平整和租用的场地、喂料道路、办公用房等)经营破碎业务,其中合伙破碎机使用至2016年6月。经鉴定,原、被告实际合伙经营期间(2010年6月3日至2011年3月2日)的破碎机、设备、办公用房等的损耗(折旧额)为23549.18元;被告单方经营期间(2011年3月3日至2016年6月)的破碎机、设备、办公用房等的损耗(折旧额)为164844.22元;合伙经营的破碎机、设备、办公用房等的现有价值为139387.14元。
另查明,合伙破碎厂开始筹建后,陈建文、祝有金、祝三兰先后被原告祝细X、周X聘请到合伙破碎厂任专职人员和食堂工作人员。陈建文在职期间,原告支付其月工资人民币3000元,从2009年12月9日至2010年7月9日共发放工资21000元;祝有金在职期间,2009年12月至2010年5月12日间原告支付其月工资2000元,2010年5月13日至2011年3月2日间原告支付其月工资3000元,并从2010年9月起每月补助其电话费100元,共支付工资和电话费补助人民币37500元。2010年5月,祝三兰在合伙破碎厂食堂工作期间,原告支付其月工资1000元。被告对上述原告发放给陈建文、祝有金、祝三兰的工资、电话补助费59500元不予认可,认为三人是原告祝细X、周X聘请的专职人员,故其工资不应由合伙破碎厂开支,应由原告祝细X、周X自己负担。2010年9月1日,被告姚X和祝正明分别以弋阳县姚畈村建筑石料用灰岩矿有限公司的法定代表人和委托代理人的身份与陈建文签订一份《石灰岩石买卖合同》。约定:2010年10月1日至2012年9月30日间,弋阳县姚畈村建筑石料用灰岩矿有限公司(简称“甲方”)向陈建文(简称“乙方”)供应石料数量30万吨,单价每吨8.5元(含装车费);乙方在甲方矿山投资破碎设备壹套(鄂破机1台,反击破机1台,喂料机1台,振动筛1台等)包括变压器;甲方必须免费提供现有高压线路供乙方架变压器使用”等内容。该合同签订后,陈建文即购置一台比合伙破碎机功率更大的破碎机放置在合伙破碎机旁边开展石料破碎加工业务,且无偿占用合伙破碎厂的喂料道路等。弋阳县姚畈村建筑石料用灰岩矿有限公司的工商登记信息显示:江肖为法定代表人,姚X、江肖和弋阳县三县岭乡姚畈村委会姚畈村小组系该公司股东。弋阳县姚畈村建筑石料用灰岩矿有限公司张贴的矿山组织机构显示:姚X为矿长,江松、祝小X为副矿长,祝正明为安全负责人,纪梅丽为保管员。现合伙破碎机已停止使用,旁边的大型破碎设备仍占用合伙破碎厂平整和租用的场地和喂料道路等合伙资产。被告姚X、祝小X在合伙××厂与姚畈村猛山石料厂共建的办公用房上加盖了一层房屋。
再查明,2015年,原告周X、祝细X因被告祝小X、姚X于2009年12月13日向其借贷用于合伙破碎厂投资的20万元借款一事,以被告姚X、祝小X和祝正明为被告,向江西省鹰潭市月湖区人民法院提起诉讼。法院受理后,被告姚X在答辩暨反诉状中称:“真实情况是,答辩暨反诉人、祝小X与被答辩暨反诉人达成协议,合伙开办破碎厂,先期投入以四十万元计,各二十万元投资。在开办过程中,被答辩暨反诉人投资购买设备等,预期应在四十万元左右,答辩暨反诉人和祝小X的猛山石料厂需囤五万吨石头,价值也约四十万元,以此形式合伙。”2015年10月18日,江西省鹰潭市月湖区人民法院经审理作出(2015)月民一初字第1086号民事判决书,判决被告姚X、祝小X和祝正明返还原告祝细X、周X借款本金人民币20万元。被告姚X不服一审判决,提起上诉。2016年2月24日,江西省鹰潭市中级人民法院经审理作出(2015)鹰民一终字第365号民事判决书,判决驳回上诉、维持原判。二审判决生效后,被告祝小X、姚X将上述20万元借款偿还给了原告祝细X、周X。
本院认为:原、被告签订的《合作协议》,系双方的真实意思表示,不违反法律、行政法规的强制性规定,合法有效。有效成立的合同,双方均应依法依约履行。现原告诉请解除上述《合作协议》,被告也表示同意,本院予以支持。对于原、被告争议的其他事项,分别认定如下:
(一)关于《合作协议》第四条约定的5万吨石头是否免费提供及原告的第3项诉讼请求应否支持的问题。
从《合作协议》第4条内容分析,合同条文中未明确5万吨以内的石头是免费的,在两原告与两被告合伙过程中,双方均各投资20万元,两被告虽在前期向两原告借款20万元用于兴建合伙破碎厂,但两被告向两原告出示借据并已还清,应认定两被告投资20万元用于合伙破碎厂。故两原告主张两被告支付免费提供的5万吨石头的一半价值20万元的诉请,不予支持。
(二)关于合伙财产如何分配的问题。
合伙的破碎机及配套设备、租用的场地、办公用房等固定资产,均座落在被告承包的姚畈村猛山石料厂(或称矿山)内,并且被告一直在使用上述资产,故上述固定资产归被告所有、使用更能发挥其效用。因此,原告诉请合伙的固定资产归被告享有,并由两被告给予其相应补偿的理由,本院予以支持。
原告投入合伙破碎厂的资金为412443.90元,扣除被告已经偿还的200000元,实际投资额为212443.90元,加上后期支出185854.30元,减去保管的现金收入376658元,原告尚有21640.20元(412443.90元-200000元 185854.30元-376658元)的投资款未收回。被告投入合伙破碎厂的资金为200000元,加上后期支出3495元、合伙破碎厂应付的铲车费用30915.50元,减去共建办公用房少支出的8163元、保管及应付的货款110319.58元,以及单方使用破碎机、设备、办公用房等的损耗(折旧额)164844.22元,故被告占有合伙资产金额为人民币48916.30元(200000元 3495元 30915.50元-8163元-110319.58元-164844.22元)。因此,被告应付给原告的差额为35278.25元。合伙经营的破碎机、设备、办公用房等固定资产的现有价值为139387.14元,双方各占一半,即69693.57元。被告应补偿原告的总金额为104971.82元(35278.25元 69693.57元)。
(三)关于原、被告是否存在违约以及原告的第4项诉讼请求应否支持的问题。
原告保管合伙资金,符合《合作协议》第7条的规定。同时,携款逃走的目的一般是为占有非法利益,分红的前提是有盈利。但根据上述确认的本案事实,原告单方退出合伙经营时,其尚有221640.20元投资款、借款未收回,因此被告主张“原告不结算、不分红,携款逃走,才是导致双方合伙无法维系下去的主要原因”的理由不能成立,本院不予确认。两被告私自保管销售收入73402.2元,擅自使用无编号的66张姚畈村建筑石料用灰岩矿有限公司运单并收取货款14910元,以及不称重计量就运走25车合伙破碎厂的石子的行为,有违《合作协议》第5条和第7条的约定,构成违约。但两原告主张两被告支付违约金5万元的诉讼请求过高,根据两被告违约的性质和造成的后果,本院酌定两被告向两原告支付违约金3万元。
综上,经合议庭评议,本院审判委员会讨论决定,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三十条、第三十二条,《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一百一十四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贯彻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若干问题的意见(试行)》第54条、第55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九十条规定,判决如下:
一、解除原告祝细X、周X与被告祝小X、姚X订立的《合作协议》,该协议自本判决生效之日起终止履行;
二、原、被告合伙经营的破碎机及配套设备、场地、道路、办公用房等固定资产归被告祝小X、姚X所有、使用,被告祝小X、姚X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一次性补偿原告祝细X、周X人民币104971.82元;
三、被告祝小X、姚X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向原告祝细X、周X支付违约金人民币30000元;
四、驳回原告祝细X、周X的其他诉讼请求。
如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限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按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案件受理费9170.81元,鉴定费20000元,合计诉讼费用29170.81元,原告祝细X、周X负担15556.23元,被告祝小X、姚X负担13614,58元。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提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江西省鹰潭市中级人民法院。
审 判 长  黄栩晟
人民陪审员  周活香
人民陪审员  朱 莉
二〇一八年九月二十七日
书 记 员  熊淑芳

公告

一、本裁判文书库为非盈利网站,贯彻国家司法公开的原则,致力于向公众提供全面、真实、可靠的法律信息,为公众了解法律、律师和司法案例提供一个良好的平台。

二、公开判决文书是国家司法审判公开的重要环节,不仅不违法,而且有助于国家法制建设,并且有助于打击拖欠、赖账等不良行为,有助于养成良好的社会风气。

三、如需删除相关文书,请附带详细网址以及证明当事人身份信息材料发送至panjueshu@chongfa.com 7-15个工作日删除。(发送邮件请检查是否附带详情页网址以及当事人证明材料,资料不全不予处理。)

概要

基本信息

审理法院:余江县人民法院

案件类型:民事案件

审理程序:一审

裁判日期:2018-09-27

律师联盟

免费法律咨询,找律师用崇法APP,好律师就在您身边。

Copyright © 判决书 www.panjueshu.com 苏ICP备16017945-3号 | 网站地图 | 律师联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