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事案件
曾泽旭与隆鹏、蒙振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纠纷一审民事判决书
龙州县人民法院        

此裁判文书仅用于崇法认证律师参考学习如需查看详情请下载崇法APP进行律师认证 下载崇法APP

普通用户点击查看原文>>

崇法账号

登录密码

广西壮族自治区龙州县人民法院
民事判决书
(2016)桂1423民初61号
原告:曾泽X,男,1983年11月20日出生,汉族,湖南省邵阳县人,个体户,住所地湖南省邵阳市双清区。
委托诉讼代理人:肖祥忠,邵阳市律函法律服务所法律工作者。
被告:隆X,男,1981年7月16日出生,壮族,广西龙州县人,农民,住所地广西壮族自治区龙州县。
委托诉讼代理人:黄龙飞,广西祥泰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蒙X,男,1986年3月1日出生,瑶族,广西马山县人,农民,住所地广西壮族自治区马山县。
被告:中国平安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广西分公司,住所地广西壮族自治区南宁市青秀区双拥路30号南湖名都广场A座20层。
代表人:孙朝,该公司经理。
委托诉讼代理人:卢星宇,广西诺尔律师事务所律师。
原告曾泽X与被告隆X、蒙X、中国平安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广西分公司(以下简称保险公司)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纠纷一案,本院于2016年1月20日立案受理后,依法适用简易程序,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曾泽X的委托诉讼代理人肖祥忠,被告隆X、蒙X,保险公司的委托诉讼代理人卢星宇到庭参加诉讼,原告曾泽X未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曾泽X向本院提出诉讼请求:一、请求判令被告隆X、蒙X互负连带责任赔偿原告医药费、伤残赔偿金等相关损失261243元(具体项目附清单);二、判令保险公司在保险限额范围内承担赔偿责任。事实和理由:2015年9月14日19时,原告在广西龙州县道533线58Km+521m处,指挥民工装载果蔗时,被被告隆X驾驶的桂A×××××号撞伤后,即到广西龙州县人民医院抢救,因伤情严重即转广西医科大学第一附属医院进行抢救,经该院诊断,原告受重型开放性颅脑外伤等多处伤情,治疗终结后,经湖南省邵阳市人民司法鉴定所鉴定,构成9级伤残。案发后,广西龙州县公安局交通警察大队对事故作出认定书,认定被告隆X负该起事故主要责任,并查明桂A×××××号在保险公司购买了交强险和商业第三责任险。事故发生后,被告方除支付部分医疗费用外,其他相关损失没有赔偿,据此,原告为维护合法权益,依法向法院起诉,提出上述诉讼请求,261243元损失包括以下项目:1、医疗费77255.19元(其中住院、门诊76055.19元),法医鉴定后续治疗费1200元,被告隆X已支付3.7万元、保险公司已支付1万元;2、误工费12400元(100天×124元/天);3、住院伙食补助费6600元(66天×100元/天);4、住院护理费15405元(其中支付雇员工资8060元,妻子谭郁丽工资65天×113元/天);5、残疾赔偿金126449元。6、交通费2599.5元;7、营养费5000元;8、精神损害抚慰金10000元;9、鉴定费1908.5元;10、残具费88元;11、住宿费3565元。诉讼过程中原告变更诉讼请求,请求赔偿各损失如下:赔偿总额为229573.19元,具体包括以下项目:1、医疗费78335.19元(其中住院、门诊77195.19元)法医鉴定后续治疗费1200元,被告隆X已支付3.7万元、保险公司已支付1万元;2、误工费38440元(310天×124元/天,日期从2015年9月14日起至2016年7月22日止);3、住院伙食补助费6600元(66天×100元/天);4、住院护理费15405元(其中支付雇员工资8060元,妻子谭郁丽工资7345元:65天×113元/天);5、残疾赔偿金67760元(28838元/年×20年×10%=57676元+被抚养人曾卓抚养费10084元(18335/年×5.5年×10%=10084元);6、交通费4642.5元;7、营养费5000元;8、精神损害抚慰金10000元;9、鉴定费4008.5元;10、残具费88元;11、住宿费3894元。被告隆X辩称,一、原告要求本案被告承担全部赔偿责任依法不符。本案道路交通事故发生后,经龙州县交通警察勘查认定,被告隆X负事故主要责任,原告负事故次要责任,据此,原告依法承担本案40%的经济责任。二、原告要求被告赔偿款项不合法。本案道路交通事故虽然对原告身体造成了伤害,同时也给原告造成了一定的经济损失,但是,原告要求被告赔偿的部分款项不合法,其中:1、医疗费不是77255.19元,从原告提供的收费收据清单来看,仅仅是62997.49元,根据过错责任分担,原告应承担62997.49元总额的40%,即其承担25198.99元,剩下的37798.50元已由被告隆X和保险公司支付原告47000元;2、误工费计算有误,原告出院后医嘱建议注意休息,并没有全休的天数,所以只能以住院治疗66天计算误工费,即66天×124元/天=8184元,原告应承担8184元总额的40%,即其应承担3273.60元;3、住院伙食补助费6600元是真实数据,但是根据责任的承担,原告也应承担该总额的40%,即原告应承担2640元;4、住院长期医嘱仅准允陪护一人,但是原告在住院期间既雇员护理又由妻子护理,其所支付给雇员的8060元工资应当由原告自己负责,原告妻子的护理工资7345元应由原告承担40%,即其应当承担2938元;5、从本案原告提供的证据来看,原告是农村居民,不应以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来计算残疾赔偿金。此外,邵阳市人民司法鉴定所伤残鉴定意见书邵人司鉴所(2015)临鉴字第481号是违反鉴定规则程序和原则,曾泽X治疗终结后未达到六个月即进行伤残鉴定,且曾泽X还是在用药治疗之中,这显然违反伤残鉴定规则,被告不予认可曾泽X的九级伤残级别;6、原告要求补偿营养费5000元不切实际,属于过高要求,被告不予以认可,营养费应确定为2000元较为合适;7、在本案中,原告本身具有过错行为,其行为是导致事故发生的次要原因,为此,不应支持原告提出要求支付的精神抚慰金;8、原告提出的要求被告支付的“鉴定费、残具费、住宿费、交通费”等应按责任来分担,即原告应承担40%。三、保险公司应依法理赔。被告驾驶的桂A×××××号“丰田”小轿车已向保险公司投保,虽然被告隆X属酒后驾驶车辆发生事故,但是根据《道路交通安全法》第七十六条、最高法院《关于审理道路交通事故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问题的解释》第十七条、第十八条的规定,保险公司应当在交强险责任限额范围内予以赔偿。被告蒙X口头辩称,被告隆X具有驾驶证,跟其借车时没有喝酒,故被告蒙X不应承担赔偿责任。其余答辩意见和被告隆X的答辩意见一致。
保险公司口头辩称,一、请求法院核查被告事故车辆行驶证与投保信息是否一致;二、对原告请求的医疗费没有异议,被告保险公司已赔偿医疗费10000元,原告请求的后续治疗费没有实际发生,保险公司不予认可;三、对原告请求的护理费有异议,护理天数、计算方法、护理人数均不符合规定;四、对原告请求的住院伙食补助费没有异议,但应包括在医疗费赔偿限额内,被告保险公司不应再赔偿;五、误工费应按公安部人体损伤误工评定准则计算天数;六、医嘱没有要求加强营养,且原告请求过高,保险公司不予认可;七、原告请求的交通费、住宿费、被抚养人生活费没有事实依据,保险公司不予认可;八、被告隆X醉驾发生事故,保险公司只应交强险范围内赔偿,商业险不予以赔偿;九,原告的损失应按广西标准计算损失数额;十、保险公司不负担本案诉讼费、鉴定费。
各方当事人围绕诉讼请求依法提交了证据,本院组织双方当事人进行了质证。被告隆X、蒙X、保险公司对原告曾泽X提交第1组证据中的身份证复印件、第2-第6组、第8组证中广西公仆司法鉴定中心出具的《司法鉴定意见书》、第17组证据及原告补充的鉴定费收费票据没有异议;被告隆X、蒙X、原告曾泽X对被告保险公司提交的证据均没有异议。对当事人无异议的证据,本院予以确认并在卷佐证。被告隆X、蒙X对原告曾泽X提交的以下证据有异议:1、第1组证据中的居住证、常住卡,2、第7组证据即医药收据,3、第8组证据中2015年12月25日邵阳市人民司法鉴定所出具的《鉴定意见书》,4、第9组证据即原告在湖南申请鉴定的鉴定费收据,5、第10组证据即老百姓大药房连锁股份有限公司邵阳得丰市场店出具的证明及营业执照、劳动合同、结婚证、身份证、领条等,6、第11组即交通费票据,7、第12组证据即邵阳市新世界绿城物业管理有限公司志成新世界服务中心出具的证明、房屋所有权证、房权证、国有土地使用证、电费收据、管理费收款收据,8、第13组证据即大棚车位租赁合同、门面租赁合同,个体工商营业执照、市场收费收据、证人阮某身份证复印件及其出具的两份书面证言,9、第14组证据即常住人口登记卡、出生医学证明、学籍基本信息,10、第15组证即增值税普通发票,11、第16组证据即原告妻子的住宿发费,12、第17组证据即疾病证明书、长期医嘱单,13、第18组证据即湖南省公安厅交通管理局文件,14、原告补交的证据即交通费票据有异议。认为:1、第1组证据中的居住证、常住卡是事故发生后补办,不具真实性;2、第7组证据即医药收据,该组证据中收据部分为同一日开出多张的票据,不合常理,不是原告真实的损失;3、第8组证据即2015年12月25日邵阳市人民司法鉴定所出具的《鉴定意见书》,系原告在治疗未终结的情况下自己做的鉴定,不符合法律规定;4、第9组证据即原告在湖南做鉴定的鉴定费收据,该项支出是原告违反法律做的鉴定,不属于本案事故损失;5、第10组证据即老百姓大药房连锁股份有限公司邵阳得丰市场店出具的证明及营业执照、劳动合同、结婚证、身份证、领条等,该组证据中的劳动合同、结婚证没异议,但其余证据不能证明原告需两人护理,认可原告的妻子护理,但不认可其工资收入;6、第11组即交通费票据,该交通费部分应由原告自己负担;7、第12组证据即邵阳市新世界绿城物业管理有限公司志成新世界服务中心出具的证明、房屋所有权证、房权证、国有土地使用证、电费收据、管理费收款收据与本案无关;8、第13组证据即大棚车位租赁合同、门面租赁合同,个体工商营业执照、市场收费收据、证人阮某身份证复印件及其出具的两份书面证言与本案无关;9、第14组证据即常住人口登记卡、出生医学证明、学籍基本信息与本案无关;10、第15组证即增值税普通发票,非在医院用药开支,属于原告自已购买,由其自己负担;11、第16组证据即原告妻子的住宿发票,该项支出由原告自行负担;12、第18组证据即湖南省公安厅交通管理局文件与本案无关;14、原告补交的证据即交通费票据,原告妻子及其诉讼代理人的部分应予以扣除。保险公司对原告提交的以下证据有异议:1、第8组证据中2015年12月25日邵阳市人民司法鉴定所出具的《鉴定意见书》;2、第9组证据即原告在湖南做鉴定的鉴定费收据;3、第10组证据即老百姓大药房连锁股份有限公司邵阳得丰市场店出具的证明及营业执照、劳动合同、结婚证、身份证、领条等;4、第16组证据即原告妻子的住宿发票费;5、第18组证据即湖南省公安厅交通管理局文件;6、原告补交的证据即交通费票据有异议,其余没有异议,认为:1、第8组证据即2015年12月25日邵阳市人民司法鉴定所出具的《鉴定意见书》不合法、不真实、与本案没有关联性;2、第9组证据即原告在湖南做鉴定的鉴定费收据及部分医疗费发票,该项支出由原告自己负担;3、第10组证据即老百姓大药房连锁股份有限公司邵阳得丰市场店出具的证明及营业执照、劳动合同、结婚证、身份证、领条等不能证明原告支出其主张的护理费,4、第16组证据即原告妻子的住宿发票与本案无关,5、第18组证据即湖南省公安厅交通管理局文件与本案无关,6、原告补交的证据即交通费票据有异议,由法庭合理认定。对于各方当事人对证据提出的异议,本院认定如下:1、第1组证据中的居住证、常住卡,该组证据来源合法,内容真实,与本案有关联性,能证明原告住所地及相关个人信息,本院予以确认;2、第7组证据即医药收据,有相关病历加以佐证,可证实原告为事故疗伤的支出,本院予以确认;3、第8组证据即2015年12月25日邵阳市人民司法鉴定所出具的《鉴定意见书》,该鉴定书系原告自己在法定鉴定期限外申请鉴定,不具合性,本院不予采纳;4、第9组证据即原告在湖南做鉴定的鉴定费收据及部分医疗费发票,原告自己所做的鉴定因不具合法性,该项开支不能作为本案事故损失,该证据本院不予采纳,医疗费发票有相关诊断证明或病历佐证,可作为原告支出医疗费的依据,本院予以确认;5、第10组证据即老百姓大药房连锁股份有限公司邵阳得丰市场店出具的证明及营业执照、劳动合同、结婚证、身份证、领条等,其中证明及营业执照、劳动合同、结婚证、身份证等可证实原告与谭郁丽系夫妻关系,且谭郁丽的收入与从事该行业的收入水平相当,故具有证明力,本院予以确认;领条系一份书证,该书证来源不明、真实性不高,没有证明力,本院不予采纳;6、第11组即交通费票据(包括原告最后开庭提交的部分),鉴于原告于2015年9月14日受伤后先到龙州县人民医院抢救,于第二天即2015年9月15日转到广西医科大学第一附属医院住院治疗至2015年11月19日,出院后2015年11月20返回湖南邵阳并在当地医疗治疗,故产生于2015年9月15日永州至南宁交通费票据(一人即原告的妻子谭郁丽)和11月20日南宁至永州的交通费票据(二人即原告及谭郁丽),可作为认定与本案事故有关的交通费支出依据,本院予以确认;2016年7月6日本案原告进行伤残进行鉴定,故产生于2016年7月5日邵阳至南宁及7月6日南宁至邵阳的交通费票据(两人原告及谭郁丽)可作为鉴定费用支出的依据,本院予以确认;原告其余的交通费票据与本案无关,本院不予采纳;7、第12组证据即邵阳市新世界绿城物业管理有限公司志成新世界服务中心出具的证明、房屋所有权证、房权证、国有土地使用证、电费收据、管理费收款收据,该组证据来源合法、内容真实,互相佐证,反映了原告在城镇居住的事实,具有证明力,故可作认定案件事实的依据,本院予以确认;8、第13组证据即大棚车位租赁合同、门面租赁合同、个体工商营业执照、市场收费收据、证人阮某身份证复印件及其出具的两份书面证言,该组证据来源合法、内容真实,互相佐证,反映了原告系个体工商户的事实,具有证明力,故可作认定案件事实的依据,本院予以确认;9、第14组证据即常住人口登记卡、出生医学证明、学籍基本信息,该组证据反映的是原告女儿的个人信息,与本案无关,本院不予采纳;10、第15组证即增值税普通发票,该组证据反映的是原告住院期间自已购买医疗器,没有相关病历加以佐证,本院不予采纳;11、第16组证据即原告妻子的住宿费发票,该组证据反映原告的妻子在原告住院护理期间外出住宿支出,按常理,原告住院治疗期间,正常情况下医疗都安排护理人员的住宿,现原告外出住宿没有医院出具的证明佐证,故本院不予采纳;12、第17组证据即疾病证明书、长期医嘱单,该组证据来源合法,反映了原告住院期间的治疗过程,具有证明力,可作为本案认定事实依据,本院予以确认;13、第18组证据即湖南省公安厅交通管理局文件,该文件与本案待证事实无关,不能作为本案证据,本院不予采纳。本院经审理认定如下事实:2015年9月14日上午,被告蒙X将自己所有的驾驶桂A×××××号“丰田”牌小型轿车借给被告隆X使用,被告隆X借车时并未饮酒。2015年9月14日19时,被告隆X饮酒后(经送血样检验,静脉血乙醇含量为136.8MG/100ML,属醉酒)驾驶桂A×××××号“丰田”牌小型轿车,自北向南沿县道533线由武德乡方向往龙州县城方向行驶,车行至龙州县辖区县道533线58Km+521m处荒田路口路段,适有一辆货车及一辆手扶拖拉机在西侧路边装载黑皮果蔗,原告在西侧车道内停留察看指挥民工进行装载果蔗作业,被告隆X驾驶的桂A×××××号小轿车超越停放在西侧路边装载黑皮果蔗车辆时,车辆连续刮碰原告和手扶拖拉机车厢上的黑皮果蔗,造成原告倒地受伤,被告隆X驾驶的桂A×××××号小轿车损坏的交通事故。原告受伤后,即到广西龙州县人民医院抢救,因伤情严重即转广西医科大家第一附属医院进行抢救,并在该院住院治疗65天,经该院诊断,原告受重型开放性颅脑外伤等多处伤情。原告从广西医科大学第一附属医院出院后返回湖南省邵阳市,并在当地医院继续治疗。2016年7月6日,经鉴定,原告损伤为十级伤残,该次伤残等级鉴定原告支出鉴定费1850元,交通费1258元。案发后,广西龙州县公安局交通警察大队对该起事故作出道路交通事故认定书,认定被告隆X对该起事故承担主要责任,原告负事故次要责任。桂A×××××号在被告保险公司投保了交强险和商业第三者责任险,商业第三者责任险约定饮酒驾驶车辆发生事故保险公司不承担责任。事故发生后,被告隆X支付了医疗费37000元,保险公司支付了医疗费10000元。
以上事实各方当事人均无异议,本院予以确认。
本案双方当事人对以下事实有争议:一、原告主张支出的医疗费77255.19元,各被告提出异议,认为应是62997.49元;二、原告主张其住院期间护理人员为两人,各被告提出异议,认为护理人员应为一人。三、原告主张出院时医嘱加强营养,各被告提出异议,认为出院时没有医嘱要加强营养。
对于双方当事人有争议的事实,根据当事人陈述和经审查确认的证据,本院认定事实如下:
一、关于医疗费具体数额问题。本院认为,医疗费应根据医疗机构出具的医药费、住院费等收款凭证,结合病历和诊断证明等相关证据确定。本案各被告主要对原告提交的2015年12月15日、12月2日、12月20日医疗机构出具的发票提出异议,根据“谁主张,谁举证”的原则,原告对自己主张2015年12月15日、12月2日、12月20日出具的发票真实、合法且与本案有关应提供相关病历或诊断证明加以佐证,现原告没有提交相关证据,上述开支的真实性、合法性及与关联性无法判断,故上述日期开具的医疗费票据本院不予以认可。根据原告提供且各被告无异议的医疗费票据,经统计,共计支出医疗费65161.39元,本院予以确认。
二、关于护理人数问题。本院认为,护理人员原则上为一人,如医疗机构或者鉴定机构有明确意见的,可以参照确定护理人员人数。原告主张其住院期间护理人员为两人,但从原告提供的长期医嘱单上看,除了2015年10月9日医嘱明确陪护两人外,其余原告住院治疗期间医院要求陪护一人,故原告住院护理人数应依医院医嘱确定,即原告住院65天期间,64天护理人数为一人,一天护理两人,本院予以确认。
三、关于原告出院时是否有医嘱加强营养的问题。本院认为,从原告提供的广西医科大学第一附属××证明书上看,其中出院医嘱及建议上明确提出如下意见:当地医院继续治疗,注意休息,起居规律,加强营养。故原告主张医嘱加强营养有证据加佐证,符合事实,本院予以确认。
本案争议的焦点是:一、本案民事责任如何划分;二、原告的各项经济损失应如何计算;三、原告请求的精神损害抚慰金是否有事实及法律依据,如有,具体数额如何确定;四、各被告如何承担赔偿责任。
一、关于本案民事责任如何划分的问题。本院认为,本案由被告隆X承担70%的民事赔偿责任,原告曾泽X自己承担30%的民事责任。本案系交通事故损害责任纠纷,事故车辆已向保险公司投保交强险,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四十八条的规定,本案民事责任如何划分,除了法律规定应由保险公司在交强险责任限额范围内承担赔偿部分外,应当根据交警部门对事故责任认定为基础确定原、被告的民事责任,本案事故发生后,龙州县公安局交警大队依法对事故责任作出了认定,并制作了认定书,认定被告隆X负事故的主要责任,原告曾泽X负事故次要责任,该认定书依据的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责任认定合理合法,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六条第一款和第二十六条的规定,综合本案原、被告各自过错行为在事故发生所起的作用及被告隆X驾驶的事故车辆已向保险公司投保交强险的事实,并依《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第七十六条第一款第(一)、(二)项的规定,原告的各项损失,除保险公司在交强险赔偿责任限额范围内赔偿的部分外,由被告隆X承担70%的民事赔偿责任,原告自己负担30%的责任为宜。
二、关于原告曾泽X的各项经济损失如何确定的问题。本院认为,原告曾泽X的各项经济损失共计173134.65元。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十六条和《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七条的规定,原告请求的医疗费、误工费、住院伙食补助费、护理费、交通费、营养费,应按《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和2015年《广西壮族自治区道路交通事故损害赔偿项目计算标准》的规定计算予以确定,原告经常居住地是湖南省,其请求残疾赔偿金按2015年湖南省《2015-2016年度全省道路交通事故人身损害赔偿标准》的规定计算予以赔偿,本院予以认可。其中:1、医疗费以原告提供合法的票据并结合病历和诊断证明,本院确认为65161.39元,原告请求超出的部分和后续治疗费因无相关有效证据加以佐证,本院不予支持;2、误工费按从事批发和零售业收入标准予以计算,日期从受伤之日至定残前之日即从2015年9月14日起到2016年7月5日止共296天即296天×118.99元/天=35221.04元,原告请求超出的部分不予支持;3、原告2015年9月14日和10月9日的护理费按居民服务修理和其他服务业标准计算予以支持即107.61元/天×2天=215.22元,原告妻子谭郁丽的护理费可按其收入计算,其主张7345元并不过高,本院予以支持;4、住院伙食补助费原告主张66天×100元/天=6600元,符合规定,本院予以支持;5、营养费根据医疗机构的意见及原告的具体伤情,原告请求5000元合理合法,本院予以支持;6、交通费应根据受害人及其必要的陪护人员因就医或者转院治疗实际发生的费用计算,有关凭据应当与就医地点、时间、人数、次数相符合,经审核,原告可得支持的部分为452元,原告主张超出的部分本院不予支持;7、残疾赔偿金应得支持为53140元(26570元/年×20年×10%=53140元),原告主张超出的部分本院不予支持;8、原告主张的住宿费、残具费因无相关证据加以佐证,本院不予支持;9、原告主张支付被抚养人生活费,因无证据证实其伤残降低其劳动能力,故该项请求本院不予支持。综上,原告因事故产生的各项经济损失共计173134.65元。
三、关于原告请求的精神损害抚慰金是否有事实及法律依据,如有,具体数额如何确定的问题。本院认为,原告请求的的精神损害抚慰金是有事实及法律依据的,本院酌情支持3000元。本案事故造成原告损伤致十级伤残,给原告的精神带来很大的痛苦是确定无疑的,给予精神损害抚慰金是必要的,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二十二条和《最高人民法院关于确定民事侵权精神损害赔偿责任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八第二款、第十条、第十一条的规定,综合被告隆X的损害行为与损害结果的因果关系等因素及当地平均生活水平状况,酌情支持原告的精神损害抚慰金3000元。
四、关于各被告如何承担赔偿责任的问题。本院认为,被告蒙X不负赔偿责任,保险公司在交强险责任限额范围内赔偿原告各项损失109373.26元,被告隆X赔偿原告各项损失46732.97元。被告蒙X作为事故车辆所有人,其将车辆借给被告隆X使用,出借时被告隆X并未饮酒且被告隆X具有驾驶事故车辆的驾驶资格证,事故的发生是被告违反法律法规酒后驾驶车辆操作不当及原告违反交通法律法规所致,被告蒙X对事故的发生没有过错,故其不应承担民事赔偿责任。事故车辆在保险公司投保交强险,且事故发生时均在保险期间内,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保险法》第六十五条和前述《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第七十六条第一款、《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道路交通事故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六条?的规定,保险公司应在交强责任范围内承担赔偿责任,不足部分由被告隆X和原告安比例分担。本案原告的各项损失为176134.65元,其中其中:医疗费65161.39元、误工费35221.04元、护理费7560.22元、住院伙食补助费6600元、营养费5000元、交通费452元、残疾赔偿金53140元、精神损害抚慰金3000元,保险公司应在交强险赔偿限额范围内赔偿原告医疗费10000元、误工费35221.04元、护理费7560.22元、交通费452元、残疾赔偿金53140元、精神损害抚慰金3000元,共计109373.26元,扣除已支付的医疗费10000元,还应赔偿99373.26元。剩余的医疗费55161.39元、住院伙食补助费6600元、营养费5000元,共66761.39元,由被告隆X赔偿的部分为元即66761.39元×70%=46732.97元,扣除已支付的37000元,还应赔偿9732.97元;剩余部分由原告自己负担。对原告请求保险公司在第三者商业险赔偿范围内赔偿原原告听损失,因根据被告蒙X和保险公司对第三者商业险约定驾车者饮酒不赔条款,本案被告隆X系醉酒后驾车发生事故,故保险公司不在商业第三者责任险范围内承担赔偿责任
据此,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六条第一款、第十六条、第二十二条、第二十六条第一款、第四十八条,《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第七十六条第一款第(一)、第(二)项,《中华人民共和国保险法》第六十五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纠纷若干问题的规定》第十七条第一、第二款、第十九条、第二十条、第二十一条第一、第二款、第二十二条、第二十三条、第二十四条,第二十五条第一款、三十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确定民事侵权精神损害赔偿责任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八条第二款、第十条、第十一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道路交通事故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六条的规定,判决如下:
一、被告中国平安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广西分公司在交强险赔偿责任限额范围内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赔偿原告曾泽X因交通事故产生的医疗费10000元、误工费35221.04元、护理费7560.22元、交通费452元、残疾赔偿金53140元、精神损害抚慰金3000元,六项合计109373.26元(扣除已支付的医疗费10000元,还应赔偿99373.26元),该款由被告中国平安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广西分公司转入本院账户后再转给原告曾泽X,本院开户行:中国农业银行龙州县支行振龙分理处,户名:龙州县人民法院,账号:20×××85);
二、被告隆X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赔偿原告曾泽X因交通事故产生的医疗费、营养费、住院伙食补助费等三项合计46732.97元(扣除已支付的37000元,还应赔偿9732.97元),该款由被告隆X转入本院账户后再转给原告曾泽X,本院开户行:中国农业银行龙州县支行振龙分理处,户名:龙州县人民法院,账号:20×××85);
三、驳回原告曾泽X的其他诉讼请求。
如果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的,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本案受理费5191元,减半收取2595.50元,由原告曾泽X负担1335.50元,由被告隆X负担1260元,鉴定费用3108元,由原告曾泽X负担932元,由被告隆X负担2176元。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崇左市中级人民法院。
审判员  苏立峰
二〇一六年九月八日
书记员  黄 洪
附法律条文及司法解释:
《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六条第一款行为人因过错侵害他人民事权益,应当承担侵权责任。
第十六条侵害他人造成人身损害的,应当赔偿医疗费、护理费、交通费等为治疗和康复支出的合理费用,以及因误工减少的收入。造成残疾的,还应当赔偿残疾生活辅助具费和残疾赔偿金。造成死亡的,还应当赔偿丧葬费和死亡赔偿金。
第二十二条侵害他人人身权益,造成他人严重精神损害的,被侵权人可以请求精神损害赔偿。
第二十六条第一款被侵权人对损害的发生也有过错的,可以减轻侵权人的责任。
第四十八条机动车发生交通事故造成损害的,依照道路交通安全法的有关规定承担赔偿责任。
《中华人民共和国保险法》第六十五条保险人对责任保险的被保险人给第三者造成的损害,可以依照法律的规定或者合同的约定,直接向该第三者赔偿保险金。
责任保险的被保险人给第三者造成损害,被保险人对第三者应负的赔偿责任确定的,根据被保险人的请求,保险人应当直接向该第三者赔偿保险金。被保险人怠于请求的,第三者有权就其应获赔偿部分直接向保险人请求赔偿保险金。
责任保险的被保险人给第三者造成损害,被保险人未向该第三者赔偿的,保险人不得向被保险人赔偿保险金。
《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第七十六条第一款第(一)、(二)项机动车发生交通事故造成人身伤亡、财产损失的,由保险公司在机动车第三者责任强制保险责任限额范围内予以赔偿;不足的部分,按照下列规定承担赔偿责任:(一)机动车之间发生交通事故的,由有过错的一方承担赔偿责任;双方都有过错的,按照各自过错的比例分担责任。(二)机动车与非机动车驾驶人、行人之间发生交通事故,非机动车驾驶人、行人没有过错的,由机动车一方承担赔偿责任;有证据证明非机动车驾驶人、行人有过错的,根据过错程度适当减轻机动车一方的赔偿责任;机动车一方没有过错的,承担不超过百分之十的赔偿责任。”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七条受害人遭受人身损害,因就医治疗支出的各项费用以及因误工减少的收入,包括医疗费、误工费、护理费、交通费、住宿费、住院伙食补助费、必要的营养费,赔偿义务人应当予以赔偿。
受害人因伤致残的,其因增加生活上需要所支出的必要费用以及因丧失劳动能力导致的收入损失,包括残疾赔偿金、残疾辅助器具费、被扶养人生活费,以及因康复护理、继续治疗实际发生的必要的康复费、护理费、后续治疗费,赔偿义务人也应当予以赔偿。
第十九条医疗费根据医疗机构出具的医药费、住院费等收款凭证,结合病历和诊断证明等相关证据确定。赔偿义务人对治疗的必要性和合理性有异议的,应当承担相应的举证责任。
第二十条误工费根据受害人的误工时间和收入状况确定。
误工时间根据受害人接受治疗的医疗机构出具的证明确定。受害人因伤致残持续误工的,误工时间可以计算至定残日前一天。
第二十一条护理费根据护理人员的收入状况和护理人数、护理期限确定。
护理人员有收入的,参照误工费的规定计算;护理人员没有收入或者雇佣护工的,参照当地护工从事同等级别护理的劳务报酬标准计算。护理人员原则上为一人,但医疗机构或者鉴定机构有明确意见的,可以参照确定护理人员人数。
第二十二条
第二十三条住院伙食补助费可以参照当地国家机关一般工作人员的出差伙食补助标准予以确定。
第二十四条营养费根据受害人伤残情况参照医疗机构的意见确定。
第二十五条残疾赔偿金根据受害人丧失劳动能力程度或者伤残等级,按照受诉法院所在地上一年度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或者农村居民人均纯收入标准,自定残之日起按二十年计算。但六十周岁以上的,年龄每增加一岁减少一年;七十五周岁以上的,按五年计算。
第三十条赔偿权利人举证证明其住所地或者经常居住地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或者农村居民人均纯收入高于受诉法院所在地标准的,残疾赔偿金或者死亡赔偿金可以按照其住所地或者经常居住地的相关标准计算。
被扶养人生活费的相关计算标准,依照前款原则确定。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确定民事侵权精神损害赔偿责任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八条第二款因侵权致人精神损害,造成严重后果的,人民法院除判令侵权人承担停止侵害、恢复名誉、消除影响、赔礼道歉等民事责任外,可以根据受害人一方的请求判令其赔偿相应的精神损害抚慰金。
第十条精神损害的赔偿数额根据以下因素确定:
(一)侵权人的过错程度,法律另有规定的除外;
(二)侵害的手段、场合、行为方式等具体情节;
(三)侵权行为所造成的后果;
(四)侵权人的获利情况;
(五)侵权人承担责任的经济能力;
(六)受诉法院所在地平均生活水平。
第十一条受害人对损害事实和损害后果的发生有过错的,可以根据其过错程度减轻或者免除侵权人的精神损害赔偿责任。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道路交通事故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六条同时投保机动车第三者责任强制保险和第三者责任商业保险的机动车发生交通事故造成损害,当事人同时起诉侵权人和保险公司的,人民法院应当按照下列规则确定赔偿责任:(一)先由承保交强险的保险公司在责任限额范围内予以赔偿;(二)不足部分,由承保商业三者险的保险公司根据保险合同予以赔偿;(三)仍有不足的,依照道路交通安全法和侵权责任法的相关规定由侵权人予以赔偿。被侵权人或者其近亲属请求承保交强险的保险公司优先赔偿精神损害的,人民法院应予支持。

公告

一、本裁判文书库为非盈利网站,贯彻国家司法公开的原则,致力于向公众提供全面、真实、可靠的法律信息,为公众了解法律、律师和司法案例提供一个良好的平台。

二、公开判决文书是国家司法审判公开的重要环节,不仅不违法,而且有助于国家法制建设,并且有助于打击拖欠、赖账等不良行为,有助于养成良好的社会风气。

三、如需删除相关文书,请附带详细网址以及证明当事人身份信息材料发送至panjueshu@chongfa.com 7-15个工作日删除。(发送邮件请检查是否附带详情页网址以及当事人证明材料,资料不全不予处理。)

概要

基本信息

审理法院:龙州县人民法院

案件类型:民事案件

审理程序:一审

裁判日期:2016-09-08

律师联盟

免费法律咨询,找律师用崇法APP,好律师就在您身边。

Copyright © 判决书 www.panjueshu.com 苏ICP备16017945-3号 | 网站地图 | 律师联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