赔偿案件
刘汉羽与天津市北辰区宜兴埠镇人民政府城乡建设行政管理:房屋拆迁管理(拆迁)行政赔偿赔偿判决书
天津市北辰区人民法院        

此裁判文书仅用于崇法认证律师参考学习如需查看详情请下载崇法APP进行律师认证 下载崇法APP

普通用户点击查看原文>>

崇法账号

登录密码

天津市北辰区人民法院
行政赔偿判决书
(2017)津0113行赔初1号
原告刘汉X,男,1958年2月10日出生,汉族,住天津市北辰区。
委托代理人宋学芹(系原告之妻),女,1959年3月24日出生,汉族,住天津市北辰区。
委托代理人吕国华,北京国征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天津市北辰区宜兴埠镇人民政府,住所地天津市北辰区宜兴埠镇汾河南道。
法定代表人李志勇,镇长。
委托代理人欧阳文茂,该单位社会事务管理办公室主任。
委托代理人谷娜,天津四方君汇律师事务所律师。
原告刘汉X因与被告天津市北辰区宜兴埠镇人民政府强制拆除房屋行政赔偿一案,于2017年3月14日向本院提起行政赔偿诉讼。本院于2017年3月15日立案后,于2017年3月15日向被告送达了起诉状副本及应诉通知书。本院于2017年4月7日组织原、被告进行了证据交换,并送达了证据清单副本。因案情复杂,经天津市高级人民法院(2017)津辰法行延字第0001号、(2017)津辰法行延字第16号、(2018)津辰法行延字第37号批复批准,本案延长审理期限九个月。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于2018年9月13日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原告刘汉X及其委托代理人宋学芹、吕国华,被告的委托代理人欧阳文茂、谷娜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刘汉X诉称,2013年9月30日上午,被告按照中共天津市北辰区委文件(津辰党发〔2010〕35号、37号),在没有法律依据和告知的情况下对原告建在国有土地上的营业用房实施野蛮强拆,原告持有天津市公安局110接处警综合记录单、天津市公安局北辰分局宜兴埠派出所出具的情况说明及天津市一中院和高院的裁定足以证明原告的合法营业用房系被告拆除。原告据此提起诉讼,请求:1.判令被告赔偿原告营业损失(主要是房屋租金)50万元、设备损失25.097万元、过渡费每月2,400元;2.两层营业用房(一层、二层均为237.4平方米)损失共计1,899.2万元。
原告刘汉X向本院提交了以下证据:
证据1.天津市公安局110接处警综合记录单,证明原告经营场所为被告拆除;
证据2.《天津市北辰区人民政府房屋征收通告》(北辰政发〔2015〕3号)、《天津市北辰区人民政府关于北辰区玉翠里1、2号楼住宅及底商房屋征收补偿方案修改情况公示的通告》(北辰政发〔2015〕15号),证明征收同一地块的国有土地应当一视同仁,对原告房屋也应当按照国有土地房屋价值赔偿;
证据3.翠金园居委会出具的证明,证明“刘汉雨”是原告的曾用名;
证据4.《关于加快城中村改造的意见》(津辰党发〔2010〕35号)、《北辰区城中村改造房屋拆迁补偿安置办法》(津辰党发〔2010〕37号),证明对原告房屋的补偿不应适用上述文件;
证据5.天津市国有土地上房屋征收补偿协议(NO.0022247),证明玉翠里的补偿金额;
证据6.赔偿清单,证明原告被损坏的物品及价值;
证据7.光盘,证明拆迁当天情况;
证据8.情况说明,证明拆除行为系被告实施。
被告天津市北辰区宜兴埠镇人民政府辩称,城中村改造项目的拆迁人为村民委员会,被告并非城中村改造拆迁的主体,亦不存在强拆房屋的行为。因此,被告不是本案适格被告。城中村改造项目实行宅基地换房政策,对拆迁住宅房屋,应按还迁面积与还迁房建筑面积一比一实行就近定向安置,不实行货币补偿。本案原告诉称的被拆迁房屋登记为住宅用房,并非经营用房,且房屋面积与其主张的474.8平方米不符,原告对其主张损失的事实需要提供充分证据予以证明,否则应当承担举证不能的后果。退一步讲,还迁房建成后,原告会得到相应面积的定向安置住房,并非对原告房屋进行征收、征用,没有给原告造成经济损失。原告对其主张损失的事实需要提供充分证据予以证明,其关于按照超过相近地段底商价格进行货币补偿,赔偿其经济损失1,189.2万元的主张,缺乏法律依据。综上,原告起诉主体错误,且其主张缺乏事实基础及法律依据,应当驳回其诉讼请求。
被告天津市北辰区宜兴埠镇人民政府向本院提交了以下证据、依据:
证据1.北辰区城中村改造房屋拆迁补偿安置办法,证明城中村改造拆迁人为村民委员会,被告不是拆迁人,不是本案适合被告,而且拆迁住宅房屋,按应还迁面积与还房建筑面积1:1的比例实行就近定向安置,而不采取货币补偿的方式,还迁房盖成后将按相应面积还房,原告不存在经济损失;
证据2.拆迁通告及张贴照片,证明城中村改造项目对外公告的拆迁通告主体为村民委员会,被告不是适格主体;
证据3.安置补偿方案及公开信,证明城中村改造拆迁人为宜兴埠镇第一街委员会,由其负责宣传动员、签订协议、组织拆迁、选房还迁等各项具体工作,而且住宅拆迁安置方式采取实物还房定向安置的方式,不采取货币补偿的方式,还迁房盖成后将按相应面积还房,原告不存在经济损失。
法律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二十五条、第四十九条、第五十三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三条,《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赔偿法》第六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行政诉讼证据若干问题的规定》第五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行政赔偿案件若干问题的规定》第三十二条、第三十三条,《最高人民法院赔偿委员会审理国家赔偿案件程序的规定》第十二条。
本院依法从原告、天津市北辰区学芹机械加工厂起诉本案被告确认强拆违法的两起案件卷宗中调取了以下证据:
证据1.地号为北辰-12-10-(7)-11号的《国有土地使用证》,证明原告被拆房屋坐落土地的土地性质、用途、建筑占地面积;
证据2.营业执照、组织机构代码证、房屋无偿使用协议,证明原告授权宋学芹无偿使用该房屋用于机械加工经营。
经庭审质证,原告对被告提交的证据、依据发表如下质证意见:对证据1-3的真实性无异议,对证明目的有异议,并且认为与本案无关;对法律依据的真实性无异议,但认为不能依据这些法律规定免除被告责任,根据上述法律规定被告恰恰应当赔偿原告。
被告对原告提交的证据发表如下质证意见:对证据1的真实性无异议,但证据中并无关于兴华里4号的记录,不能反映被告对原告房屋实施了拆除,认为该证据与本案无关;认为证据2与本案无关,原告被拆房屋属于城中村改造范围内,房屋性质属于住宅,应按照《北辰区城中村改造房屋拆迁补偿安置办法》采取实物还房的安置方式;认为证据3与本案无关,原告户籍地属于宜兴委员会管辖的行政区域,并非翠金园居委会;对证据4的真实性、合法性均无异议,但对证明目的有异议,认为该证据可以证明原告被拆房屋属于城中村改造范围,应按还迁面积与还迁房建筑面积1:1实行就近定向安置;认为证据5是案外人就不同地块的房屋签订的房屋征收补偿协议,与本案无关;对证据6的真实性、合法性均有异议,该证据系原告自行制作,原告被拆房屋的性质为住宅,清单中所列物品并非家庭居住的基本生活物品,原告无法证明所列物品在其房屋被拆时存放于房屋内及其价值,也无法证明该损失与被告存在因果关系,而且原告已就该损失另案起诉,认为该证据与本案无关;对证据7的真实性、合法性均有异议,光盘中的视频系偷拍偷录制成,来源不合法,而且不能反映拍摄的时间、地点,视频明显为截取后拼接而成,不能反映视频中出现的房屋就是涉案房屋,仅凭视频不能反映被告对原告房屋实施了强制拆除行为,认为该证据与本案无关;对证据8的真实性、合法性均有异议,情况说明均是由宜兴埠派出所在2013年12月31日当天出具,同一天出具三份内容相似说明的行为明显有违常理,基于派出所的工作职责和权限,更不可能掌握城中村改造的具体进程和拆迁户数,认为该证据与本案无关。
本院对上述证据、依据认证如下:原告提交的证据1-2、4-5、7-8与本案无关;原告提交的证据3真实、有效,被告在庭审中亦未对原告述称其曾用名为“刘汉雨”的事实提出抗辩,能够证明原告曾用名确为“刘汉雨”;原告提交的证据6为本案诉讼标的,对其认定的结果将在判决论理部分予以阐明。
被告提交的证据1-3真实、有效,但不能达到其证明目的。被告提交的法律依据依法不能适用于本案。
经审理查明,原告刘汉X是天津市北辰区宜兴埠镇兴华里4号房屋的所有权人,该房屋坐落土地的土地性质为国有土地,用途为住宅,用地面积为237.4平方米,其中建筑占地面积为131.9平方米,属于北辰区宜兴埠镇城中村改造范围。2013年9月30日,被告天津市北辰区宜兴埠镇人民政府对原告名下的坐落于宜兴埠镇兴华里4号的房屋实施了强制拆除。原告房屋被拆后,被告未向其提供周转用房。
另查,地号为北辰-12-10-(7)-11号的《国有土地使用证》中载明的土地使用者“刘汉雨”系本案原告刘汉X。原告于2010年7月13日与其妻子宋学芹签订房屋无偿使用协议,授权宋学芹于2010年7月13日至2020年7月12日期间无偿使用该房屋。宋学芹于2010年7月22日成立天津市北辰区学芹机械加工厂,将此房屋用于机械加工经营。
再查,经实地走访,截至2018年8月30日,北辰区宜兴埠镇行政区域内没有在售的新建普通商品住房。位于北辰区外环辅道和沁河北道交口处的“融创臻园”项目,其在售的新建普通商品住房价格约为22,115元/平方米。位于北辰区潞江东路和沁河中道交口处的“天津正荣府”项目,其在售的新建普通商品住房价格为21,600元/平方米至22,400元/平方米。
本案争议焦点为:被告天津市北辰区宜兴埠镇人民政府是否应向原告刘汉X赔偿以及赔偿数额。
本院认为,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赔偿法》第四条第(三)项、第三十二条的规定,行政机关违法征收,侵犯财产权的,受害人有取得赔偿的权利,国家赔偿以支付赔偿金为主要方式,能够恢复原状的,予以恢复原状。本案中,被告天津市北辰区宜兴埠镇人民政府强制拆除原告刘汉X房屋的行为,已经在(2017)津0113行初61号行政判决书中被确认违法。原告的房屋已被拆除,而且该房屋属于北辰区宜兴埠镇城中村改造房屋拆迁范围,恢复原状已无可能,原告亦坚持选择货币补偿的赔偿方式,故被告关于对原告应实行定向安置住房而不实行货币补偿的主张不能得到支持。为体现对违法征收和违法拆除行为的惩诫,并有效维护原告的合法权益,对原告的赔偿不应低于原告因房屋被依法征收所应得到的补偿。
依据《国有土地上房屋征收与补偿条例》第十七条、第十九条、第二十二条、第二十七条以及参照《天津市国有土地上房屋征收与补偿规定》第二十条、第二十二条、第二十三条、第三十条的规定,征收原告房屋,应当对其给予的补偿包括房屋价值补偿、搬迁和临时安置补偿两部分:
关于“房屋价值补偿”部分的赔偿数额。鉴于从2013年原告房屋被拆以来,天津市北辰区房地产价格有一定幅度的升值,综合考虑,本院认为应当以被告的强制拆除行为被确认违法的时间为评估时点,对原告房屋的市场价值进行估价为宜。依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的解释》第四十七条第三款的规定,当事人的损失因客观原因无法鉴定的,人民法院应当结合当事人的主张和在案证据,遵循法官职业道德,运用逻辑推理和生活经验、生活常识等,酌情确定赔偿数额。原告所提交的《国有土地使用证》中已经载明,原告房屋的用途为住宅,该房屋已经灭失,尚无鉴定机构能够对其市场价值进行评估鉴定,其市场价值应当参考按照其所处区位的新建普通商品住房市场价格进行确定。本院综合考虑原告房屋的建设年代、地理位置、房屋结构、市场行情等因素酌定原告房屋的市场价值为23,000元/平方米,被告应给付原告房屋损失赔偿金的数额为3,033,700元(23,000元/平方米×131.9平方米);
关于“搬迁和临时安置补偿”部分的赔偿数额。虽然原告未选择房屋产权调换的补偿方式,但被告违反了房屋征收应当先补偿、后搬迁的规定,亦未向原告提供周转用房,造成原告的房屋被拆后无法居住,应当参考按照《北辰区城中村拆迁安置补偿办法》第十三条、第十四条的规定,按上限向原告支付搬迁费和临时安置费。
依据《国有土地上房屋征收与补偿条例》第一条以及参照《天津市国有土地上房屋征收与补偿规定》第二十六条的规定,被征收人擅自将住宅房屋改变为经营性用房的,征收时不给予停产停业损失补偿。本案中,《国有土地使用证》中已经载明土地用途为住宅,原告主张其被拆房屋用于经营,却未提交将住宅房屋依法改变为经营性用房的相关证据,应当承担不利的法律后果,截至目前,该房屋仍属于原告授权宋学芹无偿使用的期间,故原告要求被告赔偿营业损失费50万元的主张于法无据,本院对该诉讼请求不予支持。
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三十八条第二款的规定,在行政赔偿案件中,原告应当对行政行为造成的损害提供证据。因被告的原因导致原告无法举证的,由被告承担举证责任。本案中,被告组织拆除原告的房屋时造成其设备灭失,却未依法对原告的设备登记并制作清单交原告确认,致使原告无法对设备受损情况举证,为最大限度保护被侵权人合法权益,对该损失是否存在、具体损失情况等举证不能的不利后果应当由被告承担。原告在庭审中主张其设备损失费为25.097万元,本院按照赔偿清单中的赔偿项目逐项核算,其中“新厂房设备安装调试费”“彩钢房”非一般机械加工经营所必需,原告亦未对“布标4块”进行明确,故本院对上述赔偿项目不予支持。经过网络询价,综合考量房屋面积、空间容量、设备折旧损耗等因素,本院酌定其他赔偿项目:“10吨冲床1台”价值为2750元、“台钻1台”价值为700元、“玻璃磨花轮1套”价值为400元、“手枪钻、砂轮、扳子、钳子等电动工具”价值为1100元、“压力钳1个”价值为140元、“白钢合金刀具”价值为7000元、“380V动力表1块”价值为800元、“支架1具”价值为800元、“220V磁卡表1块”价值为300元、“吊链1套”价值为80元、“圆钢、铝料”价值为10,000元、“100米6m2电线”价值为500元、“活动床2个”价值为200元、“圆桌1个”价值为100元、“煤气罐1个”价值为150元、“横标4块”价值为200元、“切割机1台”价值为500元、“车床3台”价值为41250元、“车床专业工具”价值为1000元,“电焊机1台”价值为1200元、“1m×2m酸洗槽1个”价值为800元、“冲床磨具2套”4600元、“220V电表1块”价值为700元、“铁工具箱2个”价值为600元、“紫铜棒、黄铜棒、不锈钢棒”价值为20,000元、“缝纫机1台”价值为600元、“电饭锅1个”价值为200元、“方凳10个”价值为150元、“铁管4根”价值为400元。综上所述,设备损失费合计为97,220元。
综上所述,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七十六条和《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赔偿法》第三十六条第(四)项的规定,判决如下:
被告天津市北辰区宜兴埠镇人民政府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给付原告刘汉X房屋损失赔偿金3,033,700元、临时安置费(2013年9月30日起至2016年3月30日止,每月支付1,200元;2016年3月31日起至被告实际履行本判决所确定的赔偿义务之日止,每月支付2,400元)、搬迁费1,100元、设备损失费97,220元。
如不服本判决,可以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天津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
审 判 长  许 立
代理审判员  安芳芳
人民陪审员  高 静
二〇一八年九月十七日
法官 助理  李 论
书 记 员  靳亚楠
附:本裁判文书所依据法律规定的具体条文
《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
第七十六条人民法院判决确认违法或者无效的,可以同时判决责令被告采取补救措施;给原告造成损失的,依法判决被告承担赔偿责任。
《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赔偿法》
第三十六条侵犯公民、法人和其他组织的财产权造成损害的,按照下列规定处理:
……
(四)应当返还的财产灭失的,给付相应的赔偿金;
……

公告

一、本裁判文书库为非盈利网站,贯彻国家司法公开的原则,致力于向公众提供全面、真实、可靠的法律信息,为公众了解法律、律师和司法案例提供一个良好的平台。

二、公开判决文书是国家司法审判公开的重要环节,不仅不违法,而且有助于国家法制建设,并且有助于打击拖欠、赖账等不良行为,有助于养成良好的社会风气。

三、如需删除相关文书,请附带详细网址以及证明当事人身份信息材料发送至panjueshu@chongfa.com 7-15个工作日删除。(发送邮件请检查是否附带详情页网址以及当事人证明材料,资料不全不予处理。)

概要

基本信息

审理法院:天津市北辰区人民法院

案件类型:赔偿案件

审理程序:

裁判日期:2018-09-17

律师联盟

免费法律咨询,找律师用崇法APP,好律师就在您身边。

Copyright © 判决书 www.panjueshu.com 苏ICP备16017945-3号 | 网站地图 | 律师联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