赔偿案件
郭新立、邹敏荣殴打、虐待致伤、致死赔偿赔偿决定书
最高人民法院        

此裁判文书仅用于崇法认证律师参考学习如需查看详情请下载崇法APP进行律师认证 下载崇法APP

普通用户点击查看原文>>

崇法账号

登录密码

中华人民共和国最高人民法院赔偿委员会
决定书
(2018)最高法委赔监30号
申诉人(赔偿请求人):郭新X,男,1944年2月7日出生,汉族,住河南省唐河县。系郭某父亲。
申诉人(赔偿请求人):邹敏X,女,1944年11月16日出生,汉族,住河南省唐河县。系郭某母亲。
申诉人(赔偿请求人):李付X,女,1968年6月13日出生,汉族,住河南省唐河县。系郭某妻子。
申诉人(赔偿请求人):郭平X,女,1992年1月20日出生,汉族,住河南省唐河县。系郭某女儿。
申诉人(赔偿请求人):郭凯X,男,1993年3月2日出生,汉族,住河南省唐河县。系郭某儿子。
被申诉人(赔偿义务机关):河南省南阳市公安局。
申诉人郭新X、邹敏X、李付X、郭平X、郭凯X因郭某被宣告死亡申请河南省南阳市公安局国家赔偿一案,不服河南省高级人民法院(以下简称河南高院)赔偿委员会(2017)豫委赔15号国家赔偿决定,向本院赔偿委员会申诉。本院赔偿委员会依法对本案进行了审查,现已审查终结。
2016年11月29日,郭新X、邹敏X、郭凯X、郭平X以郭某被殴打、虐待致死为由,向南阳市公安局提出国家赔偿申请。2017年1月22日,南阳市公安局作出宛公不赔决字(2017)001号不予赔偿决定,认为南阳市看守所及其工作人员在行使职权时没有侵犯郭某人身权的情形。遂决定:对郭新X等四赔偿请求人的请求事项不予赔偿。
郭新X、邹敏X、郭凯X、郭平X不服,向河南省公安厅申请复议。2017年4月6日,河南省公安厅作出豫公赔复决字(2017)003号刑事赔偿复议决定,认为郭某在被羁押期间,看守所及其工作人员没有刑讯逼供或者以殴打、虐待等行为或者唆使、放纵他人以殴打、虐待等行为造成其死亡的情形。郭某被释放时没有法律规定看守所应当通知其家属将其接回。郭某失踪与看守所行为之间没有必然联系。宣告死亡属于自然人下落不明达到法定期限,经利害关系人申请,人民法院宣告其死亡的法律制度,主要解决失踪人的民事法律关系问题,并非刑事法律意义上的死亡。郭某被宣告死亡与看守所行为之间不存在因果关系。遂决定:维持南阳市公安局宛公不赔决字(2017)001号国家赔偿决定。
申诉人郭新X、邹敏X、李付X、郭凯X、郭平X不服豫公赔复决字(2017)003号刑事赔偿复议决定,向河南高院赔偿委员会申请作出赔偿决定,其请求事项为:1.申请河南高院作出赔偿决定;2.撤销南阳市公安局不予赔偿决定书,赔偿郭某的死亡赔偿金、丧葬费及精神抚慰金1564820元(含精神抚慰金30万元);3.撤销南阳市宛城区法院刑事判决,重新审理或宣告郭某无罪终止追究刑事责任,南阳市检察院赔偿郭某因误工减少的收入及精神抚慰金716205元(含精神抚慰金40万元);4.支付郭某母亲邹敏X生活费至终老;5.以上赔偿数额按最近年度国家职工平均工资计算得出,作出决定时若上年度国家职工平均工资公布,须变更赔偿数额;6.对郭某人犯档案审理卷中刑事庭审笔录和宣判笔录不是郭某本人签名再次鉴定,并认可属伪造档案,要求追究法官的渎职刑事责任,并先予监视居住。
河南高院赔偿委员会经审理查明,2005年7月23日,南阳市公安局宛城分局以郭某涉嫌盗窃犯罪为由将其刑事拘留,羁押于南阳市看守所(原南阳市第一看守所)。侦查过程中,办案机关委托南阳市精神病医院刑事诉讼医学鉴定委员会对郭某进行精神病司法鉴定,该委员会作出宛精医鉴字(2005)182号鉴定意见书,结论为郭某患精神分裂症,属限定责任能力。2005年8月12日,郭某被逮捕。同年10月25日,南阳市宛城区人民检察院指控郭某犯盗窃罪,向南阳市宛城区人民法院提出公诉。2005年11月4日,南阳市宛城区人民法院作出(2005)南宛刑初字第265号刑事判决,以盗窃罪判处郭某拘役五个月,并处罚金一千元。郭某未提出上诉,留所服刑。2005年12月27日,南阳市宛城区人民法院向南阳市看守所送达刑事案件执行通知书,郭某即被释放。当日下午,南阳市看守所工作人员将郭某送至南阳市汽车东站,给其20元路费后离开。后郭某一直未回到家中,下落不明。2009年8月24日,南阳市看守所与郭某父亲郭新X达成协议,主要内容:一、郭某之父郭新X及家属承认市检察院和省公安厅的调查结果(即郭某已被南阳市看守所释放出所);二、鉴于郭某家庭困难,看守所一次性给予经济补助柒万柒仟元整(分两次付清,先给其肆万元,剩余于2010年8月底付清)。郭新X及其家人即日起不得再因此事纠缠和上访告状。如果郭某以后被找到,郭新X将补助金全额退回看守所,如果找到的是尸体,则不予退回。后郭新X及家属领取全部补助款。2015年10月16日,经郭新X申请,唐河县人民法院作出(2014)唐民特字第10号民事判决,宣告郭某死亡。
河南高院赔偿委员会认为,虽然当时的相关规范性文件未规定服刑人员刑满释放时监狱应通知其亲属接回或直接送回,但生效刑事判决认定郭某患精神分裂症,属限定责任能力人,看守所在释放郭某时应当负有特别注意的义务。郭某被释放后下落不明,与看守所的不作为行为之间存在一定的联系。郭某已被人民法院宣告死亡,郭新X、邹敏X、李付X、郭凯X、郭平X作为其继承人有权申请国家赔偿,且其请求事项符合《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赔偿法》第十七条第(四)项的规定。南阳市公安局作为南阳市看守所的主管机关,应当承担相应的赔偿责任。但鉴于南阳市看守所与赔偿请求人郭新X已达成补偿协议并履行,郭新X及其家属也接受了全部补助款并表示不再因此事纠缠和上访告状。故五赔偿请求人的损失已经得到填补,对其提出的赔偿请求应当予以驳回。河南省公安厅豫公赔复决字(2017)003号刑事赔偿复议决定书理由不当,应予纠正。
据此,河南高院赔偿委员会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赔偿法》第十七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人民法院赔偿委员会审理国家赔偿案件程序的规定》第十九条之规定,于2017年10月11日作出(2017)豫委赔15号国家赔偿决定:一、撤销河南省公安厅豫公赔复决字(2017)003号刑事赔偿复议决定;二、驳回赔偿请求人郭新X、邹敏X、李付X、郭凯X、郭平X的赔偿请求,不予赔偿。
申诉人郭新X、邹敏X、李付X、郭凯X、郭平X对(2017)豫委赔15号国家赔偿决定仍不服,向本院赔偿委员会提出申诉。其申诉事项为:1、河南省南阳市公安局赔偿郭某死亡赔偿金、丧葬费(按上年度国家职工平均工资的20倍计算),及精神抚慰金30万元。2、赔偿郭某母亲邹敏X生活费至终老。3、郭某的人权需要得到保障,其尸骨残骸回故土安葬。4、驳回河南省高级人民法院(2017)豫委赔15号,不予国家赔偿的决定。5、撤销(2005)南宛刑初字第265号刑事判决。其主要理由为:1、郭某已在南阳市看守所内被殴打致死,不是下落不明。2、南阳市看守所给予的是生活补助金不是死亡赔偿金,还应赔偿死亡赔偿金、丧葬费及精神抚慰金。3、河南高院赔委会随意增删申请事项。
本院赔偿委员会审查查明的事实与原审查明一致。
本院赔偿委员会认为,南阳市检察机关经过调查认为,不存在郭某在南阳市看守所内死亡的事实;郭某被释放后,由南阳市看守所工作人员送至南阳汽车东站,并发给路费。申诉人主张郭某在看守所内被殴打虐待致死,但无确实证据证实,故该主张不能成立。
由于刑事判决已认定郭某患有精神疾病,系限定责任能力人,且南阳市看守所在羁押期间,对被羁押人有日常生活管理和教育职责,应当了解掌握郭某的精神状况,但在释放时,南阳市看守所没有通知原籍公安机关和司法行政机关,也未通知郭某亲属,而是直接将郭某送到公共交通站点,之后郭某下落不明,后被宣告死亡。鉴于南阳市看守所与赔偿请求人郭新X已达成补偿协议并履行,郭新X及其家属也接受了全部补助款并表示不再因此事纠缠和上访告状。故河南高院赔偿委员会对郭新X等五人提出的赔偿请求予以驳回,并无不当。
申诉人所提的撤销对郭某的刑事判决、将郭某尸骸回乡安葬等要求,不是国家赔偿案件审理范围,本案不予审理。申诉人所提河南高院赔偿委员会对其提出的撤销对郭某的刑事判决、重新审判或宣告无罪,由批捕的检察机关予以赔偿,对刑事法官追究渎职刑事责任等诉求未做审理,因上述诉求均不是本次国家赔偿案件所应审理范围,故河南高院赔偿委员会的做法并不违反国家赔偿法规定。
综上,申诉人的申诉事项及理由不能成立。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赔偿法》第三十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国家赔偿监督程序若干问题的规定》第十三条第二项之规定,决定如下:
驳回郭新X、邹敏X、李付X、郭凯X、郭平X的申诉。
二〇一八年十一月五日

公告

一、本裁判文书库为非盈利网站,贯彻国家司法公开的原则,致力于向公众提供全面、真实、可靠的法律信息,为公众了解法律、律师和司法案例提供一个良好的平台。

二、公开判决文书是国家司法审判公开的重要环节,不仅不违法,而且有助于国家法制建设,并且有助于打击拖欠、赖账等不良行为,有助于养成良好的社会风气。

三、如需删除相关文书,请附带详细网址以及证明当事人身份信息材料发送至panjueshu@chongfa.com 7-15个工作日删除。(发送邮件请检查是否附带详情页网址以及当事人证明材料,资料不全不予处理。)

概要

基本信息

审理法院:最高人民法院

案件类型:赔偿案件

审理程序:

裁判日期:2018-11-05

律师联盟

免费法律咨询,找律师用崇法APP,好律师就在您身边。

Copyright © 判决书 www.panjueshu.com 苏ICP备16017945-3号 | 网站地图 | 律师联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