刑事案件
王宏宾、边希军玩忽职守、挪用公款一审刑事判决书
淄博市临淄区人民法院        

此裁判文书仅用于崇法认证律师参考学习如需查看详情请下载崇法APP进行律师认证 下载崇法APP

普通用户点击查看原文>>

崇法账号

登录密码

山东省淄博市临淄区人民法院
刑事判决书
(2016)鲁0305刑初520号
公诉机关淄博市临淄区人民检察院。
被告人王宏X,男,1971年5月19日出生于山东省淄博市临淄区,汉族,大专文化,中共党员,临淄区朱台镇经贸委副主任、安监站站长,住山东省淄博市临淄区。2016年3月26日被刑事拘留,同年4月12日被逮捕。
辩护人薛冰,山东华宇轩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人边希X,男,1969年11月8日出生于山东省淄博市临淄区,汉族,大学文化,中共党员,临淄区朱台镇政府农委副主任(原临淄区朱台镇安监站安监员),住山东省淄博市临淄区。
被告人张允X,男,1985年10月28日出生于山东省淄博市临淄区,汉族,大学文化,中共党员,临淄区朱台镇安监站安监员,住山东省淄博市临淄区。
淄博市临淄区人民检察院以临检公刑诉[2016]453号起诉书指控被告人王宏X犯玩忽职守罪、挪用公款罪,被告人边希X、张允X犯玩忽职守罪,于2016年9月7日向本院提起公诉。本院于同日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于同年9月21日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淄博市临淄区人民检察院指派检察员徐会生出庭支持公诉,被告人王宏X及其辩护人薛冰、被告人边希X、张允X到庭参加诉讼。现已审理终结。
淄博市临淄区人民检察院指控:
一、玩忽职守罪
2013年11月8日,临淄区朱台镇生产安全监督管理站对朱台镇工业园区内不符合安全生产要求的齐某2化工储存点下达了限期停产整顿责令书,并采取停电措施。经营人齐某2(另案处理)于2014年2、3月份在没有对该储存点存在的问题进行整改的情况下,私自恢复生产、经营。在限期整顿期间,临淄区朱台镇安全生产监督管理站被告人王宏X、安监员被告人边希X、张允X在对该储存点落实停产整改的情况进行复查和巡查过程中,不认真履行监督检查职责,检查不细致、不到位,对该储存点私自恢复生产、经营的行为未发现。致使该储存点带着下列诸多安全生产隐患,继续进行生产、经营活动:1、未依法办理工商、安全、消防、环保、建设、规划、土地、质检等各项行政许可手续。2、没有设立安全生产管理机构。3、没有制定安全生产管理制度。4、没有配备安全管理员。5、没有对从业人员进行安全生产培训。2015年1月8日,淄博京鲁石油化工公司安排司机孙某某、沈某某到齐某2化工储存点装运从该处购买的化工原料时,司机孙某某、沈某某在未采取防静电措施下,爬上运输车罐顶往罐体内倒抗氧化剂。齐某2化工储存点员工发现孙某某、沈某某上述违反安全生产规定的行为后,未予制止。孙某某、沈某某二人在倒抗氧化剂时,身体接触罐口发生人体静电放电,引爆罐内爆炸性混合物,发生爆炸、起火,造成重大安全生产事故,孙某某、沈某某两人当场死亡,运输车辆被烧毁,直接经济损失16.5万元。
二、挪用公款罪
1、2012年10月15日,临淄区朱台镇安全生产监督管理站站长被告人王宏X利用职务便利,从临淄区朱台镇政府拨付给该站管理的驻厂安全员工资准备金中借给袁某(另案处理)10万元,用于生产经营。袁某又将该款借给王某2用于生产经营。
2、2012年12月2日,临淄区朱台镇安全生产监督管理站站长被告人王宏X利用职务便利,从临淄区朱台镇政府拨付给该站管理的驻厂安全员工资准备金中借给袁某20万元,用于生产经营。袁某又将该款借给王某2用于生产经营。
3、2012年12月10日,临淄区朱台镇安全生产监督管理站站长被告人王宏X利用职务便利,从临淄区朱台镇政府拨付给该站管理的驻厂安全员工资准备金中借给袁某10万元,用于生产经营。袁某又将该款借给王某2用于生产经营。
4、2013年2月25日,临淄区朱台镇安全生产监督管理站站长被告人王宏X利用职务便利,从临淄区朱台镇政府拨付给该站管理的驻厂安全员工资准备金中借给袁某20万元,用于生产经营。袁某将该款用于个人炒股。
袁某分别于2013年1月23日、2月21日、6月6日、8月6日归还借款本息共计615410元。
公诉机关以书证、证人证言、被告人的供述与辩解等证据证实其指控的事实,认为被告人王宏X、边希X、张允X身为国家机关工作人员玩忽职守,致使公共财产和人民利益遭受重大损失,其行为均构成玩忽职守罪。被告人王宏X利用担任朱台镇安监站站长的职务便利,挪用公款60万元借给他人,归个人使用,进行营利活动,数额较大,其行为构成挪用公款罪。提请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三百九十七条第一款、第三百八十四条之规定,予以判处。
三被告人对公诉机关指控的犯罪事实及罪名予以供认,无辩解意见。
被告人王宏X的辩护人发表的辩护意见是:1、对于玩忽职守犯罪,被告人王宏X在事发后积极配合政府及企业进行了善后处理。被害人赔偿问题得到妥善处理并取得家属的谅解。对于挪用公款罪,相关款项案发前已经归还,可酌情从轻处罚。2、被告人王宏X主动到检察机关投案并如实供述犯罪事实,依法可从轻处罚。
经审理查明:
一、玩忽职守罪
2013年11月8日,临淄区朱台镇生产安全监督管理站对朱台镇工业园区内不符合安全生产要求的齐某2化工储存点下达了限期停产整顿责令书,并采取停电措施。经营人齐某2(另案处理)于2014年2、3月份在没有对该储存点存在的问题进行整改的情况下,私自恢复生产、经营。在限期整顿期间,临淄区朱台镇安全生产监督管理站被告人王宏X、安监员被告人边希X、张允X在对该储存点落实停产整改的情况进行复查和巡查过程中,不认真履行监督检查职责,检查不细致、不到位,对该储存点私自恢复生产、经营的行为未发现。致使该储存点带着下列诸多安全生产隐患,继续进行生产、经营活动:1、未依法办理工商、安全、消防、环保、建设、规划、土地、质检等各项行政许可手续。2、没有设立安全生产管理机构。3、没有指定安全生产管理制度。4、没有配备安全管理员。5、没有对从业人员进行安全生产培训。2015年1月8日,淄博京鲁石油化工公司安排司机孙某某、沈某某到齐某2化工储存点装运从该处购买的化工原料时,司机孙某某、沈某某在未采取防静电措施下,爬上运输车罐顶往罐体内倒抗氧化剂。齐某2化工储存点员工发现孙某某、沈某某上述违反安全生产规定的行为后,未予制止。孙某某、沈某某二人在倒抗氧化剂时,身体接触罐口发生人体静电放电,引爆罐内爆炸性混合物,发生爆炸、起火,造成重大安全生产事故,孙某某、沈某某两人当场死亡,运输车辆被烧毁,经济损失251.5万元。
上述事实有公诉机关当庭出示、并经庭审质证、认证的下列证据予以证实:
一、书证
(1)《干部履历表、干部任免审批表》证实,被告人王宏X、边希X、张允X系国家工作人员及其任职履历情况。
(2)淄博市临淄区朱台镇政府证明材料、《朱台镇安监站工作职责》、《朱台镇安监站站长职责》、《朱台镇安监站安监员职责》分别证实三被告人的职务、职责情况。
(3)临淄区齐某2化工储存点“1.8”一般爆炸事故调查报告、临淄区人民政府的批复证实,事故发生的过程、原因、责任。
(4)事故处理协议书、财产损失明细证实,齐某2赔偿沈某某家属共计120万元,赔偿孙某某家属115万元,车辆损失15万元。储存厂区爆炸事故损失约1.5万元。
(5)记账凭证证实,齐某2化工有限公司安全事故罚款49万元。
(6)安全生产行政执法文书现场检查记录证实,2013年11月8日,王宏X、边希X对齐某2储存业户进行了现场检查,禁止该储存点储存经营。并对配电箱断电、贴封条处理。
(7)临淄区齐某2化工有限公司明细账证实,2014年1月20日至12月31日,一直有轻碳九销售。
二、证人证言
(1)证人齐某1(系齐某2化工储存点职工)的证言证实,1999年5月份,其弟弟齐某2成立了淄博市临淄区齐德化工有限公司,当时在公司院子里建立了4、5个卧罐,经营、储存碳九。2008年10月份,由于齐德化工有限公司的院子太小,储存不了太多的碳九,其弟弟齐某2就租赁了朱台工业园的一个院落,建立了2个2000立方米、4个1000立方米共6个立罐,专门经营、储存重碳九。齐某2化工储存点属于化工企业。齐某2化工储存点建的这些罐,都是主要经营、储存重碳九。齐德化工储存点经营、储存的重碳九都是从外地进的货,用于齐德化工有限公司生产树脂等化工产品。每年能经营、储存7、8千吨的重碳九。齐某2化工储存点经营、储存重碳九,应当办理工商营业执照、环保许可手续、消防安全许可手续和规划建设许可手续,但是没有办理过相关行政许可手续。负责人是齐某2、员工有其和高某,其负责看门、过磅和协助装卸车,高某负责装卸车。2015年1月上旬的一天下午,齐某2给其打电话,通知其有两辆罐车要来储存点装重碳九,让其和高某协助装卸车。当天12点半左右,储存点先来了一辆淄博牌照的罐车,这辆罐车在储存点装了大约30吨的重碳九,然后开出储存点在门口西边等着。13点多钟的时候,又来了一辆安徽牌照的罐车,这辆车开到装卸台后,淄博牌照罐车的司机和安徽牌照的司机一起爬上罐车灌装重碳九,在这个过程中他们还往前灌口添加抗氧剂,在添加抗氧剂时发生了闪爆,车身爆炸,这两名司机被炸到地上烧死了。其弟弟齐某2赔偿了两名死者的家属250余万元。2012年之前,朱台镇安监站的工作人员检查次数不多,基本上每个季度来我们储存点检查一次。2012年之后,上级对安全生产要求严格了,朱台镇安监站的工作人员差不多一、二个月就来检查一次。这些工作人员具体叫什么名字我不清楚,每次都是固定的三、四个人。主要是在现场转转看看,检查一下我们的经营储存现场有哪些隐患。其记得他们提出我们罐区的防静电设备不符合要求,让我们重新设置;提出现场无操作规程指示牌,让我们安装;还提出过我们地线的沟槽不合规定、装车台与罐体间距过窄等问题。他们检查出问题后,现场能整改的,我们现场就整改了。不能现场整改的,他们下达整改指令书,我们限期整改。我们整改是否达到验收标准我不清楚,朱台镇安监站的工作人员没和我说过。朱台镇安监站没有要求我们建立健全安全生产规章制度、进行安全生产培训,设置安全管理人员、安全员等要求。2013年12月份左右,区政府开展化工储存企业(业户)综合整治时,朱台镇安监站到我们储存点检查,检查到我们不具备任何相关的行政许可手续。朱台镇政府和朱台供电所就把我们储存点的动力电闸拉下来,供电箱上贴上了封条,把电给我们停了,让我们补办相关许可手续。停电三个月后,齐某2又把我们储存点的电力恢复了,我们储存点又开始经营、储存重碳九了。从这次停电到发生事故之前,朱台镇安监站也是基本上每个月去1次,对我们进行安全检查。其记着在事故发生后,封条有时更换新的,有时不换,发生事故前没有记得更换过。他们来我们储存点一看就知道我们恢复电力,恢复经营储存了,但他们没向我提出来。有没有和齐某2说其就不清楚了。我们从2014年2月份一直经营储存至2015年1月份发生爆炸事故,爆炸事故发生后,朱台镇安监站又给我们停了电,我们储存点就没再经营、储存了。
(2)证人齐某2的证言证实,2000年12月份,其和齐某1共同出资成立了齐德化工有限公司,公司位于朱台工业园,主要业务是购进碳九来加工生产石油树脂、重碳九和碳九溶剂。2008年10月份,由于业务量增加,原本的这些储罐不能满足储存需要
了,其又在公司东南1公里处租赁了一处院落,建设了2个2000立方米、4个1000立方米共6个立罐,用于经营、储存重碳九。我们把这个地方叫做齐某2化工储存点。平均每个月往齐某2化工储存点存放四、五百吨重碳九。齐德化工储存点没有任何相关手续,属于非法销售、储存,应当办理工商、环保、消防、安全、税务、土地、规划、建设许可手续。其是负责人和经营者、员工有其哥哥齐某1和高某,高某负责装卸车,齐某1负责看门、过磅和协助装卸车。2015年1月上旬的一天(具体哪天其记不清了),淄博京鲁石油化工储运销售有限公司的孙某某给其打电话,说第二天要派车来其储存点拉2车重碳九,让其准备大约30吨左右。其就又通知了我哥哥齐某1,让他和高某做好这笔业务。当天12时左右,一辆淄博牌照、一辆安徽牌照的罐车来装重碳九,安徽牌照的货车在灌装重碳九的过程中,淄博牌照的司机和安徽牌照的司机私自往罐车中添加抗氧剂,发生了闪爆,车身爆炸,这两名司机被炸到地上烧死了。2012年化工安全综合整治之前,朱台镇安监站的工作人员检查次数不多,基本上每个季度来我们储存点检查一次。2012年开展化工安全综合整治之后,朱台镇安监站的工作人员基本上每个月就来检查一次。出事故之前是由朱台镇安监站的边希X、张允X、安全专家刘某某以及一名司机来其存储点进行安全检查。每个月朱台镇安监站站长王宏X带领边希X他们过来。主要是在现场转转看看,检查一下经营、储存现场有哪些安全隐患。他们检查出问题后,现场能整改的,要求我们现场整改;不能现场整改的,他们给其下达整改指令书,让其限期整改。其记得他们提出灌装管线线路不灵、消防设备不合格、装车台与罐体间距过窄、防静电设备不符合要求、现场无操作规程指示牌、接地线的沟槽不合规定等问题。2012年8月份,临淄区政府开展化工储存企业(业户)综合整治时,朱台镇安监站边希X等安监站相关人员到其们储存点检查,检查到检查点不具备任何相关的行政许可手续,把储存点列为原地整治企业,让补办各种行政许可手续。但是相关手续一直没有补办下来。2013年12月份,朱台镇安监站站长王宏X、边希X等安监站相关人员和朱台供电站的工作人员来到储存点,把其也叫了过去,给其下达了停产通知书,让其在上面签字确认,然后到储存点的配电室,把配电箱电闸拉下来了,把配电箱贴上了封条。朱台镇安监站的工作人员没有抄储存点的电表数、也没有对储存点的储罐、磅秤贴封条、没有确认储罐里的油品。停电后三个月,其就叫齐某1把电箱封条打开,正常供电。保证公司用料和对外销售重碳九。朱台镇安监站在给储存点停电后去储存点检查过。其实他们来储存点一看就知道恢复电力销售、储存,他们是否查到,其不清楚。因为他们没有和其说过,齐某1也没和其说过。从2014年2月份一直经营储存到2015年1月份发生爆炸事故。爆炸事故发生后,朱台镇安监站又给储存点停了电,储存点就没再经营、储存了。
(3)证人高某(系齐某2储存点装卸工)的证言证实,齐某1负责看门、过磅。其负责装卸车。就我们两个人,没有其他人。从来没有进行过安全生产教育培训。其没有参加过储存点安全教育培训,也没有参加过其他部门的安全生产教育培训。没有人负责现场安全生产监管,就其自己一个人。朱台镇安监站有时到储存点检查过。只是在院子里简单转转看看,没事就走了。具体检查什么我没在意。2015年1月8日中午其刚吃了饭,大约在12点半,来了一辆淄博牌照的化工槽罐车,过完了磅秤,其给装了大约30吨重碳九。随后又来了一辆化工槽罐车,这个车是安徽牌照的罐车,这辆车过完磅秤,开到装卸台后,安徽牌照的司机和前面那辆车的司机一起爬上罐车开盖,插油管。然后其开了油泵,开始装重碳九。其看了看计量表正常后,其就往大门走,随后听到砰的一声,爆炸起火了,紧接着其就把油泵关了。后来来了消防车,两个司机都死了。这两名司机插上油管,其就开阀门,没注意这两名司机在什么地方。其不知道车顶上不能留人,所以根本就不去注意,不去检查有没有人。
(4)证人郭某(系临淄盛平化工有限公司安全员)的证言证实,2004年7、8月份,其承包了朱台镇工业园区7000多平方米的土地,建了一个院落。2009年2、3月份,其把该院落租赁给临淄盛平化工有限公司,作为该公司的生产经营场所。之后其就在该公司干安全员至今。该储存点是齐某2私自建立的化工储存点,没有任何行政许可手续,属于非法储存,因此办不下用电许可手续,但是该储存点还要经常储存经营重碳九,必须用电泵才能储存装卸,因此齐某2从盛平化工接了一条电线,用来储存经营所用。在盛平公司,为该储存点安装了一个电表,专门记录该储存点的用电,按每度电1.2元收取。2014年3、4月份,齐某2派了2个人来盛平公司接的电。
(5)证人周某(系临淄区朱台镇党委副书记)的证言证实,朱台镇安监站按照国家、省、市区的相关法律法规,由站长王宏X带领安监员对辖区内企业的安全生产进行执法监督检查,该罚款罚款,该上报取缔上报取缔,具体工作流程法律法规都很明确。朱台镇安监站的工作人员按照法律法规、工作制度去检查就行了,一般不向其汇报。朱台镇安监站责令齐某2化工储存点进行停产整顿,并联合镇供电所对齐某2化工储存点作了停电处理,没向其请示、汇报过。当时临淄区关于化工储存企业综合整治有很明确的整治办法,他们按照整治办法去做就行了,不用向其请示。
(6)三被告人在侦查机关亦对上述事实予以供述。
二、挪用公款罪
1、2012年10月15日,临淄区朱台镇安全生产监督管理站站长被告人王宏X利用职务便利,从临淄区朱台镇政府拨付给该站管理的驻厂安全员工资准备金中借给袁某(另案处理)10万元,用于生产经营。袁某又将该款借给王某2用于生产经营。
2、2012年12月2日,临淄区朱台镇安全生产监督管理站站长被告人王宏X利用职务便利,从临淄区朱台镇政府拨付给该站管理的驻厂安全员工资准备金中借给袁某20万元,用于生产经营。袁某又将该款借给王某2用于生产经营。
3、2012年12月10日,临淄区朱台镇安全生产监督管理站站长被告人王宏X利用职务便利,从临淄区朱台镇政府拨付给该站管理的驻厂安全员工资准备金中借给袁某10万元,用于生产经营。袁某又将该款借给王某2用于生产经营。
4、2013年2月25日,临淄区朱台镇安全生产监督管理站站长被告人王宏X利用职务便利,从临淄区朱台镇政府拨付给该站管理的驻厂安全员工资准备金中借给袁某20万元,用于生产经营。袁某将该款用于个人炒股。
袁某分别于2013年1月23日、2月21日、6月6日、8月6日归还借款本息共计615410元。
另查明,案发后,被告人王宏X接到侦查人员口头通知后主动到临淄区人民检察院接受调查,并如实供述其犯玩忽职守罪、挪用公款罪的主要犯罪事实。
上述事实,有公诉机关当庭出示并经庭审质证、认证的下列证据予以证实:
一、书证
(1)工商服务业统一收款收据证实,2012年1月5日至2012年12月12日,由王宏X从朱台镇各企业收取安监站安全员工资的事实。
(2)朱台镇政府记账凭证、收到条证实,2012年11月8日王宏X收到朱台镇财政所拨付安全监督员工资30万元的事实。
(3)银行交易明细证实,被告人王宏X于2012年10月15日转账至王某2账户10万元。2012年12月2日转账至王某1账户20万元。2010年12月2日转账至王某1账户10万元。2013年2月25日转账至袁某账户上20万元。2013年1月23日,王某1转账至王宏X账户上205140元。2013年2月25日王某1转账至王宏X账户上20万元。2013年6月6日田某某转账至王宏X账户10万元。2014年8月6日袁某转账至王宏X账户11万元。
二、证人证言
(1)证人王某1(系淄博市临淄区齐磊装饰材料有限公司法人代表)的证言证实,2012年10、11月份,其资金短缺,进原料没有资金,员工工资也发不下来,其分3次向袁某借过40万元钱。2013年1、2月份,其分2次归还给袁某40多万元钱。袁某借给其的钱,是从一个户名为王宏X的账户上打过来的,其还款时把钱还到了王宏X的账户上。
(2)证人王某2(系临淄区齐磊装饰材料有限公司财务经理)的证言证实,2012年10月下旬的时候,快到年底了,公司在外面的货款收不回来,厂子资金周转很紧张,没有钱购原料,员工工资也发不下来,找银行贷款也很困难。其们兄弟几个都在想办法找朋友借钱救急。2012年10月份的一天(具体时间我记不清了)王某1和其说:“我向袁某借了10万元钱,他凑齐还得需要几天,具体你和他联系。”我就把其农信账号给了袁某,过了几天,袁某对其说钱打到其帐户上了,其到农信银行一查,有笔10万元钱到了账号上。2012年12月份的一天(具体哪天我记不清了),其给袁某打电话说:“袁经理,上次很感谢,我们公司这段时间太需要钱了,你能再帮忙凑个30万、20万的吗?”过了几天,袁某给其打电话说:“又帮你借了20万元钱,怎么给你”?其说:“给你个账号,你打到这个账号上吧。”其就把王某1的账号给了袁某。袁某打过钱来后,让其去查查到账没有,其去银行一查,到账了20万。这样其又给袁某打电话:“袁经理,不好意思,还是得请你帮帮忙,再借我们10万元钱。”其说:“款我四哥肯定少不了你的,我们向你借钱,也不白借,就用一、二个月,借你40万,给你5000元利息还不行吗?”这样过了七、八天,袁某说:“我就还能再凑这10万元了,怎么给你?”其说:“还是转账吧,我把账号给你。”其就把王某1的农信账号给了袁某,袁某把钱打过来之后让其查收。2013年1月份的一天,袁某光打电话要钱,袁某就给了其一个农信账号,户名是王宏X,其就把20万5千多元钱打到了王宏X的农信账号上。2013年2月份,袁某又多次打电话找其催要剩下的20万元钱,其请示了王某1后,从其公司农信账户把剩下的20万元钱打到了袁某提供王宏X的农信账号上了。这样其们全部归还了借袁某的40万元,另外还给了袁某5140元利息。
(3)证人袁某的证言证实,2012年10月份的一天(具体时间其记不清了),淄博市临淄齐磊装饰材料有限公司的老板王某1给其打电话,说公司资金周转不开问他借10万元钱。其当时没有那么多钱,就给战友王宏X打电话说问他借10万元钱。王宏X问其借那么多钱干什么用,其说做生意用。王宏X答应了。然后其把王某1弟弟王某2的银行账户给了王宏X,让王宏X把这10万元转到王某2的账户上。2012年12月份的一天(具体时间其记不清了),王某2又给其打电话说想借其二、三十万元钱给厂里工人发工资、买原料。其就又给王宏X打电话问他借钱,说做生意用。王宏X不想借给自己,说其上次借的钱还没有还,其说到时候一起还,这样王宏X又借给其20万元钱,其让他把这20万元钱转到王某1的农信账户上。过了几天,王某2又给其打电话说借其10万元,其就又问王宏X借了10万元,和王宏X说其做生意还缺10万元钱。王宏X又借给其10万元钱,其让他直接打到了王某1的账户上。2013年1、2月份,王宏X多次向其催要,其就又和王某1要。在2013年1、2月份,王某1把借的40万元钱直接转回到王宏X的银行账户上,并且同时给了5千多元的利息。2013年2月份,其炒股需要用钱,其就又问王宏X借了20万元用于自己炒股。2013年6月份,王宏X让其还钱,当时其手头没有钱,王宏X催的又急,其怕耽误王宏X用钱,就让一个叫田某某的朋友先替其归还了王宏X10万元钱。2013年8月份,王宏X问其要剩下的10万元钱,其就通过银行转账还给王宏X11万元钱,多出的1万元钱算是其借钱的利息。
(4)证人周某(系临淄区朱台镇党委副书记)的证言证实,2011年12月份,其在朱台镇政府任党委委员、副镇长,分管安监工作。朱台镇辖区内企业的安全员由区政府统一派驻,企业缴纳安全员工资,由安监站负责收取、管理和发放;2014年1月份之后,安全员工资由财政所收取、管理和发放。其只负责审核每月安全员工资的发放,每月由安监站站长王宏X拿着工资发放表,找其签字,其审核后签字发放。这是专门用于安全员的工资,不能用于其它用途,如果有人要用在别的地方其不会同意。
(5)证人岳某(系临淄区朱台镇政府会计)的证言证实,2013年10月份之前,朱台镇企业的驻厂安全员的工资由朱台镇安监站管理。安全员工资在我们镇政府的山东省农信社的银行公户上管理。开户名是:淄博市临淄区朱台镇人民政府,账号是:90xxxxxxxxxx3。这个账号上的钱是公款,都是财政上的钱。是朱台镇政府用于各项工资的收取、管理和发放,包括镇政府工作人员的工资、镇上企业驻厂安全员工资、河道管理人员工资等。2012年11月25日我们财审所把保管的安全员工资30万元通过银行转账转到安监站站长王宏X账户上了。有王宏X管理发放。
(6)被告人王宏X在侦查机关对上述挪用公款的事实予以供述,其供述还证实,给其的15000多元的利息,其没有交财政所也没有入账,都用于个人生活支出和请客吃饭了。
本案另有公诉机关当庭出示、并经庭审质证、认证的如下综合证据予以证实其指控的事实:
1、发破案经过证实,本案案发的情况以及被告人王宏X自首的情节。
2、山东省资金往来结算票据证实,在本案审理过程中,被告人王宏X的亲属退交赃款15140元的情节。
3、户籍证明证实了被告人王宏X、边希X、张允X的出生日期,案发时已达完全刑事责任年龄。
上述证据,均具客观性、合法性、关联性,予以采信。
本院认为,被告人王宏X、边希X、张允X身为国家机关工
作人员玩忽职守,致使公共财产和人民利益遭受重大损失,其行为均构成玩忽职守罪。被告人王宏X利用担任朱台镇安监站站长的职务便利,挪用公款60万元借给他人,归个人使用,进行营利活动,数额较大,其行为构成挪用公款罪。公诉机关指控的罪名成立,适用法律的意见正确,予以支持。被告人王宏X一人犯数罪,应当数罪并罚。被告人王宏X有自首情节,依法可从轻处罚。被告人边希X、张允X认罪态度较好,可酌情从轻处罚。对被告人王宏X的辩护人发表的辩护意见,本院予以采纳。被告人王宏X、边希X、张允X在玩忽职守犯罪中,情节轻微,可以免予刑事处罚。据此,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三百九十七条第一款、第三百八十四条第一款、第三十七条、第六十七条第一款、第六十九条、第七十二条第一款、第七十三条第二、三款、第六十一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一、被告人王宏X犯玩忽职守罪,免予刑事处罚;犯挪用公款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二个月。决定执行有期徒刑一年二个月,缓刑一年六个月(缓刑考验期限,从判决确定之日起计算)。
二、被告人边希X犯玩忽职守罪,免予刑事处罚。
三、被告人张允X犯玩忽职守罪,免予刑事处罚。
四、被告人王宏X违法所得15140元,予以没收,上缴国库。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接到判决书的第二日起十日内,通过本院或直接向山东省淄博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上诉。书面上诉的,应当提交上诉状正本一份,副本四份。
审 判 长  蔡 峰
审 判 员  王国明
人民陪审员  孙 楠
二〇一六年十一月二十五日
书 记 员  李 雪

公告

一、本裁判文书库为非盈利网站,贯彻国家司法公开的原则,致力于向公众提供全面、真实、可靠的法律信息,为公众了解法律、律师和司法案例提供一个良好的平台。

二、公开判决文书是国家司法审判公开的重要环节,不仅不违法,而且有助于国家法制建设,并且有助于打击拖欠、赖账等不良行为,有助于养成良好的社会风气。

三、如需删除相关文书,请附带详细网址以及证明当事人身份信息材料发送至panjueshu@chongfa.com 7-15个工作日删除。(发送邮件请检查是否附带详情页网址以及当事人证明材料,资料不全不予处理。)

概要

基本信息

审理法院:淄博市临淄区人民法院

案件类型:刑事案件

审理程序:一审

裁判日期:2016-11-25

律师联盟

免费法律咨询,找律师用崇法APP,好律师就在您身边。

Copyright © 判决书 www.panjueshu.com 苏ICP备16017945-3号 | 网站地图 | 律师联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