刑事案件
徐树辉挪用公款罪刑事判决书
黑龙江省大兴安岭地区中级人民法院        

此裁判文书仅用于崇法认证律师参考学习如需查看详情请下载崇法APP进行律师认证 下载崇法APP

普通用户点击查看原文>>

崇法账号

登录密码

黑龙江省大兴安岭地区中级人民法院
刑事判决书
(2018)黑27刑再4号
原公诉机关呼中区人民检察院。
原审上诉人(一审被告人)徐树X,男,1954年11月4日出生,汉族,大学文化,原系黑龙江省林业厅林木产品经销局局长。2014年6月20日因涉嫌受贿罪被刑事拘留,同年6月22日被监视居住,同年7月1日被刑事拘留,同年7月14日被逮捕。现羁押于加格达奇区看守所。
辩护人陈业伟、卢俊锋,辽宁弘权律师事务所律师。
黑龙江省大兴安岭地区呼中区人民法院审理黑龙江省大兴安岭地区呼中区人民检察院指控被告人徐树X犯受贿罪、挪用公款罪一案,于2015年6月18日作出(2015)呼中刑初字第2号刑事判决。被告人徐树X不服,提出上诉。本院于2015年11月17日作出(2015)大刑二终字第14号刑事裁定书,裁定撤销呼中区人民法院(2015)呼中刑初字第2号刑事判决,发回呼中区人民法院重新审判。呼中区人民法院于2016年11月3日作出(2015)呼中刑初字第7号刑事裁定书,裁定准许公诉机关撤回对被告人徐树X犯有受贿罪、挪用公款罪、私藏枪支弹药罪的起诉。呼中区人民检察院于2016年11月29日对徐树X犯有受贿罪、挪用公款罪、私藏枪支弹药罪重新起诉。呼中区人民法院于2017年8月2日作出(2016)黑2704刑初11号刑事判决书,徐树X不服,提出上诉。本院于2017年11月15日作出(2017)黑27刑终26号刑事裁定书,裁定撤销呼中区人民法院(2016)黑2704刑初11号刑事判决,发回呼中区人民法院重新审判。呼中区人民法院于2018年1月23日作出(2018)黑2704刑初1号刑事判决书,判决:一、被告人徐树X犯挪用公款罪,判处有期徒刑六年;被告人徐树X犯受贿罪,判处有期徒刑八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十万元。数罪并罚,决定执行有期徒刑六年零六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十万元;二、对被告人徐树X追缴的款项10.1万元应予返还。被告人徐树X不服,提出上诉。本院于2018年4月26日作出(2018)黑27刑终16号刑事裁定书,驳回上诉,维持原判。裁定发生法律效力后,本院于2018年5月17日作出(2018)黑27刑监2号再审决定书,决定本案由本院进行再审。本院依法另行组成合议庭,于2018年8月7日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黑龙江省人民检察院大兴安岭分院检察员马永涛出庭履行职务,原审被告人徐树X及其辩护人陈业伟、卢俊锋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一审法院认定:(一)受贿罪。1.2001年至2008年每年的春节期间,石铁嵩(时任尚志国有林场管理局一面坡林场场长)以春节看望领导为名,每年在徐树X的办公室内给其1万元,共计8万元。案发后徐树X所收的8万元已被黑龙江省人民检察院大兴安岭分院追缴;2.2001年到2007年每年的春节期间,张立(时任尚志国有林场管理局老街基林场场长兼书记)以春节看望领导为名,共7次在被告人徐树X的办公室内,给徐树X共计2.1万元。其中2001年、2002年每次给0.2万元,2003年至2006年每次0.3万元,2007年0.5万元。2004年6月份徐树X岳父生病住院,张立以看望徐树X岳父为名,给被告人徐树X人民币3万元。以上张立共送给徐树X5.1万元,案发后已被黑龙江省人民检察院大兴安岭分院追缴。上述事实,有下列经当庭举证、质证的证据证实:中共黑龙江省林业厅直属机关委员会黑林机党发[2000]12号文件、中共尚志国有林场管理局委员会[2007]5号文件、中共黑龙江省林业厅党组黑林[1999]17号、[2006]9号文件,组织机构代码,黑龙江省漠河县人民法院(2015)漠刑初字第10号刑事判决书;证人证言石铁嵩的三份证言、张立的二份证言;被告人在侦查机关的供述与辩解。
(二)挪用公款罪。2006年5、6月份,尚志国有林场管理局帽儿山林场以职工个人集资入股的形式建养貂场(未注册),时任尚志国有林场管理局副局长兼帽儿山林场党总支书记的被告人徐树X与时任帽儿山林场场长荆晓清(已判刑)商议将帽儿山林场账外资金人民币200万元,挪用作为徐树X的个人入股资金投资养貂,貂场开始收益分红后,徐树X于2009年底通过荆晓清用分红款归还了投资建厂时挪用的帽儿山林场账外资金200万元。荆晓清因帮助徐树X挪用公款200万元,且有自首情节于2015年3月17日被黑龙江省大兴安岭地区松岭区人民法院以挪用公款罪判处有期徒刑五年零六个月。案发后徐树X所得分红款6284628.00元,已被黑龙江省人民检察院大兴安岭分院追缴。
上述事实,有下列证据证实:黑龙江省大兴安岭地区松岭区人民法院(2015)松刑初字第4号刑事判决书,黑龙江省大兴安岭地区松岭区人民法院审理荆晓清的庭审笔录,高泰牧业(哈尔滨)有限公司财务账表、证明及销售确认书,徐树X2008-2013年及2013、2014年度利润证明,王亚波(宋再明妻子)存折明细共计6张;证人胡乙山的证言,证人宋再明证言,证人王亚波的证言;被告人的供述和辩解。
(三)非法持有、私藏枪支弹药罪。2014年6月21日,呼中区人民检察院工作人员在尚志市徐树X的住宅进行搜查时发现制式”信号枪”一支、弹夹一个(已装填6发子弹)、弹药21发,经大兴安岭地区行署公安局刑事技术支队鉴定,送检的疑似枪支认定为枪支、送检的疑似弹药共27发认定为弹药。上述事实,有下列证据证实:搜查证、扣押物品通知书、扣押物品清单、搜查笔录;物证制式信号枪一把、弹药27发;鉴定意见。
量刑证据:到案经过,户籍证明,收缴赃款收据,被告人的供述与辩解。上述所有证据,经庭审举证、质证,证据来源合法,客观真实,各证据之间与本案的事实相互关联,能够互相印证一致,一审法院予以采纳。
一审法院认为,被告人徐树X身为国家工作人员,利用职务上的便利,为他人谋取利益,非法收受下属财物30000.00元,数额较大,其行为构成受贿罪。公诉机关指控徐树X犯受贿罪罪名成立。作为与徐树X有隶属关系的石铁嵩、张立每年春节给徐树X送钱的行为应视为一般的人情往来,且没有证据证实有谋取利益的事实存在,不应以受贿论,在徐树X岳父生病时张立一次性给徐树X数额较大的30000.00元钱的行为,可能影响徐树X职权行使,视为承诺为他人谋取利益,符合《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关于办理贪污贿赂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三条规定的受贿罪的构成要件,应当追究徐树X的刑事责任,虽然徐树X当庭拒不认罪,但徐树X在侦查机关的供述与张立的证言及漠河县人民法院(2015)漠刑初字第10号刑事判决书认定的事实相互印证,足以认定徐树X接受张立30000.00元钱的受贿事实。徐树X及其辩护人关于不存在有受贿行为的辩护意见不能成立。
徐树X身为国家工作人员,利用职务的便利,与其下属荆晓清共同商议挪用公款200万元作为自己的股金投资貂场进行营利活动,数额较大,情节严重,构成挪用公款罪。公诉机关指控徐树X犯挪用公款罪罪名成立。挪用公款犯罪中,虽然徐树X在侦查机关的供述不稳定,但其在侦查机关所做的有罪供述与荆晓清的证言及松岭区人民法院(2015)松刑初字第4号刑事判决书认定的挪用公款的事实和庭审笔录中荆晓清供述的事实及证人胡乙山、宋再明等人的证言相互印证,客观真实地证明了徐树X与荆晓清商议挪用帽儿山林场帐外资金200万元用于给徐树X投资入股的事实,且徐树X对其所主张的没有挪用公款、是其借用荆晓清个人钱款的辩解意见因其没有向法庭提供证据证实,因此,对徐树X及其辩护人关于徐树X不构成挪用公款罪的辩护意见不予采纳。
关于非法持有、私藏枪支、弹药罪,公诉机关当庭提供的证据,因各证据之间没有形成完整的链条和证明体系,没有对枪支和弹药进行指纹提取和鉴定,没有查清枪支和弹药的来源及持有人,证据中存在瑕疵,搜查笔录首页没有侦查人员签名,在宣判前没有向本院作出补强和说明,且徐树X拒不承认指控的事实,现有证据不能证明徐树X构成非法持有、私藏枪支、弹药罪。对徐树X及其辩护人关于不构成非法持有、私藏枪支、弹药罪的辩护意见应予采纳。公诉机关指控被告人徐树X犯非法持有、私藏枪支、弹药罪罪名不成立。2016年11月2日呼中区人民检察院对本案撤回起诉后,在调取荆晓清、张立发生法律效力的有罪判决书后,再行提起公诉,荆晓清、张立的有罪判决书是足以证明原指控犯罪事实能够认定的证据,属于新的证据,符合再行起诉条件,因此,对辩护人关于荆晓清、张立的判决书不是新的证据、检察院不应再提起公诉的辩护意见不予采纳。徐树X犯数罪,应对其实行数罪并罚。据此,经审判委员会讨论决定,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三百八十四条一款、第三百八十五条、第三百八十六条、第五十二条、第六十九条、《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修正案(九)》第四十四条和《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关于办理贪污贿赂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六条第一款第一项、第一条第一款、第十三条第二款、第十九条之规定,判决:被告人徐树X犯挪用公款罪,判处有期徒刑六年;被告人徐树X犯受贿罪,判处有期徒刑八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十万元。数罪并罚,决定执行有期徒刑六年零六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十万元。对被告人徐树X追缴的款项10.1万元应予返还。
一审宣判后,徐树X上诉称,请求撤销一审判决,依法宣告上诉人无罪。具体理由如下:一、本案系呼中区法院2016年11月2日已经(2015)呼中刑初字第7号裁定撤诉的案件,已经审理结案。再次立案并审理,严重违反了最高人民检察院、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没有新的事实、新的证据,不能再次起诉和立案受理的司法程序。二、客观上,上诉人徐树X不存在受贿、挪用公款及私藏枪支弹药的行为,依法不构成指控的犯罪。1.指控徐树X构成受贿罪。漠河法院认定张立犯单位行贿罪,而在本案所有证据材料都是个人行贿行为,证据之间存在矛盾。2.关于挪用公款罪,该款项从决定动用、挪用至高泰牧业公司账户都是荆晓清自己决定的。3.关于私藏枪支弹药罪。该案已经撤回起诉的案件中审理完毕。三、本案上诉人羁押严重超期,请上级法院依法纠正。四、本案检察院依法追缴的挪用公款产生的红利事实不清,严重侵害上诉人合法权益。综上,本案再次起诉和受理,严重违反司法解释规定,且指控徐树X的犯罪行为事实不清,证据不足,指控的犯罪不能成立。请求上级法院依法纠正。
本院二审经审理查明:(一)受贿罪。2001年到2007年的春节期间,张立以看望领导为名,共7次在徐树X的办公室内,给徐树X共计21000.00元。2004年6月份,徐树X岳父生病住院。张立以看望徐树X岳父为名,送给徐树X30000.00元。张立共送给徐树X51000.00元,案发后已被黑龙江省人民检察院大兴安岭分院追缴。(二)挪用公款罪。2006年5、6月份,尚志国有林场管理局帽儿山林场以职工个人集资入股的形式建养貂场。徐树X与荆晓清商议将帽儿山林场账外资金200万元,挪用作为徐树X的个人入股资金投资养貂。貂场收益分红后,徐树X于2009年底通过荆晓清用分红款归还了200万元。案发后徐树X所得分红款6284628.00元,已被黑龙江省人民检察院大兴安岭分院追缴。另查,2015年3月17日,荆晓清犯挪用公款罪,被松岭区人民法院判处有期徒刑五年零六个月。(三)非法持有、私藏枪支弹药罪。2014年6月21日,呼中区人民检察院工作人员在徐树X的住宅搜查时发现制式”信号枪”一支、弹夹一个(已装填6发子弹)、弹药21发。经大兴安岭地区行署公安局刑事技术支队鉴定,认定为枪支、认定为弹药共计27发。
上述事实,有下列经当庭举证、质证的证据证实:书证中共黑龙江省林业厅直属机关委员会黑林机党发[2000]12号文件、中共尚志国有林场管理局委员会[2007]5号文件、中共黑龙江省林业厅党组黑林[1999]17号、[2006]9号文件、组织机构代码、松岭区人民法院审理荆晓清的庭审笔录、漠河县人民法院(2015)漠刑初字第10号刑事判决书、松岭区人民法院(2015)松刑初字第4号刑事判决书、高泰牧业(哈尔滨)有限公司财务账表、证明及销售确认书、徐树X2008-2013年及2013、2014年度利润证明、王亚波存折明细、到案经过、户籍证明、收缴赃款收据;证人荆晓清、石铁嵩、张立、胡乙山、宋再明、王亚波证言;搜查证、扣押物品通知书、扣押物品清单、搜查笔录;物证制式信号枪一把、弹药27发;鉴定意见;徐树X的供述与辩解。
本院二审认为,上诉人徐树X身为国家工作人员,利用职务上的便利,为他人谋取利益,非法收受下属财物30000.00元,数额较大,其行为构成受贿罪。公诉机关指控徐树X犯受贿罪罪名成立。张立一次性给徐树X30000.00元,根据《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关于办理贪污贿赂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三条规定,可能影响职权行使,视为承诺为他人谋取利益,应当以受贿罪追究徐树X刑事责任。徐树X的供述与张立的证言及漠河县人民法院(2015)漠刑初字第10号刑事判决书认定的事实能够相互印证,足以认定徐树X收受30000.00元钱的受贿事实。徐树X及其辩护人关于不构成受贿罪的辩护意见不能成立,不予采纳。徐树X身为国家工作人员,利用职务的便利,与荆晓清共谋挪用帽儿山林场账外款200万元,作为自己投资貂场的股金,进行营利活动,数额较大,情节严重,构成挪用公款罪。公诉机关指控徐树X犯挪用公款罪罪名成立。徐树X的供述与荆晓清、胡乙山、宋再明等人的证言一致,能够相互印证。且与松岭区人民法院(2015)松刑初字第4号刑事判决书认定的事实一致。徐树X辩称该200万元是向荆晓清个人借款的辩解与查明的事实相悖,徐树X及其辩护人认为其不构成挪用公款罪的辩护意见不能成立,不予采纳。关于非法持有、私藏枪支、弹药罪,公诉机关当庭提供的证据,证据中存在瑕疵,未能形成完整的链条和证明体系,现有证据不能证明徐树X构成非法持有、私藏枪支、弹药罪。徐树X及其辩护人关于不构成非法持有、私藏枪支、弹药罪的辩护意见应予采纳。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二百二十五条第一款第(一)项之规定,裁定如下: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二审裁定生效后,本案经本院院长提交审委会讨论认为原审判决适用法律错误,决定对本案提起再审。
再审庭审中黑龙江省人民检察院大兴安岭分院认为:一、原审判决对部分事实认定存在法律适用错误。关于被告人徐树X担任领导职务期间,收受下级石铁嵩给予的钱款80000.00元、下级张立给予钱款51000.00元,共计收受他人钱款131000.00元的犯罪事实,有证人石铁嵩、张立的证言、徐树X的供述予以证实,证据之间在行为时间、地点、次数、数额等方面能够相互印证,同时证词之间对于徐树X利用职权为对方提供便利均相互印证予以证实,相关书证也能佐证。原审判决在受贿罪事实认定中对上述全部事实均予以认定,但认为作为与徐树X有隶属关系的石铁嵩、张立每年春节给徐树X送钱的行为应视为一般的人情往来,且没有证据证实有谋取利益的事实存在,不应以受贿论,只将徐树X在其岳父生病时一次性收受张立给予的30000.00元钱的行为认定为受贿。根据《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关于办理贪污贿赂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三条第二款”国家工作人员索取、收受具有上下级关系的下属或者具有行政管理关系的被管理人员的财物价值三万以上,可能影响职权行使的,视为为他人谋取利益。”的规定,以及最高人民法院发布的《<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关于办理贪污贿赂刑事案件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的理解与适用》第六部分,关于受贿犯罪中”为他人谋取利益”要件的认定中认为,”价值三万元以上”可以累计计算,而不以单笔为限。故原审判决对徐树X8次收受石铁嵩给予的钱款共计80000.00元事实、7次收受张立给予的钱款21000.00元的事实未认定为犯罪,系法律适用错误,应当将徐树X收受的共计131000.00元钱款全部认定为受贿金额。关于徐树X挪用公款的犯罪事实,书证户名为王亚波的银行存折明细与证人荆晓清、宋再明、王亚波、李学全、王洪伟、张宪志等人的证言相互印证,证实了2006年帽儿山林场存折账外资金以及资金的来源、数额、去向等。书证高泰牧业有限公司财物账表、证人荆晓清、胡乙山的证言、被告人徐树X的供述与辩解之间相互印证,证实2006年帽儿山林场集体办养貂场期间,徐树X与荆晓清商议,将帽儿山林场的账外资金200万元挪用,作为徐树X个人入股养貂场的资金。以上证据,能够清晰地证实徐树X与荆晓清共谋挪用公款的犯罪事实。原审判决对本部分的事实认定清楚,定罪准确,但在法律适用上,未引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关于共同犯罪的相关法律条文,徐树X与荆晓清在本部分犯罪中系共同犯罪,应按共同犯罪的相关规定定罪处罚。二、原审判决书存在遗漏判项情况。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二百三十四条第三款、第四款规定,人民法院作出的判决,应当对查封、扣押、冻结的财物及其孳息作出处理。人民法院作出的判决生效以后,有关机关应当根据判决对查封、扣押、冻结的财物及其孳息进行处理。对查封、扣押、冻结的赃款赃物及其孳息,除依法返还被害人的以外,一律上缴国库。而原审判决只对徐树X的定罪、量刑作出认定,对于涉案款物的处理未作出裁判意见,不符合法律规定,应当依法予以纠正。
再审庭审中徐树X辩解称:我无罪,我没有做违法的事情。检察机关称张立给我送的21000.00元数量不符,这都是个人上的一些往来,和其他事情不发生关系。张立一案是漠河法院审的,当时和我说张立怎么说你就怎么说,因为当时我很想回家,所以就听从了他们的建议,张立也不存在行贿受贿的问题。张立说在我岳父生病期间给我送30000.00元这个事没有发生,张立说我在工作中给予张立照顾没有事实根据,是不属实的说法。关于石铁嵩每年给我送10000.00元的事也是不存在的,他说2008年还给我送,当时我已经调任到林业厅。石铁嵩说这笔钱是从单位财务里拿出来的,没有证据证实。另外我在工作中给石铁嵩照顾也没有事实和证据。再有说我在他女婿当技术员的时候出过力,这是不可能的,那是党组的决定,我当时不是尚志的主要领导。关于挪用公款,这件事没有发生,我没有参与,我也不知道,都是荆晓清自己的决定,我是和个人借的钱。从整个现象看,我的投资他个人没有借给我钱,他就是个骗子,最后我还给他的200万元,就是白给,荆晓清挪用的200万元在2009年的10月还在高泰牧业的财物上,如果说这200万元是给我的,那为什么建厂的时候不用,始终在他名下,最后变成他自己的。这个钱和我没关系,挪用公款的书证和我一点关系也没有,我不认可,胡乙山在证言中说建厂过程中他用200万元用于我投资,这200万元当时还在高泰牧业的账上,不可能在我身上。
原审被告人徐树X的辩护人辩解称:1、原判以荆晓清、张立的有罪刑事生效判决书作为本案徐树X的定罪证据使用的观点,缺乏法律依据。《刑事诉讼法》第48条规定的证据不包括”生效刑事法律文书”;2、原判以荆晓清、张立的有罪生效判决书作为另案徐树X撤回起诉重新起诉的新的证据,违反法律规定。荆晓清、张立的刑事终审判决书,在徐树X(2015)大刑二终字第14号一案审理时就已申请调取,在(2015)呼中刑初字第7号一案庭审时合议庭再次明确调取并休庭。可见这两份判决书在公诉人撤回起诉之前法院就已经调取收集,而不是撤回起诉后调取的,且这两份判决书不是法律规定的证据范畴,其认定的事实及证据又未经徐树X开庭质证,不应作为证据使用。所以荆晓清、张立的有罪判决书不是新的证据;3、原判违反”对于撤回起诉的案件,没有新的事实或者新的证据,人民检察院不应再行起诉”及”没有新的事实、证据、重新起诉的,应当退回人民检察院”的规定,原判受理、审理及判决违反法律规定。《人民检察院刑事诉讼规则(试行)》第459条规定:对于撤回起诉的案件,没有新的事实或者新的证据,人民检察院不得再行起诉。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181条:人民法院对提起公诉的案件审查后,应当按照下列情形分别处理:(五)依照本解释第242条规定裁定准许撤诉的案件,没有新的事实、证据,重新起诉的,应当退回人民检察院。本案原判是公诉机关撤回起诉后,在没有新的事实也没有新的证据的情况下重新起诉的,人民法院应当依法退回人民检察院;4、原判一审合议庭成员王欣慰在本案发回重审后应当回避,虽经徐树X申请王欣慰回避,但王欣慰没有回避。二审对此违反回避规定的违反行为没有纠正和阐述;5、徐树X不存在受贿、挪用公款的行为,依法不构成受贿、挪用公款罪,原判被告人构成犯罪证据不够确实、充分;6、荆晓清的生效刑事判决书”(2015)大刑二终字第11号”关于与徐树X共同挪用公款的事实认定证据不足,对挪用款项的来源、使用、归属、最终去向不清,是否收缴不清,严重影响徐树X的合法权益。因此,根据《刑诉法司法解释》第371条的规定,徐树X对(2015)大刑二终字第11号案件重审的请求依法应当受理、立案、审理;7、申请对2006年8月荆晓清向高泰牧业存款280万元及2009年12月高泰牧业将款项支付给荆晓清进行财物审计鉴定。申请对荆晓清案进行申诉,将荆晓清上缴的200万元合并到本案中一并审理,因荆晓清200万元松岭法院及本院最终裁决均未处理。
经本院审理查明,原一审判决认定的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予以确认。
本院认为,关于徐树X及其辩护人陈业伟提出的徐树X无罪,徐树X不存在受贿、挪用公款的行为,没有为石铁嵩的女婿当上技术员提供帮助,依法不构成受贿罪、挪用公款罪的辩护意见。经查,徐树X在侦查阶段对其收受下属张立51000.00元、收受下属石铁嵩80000.00元并帮助石铁嵩的女婿王磊当上技术员有多次稳定供述,并有张立的供述、石铁嵩的供述及王磊任职证明予以证实。关于徐树X挪用公款的事实有书证王亚波的存折明细、高泰牧业有限公司财物账表、徐树X、荆晓清2008年至2013年度利润情况、徐树X2013年、2014年度分红证明、松岭区人民法院作出的对罪犯荆晓清的刑事判决书,证人胡乙山、荆晓清、宋再明、王亚波的证人证言及徐树X的多次供述予以证实。上述证据来源合法、客观真实、相互印证,形成证据链条,能够证实徐树X收取下属钱款、挪用公款的事实,徐树X行为已构成受贿罪和挪用公款罪。徐树X及其辩护人的辩护意见无事实和法律依据,不予采纳。关于徐树X的辩护人陈业伟提出原判以荆晓清、张立的两份有罪生效刑事判决书作为新证据使用,缺乏法律依据,原判受理、审理及判决违法,原判一审合议庭成员应当回避没有回避的辩护意见。荆晓清、张立的两份有罪生效刑事判决书是检察机关依法调取的,来源合法,两份刑事判决书已经发生法律效力,具备真实可信性,所涉及的内容能够证明本案的事实,与本案有关联性,原审判决将两份刑事判决书作为本案的新证据使用符合法律规定。徐树X及其辩护人提出的一审合议庭组成人员应当回避的辩护意见,因本案已按审判监督程序重新审判,故该辩护意见,不予采纳。关于徐树X的辩护人陈业伟提出的请求对荆晓清挪用公款罪一案进行重审的辩护意见。荆晓清挪用公款罪一案是否重新审理,不属本案的审理范围,该辩护意见无法律依据,不予采纳。关于徐树X的辩护人卢俊峰提出对高泰牧业有限公司的有关财务进行审计鉴定的意见,无法律依据,不予采纳。
综上,被告人徐树X系国家工作人员,其利用担任领导职务期间,多次收受下属给予的钱款,共计131000.00元万元,数额较大,已构成受贿罪。检察机关指控徐树X犯受贿罪罪名成立。徐树X分八次收受石铁嵩的钱款80000.00元、分八次收受张立的钱款51000.00元,在本案案发前徐树X的上述行为并未受到处理,依据《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关于办理贪污贿赂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五条第一款”对多次受贿未经处理的,累计计算受贿数额”的规定,对徐树X的受贿数额应累计计算为131000.00元。徐树X收受下属131000.00元,可能影响其职权的行使,依据上述司法解释第十三条第二款”国家工作人员索取、收受具有上下级关系的下属或者具有行政管理关系的被管理人员的财物价值三万元以上,可能影响职权行使的,视为承诺为他人谋取利益”的规定,本案应视为徐树X承诺为行贿人石铁嵩、张立谋取利益。原判只对徐树X收受张立的30000.00元认定为受贿,将徐树X在春节期间收取张立的21000.00元和石铁嵩的80000.00元认定为人情往来,与法无据,适用法律错误,予以纠正。徐树X收取石铁嵩的钱款后,利用职务的影响力,帮助石铁嵩的女婿王磊提拔为林场的技术员,依照《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关于办理贪污贿赂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一条第三款、第二条第三款的规定,徐树X的行为系为他人谋取职务提拔,属于具有其他严重情节,应依法严惩。徐树X受贿的131000.00元应依法予以追缴,原判不予追缴适用法律错误,予以纠正。关于徐树X挪用公款的犯罪事实,有证人荆晓清、宋再明、王亚波、李学全、王洪伟、张宪志等人的证人证言和书证户名为王亚波的存折明细,证实2006年帽儿山林场有账外资金及资金的来源、去向。证人胡乙山的证言、松岭区人民法院审理荆晓清挪用公款罪一案的庭审笔录、松岭区人民法院(2015)松刑初字第4号刑事判决书、高泰牧业有限公司财务账表、徐树X的供述与辩解等证据予以证实,上述证据之间形成链条、相互印证,证实2006年帽儿山林场集体办养貂场期间,徐树X与荆晓清商议挪用帽儿山林场的账外资金200万元,作为徐树X个人加入养貂场的股金。以上事实充分证明了徐树X与荆晓清利用手中的职权便利共同挪用公款用于徐树X入股养貂场的营利活动,挪用公款数额高达200万元,数额较大,情节严重,且徐树X拒不认罪,依法应当严惩。徐树X与荆晓清二人系共同犯罪,二人在犯罪过程中均起主要作用,均为主犯,对徐树X应按照挪用公款200万元进行处罚,荆晓清已被松岭区人民法院另案判处有期徒刑,本案不予处理。关于徐树X是否构成非法持有、私藏枪支、弹药罪,检察机关没有查明枪支、弹药的来源和持有人,未对涉案枪支、弹药进行指纹提取,搜查笔录首页无侦查人员签名,证据存在瑕疵,证据之间未形成证据链条,不能证明徐树X构成非法持有、私藏枪支、弹药罪。原审判决认定徐树X不构成犯罪正确,予以维持。涉案枪支、弹药属于违禁品,依法应予以没收。原审判决对案涉的枪支、弹药未予处理不当,遗漏判项,予以纠正。黑龙江省人民检察院大兴安岭分院认为本案原审判决对部分事实认定存在法律适用错误、存在遗漏判项的意见予以采纳。徐树X犯数罪,应数罪并罚。本案经本院审判决委员会讨论决定,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五十二条、第六十四条、第六十九条、第三百八十四条第一款、第三百八十五条,《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关于办理贪污贿赂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一条第三款、第二条第三款、第六条第一款第一项、第十三条第二款、第十五条、第十九条,《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二百三十四条、第二百四十五条第一款,《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三百六十五条第二款、第三百八十九条第一款第(三)项的规定,判决如下:
撤销呼中区人民法院(2018)黑2704刑初1号刑事判决和本院(2018)黑27刑终16号刑事裁定;
原审被告人徐树X犯挪用公款罪,判处有期徒刑六年;原审被告人徐树X犯受贿罪,判处有期徒刑四年,并处罚金二十万元。数罪并罚,决定执行有期徒刑九年,并处罚金二十万元;(刑期从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以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扣除2014年6月20日至2014年6月22日拘留两日,即自2014年7月1日起至2023年6月28日止。)
三、对原审被告人徐树X挪用公款违法所得6284628.00元和受贿违法所得131000.00元,共计6415628.00元予以追缴,由扣押机关黑龙江省人民检察院大兴安岭分院依法上缴国库,对案涉枪支、弹药予以没收。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判长 谢显才
审判员 孙志英
审判员 郭志川
二〇一八年九月十二日
法官助理 王利明
书记员 王鸣岐

公告

一、本裁判文书库为非盈利网站,贯彻国家司法公开的原则,致力于向公众提供全面、真实、可靠的法律信息,为公众了解法律、律师和司法案例提供一个良好的平台。

二、公开判决文书是国家司法审判公开的重要环节,不仅不违法,而且有助于国家法制建设,并且有助于打击拖欠、赖账等不良行为,有助于养成良好的社会风气。

三、如需删除相关文书,请附带详细网址以及证明当事人身份信息材料发送至panjueshu@chongfa.com 7-15个工作日删除。(发送邮件请检查是否附带详情页网址以及当事人证明材料,资料不全不予处理。)

概要

基本信息

审理法院:黑龙江省大兴安岭地区中级人民法院

案件类型:刑事案件

审理程序:再审

裁判日期:2018-09-12

律师联盟

免费法律咨询,找律师用崇法APP,好律师就在您身边。

Copyright © 判决书 www.panjueshu.com 苏ICP备16017945-3号 | 网站地图 | 律师联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