刑事案件
张某、安某某、冯某某、袁某某、辛某某人非法经营一审刑事判决书
承德县人民法院        

此裁判文书仅用于崇法认证律师参考学习如需查看详情请下载崇法APP进行律师认证 下载崇法APP

普通用户点击查看原文>>

崇法账号

登录密码

河北省承德县人民法院
刑事判决书
(2018)冀0821刑初151号
公诉机关承德县人民检察院。
被告人张X,男,1984年9月12日出生,汉族,初中文化,群众,个体,捕前住河北省承德市双桥区。2018年5月10日因涉嫌非法经营罪被承德县公安局刑事拘留,2018年6月15日被执行逮捕,现羁押于承德县看守所。
辩护人闫旭,河北山庄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人安某X,男,1981年3月2日出生,满族,中专文化,群众,个体,捕前住河北省承德市开发区。2018年5月10日因涉嫌非法经营罪被承德县公安局刑事拘留,2018年6月14日被执行逮捕,现羁押于承德县看守所。
辩护人张闻欣,河北张闻欣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人冯某X,男,1980年4月29日出生,满族,大学文化,群众,个体,捕前住河北省承德市双桥区。2018年5月16日因涉嫌非法经营罪被承德县公安局刑事拘留,2018年6月15日被执行逮捕,现羁押于承德县看守所。
辩护人张泽亮,河北德律律师事务所律师。
辩护人林畅,河北德律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人袁某X,男,1991年2月28日出生,满族,中专文化,群众,务工,捕前住河北省承德市双桥区。2017年7月28日因犯有故意毁坏财物罪被河北省康保县人民法院判处罚金15000元。2018年5月10日因涉嫌非法经营罪被承德县公安局刑事拘留,2018年6月15日被执行逮捕,现羁押于承德县看守所。
被告人辛某X,男,1987年9月27日出生,汉族,小学文化,群众,务工,捕前住河北省承德市双桥区。2018年6月22日因涉嫌非法经营罪被承德县公安局取保候审,2018年9月14日经本院决定被执行逮捕,现羁押于承德县看守所。
承德县人民检察院以承县检公诉刑诉[2018]129号起诉书指控被告人张X、安某X、冯某X、袁某X、辛某X犯非法经营罪,于2018年9月14日向本院提起公诉。本院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公开开庭审理了此案,承德县人民检察院指派检察员杨春光出庭支持公诉,被告人张X及其辩护人闫旭,被告人安某X及其辩护人张闻欣,被告人冯某X及其辩护人张泽亮、林畅,被告人袁某X、辛某X均到庭参加了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承德县人民检察院指控,2015年至2017年期间,被告人张X、安某X、冯某X雇佣被告人袁某X、辛某X帮助途经承德地区拉风力发电设备货车车主常玉的车辆躲避交警及路政人员的查处,从中收取带路费,非法经营数额177000元。上述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应当以非法经营罪追究五被告人的刑事责任。
被告人张X对检察机关指控的事实承认,但辩称数额没有检察机关指控的那么多。
辩护人辩称,对公诉机关指控被告人非法经营罪没有异议,本案涉案数额相对不大,根据法庭调查及常某的证言可知,本案涉案的177000元,张某等人并没有全部实际得到,并且177000元还应当扣除向交管部门依法缴纳的罚款,以及车辆加油的费用,上述费用并不是本案非法经营的数额,且被告人没有给国家造成严重的经济损失,案发后及当庭张某均能够诚恳认罪、悔罪,如实交代全部犯罪事实,构成坦白,本案的发生具有一定的偶然性,恳请合议庭考虑到张某系初犯,给他一个改过的机会,对其从轻处罚。
被告人安某X对公诉机关指控的事实承认,我是2016年下半年回来的,之前给常某带车一事我不清楚,我们合作后给常某带车都是张某收钱,但数额多少我不清楚,都是常某和张某之间结账。
辩护人辩称,对公诉机关指控被告人非法经营罪没有异议,安某X是因为缺乏相应的法律知识才触犯法律,安某X一贯表现良好,无违法犯罪记录;本案的犯罪数额较小,犯罪情节轻微,社会危害性较小;被告人安某X积极配合侦查机关办案,主动坦白所犯罪行,且当庭认罪,真诚悔罪;被告人安某X愿意上缴非法所得,综上建议对被告人适用缓刑。
被告人冯某X对检察机关指控的事实承认,辩称我不认识常某,而且我们合作后我没有分过钱。
辩护人辩称,对检察机关指控的罪名不予认可,被告人冯某X不构成犯罪。一、冯某X与张某合作的时间应为2017年5月-10月,张某笔录明确供述2016年冬天他和安某X与冯某X商量风电设备带车合作的事,2017年一起开始合着干。安某X的笔录供述在2016年冬天的时候,张某和冯某X商量针对风力发电的车一起干,故指控2015至2016年冯某X参与给常某带路没有事实根据;二、冯某X和张某合作的范围和方式其他人均不清楚,表示合作的情况是听张某说的,而张某的笔录认为我们三个合着干,但是每个月算账的时候,我们都是各自算各自的,也就是张某和安某X自已单算,冯某X单算,也就不算合了,后来就不提这个事情。这就等于实际没有合作。安某X的笔录称从2016年冬天的时候,张某和冯某X就商量针对风力发电机的车一起干,我和张某合着,不管冯某X。赚了钱,张某分我钱。冯某X的笔录称和他们合作也赚不了几个钱,我就弄我自己的宾馆了。从那以后,平时我们联系的也少了,从三人的笔录上看实际没有实质的合作,哪一方的行为由哪一方负责;三、其他四名被告人的笔录中就团伙组成和分工上均没有提到冯某X;四、为常某带车一事与冯某X无关,常某笔录说他找张某和安某X联系安排人带路的,根本没有提到冯某X;张某和安某X没有提到冯某X实际参与了为常某带车,所有笔录没有提到二人将常某的带路活告诉过冯某X,没有任何直接、具体证据证明经营所得分给冯某X。基于以上理由,辩护人认为冯某X无罪,请合议庭采纳。
被告人袁某X对检察机关指控的事实承认,未作任何辩解。
被告人辛某X对检察机关指控的事实承认,未作任何辩解。
经审理查明,2015年被告人张X开始帮助沈阳市升凯运输公司老板常某往承德地区拉风力发电设备的货车带路并收取带路费,即负责将货车安全送达指定地点和躲避交警和路政人员的查处。2016年下半年被告人安某X和张某开始合伙为货车带路,2016年冬被告人冯某X和张某、安某X开始合作共同为拉风力发电设备的货车带路。被告人辛某X、袁某X系张某和安某X雇佣的司机,其中辛某X于2016年冬开始为张某、安某X带车,2017年初袁某X开始为张某、安某X带车。被告人辛某X和袁某X的工资由被告人张X和安某X负责支付。在被告人张X、安某X和冯某X共同合伙带路时,三人曾具体商议过所得收益三人的分配问题,但在共同经营带车过程的实际操作中经营所得钱款没有分过,而是张某和安某X自己单独给自己雇佣的司机发工资、支付油费等各种支出,剩余部分由二人自己支配。冯某X亦自己单独结算。本案中指控给常某带车的违法所得,都是常某单独和张某结算。常某陈述2015年总共让张某带了70辆车,2016年10月份让张某带了4辆车,2017年3月份开始全年总共让张某带了70套车(每套4辆车)、即280辆车。最开始常某找张某带路,就是每辆车500元钱的纯带路费,后来是连高速费和带路费一同支付,扣除高速费,每套车(4辆)剩带路费约2000元,即每辆车约500元。被告人张X供述承认在2015年至2016年共给常某带了约100辆车,自2016年冬天安某X回来后,张某、安某X和冯某X一起合作给拉风力发电设备带车,自2017年初开始共给常某带车约30套车(每套4辆),其中部分是常某用油卡抵的账。
综上,2015年至2016年被告人张X单独为常某带车74辆,每辆约500元,计37000元。2016年底三人开始合作后共为常某带车120辆(30套),每辆平均约500元,共计60000元,即本案张某违法所得数额共计为97000元,其中被告人安某X、冯某X、辛某X、袁某X参与的违法所得数额为60000元。在本院开庭后宣判前,被告人张X、安某X、冯某X已主动退缴违法所得并缴纳罚金。
认定上述事实的证据有,1、证人常某的证言,证实我是沈阳市升凯运输公司老板,承德的张某和“小安子”都是负责带路的,我公司有六辆大车是专门拉风电设备风筒。大约在2015年当时有一批风筒往围场送货,因为拉风筒的车都是超高、超宽、超长的,有时候也有超重的,一方面承德那面的路况信息我不熟悉,另外被交警或者运政部门查到了,这种超高、超宽、超长的车处理起来很麻烦。我就找朋友联系当地带路的,后联系上的张某,他的电话是157××××3333,我记得是每辆车给带路费500元。“小安子”是和张某一起的,“小安子”的手机号是157××××2222,带路的就负责给我们规划路线,绕过交警或者运政部门的查车。让他们带路,让我们的大车顺利通过。2014年或者2015年的时候,我总共找张某带了70辆车。2016年10月份我找张某带了4辆车,2017年3月份开始我总共找张某带了70套车(1套车均系4辆车),共有280辆车,总共找张某带了354辆车。最开始找他们带路,就是每辆车给500元钱的纯带路费,后来就包括高速费什么的,每套车收1万块钱高速费,除去高速费,每套车张某他们能赚2000元钱的带路费,每套车是4辆车。都是我和张某结账,2014年或者2015年的时候,我都把钱给司机,让司机给张某他们,后来包括高速费之后,费用就多了,都是我给张某算账,有时我用银行卡给转账,有时给张某邮寄油卡顶账,有一次是微信转账,后来的结账就不是一次一结账了,是我有钱了再给张某他们结账,我通过银行卡转账大约30多万,给张某邮寄油卡大约30多万,微信转账是9000元钱。2015年总计是35000元,2016年是1万元,2017年70万元。总共给张某745000元带路费,其中177000元是纯带路费,剩下568000元是高速费;2、证人王某1的证言,证实我是常某公司的货车司机,我们拉风筒的货车到承德都是张某带路,2017年3月份,常某让我往承德围场送风力发电设备,让到承德跟张某联系给带路,张某电话157××××3333,张某让我在双峰寺和另一个高速口下车,之后他们人带着我从下道将设备拉到围场,之后张某和常某算账,2017年我共找张某带路有30套,每套4辆,共计120辆车;3、证人王某2的证言,证实我是张某的前妻,张某之前开一个公司叫承德市路捷物流服务有限公司,法人是张某;4、证人刘某的证言,证实我是在冯某X公司工作,自2016年帮冯某X给外地车带路,一共到现场带了10趟车,总共收了4000元钱左右;5、辨认笔录,证实常某对承德带路的张某进行辨认,系本案被告人张X;安某X对本案雇佣司机辛某X辨认,系本案被告人辛某X;安某X对冯某X的辨认,系本案曾与其合作带路的冯某X;冯某X对合伙带路的“小安子”的辨认,系本案被告人安某X;冯某X对曾给其带路的司机刘某的辨认,系本案证人刘某;6、承德县公安局扣押张某记账的纸质笔记本3个,手机一部;7、张某与常某微信转账记录,证实常某曾于2018年5月8日转给张某9000元;8、银行查询单,证实安某X和张某二人有多次转账记录;9、营业执照复印件,证实张某于2017年10月27日注册成立承德市路捷物流服务有限公司,其为法人;10、承德县公安局刑警大队办案说明,证实在被告人张X手中扣押三个账本,账本中无法体现给谁带车,故账本中所写金额无法核实;11、承德县公安局刑警大队出具的办案说明,证实常某称其公司没有具体办公地点,无具体账目;12、到案经过,证实被告人辛某X于2018年6月22日主动到公安机关投案,并如实供述自己的犯罪行为。被告人安某X、冯某X、张某、袁某X系被抓获归案;13、刑事判决书,证实被告人袁某X因犯故意毁坏财物罪于2017年7月28日被康保县人民法院判处罚金15000元;14、户籍证明信及常住人口信息,证实被告人安某X、张某、冯某X、袁某X、辛某X犯罪时均系成年人;15、被告人张X在公安机关的供述,我和安某X一起经营承德路捷物流有限公司,袁某X和辛某X是司机,实际经营范围就是带超限的大车给护送过承德地区,让袁某X和辛某X两人开小车在前面看有没有交警、路政的,如果遇到交警路政就让他们去找相关人员说情给少罚点,由我负责收钱,一般一辆车能纯挣五六百元,除了开销和给袁某X、辛某X开工资剩下的钱我和安某X平分,我和安某X早就在一起合作过,但中途我们分开一段时间,两年前又合在一起干了。我对扣押的笔记本上所记的账目都认可。我是2015年认识的常某,在2015年底常某找到我让给往围场拉风力发电设备带车,当时是我一个人去带车,在2015年底至2016年共给常某带了100辆车,纯赚1万元,自2016年冬天安某X回来后,我俩就商量针对给拉风力发电设备的车和冯某X一起合着干,我们仨都答应了。2017年春天的时候,常某拉风筒的车开始发车了,每次都是常某给我打电话,告诉我过来几套,2017年我们给常某带车都是先替他垫付高速费,然后常某再把钱给我们,每套(四辆)车收常某1万元,其中包括货车高速费、交警的罚款和带路费,每套车纯赚1000元,2017年给常某共带了约30套车,常某给结30万元左右,纯赚3万元钱,其中大部分是用油卡抵的账,常某还用微信给我转了9000元,我给常某带车总共赚了6万元左右;16、被告人安某X在公安机关的供述,袁某X、辛某X系我和张某雇的,由我和张某开工资。我们就是在承德市范围内的高速上,如果有大货车拉的货物超高、超长、超宽、超重,有可能被罚款的情况下,司机或货主会联系我们,我们帮助货车通过收费站并把货车送到目的地,我们从中挣钱。后来,我和张某就分开了,2016年下半年的时候,我从张家口回到承德,我和张某就商量找冯某X合作,后来我们仨就合作了。常某找我们带车我知道的是从2017年的时候,之前是否带过车我不清楚。2017年我们给常某总共带了100左右辆车,具体怎么谈的都是张某和常某谈的,大概每辆车赚500左右元钱,给常某他们带车时就是我和张某、冯某X一起合作干的时候,我们开始合作是2016年冬天的时候,一直到2017年11月份。常某都是提前给张某和我打电话,然后再由司机和张某联系,张某让袁某X和辛某X去现场带车,常某和张某结的账;17、被告人冯某X在公安机关的供述,在2010年成立承德子豪工程机械有限公司,给人拉钩机等,后来有些大货车主就给我打电话让给带路,后来拉风力发电设施的大车多了,车主就联系我给带路。2016年下半年,安某X和张某找我让三人一起合着干拉风电设备,赚钱每人分三分之一,后三人开始合伙一个月一算账,一般都让货车在晚上九点走,如果碰到交警或者运管部门查车实在过不去就给他们买点烟什么的,或者直接给他们一百元钱就让大车过去了,负责把大车安全送出承德界,和张某、安某X合作大约得三万元左右;18、被告人袁某X在公安机关的供述,自2017年5月份开始给安某X、张某带车,由张某具体安排,我和辛某X按张某的指示去联系被护送的货车司机,当到治超站时和当班的说是张某的车,治超站的工作人员一听是张某的车就让一个车交300至500元不等,就能护送货车顺利通过治超站,要是遇到交警查车,就会提前过去跟交警打招呼说是张某的车,给交警200元钱也不会开票,就顺利通过,张某每个月给我和辛某X开4000元工资。安某X、张某和冯某X在拉风力发电设备时一起合作过;19、被告人辛某X在公安机关的供述,2017年2月份开始跟张某和安某X干带货车的活,后来袁某X也一起跟着干带车,一般都是由我和袁某X去现场带车,负责给货车安全护送到指定地方,如果遇到交警或者运政部门的人就去说是张某的车,就让过去了,每辆车大约收1000元带路费(包括过路费等),2017年给一个叫常某的人带了30套左右大约100多辆车。冯某X和安某X、张某针对拉风力发电设备的车合作过;20、收据,证实被告人张X、安某X、冯某X已主动退缴违法所得并缴纳罚金。
本院认为,被告人张X、安某X、冯某X、袁某X、辛某X违反国家规定,违法带领货车逃避交警及交通局执法检查,从中非法营利,扰乱市场秩序,情节严重,其行为已构成非法经营罪,承德县人民检察院指控的罪名成立。属共同犯罪。公诉机关指控的数额认定只有常某的证言达不到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的标准,本院认为给常某带车的数量应按照常某与经手人即被告人张X共同承认的数量作为本案的定罪数量予以认定,本院最终认定2017年的带车数量还有证人证言和其他被告人供述相佐证。对于公诉机关指控的其他本院未认定的数额,待出现新的证据且证据达到确实充分后可另行起诉。本案冯某X虽系与张某、安某X二人共同合作,但在本案涉及的给常某的带路收益中未实际分过钱,且被告人袁某X、辛某X系受雇于张某和安某X,量刑时对此情节应一并对冯某X从轻考虑。被告人张X、安某X、冯某X、袁某X在公安机关和当庭均能如实供述,属坦白,可以从轻处罚;被告人辛某X案发后主动投案,并能如实供述自己的罪行,系自首,可以从轻减轻处罚;被告人袁某X有前科,量刑时酌定从重处罚。被告人袁某X、辛某X系被告人张X、安某X雇佣的带车人员系从犯,应当从轻或减轻处罚。被告人张X、安某X、冯某X已主动退缴违法所得并缴纳罚金,量刑时酌定从轻处罚。本院为了维护正常的经济管理秩序,打击刑事犯罪,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二十五条、第二十五条、第二十六条、第二十七条、第六十四条、第六十七条第一、三款之规定,判决如下:
一、被告人张X犯非法经营罪,判处有期徒刑十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壹拾万元整。
(刑期自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2018年5月10日起至2019年3月9日止,罚金已缴纳。)
二、被告人安某X犯非法经营罪,判处有期徒刑八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陆万元整。
(刑期自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2018年5月10日起至2019年1月9日止,罚金已缴纳。)
三、被告人冯某X犯非法经营罪,判处有期徒刑七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陆万元整。
(刑期自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2018年5月16日起至2018年12月15日止,罚金已缴纳。)
四、被告人袁某X犯非法经营罪,判处拘役六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陆万元整。
(刑期自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2018年5月10日起至2018年11月9日止,罚金于判决生效后十日内缴纳。)
五、被告人辛某X犯非法经营罪,判处拘役三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陆万元整。
(刑期自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2018年9月14日起至2018年12月13日止,罚金于判决生效后十日内缴纳。)
六、对违法所得9.7万元予以追缴(已缴纳)。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接到判决书第二日起十日内,通过本院或直接向河北省承德市中级人民法院提出上诉,书面上诉的应递交上诉状正本一份,副本三份。
审 判 长  王玉杰
审 判 员  王 富
人民陪审员  雒明硕
二〇一八年九月三十日
书 记 员  柴 薪

公告

一、本裁判文书库为非盈利网站,贯彻国家司法公开的原则,致力于向公众提供全面、真实、可靠的法律信息,为公众了解法律、律师和司法案例提供一个良好的平台。

二、公开判决文书是国家司法审判公开的重要环节,不仅不违法,而且有助于国家法制建设,并且有助于打击拖欠、赖账等不良行为,有助于养成良好的社会风气。

三、如需删除相关文书,请附带详细网址以及证明当事人身份信息材料发送至panjueshu@chongfa.com 7-15个工作日删除。(发送邮件请检查是否附带详情页网址以及当事人证明材料,资料不全不予处理。)

概要

基本信息

审理法院:承德县人民法院

案件类型:刑事案件

审理程序:一审

裁判日期:2018-09-30

律师联盟

免费法律咨询,找律师用崇法APP,好律师就在您身边。

Copyright © 判决书 www.panjueshu.com 苏ICP备16017945-3号 | 网站地图 | 律师联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