赔偿案件
唐昌淑与重庆市九龙坡区人民法院错误执行赔偿国家赔偿决定书
重庆市第五中级人民法院        

此裁判文书仅用于崇法认证律师参考学习如需查看详情请下载崇法APP进行律师认证 下载崇法APP

普通用户点击查看原文>>

崇法账号

登录密码

重庆市第五中级人民法院赔偿委员会
国家赔偿决定书
(2018)渝05委赔22号
赔偿请求人:唐昌X,女,汉族,于1951年11月14日出生。住址:重庆市九龙坡区。
委托代理人:余红X,女,汉族,于1975年8月31日出生。住址:重庆市九龙坡区。
委托代理人:资云峰,重庆憬谦律师事务所律师。
赔偿义务机关:重庆市九龙坡区人民法院,住所地:重庆市九龙坡区九龙园区火炬大道15号。
法定代表人:范晓明,院长。
委托代理人:候状,该院干警。
委托代理人:桂克,该院干警。
赔偿请求人唐昌X因错误执行赔偿申请重庆市九龙坡区人民法院(以下简称九龙坡区人民法院)国家赔偿一案,不服九龙坡区人民法院作出的(2018)渝0107法赔1号国家赔偿决定,向本院赔偿委员会申请作出赔偿决定。本院于2018年8月6日立案受理后,于2018年9月20日公开举行了质证,赔偿请求人唐昌X及其委托代理人余红X、资云峰,赔偿义务机关九龙坡区人民法院的委托代理人候状、桂克到庭参加。因出现需要中止本案审理的情形,本院赔偿委员会于2018年10月29日决定本案中止审理,现恢复审理。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赔偿义务机关九龙坡区人民法院认为,重庆市九龙坡区人民政府(以下简称九龙坡区政府)于2017年8月28日向九龙坡区人民法院申请执行九征字(2016)第024号《关于重庆西站综合交通枢纽工程农转非划地自建房(龙门阵地块)房屋征收项目的征收补偿决定》(简称《征补决定》)所确定的第四项内容后,九龙坡区人民法院依法对九龙坡区政府作出的该《征补决定》进行了合法性审查,作出了准予强制执行的裁定书,并向唐昌X、余红X发出执行通知书和张贴了公告。执行过程中适用法律、法规正确,程序合法,执行措施得当,并不存在执行违法问题,也未发生赔偿请求人所述其本人及其家人被打伤的情况。虽然最高人民法院于2017年12月28日作出行政裁定,对案件予以提审,提审期间中止对原判决的执行,但九龙坡区人民法院在对涉案房屋进行强制执行时并不知晓该行政裁定书的内容。故九龙坡区人民法院依照原生效裁定对涉案房屋予以强制执行,并无不当。赔偿请求人唐昌X认为九龙坡区人民法院对其房屋强制执行行为侵害了其合法权益,给其造成了物质和人身损害,要求九龙坡区人民法院赔偿损失的理由不能成立。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赔偿法》第二十三条第三款之规定,并经九龙坡区人民法院审判委员会讨论,决定对赔偿请求人唐昌X提出的关于要求九龙坡区人民法院对其进行赔偿的请求予以驳回,不予赔偿。
赔偿请求人唐昌X向本院赔偿委员会申请作出赔偿决定,撤销九龙坡区人民法院(2018)渝0107法赔1号国家赔偿决定,并由九龙坡区人民法院赔偿7361330元。其理由如下:一、九龙坡区人民法院作出的(2017)渝0107行审98号行政裁定和(2017)渝0107执8943号执行通知书违法。本案执行前未报九龙坡区人民法院的上一级法院重庆市第五中级人民法院批准,强制执行程序违法。强制执行申请书中无九龙坡区政府法定代表人的签字,不符合《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强制法》第五十五条和《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办理申请人民法院强制执行国有土地上房屋征收补偿决定案件若干问题的规定》第二条之规定,九龙坡区人民法院受理该强制执行申请违法。且(2017)渝0107执8943号执行通知书的公告只有九龙坡区人民法院公章和院长印章,并无院长签字,不符合《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条之规定,公告程序违法。从实体上讲,九龙坡区政府对赔偿请求人唐昌X房屋的补偿安置明显不合法,未按户补偿,也未按户作出分户评估报告,且安置的房屋面积与实际被征收房屋的面积相差悬殊。二、九龙坡区人民法院依法应当中止执行而未中止执行。赔偿请求人唐昌X不服重庆市高级人民法院(2017)渝行终425号行政判决,向最高人民法院申请再审,最高人民法院于2017年12月28日裁定提审该案,提审期间,中止原判决的执行,在此情况下九龙坡区人民法院仍坚持执行,违法强制拆除了赔偿请求人的房屋。三、九龙坡区人民法院的违法强制拆除行为给赔偿请求人造成巨大经济损失。综上,九龙坡区人民法院的违法强制执行给被执行人造成的损害,属于《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赔偿法》规定的赔偿范围,应依法予以赔偿。九龙坡区人民法院作出的(2018)渝0107法赔1号国家赔偿决定是错误的,应当予以撤销。
赔偿义务机关九龙坡区人民法院答辩意见如下:九龙坡区人民法院执行程序合法、措施得当,不存在执行违法的问题,且未给赔偿请求人造成损失,请求驳回其申请。最高人民法院于2017年12月28日作出(2017)最高法行申6826号行政裁定,对案件予以提审,提审期间中止对原判决的执行,但九龙坡区人民法院未曾收到该行政裁定书,在对涉案房屋进行强制执行时并不知晓该行政裁定书的内容。本案审理过程中,九龙坡区政府向九龙坡区人民法院提交了单号为1046998754092的EMS全球邮政特快专递单,证明其收到最高人民法院作出的(2017)最高法行申6826号行政裁定书的时间是2018年3月19日。因此,九龙坡区人民法院依法作出(2017)渝0107行审98号行政裁定并依照该裁定对涉案房屋予以强制执行,并无不当。
经审理查明,九龙坡区政府于2016年12月13日向被征收人唐昌X、余红X作出九征字(2016)第024号《征补决定》,该《征补决定》第四项载明:责令被征收人在本决定送达之日起15日内自行搬迁,并将九龙坡区华岩西村X号房屋交征收部门拆除。唐昌X、余红X在收到《征补决定》后不服,向本院提起行政诉讼,请求撤销该《征补决定》。本院于2017年5月16日作出(2017)渝05行初39号行政判决,判决驳回了唐昌X、余红X的诉讼请求。唐昌X、余红X不服一审判决,向重庆市高级人民法院提起上诉,重庆市高级人民法院于2017年7月28日作出(2017)渝行终425号行政判决,判决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因唐昌X、余红X逾期未履行《征补决定》第四项的内容,九龙坡区政府于2017年8月28日向九龙坡区人民法院申请强制执行。九龙坡区人民法院审查后认为,《征补决定》事实清楚,证据确凿,适用法律、法规正确,程序合法,无超越职权和滥用职权的情形,于2017年9月18日作出(2017)渝0107行审98号行政裁定书,裁定对《征补决定》第四项内容准予强制执行。2017年11月6日,九龙坡区人民法院向被执行人唐昌X、余红X送达(2017)渝0107执8943号执行通知书,后于2017年11月10日张贴公告,责令唐昌X、余红X履行《征补决定》第四项所确定的内容,并告知其逾期不履行,九龙坡区人民法院将依法强制执行。唐昌X、余红X未在九龙坡区人民法院限定期限内履行义务。2018年2月1日,九龙坡区人民法院依法对唐昌X、余红X位于重庆市九龙坡区华岩西村X号的房屋进行了强制执行。
另查明,赔偿请求人唐昌X不服重庆市高级人民法院(2017)渝行终425号行政判决,向最高人民法院申请再审,最高人民法院于2017年12月28日作出(2017)最高法行申6826号行政裁定书,裁定提审该案,提审期间,中止原判决的执行。2018年3月16日,最高人民法院将该裁定书邮寄送达九龙坡区政府,九龙坡区政府于2018年3月19日签收。
2018年5月14日,赔偿请求人唐昌X向九龙坡区人民法院提交了最高人民法院(2017)最高法行申6826号行政裁定书。但九龙坡区人民法院在对涉案房屋依法进行强制执行时九龙坡区政府和唐昌X、余红X双方均未向九龙坡区人民法院提出最高人民法院作出的上述行政裁定书,且九龙坡区人民法院也从未收到过该行政裁定书。
以上事实,有双方当事人陈述,以及经庭审质证的立案登记表、强制执行申请书、公告、执行通知书、生效的法律文书、执行笔录、物品清单、邮政快递单等证据予以证明。
本院赔偿委员会认为,九龙坡区人民法院在执行余红X、唐昌X的房屋强制拆除过程中,依据九龙坡区政府的申请和生效的法律文书,向余红X、唐昌X送达了执行通知书并发布公告,对余红X、唐昌X的财产进行了清理、登记并移交其所在街道保管,故其执行程序合法,措施得当,未给余红X、唐昌X造成损失,其要求九龙坡区人民法院承担国家赔偿的理由不能成立。
对于赔偿请求人提出九龙坡区人民法院在无上一级法院批准而强制执行,程序违法的问题。九龙坡区人民法院提交了本执行案已经上一级法院批准的证明,故其该理由无事实依据,不能成立。
对于赔偿请求人提出强制执行申请书中无法定代表人签字的问题。九龙坡区政府向九龙坡区人民法院申请强制执行申请书中有法人单位盖章,且九龙坡区政府对该申请并无异议,赔偿请求人以此要求国家赔偿的理由显然不能成立。
对于赔偿请求人提出强制执行时无合法的强制执行公告,且此前的公告只有法院公章和院长印章,并无院长签字的问题。九龙坡区人民法院已依法发布公告,且公告上有九龙坡区人民法院的公章及院长印章,符合法律规定的形式要件,故其上述理由不能成立。
由于对赔偿请求人的房屋的补偿安置问题已有生效裁判已经评判,故该问题不属于本案审查范围。
对赔偿请求人提出最高人民法院对重庆市高级人民法院(2017)渝行终425号行政判决,于2017年12月28日裁定中止执行,九龙坡区人民法院坚持执行,其严重违法的问题。本院在审理过程中已经核实在强制拆除之前九龙坡区人民法院未收到该裁定书,且九龙坡区政府收到该裁定书的时间是2018年3月19日。即九龙坡区人民法院执行生效法律文书和行政决定的时间在收到最高法院中止执行生效法律文书裁定之前,故九龙坡区人民法院在涉案行政决定的强制执行中,程序是合法的。赔偿请求人以此为由认为九龙坡区人民法院强制执行行为违法的理由不能成立。我国实行的是两审终审制。即重庆市高级人民法院对涉案行政决定的合法性作出终审判决后,一审判决即发生法律效力。九龙坡区人民法院以此为依据作出准予执行裁定,并予以强制执行并无不当。
对于赔偿请求人提出九龙坡区人民法院的违法强制拆除行为给赔偿请求人带来了巨大的经济损失的问题。九龙坡区人民法院依据生效的法律文书对其房屋进行强制拆除,符合法律规定,执行中措施得当。赔偿申请人并无证据证明九龙坡区人民法院强制拆除行为违法,故其理由不能成立。
综上,申请人唐昌X申请国家赔偿的理由不能成立,九龙坡区人民法院作出不予赔偿决定符合法律规定。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赔偿法》第三十八条和《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人民法院赔偿委员会审理国家赔偿案件程序的规定》第十九条第(一)项的规定,决定如下:
维持重庆市九龙坡区人民法院作出的(2018)渝0107法赔1号国家赔偿决定。
本决定为发生法律效力的决定。
二〇一八年十二月十一日

公告

一、本裁判文书库为非盈利网站,贯彻国家司法公开的原则,致力于向公众提供全面、真实、可靠的法律信息,为公众了解法律、律师和司法案例提供一个良好的平台。

二、公开判决文书是国家司法审判公开的重要环节,不仅不违法,而且有助于国家法制建设,并且有助于打击拖欠、赖账等不良行为,有助于养成良好的社会风气。

三、如需删除相关文书,请附带详细网址以及证明当事人身份信息材料发送至panjueshu@chongfa.com 7-15个工作日删除。(发送邮件请检查是否附带详情页网址以及当事人证明材料,资料不全不予处理。)

概要

基本信息

审理法院:重庆市第五中级人民法院

案件类型:赔偿案件

审理程序:

裁判日期:2018-12-11

律师联盟

免费法律咨询,找律师用崇法APP,好律师就在您身边。

Copyright © 判决书 www.panjueshu.com 苏ICP备16017945-3号 | 网站地图 | 律师联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