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事案件
蔡可云、石常磊等生命权、健康权、身体权纠纷二审民事判决书
江苏省徐州市中级人民法院        

此裁判文书仅用于崇法认证律师参考学习如需查看详情请下载崇法APP进行律师认证 下载崇法APP

普通用户点击查看原文>>

崇法账号

登录密码

江苏省徐州市中级人民法院
民事判决书
(2018)苏03民终1917号
上诉人(原审原告):蔡可云(石祖敏之妻),女,1954年12月8日出生,汉族,居民,住沛县经济开发区。
上诉人(原审原告):石常磊(石祖敏长子),男,1981年8月1日出生,汉族,居民,住广东省深圳市龙岗区。
上诉人(原审原告):石常赞(石祖敏次子),男,1988年8月28日出生,汉族,居民,住沛县经济开发区。
上诉人(原审原告):石慧慧(石祖敏长女),女,1983年8月20日出生,汉族,居民,住沛县经济开发区。
以上四上诉人共同委托诉讼代理人:赵明浩,江苏圆点律师事务所律师。
上诉人(原审被告):江苏奥斯贝尔制冷设备有限公司,住所地沛县百货公司再就业大楼1号楼南。
法定代表人:胡忠健,总经理。
委托诉讼代理人:李明,江苏时务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诉讼代理人:张为民,该公司职员。
蔡可云、石常磊、石常赞、石慧慧与江苏奥斯贝尔制冷设备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奥斯贝尔公司)生命权、健康权、身体权纠纷一案,双方均不服江苏省沛县人民法院(2016)苏0322民初4654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立案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审理了本案。上诉人蔡可云、石常磊、石常赞、石慧慧的委托诉讼代理人赵明浩、被上诉人奥斯贝尔公司的委托诉讼代理人李明、张为民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上诉人蔡可云、石常磊、石常赞、石慧慧的上诉请求为:撤销一审判决;依法改判被上诉人奥斯贝尔公司承担100%的赔偿责任;一、二审诉讼费由被上诉人承担。事实及理由:1、石祖敏是在为被上诉人奥苏贝尔制冷设备有限公司搬卸空调的过程中受到伤害,石祖敏与被上诉人之间系形成个人和单位之间的劳务关系。一审法院适用侵权责任法第35条个人之间形成劳务关系的法律规定来处理本案属于适用法律错误。石祖敏在提供劳务过程中受到损害,应当由被上诉人按照无过错原则承担赔偿责任。石祖敏在提供劳务过程中,不存在故意或者重大过失之行为,其对损害的发生尽到了一般常人应尽的义务,不存在有故意或者过错,应由被上诉人奥苏贝尔公司承担全部赔偿责任。一审法院作出石祖敏承担70%的赔偿责任,实属与客观事实不符,适用法律错误。2、石祖敏的死亡赔偿金应当按照城镇户口标准计算。江苏省户口本不再区分城镇户口与农村户口,统一为家庭户口,因此仅凭户口本不能判断石祖敏为城镇户口还是农村户口。根据《市政府关于调整沛县部分行政区划的通知》(徐政发〔2014〕74号),沛县进行部分行政区划调整,撤销沛城镇、大屯镇,设立沛城、大屯、汉兴、汉源四个街道办事处。根据沛县市区划调整以及城市发展的情况,现在石祖敏居住地已经纳入城市管理范围。石祖敏的主要收入来源非是务农,而是在城镇劳动获取收入。参照最高人民法院《经常居住在城镇的农村居民因交通事故伤亡如何计算赔偿费用的复函》之精神,石祖敏的主要收入来源于城镇,其死亡赔偿金应参照城镇标准计算。
奥斯贝尔公司答辩意见同上诉意见,其上诉请求为:撤销一审判决,改判驳回被上诉人一审诉讼请求;一、二审诉讼费用由被上诉人承担。事实和理由:1、南京敬远货配公司与案外人江苏盛世欣兴格力贸易有限公司签订有运输服务合同,负责将货物搬运至客客户指定地点。事发时,是南京敬远货配公司通知被上诉人近亲属石祖敏的工友并由其工友通知被上诉人的近亲属石祖敏卸货。上诉人仅是接收货物。故无论石祖敏与案外人敬远货配公司存在劳务、承揽、还是侵权关系,概与上诉人无关。2、本次装卸上诉人并未向石祖敏支付任何费用,虽然上诉人将运费支付给了案外人,只能证明南京敬远货配公司与案外人南京格力公司之间的货物运输合同关系,其应依运输合同负责将货物搬运至上诉人指定地点,包括地下一层和地上一层,当然包括运至上诉人指定仓库,显然,被上诉人近亲属石祖敏“搬运”劳务是提供给被上诉人南京敬远货配公司的。3、即便上诉人从前曾经向被上诉人的近亲属石祖敏等所属的搬运组织支付过在仓库摆货的费用,但也不能就此否认接受劳务方是南京敬运货配公司。搬运货物是敬远公司履行运输合同的部分内容,劳务并未超出运输合同范围。支付运费只是成本核算问题,并不能改变南京货配公司与案外人南京格力公司之间的运输合同关系,只要南京货配公司未履行完毕运输合同义务将货物运至客户(上诉人)指定地点,期间风险概由承运人即被上诉人南京货配公司承担,而与上诉人无关。4、根据一审判决,被上诉人近亲属石祖敏与其工人六人固定、长期对外共同从事搬运承揽业务,利用的是长期积累的搬运技能,因此其对外提供的不仅仅是表面的劳务,而是利用自己的专业手动技能,交付劳动成果,非个人之间提供劳务。一审判决认定劳务关系无事实和法律依据。5、根据证人苗某证实:是货车司机一人一直在向下递货,那么,因此就可以断定:是人为搬动、递送货物过程中失手将被上诉人的近亲属石祖敏碰伤,而非货物自行滑落掉下砸伤的。这个搬动、递送货物的人很显然就是南京敬远货配公司的工人,因此被上诉人近亲属石祖敏是侵权导致伤害,侵权人就是南京敬远货配公司工作人员,故应由该公司承担侵权责任。本案中南京敬远货配公司才是侵权责任的承担者,是终局责任的承担者,本案应按照侵权法律关系认定责任,而不应直接适用个人之间提供劳务关系的规定。
蔡可云、石常磊、石常赞、石慧慧辩称,答辩意见同其上诉意见。
蔡可云、石常磊、石常赞、石慧慧向一审法院起诉的请求为:1.请求奥斯贝尔公司赔偿蔡可云等人交通费2553元,误工费125980元,住院期间的护理费183093元,出院后的护理费96160元(从2013年9月19日出院之日计算至2017年1月3日按80元/天)、住院伙食补助费13700元、营养费9316元、死亡赔偿金750894.6元、丧葬费36342元、精神损害抚慰金50000元、鉴定费3924元,住院期间购买的日常生活用品费2400.9元、复印材料费27元、被抚养人生活费12883元,合计1287273.5元。2.诉讼费和鉴定费由奥斯贝尔公司承担。
一审法院认定事实:一、2012年12月16日,南京敬远货物配载有限公司通知苗某搬卸其为奥斯贝尔公司运输的空调内机,苗某通知石祖敏一起卸货,费用按照空调内机的大小按件确定。货物到达后,货车司机在车上往下递货,苗某在车下接货,石祖敏在靠近货车的平板车旁摆放货物时,被货车上掉下的空调内机砸伤。石祖敏受伤后当日即被送往沛县华佗医院住院治疗,石祖敏于2012年12月20日出院。2012年12月20日,石祖敏入住徐州医学院附属医院住院治疗,入院及出院诊断为重度颅脑外伤术后、肺部感染、气管切开术后。于2013年8月2日出院,2013年8月2日,石祖敏入住徐州医学院附属医院(西院)住院治疗,入院及出院诊断为脑出血术后、气管切开术后、颅骨修补术后、肺部感染、高血压病。于2013年9月18日出院。石祖敏三次住院合计276天。
二、石祖敏及苗某、杜言坤、石祖全等六人长期在沛县苏宁电器附近一起从事搬运空调、冰箱、家具、家电等工作,人员相对固定,有搬运工作时互相联系,一起工作时,平均分配所得报酬,搬卸空调时一般按空调机的大小计费,石祖敏不固定为奥斯贝尔公司搬卸空调,奥斯贝尔公司亦不固定石祖敏为其搬卸空调。2012年12月16日,石祖敏被砸伤后,杜言坤等三人将剩余空调搬卸完毕,奥斯贝尔公司支付了全部搬卸费用。杜言坤等三人所得报酬,已平均分配,石祖敏分得平均金额。石祖敏在事故发生时已年满59周岁。
三、奥斯贝尔公司代理案外人江苏盛世欣兴格力贸易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格力贸易公司)的格力家用空调和晶弘冰箱。格力贸易公司与南京敬远货物配载有限公司签订运输服务合同,约定南京敬远货物配载有限公司为格力贸易公司提供江苏区域地区的配送运输服务,服务期限为自2011年9月1日起至2012年12月31日止。合同的附件装卸规范规定:……3、每一辆车除配备一名专职司机外,另外配备相应搬运工人,手机一部,确保沟通畅通。公司具体业务负责人保证24小时开机。随时保持联系。4、随车人员(包括司机和装卸工人至少两名)应负责将货物搬运至客户指定地点,包括地下一层和地上一层(超出此范围由乙方同收货方协商确定解决方案)……。2012年12月1日至2013年1月31日运费数额为50350元,奥斯贝尔公司于2013年5月28日将运费50350元支付给格力贸易公司。
四、事故发生后,石祖敏曾以奥斯贝尔公司及南京敬远货物配载有限公司为被告要求赔偿医疗费433150.33元,沛县法院作出(2014)沛民初字第1817号民事判决书,判决:1、江苏奥斯贝尔制冷设备有限公司于本判决生效后十日内赔偿石祖敏医疗费113839元(已扣除江苏奥斯贝尔制冷设备有限公司已支付的15000元);2、驳回石祖敏的其余诉讼请求。该判决书经徐州市中级人民法院二审审理后维持原判,该判决已发生法律效力。
五、2016年9月20日,经一审法院委托徐州市中心医院司法鉴定所对石祖敏伤残等级、误工期限、护理期限、营养期限及护理依赖程度进行鉴定。徐州市中心医院司法鉴定所于2016年9月28日出具徐中心医司鉴所(2016)临鉴字第187号司法鉴定意见书,鉴定意见为:被鉴定人石祖敏颅脑损伤致四肢瘫,伤残等级为一级,颅骨缺损伤残等级为十级;自伤后误工期、护理期至评残前一日,营养期与住院时间相当,但原则上不超过24个月;日前需要长期护理,达到完全护理依赖程度。为此支出鉴定费1924元。
六、石陈氏1928年4月18日出生,与石祖敏是母子关系,石陈氏共有6名子女。其中石陈氏儿子石祖茵为残疾人,为农村五保户。石祖敏于2017年1月2日去世。石祖敏共有石陈氏(石祖敏之母)、蔡可云(石祖敏之妻)、石常磊(石祖敏长子)、石常赞(石祖敏次子)、石慧慧(石祖敏长女)五位第一顺序继承人。石陈氏书面声明对石祖敏遗产放弃继承权,并放弃相应的诉讼权利。
一审法院认为,一、关于石祖敏与奥斯贝尔公司各自过错程度的问题。石祖敏所从事的装卸工作,属于特别繁重的体力劳动。《国务院关于工人退休、退职的暂行办法》第一条第二项规定“(二)从事井下、高空、高温、特别繁重体力劳动或者其他有害身体健康的工X,男年满五十五周岁、女年满四十五周岁,连续工龄满十年的。本项规定也适用于工作条件与工人相同的基层干部”。从此规定可以看出,从事特别繁重体力劳动的工人,在55周岁时即可以退休,早于正常工种工人的退休年龄60周岁。此规定也是考虑了装卸工人体力承受能力、身体的反应能力等。本案中,石祖敏相对固定的对奥斯贝尔公司装卸空调等,事故发生时,石祖敏已年满59周岁,石祖敏应当对自己的体力、应急反应能力有所了解,对如此重体力劳动应有所避免。事故发生时,石祖敏也未佩戴安全帽等即未采取必要的安全防护措施,石祖敏在此次提供劳务过程中存在过错。奥斯贝尔公司相对固定接受石祖敏等人为其提供劳务,对石祖敏的基本情况如年龄等问题也应当有所了解,在石祖敏为其提供劳务时,没有主动拒绝,亦存在过错。综合双方的过错程序,石祖敏应对本次伤害结果承担主要责任,奥斯贝尔公司承担次要责任。酌定奥斯贝尔公司对石祖敏的各项损失承担30%的赔偿责任。
二、关于蔡可云等人各项损失如何确定的问题。蔡可云等人认为应按城镇居民计算死亡赔偿金,并提供了沛县交通运输管理所颁发的装卸证、郝寨农机厂1984年11月9日颁发的工会证以及(2014)沛民初字第1817号民事判决书、(2016)苏03民终1998号民事判决书对石祖敏长期从事搬运工作的认定,石祖敏的主要收入来源为城镇应按城镇居民标准来计算。但蔡可云等人提供的石祖敏的装卸证没有编号、也没有沛县交通运输管理所的钢印。对于石祖敏在郝寨农机厂工作的情况仅有工会证而无其他证据证明,另根据蔡可云等人在庭审提交的常住人口登记卡一份,显示石祖敏服务处所为沛县大屯镇许塘坊石楼西队,职业为农业劳动者,故蔡可云等人的证据不足以证明其有关损害赔偿费用应当根据当地城镇居民的标准计算,因此蔡可云等人各项损失应当按照农村居民标准计算。损失赔偿范围和标准均应依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的规定及2016年度江苏省相关赔偿费用标准所确定的统计数据计算,超过法律规定的范围和标准的,不予支持。
1、住院伙食补助费:蔡可云等人主张13700元(50元/天*274天),不超过法律规定,予以确认;
2、营养费:蔡可云等人主张9316元(34元/天*274天),不超过法律规定,予以确认;
3、护理费:蔡可云等人主张住院期间护理费183093元(3330元/月*244天=26840元,19616元/月*224天=147120元,6500元/月*20天=4333元,80元/天*30天*2=4800元。3人轮流护理,护理费按2人计算);出院后的护理费96160元(从2013年9月19日出院之日计算至2017年1月3日按80元/天计算)。虽然蔡可云等人提供了护理人员的收入证明,但未提供因护理减少收入的证明,结合石祖敏的受伤状况,蔡可云等人主张住院期间护理费按2人计算,不违反法律规定,故住院期间的护理费调整为41100元(150元/天*274天);蔡可云等人主张出院后的护理费从2013年9月19日(出院之日)计算至2017年1月3日按80元/天计算,根据石祖敏的受伤状况以及司法鉴定意见书,石祖敏确需护理,但石祖敏于2017年1月2日去世,护理期应计算至2017年1月2日,护理费应为96080元,故护理费调整为137180元(41100元 96080元),蔡可云等人主张超过部分不予支持;
4、误工费:蔡可云等人主张125980元﹛按2014年度装卸搬运业年收入62990元/年*730天(事故发生之日起推算两年)﹜,石祖敏属于季节性搬运工,且不能举证证明其最近三年的平均收入状况,误工费应按照2016年度农业在岗职工平均工资36263元/年计算,蔡可云等人主张计算730天,不违反法律规定,故误工费调整为72526元(36263元/年*730天),蔡可云等人主张超过部分不予支持;
5、死亡赔偿金:蔡可云等人主张死亡赔偿金743460元(37173元*20年),但蔡可云等人提供的证据不足以证明按城镇居民计算死亡赔偿金,调整为按2016年度农村居民人均纯收入标准计算,又因石祖敏出生日期为1953年3月12日,2017年1月2日去世时已满63周岁,死亡赔偿金应计算17年,故死亡赔偿金调整为299302元(17606元*17年),蔡可云等人主张超过部分不予支持;
6、被扶养人生活费:蔡可云等人主张12833元(12833元*5年/5人),被抚养人石陈氏已年满75周岁,虽然被扶养人石陈氏共有6名子女,但石陈氏儿子石祖茵为残疾人,且为农村五保户,无抚养能力,蔡可云等人主张按照5个抚养人来计算被扶养人生活费,不违反法律规定,予以支持;
7、丧葬费:蔡可云等人主张丧葬费36342元,不超出法律规定的标准,予以确认;
8、精神损害抚慰金:蔡可云等人主张50000元,结合石祖敏及奥斯贝尔公司的过错程度,酌定蔡可云等人的精神损害抚慰金为15000元;
9、鉴定费:蔡可云等人主张3924元,有蔡可云等人提供的发票为证,予以确认;
10、交通费:蔡可云等人主张2553元,结合石祖敏的伤情和住院时间、地点,酌定为1000元,蔡可云等人主张超过部分不予支持;
11、对于蔡可云等人主张的住院期间购买的日常生活用品费2400.9元、复印材料费27元,因上述费用不是因事故产生的直接费用,不予支持。
综上,确认蔡可云等人的各项损失数额为:住院伙食补助费13700元,营养费9316元,护理费137180元,误工费72526元,死亡赔偿金312135元(299302元 12833元)、丧葬费36342元、精神损害抚慰金15000元,鉴定费3924元,交通费1000元,合计601123元。奥斯贝尔公司应承担30%的赔偿责任,故应赔偿蔡可云等人190836.9元{601123元-15000元)*30% 15000元}。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三十五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七条、第十八条、第二十条、第二十一条、第二十二条、第二十三条、第二十四条、第二十七条、第二十八条、第二十九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确定民事侵权精神损害赔偿责任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一条的之规定,遂判决:一、江苏奥斯贝尔制冷设备有限公司于判决生效后十日内赔偿蔡可云、石常磊、石常赞、石慧慧各项损失合计190836.9元;二、驳回蔡可云、石常磊、石常赞、石慧慧的其余诉讼请求。案件受理费6836元,由蔡可云、石常磊、石常赞、石慧慧负担5696元,由江苏奥斯贝尔制冷设备有限公司负担1140元。
二审中,各方当事人均未提交新的证据。
本院二审查明,石祖敏以奥斯贝尔公司及南京敬远货物配载有限公司为被告要求赔偿医疗费一案,沛县法院作出(2014)沛民初字第1817号民事判决书,认定石祖敏系在为奥斯贝尔公司提供劳务过程中致害,奥斯贝尔公司作为接受劳务方存在一定过错,应对石祖敏承担30%的赔偿责任。该判决书经徐州市中级人民法院二审审理后维持原判。后,石祖敏与奥斯贝尔公司均不服,向江苏省人民法院申请再审,江苏省高级人民法院审理后认为,石祖敏与奥斯贝尔公司之间构成承揽关系,奥斯贝尔公司作为定做人存在选任过失,应承担部分赔偿责任,一、二审法院认定双方当事人的法律关系错误,但裁判结果正确,故裁定驳回了双方当事人的再审申请。
本院二审查明的其他事实与一审法院查明事实一致。
本院认为,一、关于奥斯贝尔公司与石祖敏是否具有法律关系及法律关系性质应如何认定的问题。首先,关于奥斯贝尔公司与石祖敏是否具有法律关系的问题。《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第七十四条规定,诉讼过程中,当事人在起诉状、答辩状、陈述及其委托代理人的代理词中承认的对己方不利的事实和认可的证据,人民法院应当予以确认,但当事人反悔并有相反证据足以推翻的除外。奥斯贝尔公司在原一审诉讼中明确称,双方之间存在承揽关系,石祖敏交付劳动成果即将货物卸下车运往仓库,奥斯贝尔公司支付承揽费用即卸车费。庭审中,奥斯贝尔公司亦认可石祖敏等人的相关费用系奥斯贝尔公司支付,奥斯贝尔公司虽主张是垫付,但其并未提供切实充分的证明就该费用与格力贸易公司或敬远公司进行过结算,故奥斯贝尔公司关于其与石祖敏之间不存在任何法律关系的主张不能成立。其次,关于石祖敏与奥斯贝尔公司法律关系的定性问题。雇佣关系中,雇员在雇主的授权、指示、指挥、监督和管理下,从事雇佣活动,向雇主提供劳务,并由雇主予以管理、考勤等并支付报酬。承揽合同以完成工作成果为目的,承揽人提供的劳务具有独立性,定做人仅是提供必要的配合。本案中,石祖敏等人为奥斯贝尔公司搬卸空调需提供工作成果,即搬运至指定地点,按件计费。虽然石祖敏等人需在奥斯贝尔公司指定的时间地点进行搬运,但上述事项仅属于工作成果的内容及实现过程。而石祖敏与奥斯贝尔公司亦不存在控制、支配和从属关系,石祖敏与苗某等六人并不固定为奥斯贝尔公司搬卸空调,每次参与搬运的人员亦不固定。搬卸费用按次结算,搬卸代表领回后由参加人员平均分配。涉案搬运工作系由苗某通知石祖敏参加。由此可见,石祖敏与奥斯贝尔公司之间的关系符合承揽关系的特征,一审法院认定双方系提供劳务的关系属于适用法律错误。
二、关于奥斯贝尔公司应否对蔡可云一方的损失承担责任的问题。《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条规定,承揽人在完成工作过程中对第三人造成损害或者造成自身损害的,定作人不承担赔偿责任。但定作人对定作、指示或者选任有过失的,应当承担相应的赔偿责任。本案中,石祖敏所从事的装卸工作属于特别繁重的体力劳动,其在事故发生时已年满59周岁,身体承受和反应能力均有限,其在搬卸货物时也未采取佩戴安全帽等防护措施,对于其伤害程度及后果均存在一定程度的影响。石祖敏等六人经常为奥斯贝尔公司提供搬卸服务,奥斯贝尔公司对于该组人员未采取相应安全防护措施应当知晓。而结合奥斯贝尔公司原一审诉讼中的陈述,该公司也明知搬卸队中存在年纪大的人员不宜参与搬运。但奥斯贝尔公司仍同意由石祖敏等人搬运空调,存在选任过失,根据其过错程度,应当承担一定的赔偿责任。一审法院虽适用法律错误,但认定奥斯贝尔公司承担赔偿责任并无不妥,判令其承担30%的责任与奥斯贝尔公司的过错程度亦相符合。
三、关于石祖敏的死亡赔偿金标准应如何认定的问题。根据《最高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二十九规定,死亡赔偿金按照受诉法院所在地上一年度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或者农村居民人均纯收入标准计算。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经常居住在城镇的农村居民因交通事故伤亡如何计算赔偿费用的复函》的精神,在交通事故案件中,不能仅依据户籍登记确认死亡赔偿金的计算标准,还应考虑受害人的经常居住地、获取报酬地等因素综合判断。本案中,根据蔡可云等人在庭审提交的常住人口登记卡一份,显示石祖敏服务处所为沛县大屯镇许塘坊石楼西队,职业为农业劳动者,蔡可云等人提供的石祖敏的装卸证没有编号、也没有沛县交通运输管理所的钢印。对于石祖敏在郝寨农机厂工作的情况仅有工会证而无其他证据证明,蔡可云提供证据不能证明石祖敏生前主要收入来源地及消费地系城镇,故一审法院按照农村居民人均纯收入标准计算赔偿金,有事实依据,并无不当。
综上所述,上诉人蔡可云、石常磊、石常赞、石慧慧与奥斯贝尔公司上诉请求均不能成立,应予驳回。一审判决适用法律不当,但判决结果正确,应予维持。依照《最高人民法院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三百三十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之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二审案件受理费6836元,由上诉人蔡可云、石常磊、石常赞、石慧慧负担5482元,上诉人江苏奥斯贝尔制冷设备有限公司负担1354元。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判长 王 超
审判员 陈小兵
审判员 赵淑霞
二〇一八年九月十九日
书记员 马 松

公告

一、本裁判文书库为非盈利网站,贯彻国家司法公开的原则,致力于向公众提供全面、真实、可靠的法律信息,为公众了解法律、律师和司法案例提供一个良好的平台。

二、公开判决文书是国家司法审判公开的重要环节,不仅不违法,而且有助于国家法制建设,并且有助于打击拖欠、赖账等不良行为,有助于养成良好的社会风气。

三、如需删除相关文书,请附带详细网址以及证明当事人身份信息材料发送至panjueshu@chongfa.com 7-15个工作日删除。(发送邮件请检查是否附带详情页网址以及当事人证明材料,资料不全不予处理。)

概要

基本信息

审理法院:江苏省徐州市中级人民法院

案件类型:民事案件

审理程序:二审

裁判日期:2018-09-19

律师联盟

免费法律咨询,找律师用崇法APP,好律师就在您身边。

Copyright © 判决书 www.panjueshu.com 苏ICP备16017945-3号 | 网站地图 | 律师联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