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政案件
韦廷恒与柳州市柳江区流山镇人民政府、柳州市柳江区人民政府资源行政管理:土地行政管理(土地)一审行政判决书
柳江县人民法院        

此裁判文书仅用于崇法认证律师参考学习如需查看详情请下载崇法APP进行律师认证 下载崇法APP

普通用户点击查看原文>>

崇法账号

登录密码

广西壮族自治区柳州市柳江区人民法院
行政判决书
(2018)桂0221行初24号
原告韦廷X,男,1940年11月9日生,壮族,农民,住广西柳州柳江区.
委托代理人覃静榕,广西桂柳律师事务所律师。代理权限为一般代理.
委托代理人覃应机,柳州市柳江区拉堡法律服务所法律工作者。代理权限为一般代理。
委托代理人韦锡X,男,1967年10月20日生,壮族,居民,住广西柳州市柳北区,系原告韦廷X的儿子。代理权限为特别授权。
被告柳州市柳江区流山镇人民政府,住所地广西柳州市柳江区流山镇流山街150号。
法定代表人梁渊,镇长。
委托代理人覃初登,副镇长。代理权限为特别授权。
委托代理人唐金麟,广西金中大(柳州)律师事务所律师。代理权限为一般代理。
被告柳州市柳江区人民政府,住所地柳江县拉堡镇柳北路45号。
法定代表人玉秋静,区长。
委托代理人玉梅,柳州市柳江区人民政府法制办副主任。代理权限为特别授权。
委托代理人倪莹,柳州市柳江区人民政府法制办工作人员。代理权限为特别授权。
第三人韦锡X,男,1954年9月15日生,壮族,农民,住广西柳州柳江区。
委托代理人梁占X,男,1963年3月15日生,壮族,居民,住广西柳州柳江区。代理权限为一般代理。
原告韦廷X不服被告柳州市柳江区流山镇人民政府(以下简称流山镇政府)于2018年1月31日作出的《关于流塘村石排屯村民韦廷X与本屯村民韦锡X土地权属纠纷的处理决定书》(以下简称《处理决定》)及被告柳州市柳江区人民政府(以下简称柳江区政府)于2018年5月24日作出的江政复决字【2018】4号《柳州市柳江区人民政府行政复议决定书》(以下简称《复议决定》),于2018年6月15日向本院提起行政诉讼。本院当日立案后,分别于2018年6月21日、22日向被告流山镇政府、柳江区政府送达了起诉状副本、应诉通知书、举证通知书等。因韦锡X与本案处理有利害关系,本院依法通知其为第三人参加诉讼。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于2018年7月26日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原告韦廷X及其委托代理人覃应机、韦锡X,被告流山镇政府的委托代理人覃初登、唐金麟,被告柳江区政府的委托代理人玉梅、倪莹,第三人韦锡X及其委托代理人梁占X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被告流山镇政府于2018年1月31日作出《处理决定》,决定:韦廷X与韦锡X争议的位于流塘村”北燕”(地名)0.15亩土地(四至界线详见附图)的使用权归韦锡X所有。原告韦廷X不服该《处理决定》,向被告柳江区政府申请复议,2018年5月24日,被告柳江区政府作出江政复决字【2018】4号《复议决定》,决定:维持被告流山镇政府作出的《处理决定》。
原告韦廷X诉称,一、《处理决定》,认定事实错误。本案的事实为:1958年3月,原告母亲在柳州市柳江区流山镇××石排屯”北艳”(地名)水坑边种植黄麻,北面是石排一队的农田。1960年,原告用石头将水坑围起来养鸭子,1963年后,原告从别处运泥土至该处并将水坑填平,然后在该处及原来耕种的土地继续种植黄麻、高粱、南瓜等农作物。1964年至1968年期间,原告与梧裕旋到石排小学北面山上抬石头到争议地上堆放用于建牛栏和住房,堆放的面积大概有20、30立方米,原告的母亲在剩余的土地上继续种植农作物。1981年、82年分田到户时,第三人分得该争议地北面的0.17亩农田(四至范围为:东至韦兆宜田,西至韦廷X田,南至韦锡光田,北至韦文斌田),第三人分得的上述土地与原告的耕种的上述土地相邻,分田到户后第三人耕种其承包地,原告继续在争议地上耕种,双方互不干涉。2008年,第三人的父亲向原告提出要在争议地上修路,原告未许可,之后第三人强行将原告堆放于此处的石头搬至别处,并把田地界限锄掉,在南面立三根柱子,并侵占到原告的土地种植甘蔗,原告多次与第三人交涉要求其退还侵占的土地,但第三人不予以理睬。2015年6月,第三人将原告堆放在争议地上的石头全部清理走,并在其土地及原告土地周围砌围墙建蚕房。以上事实有韦文生、韦锡光、韦锡荣、梧裕旋等12位证人证言证实。因此,争议地从1958年至今一直是由原告一家管理使用。故涉案《处理决定》认定的事实与实际不符,认定事实错误。二、涉案《处理决定》、《复议决定》,证据采信错误。首先,第三人位于”北艳”的承包地,面积为0.17亩,争议地位于第三人承包地的南面,面积为0.116亩,可以推出争议地并非第三人的承包地。其次,争议地不是”自留地”,第三人称争议地是生产队分给其的自留地与事实不符。第三人提供的证据违背客观事实,不应予以采纳。三、涉案土地权属纠纷,被告流山镇政府已作出了两次《处理决定》,后均自行撤销,现又以同一事实和理由作出涉案《处理决定》,明显违法。
综上,涉案《处理决定》、《复议决定》,认定的事实错误,证据采信错误,损害了原告的合法权益,依法提起本案诉讼,诉请应予撤销。
原告向本院提交证据如下:
证据1、《处理决定》和《复议决定》,证明涉案被诉行政行为;
证据2、争议地示意图;
证据3、现场照片;
证据2-3,证明争议地的基本概况;
证据4、流塘村委的证明,证明涉案土地权属争议,经村委调解未果;
证据5、韦文生等人的证人证言;
证据6韦某3法等人的证人证言;
证据7、韦锡东的证人证言;
证据8、视听资料(转换文本);
证据9、承转妈、韦爱琼、等人的证人证言;
证据10、证韦某1福韦某2清韦某3法、梧裕璇韦某4德出庭作证的证言;
证据5-10、证明争议地一直由原告家人进行经营管理。
被告流山镇政府辩称,被告作出的《处理决定》,认定的事实清楚,证据充分,程序合法,法律适用正确。被告对上述土地权属纠纷立案后,依法进行了调查、收集证据,相关证人证言证实,原告韦廷X系石排屯第二生产队成员,第三人韦锡X系第一生产队成员,争议地属第一生产队的集体土地。自从分田到户至2015年6月一直由第三人韦锡X经营管理,没有争议。发生纠纷后,经流山镇司法所调解,双方当事人自愿达成了调解协议。原告韦廷X亦未能提供证据充分证明其主张。被告在调解无效的情况下,依据《广西壮族自治区土地山林水利权属纠纷调解处理条例》第二条、第三条、第六条、第十六条、第三十条、第三十三条之规定,依法对本案进行处理,适用法律、法规正确。综上,被告作出的《处理决定》,事实清楚,正确确凿,程序合法,适用法律正确,请求人民法院维持被告作出的土地裁决,驳回原告诉讼请求。
被告流山镇政府向本院提供了以下证据:
证据1、权属纠纷确权申请书;
证据2、授权委托书;
证据3、原告提供的证据材料;
证据4、争议地手绘图;
证据5、争议地权属界线图;
证据1-5、证明原告向被告流山镇政府提出争议土地确权申请及提供证据材料以证明其主张;
证据6、第三人提供的证据材料,证明第三人韦锡X向被告流山镇政府提供证据材料以证明其主张;
证据7、调解协议书,证明争议地一直由第三人韦锡X管理使用;
证据8、争议地块范围示意图,证明被告流山镇政府组织双方对争议地进行现场勘验后绘制的示意图,确认争议地的面积及四至范围;
证据9、调解笔录,证明被告流山镇政府组织纠纷双方进行调解的情况;
证据10、调查笔录,证明被告流山镇政府依法对韦祯法等人进行调查制作的调查笔录,证实争议地一直由第三人韦锡X管理使用。
证据11、《处理决定》,证明涉案行政行为;
证据12、《处理决定》送达回证,证明《处理决定》的送达情况;
证据6-12,证实《处理决定》事实清楚,证据充分,程序合法,适用法律正确。
被告柳江区政府辩称,原告因不服被告流山镇政府作出的《处理决定》,2018年3月21日向本被告提请行政复议。2018年3月26日,被告柳江区政府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复议法》第三条、第六条、第十三条第一款之规定依法立案审查,分别于3月30日、4月3日、4月13日向各方送达相关法律文书,并告知各方收到法律文书后10日内可对该行政复议提交证据及材料。4月10日,被告流山镇政府提交答辩状及相关证据材料。4月17日,第三人提出答辩意见,但未提交相关证据材料。经审查,被告柳江区政府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复议法》第二十八条第一款第(一)项之规定,于2018年5月24日作出江政复决字【2018】4号《复议决定》,并分别于6月4日、7日送达给各方当事人。
被告柳江区政府在法定期限内按法定程序完成复议并作出行政复议决定,依法履行了职责,程序合法,适用法律正确,恳请法院依法驳回原告诉讼请求,维持被告柳江区政府作出的复议决定。
被告柳江区人民政府向本院提供以下证据:
证据1、行政复议申请书;
证据2、行政复议案件立案呈报表;
证据3、行政复议受理通知书及送达回证;
证据4、行政复议答复通知书及其送达回证;
证据5、参加行政复议通知书及送达回证;
证据6、《行政复议答辩状》及证据清单;
证据7、第三人韦锡X提交的《行政复议答辩状》;
证据8、《复议决定书》;
证据9、《送达回证》;
证据1-9,证明被告柳江区政府作出的行政复议决定,事实清楚,证据充分、程序合法,适用法律正确。
第三人韦锡X辩称,《处理决定》和《复议决定》,事实清楚、程序合法、适用法律正确,请依法驳回原告的诉求。
第三人韦锡X向未向本院提供证据。
上述证据经过庭审质证,原、被告、第三人的质证意见如下:
被告流山镇政府、被告柳江区政府、第三人韦锡X对原告韦廷X所提供的证据的质证意见:对证据1-4,无异议;对证据5-10,对证据的三性均不予认可,三个证人与原告具有近亲属关系,证明内容与事实不符,证言不具有证明效力。
原告对被告流山镇政府所提供的证据的质证意见:对证据1-6、8、9无异议;对证据7有异议,不具有关联性;对证据10、关联性无异议,真实性有异议、不认可证明目的;对证据11、12,关联性无异议,真实性、合法性有异议。
原告对柳江区政府提供的证据的质证意见为:程序上的证据无异议,实体上的证据有异议。
被告流山政府、第三人对被告柳江区人民政府所提供的证据的质证意见:均无异议。
被告柳江区人民政府、第三人对被告流山镇政府所提供的证据的质证意见:均无异议。
本院对上述证据认证如下:各方当事人均无异议的证据,来源合法、内容真实、且与本案具有关联性,本院予以确认。原告提供的证据5-10,系证人证言,在证明效力上,证人均系原告的近亲属,与原告具有利害关系,证明效力较小;在内容上,证人书面的证言证明内容与流山镇政府调查笔录及当庭作证的陈述不一致,前后矛盾,故本院不予确认。被告流山镇政府、被告柳江区政府提供的证据,来源合法,内容真实,与案件事实具有关联,本院综合予以确认。
经审理查明,原告韦廷X与第三人韦锡X柳州市柳江区流山镇××石排屯屯村民,原告属原石排屯第二生产队成员,第三人属原第一生产队成员。
争议地位柳州市柳江区流山镇××石排屯屯”北燕”(地名)原第一生产队土地范围内的一块三角地,面积为0.15亩,四至范围为:东面为水沟,西南面为路,北面为韦锡X自留地。争议产生前,争议地与北面第三人韦锡X自留地连成一块地,由第三人韦锡X种植甘蔗。
2015年6月,第三人韦锡X在自留地上搭建蚕房,将包括部分争议地在内土地进行平整起围墙,原告提出异议,并撬坏部分墙基,双方为此引发涉案土地权属纠纷。纠纷发生后,经流山镇人民调解委员会调解,双方达成调解协议,协议载明:”一、争议地是韦庆福(第三人韦锡X之子)的自留地,由韦庆福管理使用,韦廷X不得干涉;二、由于韦庆福的建房基础被韦廷X撬坏,由韦廷X负责把损坏的基础从新修补好,并砌好一行水泥路,在6月26日之前完成。”
2015年7月,原告对上述调解协议反悔,向被告流山镇政府申请对争议地进行确权。
2017年1月10日,被告流山镇政府作出《流山镇人民政府关流塘村屯村民韦廷X与本屯村民韦锡X土地权属纠纷的处理决定书》,确定争议地使用权归第三人韦锡X。原告不服该处理决定,向柳江区政府申请行政复议,同年3月27日,被告柳江区政府作出复议决定予以维持。
2017年4月6日,原告不服上述争议土地裁决,向本院提起行政诉讼。诉讼期间,被告流山镇政府于2017年7月3日撤销上述处理决定。原告于2017年7月13日向本院提出撤诉申请,本院于当日作出准予撤诉裁定。
2018年8月21日,被告流山镇政府重新作出《流山镇人民政府关流塘村屯村民韦廷X与本屯村民韦锡X土地权属纠纷的处理决定书》,原告不服该处理决定,向柳江区政府申请行政复议,复议期间,被告流山镇政府于2017年12月15日撤销上述处理决定。同年12月25日,被告柳江区政府作出复议决定确认上述处理决定违法。
2018年1月31日,被告流山镇政府又重新作出《处理决定》,决定:韦廷X与韦锡X争议的位流塘村屯”北燕”(地名)0.15亩土地(四至界线详见附图)的使用权归韦锡X所有。原告韦廷X不服该《处理决定》,向被告柳江区政府申请复议,2018年5月24日,被告柳江区政府作出江政复决字【2018】4号《复议决定书》,决定:维持被告流山镇政府作出的《处理决定》。原告不服涉案《处理决定》和《复议决定》,提起本案诉讼。
本院认为,根据《广西壮族自治区土地山林水利权属纠纷调解处理条例》第十五条第一款规定,个人之间、个人与单位之间发生的土地纠纷,由乡镇人民政府或者县级以上人民政府处理。被告流山镇政府受理原告与第三人个人之间的土地权属纠纷确权申请后,依法进行了实地勘查,核实证据,听取了各方当事人意见,并组织了调解,在调解无效后,对各方当事人提供的证据及调查、收集的证据进行综合分析判断后,依法作出涉案《处理决定》,是其履行法定职责的行政行为。因争议地属于村小组集体所有的土地,在原第一生产队的土地范围内,从未分配给过任何人,第三人作为原第一生产队成员拥有土地与争议地相邻,符合客观事实,且争议产生前,争议地已与北面第三人韦锡X土地连成一块地,由第三人韦锡X种植甘蔗。原告作为原第二生产队成员,主张对属于第一生产队范围内的争议地享有使用权,理由是其家人曾经利用争议地堆放过石头或种植过作物的事实,但即便该事实成立也并不必然形成土地使用权的取得或者变更的法律后果,其主张缺乏事实和法律依据。涉案《处理决定》,决定争议地的使用权归第三人韦锡X所有,事实清楚,证据充分,程序合法,适用法律正确。同理,被告柳江区政府作出《复议决定》维持《处理决定》正确。综上,原告的诉请,理据不充分,本院不予支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六十九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原告韦廷X的诉讼请求。
本案受理费50元(原告已预交),由原告韦廷X承担。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向本院或直接向柳州市中级人民法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数提供副本,预交上诉费,上诉于柳州市中级人民法院。
审 判 长  谭韦理
人民陪审员  兰金枝
人民陪审员  银惠鸾
二〇一八年九月二十四日
书 记 员  钟秋柏

公告

一、本裁判文书库为非盈利网站,贯彻国家司法公开的原则,致力于向公众提供全面、真实、可靠的法律信息,为公众了解法律、律师和司法案例提供一个良好的平台。

二、公开判决文书是国家司法审判公开的重要环节,不仅不违法,而且有助于国家法制建设,并且有助于打击拖欠、赖账等不良行为,有助于养成良好的社会风气。

三、如需删除相关文书,请附带详细网址以及证明当事人身份信息材料发送至panjueshu@chongfa.com 7-15个工作日删除。(发送邮件请检查是否附带详情页网址以及当事人证明材料,资料不全不予处理。)

概要

基本信息

审理法院:柳江县人民法院

案件类型:行政案件

审理程序:一审

裁判日期:2018-09-24

律师联盟

免费法律咨询,找律师用崇法APP,好律师就在您身边。

Copyright © 判决书 www.panjueshu.com 苏ICP备16017945-3号 | 网站地图 | 律师联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