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事案件
中国邮政集团公司河北省赵县分公司、张永彬储蓄存款合同纠纷二审民事判决书
河北省石家庄市中级人民法院        

此裁判文书仅用于崇法认证律师参考学习如需查看详情请下载崇法APP进行律师认证 下载崇法APP

普通用户点击查看原文>>

崇法账号

登录密码

河北省石家庄市中级人民法院
民事判决书
(2018)冀01民终10984号
上诉人(原审被告):中国邮政集团公司河北省赵县分公司,住所地:赵县自强路97号。统一社会信用代码/注册号:91130133700954673J。
负责人:尚利杰,该公司经理。
委托诉讼代理人:赵志忠、许克军,河北世纪方舟律师事务所律师。
上诉人(原审被告):张永X,男,1982年2月4日出生,住谢庄乡南中马村宁安街51号。
上诉人(原审被告):吴梅X,女,1934年5月6日出生,住。
上诉人(原审被告):王增X,男,1987年9月25日出生,住。
上诉人(原审被告):张盼X,女,1992年3月4日出生,住。
上诉人(原审被告):张X,男,1977年5月1日出生,住。
上诉人(原审被告):尹平X,女,1972年10月10日出生,住。
以上6(自然人)上诉人委托诉讼代理人:郝联起、冯飞涛,河北长征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王中X,男,1965年9月22日出生,住。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王小X,男,1943年3月17日出生,住。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王亚X,女,1986年9月24日出生,住。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安权X,男,1972年5月9日出生,住。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龚力X,男,1981年9月25日出生,住。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张理X,女,1983年6月10日出生,住。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王双X,男,1973年7月22日出生,住。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王中X,男,1948年11月20日出生,住。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贾均X,男,1967年8月6日出生,住。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张广X,男,1973年9月28日出生,住谢庄乡南中马村泰安。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王瑞X,女,1950年6月29日出生,住。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尹翠X,女,1969年4月18日出生,住。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公京X,男,1954年1月5日出生,住。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王彦X,男,1988年12月25日出生,住。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王志X,男,1952年4月15日出生,住。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张多X,男,1948年1月20日出生,住。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王京X,女,1962年5月5日出生,住。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张玉X,男,1976年3月13日出生,住。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耿占X,男,1984年3月29日出生,住。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王国X,男,1969年7月25日出生,住。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曹辉X,男,1972年11月18日出生,住。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张文X,男,1970年3月22日出生,住谢庄乡南中马村永康路17号。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尹永X,男,1971年2月15日出生,住。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张更X,男,1964年6月3日出生,住。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代孟X,男,1963年12月24日出生,住。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尹中X,男,1962年5月17日出生,住。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张战X,男,1976年11月27日出生,住。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赵春X,女,1941年7月15日出生,住。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张海X,男,1958年9月20日出生,住。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代荣X,男,1967年2月20日出生,住谢庄乡南中马村宁安街18号。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代京X,男,1968年2月3日出生,住。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王志X,男,1945年3月24日出生,住。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张争X,男,1971年1月6日出生,住。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张庆X,男,1945年7月20日出生,住。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王孟X,男,1970年10月10日出生,住。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刘吉X,男,1969年2月22日出生,住。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戴广X,男,1971年5月24日出生,住。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王良X,男,1969年2月9日出生,住。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张建X,男,1986年11月5日出生,住。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王瑞X,男,1960年11月24日出生,住。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张永X,男,1972年6月2日出生,住。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代平X,男,1967年12月5日出生,住。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代丽X,女,1988年10月12日出生,住谢庄乡南中马村宁安街8号。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张军X,男,1966年12月10日出生,住谢庄乡南中马村宁安街43号。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周西X,男,1974年12月20日出生,住。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王计X,男,1948年1月25日出生,住。
以上46名被上诉人及6(自然人)上诉人诉讼代表人:张海X,男,1958年9月20日出生,住赵县。
以上46名被上诉人及6(自然人)上诉人诉讼代表人:王孟X,男,1970年10月10日出生,住赵县。
以上46名被上诉人及6(自然人)上诉人诉讼代表人:张江X,男,1957年6月25日出生,住赵县。
以上46名被上诉人委托诉讼代理人:郝联起、冯飞涛,河北长征律师事务所律师。
上诉人中国邮政集团公司河北省赵县分公司、张永X、吴梅X、王增X、张盼X、张X、尹平X因与被上诉人王中X、王小X、王亚X等46个自然人储蓄存款合同纠纷一案,不服河北省赵县人民法院(2018)冀0133民初1041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审理了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上诉人中国邮政集团公司河北省赵县分公司上诉请求,撤销原判,依法改判或发还重审。事实和理由,一、一审判决适用法律不当。(一)本案是储蓄存款合同纠纷。首先应适用《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存单纠纷案件的若干规定》来审理本案,确定本案储蓄存款合同是否成立。上述司法解释规定储蓄合同的成立应符合“存单的真实性”和“存款关系的真实性”两个标准,缺一不可。而本案被上诉人所持有的存折都是王立凯自制的,对此被上诉人予以认可,一审判决也进行了确认;并且在王立凯刑事犯罪的判决书中也明确记载了,被上诉人的所谓存款没有进入上诉人的金融系统,不属于上诉人的资金,因此,本案储蓄存款合同无法成立。(二)上诉人认为,在审理王立凯与上诉人之间是否存在表见代理时,除了适用《民法通则》第六十三条和《合同法》第49条规定之外,还应适用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当前形势下射你民商事合同纠纷案件若干问题的指导意见》第13条规定,综合认定王立凯的行为是否构成表见代理。因此,上诉人认为一审法院适用法律不全面。二、一审判决认定事实错误。(一)被上诉人提交的“存折”全部为王立凯自制,一审判决认定其为上诉人应支付存款的依据是错误的。被上诉人向法庭提交的“存折”“邮政清单”均是王立凯自制、手写的,该“存折”“邮政清单”中并没有任何能证明与上诉人有关的名称、印章等凭证。因此,不能证明被上诉人与上诉人存在储蓄存款合同关系。一审判决以“提交的存折”为依据判决上诉人向其支付“存款”是错误的。(二)一审法院在对被上诉人所提交的全部“存折”未经王立凯出庭质证,也未调取(2015)赵刑初字第00135号刑事案件的卷宗情况下,认定存折的真实性和数额明显错误。三、一审法院认定上诉人与王立凯之间构成表见代理没有事实依据。(一)最高人民法院印发的《关于当前形势下审理民商事合同纠纷案件若干问题的指导意见》第13条规定:“《合同法》第四十九条规定的表见代理制度不仅要求代理人的无权代理行为在客观上形成具有代理权的表象,而且要求相对人在主观上善意且无过失地相信行为人有代理权。合同相对人主张构成表见代理的,应当承担举证责任,不仅应当举证证明代理行为存在诸如合同书、公章、印鉴等有权代理的客观表象形式要素,而且应当证明其善意且无过失地相信行为人具有代理权”。(二)上诉人尽到了告知和提醒义务。1、上诉人在解除王立凯邮政储蓄代办员资格时,通过南中马村喇叭广播、赵县电视台广播、散发公告、公开信以及与当时的储户进行对账等多种方式向广大村民进行宣传,已经尽到了告知义务。2、上诉人严格按照《中国银行业监督管理委员会办公厅关于清理农村信用社信用代办站、邮政储蓄代办机构的通知》并在赵县县政府、北王里乡政府、赵县法院、公安局等单位监督或参与下进行的清退工作,结果也得到了县、乡两级政府的肯定。综上所述,1、表见代理首先要求行为人以被代理人名义订立合同。而本案中的“活折”均是王立凯自制,“活折”中并没有任何能证明与我公司有关的名称、印章等凭证。2、在判断合同相对人主观上是否属于善意且无过失时,应当结合合同缔结与履行过程中的各种因素综合判断相对人是否尽到了合理注意义务。王立凯自制的“活折”,在形式上与正规存折有明显却别,一般人一眼即可辨别,被上诉人作为储户和具有完全民事行为能力人,具有一定的存款常识,对“活折”完全能够予以辨别,其不能单凭对王立凯的信任,就把现金交给王立凯,而不索取正规的存款凭证。王立凯的所谓“活折”只是一种收据便签而已。因此,被上诉人对王立凯向其出具的自制“活折”,轻易相信,存在重大过失,显然不能构成表见代理。四、赵县人民法院作出的(2015)赵刑初字第00135号刑事判决书不应作为本案的依据。上诉人向法庭提交的《公证书》、《解除客户经理协议》、解除《公告》、赵县公证处现场记录、《致广大客户的一封公开信》、赵县公证局出具的《情况说明》、《与用户对账工作情况表》、《赵县政府会议纪要》及照片等证据,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九十三条规定足以推翻(2015)赵刑初字第00135号刑事判决书对王立凯系职务犯罪性质的认定。因此,该判决书不应作为本案认定事实的依据。王立凯的行为不构成犯罪,也不构成其他职务犯罪。首先王立凯不符合贪污罪的主体要件。王立凯已经不是受委托管理、经营国有财产的代办员,对此王立凯自己是明知的,在刑事案件中也多次供认。赵县分公司2008年12月7日与王立凯签署《解除客户经历协议》后,其明知已经不再是邮储业务的代办员,无权再以代办员、客户经理等名义揽收存款业务,已经不再是受委托管理、经营国有财产的非国家工作人员。其次,王立凯没有贪污罪在主观故意。王立凯是否构成贪污罪的主观要件,只能是看王立凯本人的主观意图,而不是第三人(村民)的主观认识。王立凯对其没有代办资格的事实是完全明知的,其仍以邮储代办员的名义吸收存款,在主观上属于对村民的故意诈骗,是典型的非法吸收公众存款或集资诈骗的行为。综上,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九十三条规定:“下列事实,当事人无须举证证明:(五)已为人民法院发生法律效力的裁判所确认的事实;第五项至第七项规定的事实,当事人有相反证据足以推翻的除外”,(2015)赵刑初字第00135号刑事判决书不应作为本案判决的依据,应予以排除。五、一审判决在认定“原告等人存在过错,亦应承担相应的过错责任”的情况下,却判决上诉人承担全部赔付所谓存款本金的责任,而只对被上诉人和张的利息不予支持,显然与过错责任原则不符。综上所述,一审判决认定事实错误,适用法律不当,应予以纠正。
上诉人张永X、吴梅X、王增X、张盼X、张X、尹平X上诉请求,撤销原判第二项,依法改判。事实和理由,一、上诉人张永X、吴梅X的诉讼请求应予支持。因为上诉人张永X与存折上张书彬系同一人,上诉人吴梅X与存折上樊梅香系同一人,一开始王立凯给张永X、吴梅X发放存折时就书写错误,只是都是一个村的村民,相互都认识,所以就一直未予纠正,但双方都认可本人与存折上姓名不一致的现象。现赵县南中马村委会和赵县公安局谢庄派出所也出具了相关证明,予以证实上诉人张永X、吴梅X与存折权利人为同一人,且一审中公安机关委托河北中实会计事务所有限公司审计出具的报告书也认定邮政存折187号樊梅香系吴梅X,邮政存折101号张书彬系张永X。故应当支持上诉人张永X、吴梅X的诉讼请求。二、上诉人王增X、张盼X、张X的诉讼请求应予支持。首先,该三名上诉人所持的活期储蓄存折虽然标注有中国信合字样,但却是邮政储蓄代办员王立凯所发放的,三个存折中也都有王立凯的亲笔签名,况且手填存折也只是个外在的形式,不能因为三名上诉人的手填存折的封皮印有中国信合的字样,就否认被上诉人的支付义务,因为钱是实际存到王立凯代办处的,王立凯是邮政业务储蓄代办员,并非中国信合的代办员。之所以会出现这种情况,也更加印证了邮政储蓄对王立凯代办处管理的混乱,理应承担对三名上诉人的兑付义务。其次,三名上诉人所持的活期存折,是赵县人民法院作出的(2015)赵刑初字第00135号刑事判决书所认定和采纳的证据,该判决书明确查明王立凯给村民办理的手填存折包括三名上诉人所持有的“活期储蓄存折”等五种样式,王立凯贪污的数额4000128元,就包含有三名上诉人的存款,一审法院对三份存折不予认可,明显与事实不符。第三,王立凯贪污罪的刑事案件共涉及储户297户,其中210储户曾于2016年12月起诉至赵县人民法院,要求被上诉人承担210户存款的兑付义务,赵县人民法院作出的(2016)冀0133民初2032号民事判决,支持了210户储户的诉讼请求,石家庄市中级人民法院作出(2017)冀01民终12769号民事判决书,维持原判,同样支持了原告的诉讼请求。而210户储户就包括最少四名(汤京敏、王永强、张苍群、王合军)与三名上诉人同样的存折样式—“活期储蓄存折”。同样的案情、同样的储户存折、同样的法院、之前的210户中持有中国信合活期储蓄存折的储户,赵县人民法院和石家庄市中级人民法院都予以认可,而现在的三名上诉人为什么就不能认可呢?三、上诉人尹平X的诉讼请求应予支持。尹平X所持有的中国邮政储蓄卡是正规的储蓄卡,王立凯是邮政储蓄的代办员,生效的(2015)赵刑初字第00135号刑事判决书判决王立凯犯贪污罪,王立凯作为邮政储蓄代办员将上诉人尹平X的存款占为己有构成犯罪,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在审理经济纠纷案件中涉及经济犯罪嫌疑若干问题的规定》第三条的规定:“单位直接负责的主管人员和其他直接责任人员,以该单位的名义对外签订经济合同,将取得的财物部分或全部占为己有构成犯罪的,除依法追究行为人的刑事责任外,该单位对行为人因签订、履行该经济合同造成的后果,依法应当承担民事责任”。被上诉人作为单位,应当对上诉人尹平X的损失承担民事责任,且上诉人尹平X的存款数额也在刑事判决书认定王立凯贪污罪的数额之内。故一审法院对上诉人尹平X的判决属于适用法律错误。综上所述,一审法院对于上诉人吴梅X等六名上诉人的事实认定不清,适用法律错误,应依法予以改判,望二审法院能够支持上诉人的上诉请求,以维护上诉人的合法权益。
被上诉人王中X、王小X、王亚X等46人答辩称,原判正确,请求维持原判。
原告王中X、王小X、王亚X等46人向一审法院提出起诉请求:一、判令被告支付给原告1、王中X,本金:12372.78元,利息:111.36元,合计:12484.14元。2、王小X,本金:2600元,利息:23.40元,合计:2623.40元。3、王亚X,本金:896.99元,利息:8.07元,合计:905.06元。4、安权X,本金:40000元,利息:360.00元,合计:40360.00元。5、龚力X,本金:45017元,利息:405.15元,合计:45422.15元。6、张理X,本金:83033元,利息:747.30元,合计:83780.30元。7、王双X,本金:29286.13元,利息:263.58元,合计:29549.71元。8、王中X,本金:2411.49元,利息:21.70元,合计:2433.19元。9、贾均X,本金:2100元,利息:18.90元,合计:2118.90元。10、张广X,本金:377.18元,利息:3.39元,合计:380.57元。11、王瑞X,本金:229元,利息:2.06元,合计:231.06元。12、张X,本金:2820元,利息:25.38元,合计:2845.38元。13、尹翠X,本金:1000元,利息:9.00元,合计:1009.00元。14、公京X,本金:700元,利息:6.30元,合计:706.30元。15、王彦X,本金:568元,利息:5.11元,合计:573.11元。16、王志X,本金:7211.5元,利息:64.90元,合计:7276.40元。17、张多X,本金:802.96元,利息:7.23元,合计:810.19元。18、王京X,本金:420元,利息:3.78元,合计:423.78元。19、张玉X,本金:3057元,利息:27.51元,合计:3084.51元。20、耿占X,本金:21000元,利息:189.00元,合计:21189.00元。21、王国X,本金:957元,利息:8.61元,合计:965.61元。22、曹辉X,本金:47971元,利息:431.74元,合计:48402.74元。23、张文X,本金:1336元,利息:12.02元,合计:1348.02元。24、尹永X,本金:19770元,利息:177.93元,合计:19947.93元。25、张更X,本金:504.4元,利息:4.54元,合计:508.94元。26、代孟X,本金:3300元,利息:29.70元,合计:3329.70元。27、尹中X,本金:3000元,利息:27.00元,合计:3027.00元。28、张战X,本金:33172元,利息:298.55元,合计:33470.55元。29、赵春X,本金:2000元,利息:18.00元,合计:2018.00元。30、张海X,本金:80031元,利息:720.28元,合计:80751.28元。31、王增X,本金:6720元,利息:60.48元,合计:6780.48元。32、代荣X,本金:767元,利息:6.90元,合计:773.90元。33、代京X,本金:14650元,利息:131.85元,合计:14781.85元。34、吴梅X,本金:600元,利息:5.40元,合计:605.40元。35、王志X,本金:30443.22元,利息:273.99元,合计:30717.21元。36、张争X,本金:4087元,利息:36.78元,合计:4123.78元。37、张盼X,本金:1000元,利息:9.00元,合计:1009.00元。38、张庆X,本金:3800元,利息:34.20元,合计:3834.20元。39、王孟X,本金:108360.23元,利息:975.24元,合计:109335.47元。40、刘吉X,本金:685元,利息:6.17元,合计:691.17元。41、戴广X,本金:7704.66元,利息:69.34元,合计:7774.00元。42、王良X,本金:1000元,利息:9.00元,合计:1009.00元。43、张建X,本金:509.27元,利息:4.58元,合计:513.85元。44、王瑞X,本金:1656元,利息:14.90元,合计:1670.90元。45、张永X,本金:370元,利息:3.33元,合计:373.33元。46、张永X,本金:1249元,利息:11.24元,合计:1260.24元。47、代平X,本金:3733.31元,利息:33.60元,合计:3766.91元。48、代丽X,本金:700元,利息:6.30元,合计:706.30元。49、张军X,本金:3413.74元,利息:30.72元,合计:3444.46元。50、周西X,本金:522.66元,利息:4.70元,合计:527.36元。51、王计X,本金:1300元,利息:11.70元,合计:1311.70元。52、尹平X,本金:840.79元,利息:7.57元,合计:848.36元。二、本案诉讼费用由被告承担。
一审法院认定事实,赵县邮政局为全民所有制非法人企业,2008年8月中国邮政储蓄银行股份有限公司赵县支行(以下简称邮储赵县支行)从赵县邮政局分立,中国邮政储蓄银行股份有限公司赵县范庄镇支行(以下简称邮储范庄镇支行)于2008年10月成立,属于县邮政局的下属单位。2015年4月10日赵县邮政局名称变更为中国邮政集团公司河北省赵县分公司。王立凯原为赵县邮政局的投递员和邮政储蓄代办员,赵县邮政局为王立凯发放了《邮政业务代办处》匾牌、商务通和空白手填存折,商务通用于客户转账支付和账户余额查询等服务,空白手填存折用于为村民办理储蓄业务。《中国银行业监督管理委员会办公厅关于清理农村信用社信用代办站、邮政储蓄代办机构的通知》(银监办发[2006]120号)下发后,赵县邮政局和邮储赵县支行开始对设立的赵县谢庄乡南中马邮政业务代办处进行清理。2008年12月7日在赵县公证处公证员的公证下,赵县邮政局和邮储赵县支行与王立凯签订了《解除客户经理协议书》,向王立凯送达了《公告》和《公开信》,在南中马村张贴了《公告》和《公开信》并拍照。协议书中王立凯承诺不再以赵县邮政局的客户经理、代办员、营销员或者类似的名义办理储蓄存款业务,所持有的代办标志牌、收款收据、印章全部交由赵县邮政局销毁;约定双方共同以王立凯客户经理工号揽收的客户存款明细清单,作为本协议附件一并生效,不在前述清单范围的客户存款的清偿责任由王立凯承担。在清理工作中还制作了《12月9日与用户对账工作情况》表,但工作情况表上“登记人的姓名”栏,大部分只是有一个对钩,也没有负责人和核对人的签名。解除协议签订后,赵县邮政局没有将《邮政业务代办处》匾牌和商务通收回。时隔不久,王立凯继续以赵县邮政局的名义为村民办理存取款业务,将部分村民的存款以村民的名义存到了邮储范庄镇支行,办理一个真实的存折由王立凯保存,办理一个手填存折交给村民,将部分村民的存款以自己的名义存到了邮储范庄镇支行,给村民办理一个手填存折。存折“操作员”一栏有王立凯的签名和王春雪的印章。其中,部分手填存折仍然是2008年签订解除协议之前的手填存折,部分手填存折盖有邮戳,部分手填存折在《12月9日与用户对账工作情况》表中有记载。王立凯通过手填存折为村民办理的存款总额为60077048.46元,取款总额为56027850.32元,折上利息总额为2898.83元,折上余额为4052096.97元,扣除折外取款49069.76元、实际余额为4003027.21元。王立凯所持有的以村民名义办理的存折存款和以自己名义办理的存折存款已基本被王立凯支取完毕。王立凯称有265500元用于自己使用或者借贷给他人,但能够认定的为100000元,其余款项王立凯没有交代其具体去向。赵县人民法院于2016年9月12日作出(2015)赵刑初字第00135刑事判决书,以被告人王立凯犯贪污罪判处其有期徒刑十一年,并责令其退赔被告公司4000128元。本案原告系王立凯发放的自制存折的持有者,其诉讼请求的本金经河北中实会计事务所有限公司审计,包括在王立凯应退赔被告款项之内。本案中王立凯手填存折分为5类,活折27个(王中X、安权X、张理X、王双X、张广X、王瑞X、尹翠X、王彦X、王志X、张多X、耿占X、曹辉X、尹永X、尹中X、张战X、赵春X、张海X、王增X、代京X、王志X、张争X、张庆X、王良X、张建X、王瑞X、代平X、张军X、周西X。绿卡清单1个(王亚X)。中国信合活期储蓄存折3个(王增X、张盼X、张X)。邮政清单22个(王小二、龚力X、王中X2个、贾军辉、公京X、王京X、张玉X、王国X、张文X、张更X、代孟X、代荣X、樊梅香、王孟X2个、刘计锁、张书彬、张永X、代平X、代丽X、王计X)。中国邮政储蓄卡1张(尹平X)。另作为原告的耿占X折上记载余额为65469.76元,其提出有支款王立凯没有登记的情况,其存折实际余额为21000元(河北中实会计事务所有限公司出具报告亦有记载)。原告戴广X、周西X起诉时存折已丢失,河北中实会计事务所有限公司出具报告记载二人存款余额分别为7704.66元和522.66元。其他原告存款余额分别为王良X1000元、张建X509.27元、王瑞X1656元、代京X14650元、曹辉X47971元、尹永X19770元、王中X12372.78元、张海X80031元、赵春X2000元、张战X33172元、尹中X3000元、张庆X3800元、张争X4087元、王志X30443.22元、张多X802.96元、尹翠X1000元、王瑞X229元、安权X40000元、王双X29286.13元、张理X83033元、张广X377.18元、张军X3413.74元、王志X7211.5元、王彦X568元、代平X3233.31元、王增X3551元。绿卡清单(1个)王亚X896.99元。中国信合(3个)张X2820元、王增X3169元、张盼X1000元。中国邮政储蓄卡(1个)尹平X840.79元。中国邮政(22个)张玉X3057元、王京X420元、王小X2600元、王国X957元、贾均X2100元、王中X(2个)2411.49元、龚力X45017元、吴梅X600元、代荣X767元、张永X1249元、张永X370元、代丽X700元、王计X1300元、公京X700元、刘吉X685元、代孟X3300元、王孟X(2个)108360.23元、张文X1336元、张更X504.4元、代平X500元。原告吴梅X、张永X没有与其名字对应的存折,且也无提交证据证实樊梅香为吴梅X、张书彬即张永X。上述事实由当事人陈述、河北中实会计事务所有限公司专项审计报告、原告提交的存折、已生效的赵县人民法院(2015)赵刑初字第00135号刑事判决书等证据证实。
一审法院认为,本案应以生效的(2015)赵刑初字第00135号刑事判决书为依据,该判决书认定赵县邮政局聘用王立凯为其单位的邮政储蓄代办员,属于受国有企业委托管理经营国有财产的非国家工作人员。2008年12月7日赵县邮政局与王立凯签订《解除客户经理协议书》之后,形式上委托关系已经解除但实际并未解除,王立凯以赵县邮政局名义所揽收的存款属于赵县邮政局的客户资金。被告与王立凯在形式上解除了代办员关系后,被告对王立凯继续为原告办理存取款业务的放任,使原告有理由相信王立凯的代办行为有被告赋予的代理权,故王立凯的行为构成表见代理,被告应承担王立凯以赵县邮政局名义所揽收存款相应的民事责任。原告等作为完全民事行为能力人,应该有相应的认知能力,但依然在没有加盖有被告公章的自制存折上办理存取款业务,原告等人存在过错,亦应承担相应过错责任,因此对原告所主张利息,本院不予支持。本案中王立凯以活折、绿卡清单、邮政清单(中国邮政)所揽收存款应视为其代理被告的行为,被告应承担给付存款余额的责任。王立凯办理的中国信合活期储蓄存折3个(王增X、张盼X、张X)明显不构成代理被告的行为,对中国信合活期储蓄3个存折的存款被告不承担兑付责任。尹平X名字的中国邮政储蓄卡1张是正规储蓄卡,交王立凯持有并支取存款属尹平X个人行为,其没有要求被告承担的理由。原告吴梅X、张永X没有与其名字对应的存折,且也无提交证据证实樊梅香为吴梅X、张书彬即张永X,因此对吴梅X、张永X的事实请求亦不予支持。综上,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六十三条、《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四十九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第二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一、被告中国邮政集团公司河北省赵县分公司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支付原告耿占X21000元、戴广X7704.66元、周西X522.66元、王良X1000元、张建X509.27元、王瑞X1656元、代京X14650元、曹辉X47971元、尹永X19770元、王中X12372.78元、张海X80031元、赵春X2000元、张战X33172元、尹中X3000元、张庆X3800元、张争X4087元、王志X30443.22元、张多X802.96元、尹翠X1000元、王瑞X229元、安权X40000元、王双X29286.13元、张理X83033元、张广X377.18元、张军X3413.74元、王志X7211.50元、王彦X568元、代平X3233.31元、王增X3551元、王亚X896.99元(绿卡清单)。(邮政清单22个)张玉X3057元、王京X420元、王小X2600元、王国X957元、贾均X2100元、王中X(2个)2411.49元、龚力X45017元、代荣X767元、张永X1249元、代丽X700元、王计X1300元、公京X700元、刘吉X685元、代孟X3300元、王孟X(2个)108360.23元、张文X1336元、张更X504.40元、代平X500元。二、1.驳回原告吴梅X、张永X的诉讼请求;2.驳回以中国信合活期储蓄存折主张支付存款的三原告王增X、张盼X、张X和中国邮政储蓄卡主尹平X的诉讼请求;3.驳回其他原告关于利息的诉讼请求。如果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的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期间的债务利息。案件受理费10278元由原告吴梅X、张永X、王增X、张盼X、张X、尹平X分别负担50元,被告中国邮政集团公司河北省赵县分公司负担9978元。
二审中,当事人未提交新证据。本院对一审法院认定的事实予以确认。
本院认为,双方当事人争议的焦点是,1、上诉人中国邮政集团公司河北省赵县分公司应否向王中X、王小X、王亚X等46被上诉人承担赔偿责任;2、(1)上诉人吴梅X、张永X向中国邮政集团公司河北省赵县分公司主张的权利有无事实依据,其诉讼请求应否得到支持,(2)上诉人王增X、张盼X、张X向中国邮政集团公司河北省赵县分公司主张的权利有无事实依据,其诉讼请求应否得到支持,(3)上诉人尹平X向中国邮政集团公司河北省赵县分公司主张的权利有无事实依据,其诉讼请求应否得到支持。
本案应以生效的(2015)赵刑初字第00135号刑事判决书为依据,该判决书认定赵县邮政局聘用王立凯为其单位的邮政储蓄代办员,属于受国有企业委托管理经营国有财产的非国家工作人员。2008年12月7日赵县邮政局与王立凯签订《解除客户经理协议书》之后,形式上委托关系已经解除但实际并未解除,王立凯以邮政公司名义所揽收的存款属于邮政公司的客户资金。邮政公司与王立凯在形式上解除了代办员关系后,王立凯仍然采取在签订解除协议之前的方式收支存款使用邮政公司颁发的《邮政业务代办处》标志牌和空白手填存折,上诉人邮政公司对王立凯继续为案涉储户办理存取款业务的放任,使储户有理由相信王立凯的代办行为有邮政公司赋予的代理权,故王立凯的行为构成表见代理,上诉人邮政公司应承担王立凯对46被上诉人以其名义所揽收存款相应的民事责任,即应该向46被上诉人承担赔偿责任。
上诉人吴梅X、张永X二审提交新证据证明“樊梅香”与吴梅X同属一人,“张书彬”与张永X同属一人,且上诉人邮政公司未提供其他证据证明另有储户“樊梅香”、“张书彬”,对该新证据,予以采信。故邮政公司应当向上诉人吴梅X、张永X承担赔偿责任。
上诉人王增X、张盼X、张X向中国邮政集团公司河北省赵县分公司主张权利的依据是王立凯向其出具的“中国信合活期储蓄存折”,王立凯办理的“中国信合活期储蓄存折”即不属于中国邮政集团公司河北省赵县分公司的职务行为,也明显不构成代理,故中国邮政集团公司河北省赵县分公司对“中国信合活期储蓄”3个存折的存款不承担兑付和赔偿责任。
尹平X将中国邮政储蓄卡交王立凯,基于相信王立凯系代办员的身份具有中国邮政集团公司河北省赵县分公司的代理权,考虑到均为当地村民,长期的交易习惯、认知水平等因素,中国邮政集团公司河北省赵县分公司应当对王立凯支取尹平X中国邮政储蓄卡款项的行为承担赔偿责任。
综上所述,因上诉人中国邮政集团公司河北省赵县分公司、王增X、张盼X、张X的上诉理由不成立,依法应予驳回。上诉人吴梅X、张永X、尹平X的上诉请求成立,予以支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二)项的规定,判决如下:
一、维持河北省赵县人民法院(2018)冀0133民初1041号民事判决第一项即“被告中国邮政集团公司河北省赵县分公司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支付原告耿占X21000元、戴广X7704.66元、周西X522.66元、王良X1000元、张建X509.27元、王瑞X1656元、代京X14650元、曹辉X47971元、尹永X19770元、王中X12372.78元、张海X80031元、赵春X2000元、张战X33172元、尹中X3000元、张庆X3800元、张争X4087元、王志X30443.22元、张多X802.96元、尹翠X1000元、王瑞X229元、安权X40000元、王双X29286.13元、张理X83033元、张广X377.18元、张军X3413.74元、王志X7211.50元、王彦X568元、代平X3233.31元、王增X3551元、王亚X896.99元(绿卡清单)。(邮政清单22个)张玉X3057元、王京X420元、王小X2600元、王国X957元、贾均X2100元、王中X(2个)2411.49元、龚力X45017元、代荣X767元、张永X1249元、代丽X700元、王计X1300元、公京X700元、刘吉X685元、代孟X3300元、王孟X(2个)108360.23元、张文X1336元、张更X504.40元、代平X500元。”、第二项中的“3.驳回其他原告关于利息的诉讼请求。”;
二、撤销河北省赵县人民法院(2018)冀0133民初1041号民事判决第二项中的“1.驳回原告吴梅X、张永X的诉讼请求;2.驳回以中国信合活期储蓄存折主张支付存款的三原告王增X、张盼X、张X和中国邮政储蓄卡主尹平X的诉讼请求;”;
三、上诉人中国邮政集团公司河北省赵县分公司支付吴梅X600元、张永X370元、尹平X840.79元,限本民事判决书生效后十日内履行完毕;
四、驳回上诉人王增X、张盼X、张X的上诉请求即对中国邮政集团公司河北省赵县分公司的诉讼请求;
五、驳回中国邮政集团公司河北省赵县分公司的上诉请求。
一审诉讼费按原判执行。中国邮政集团公司河北省赵县分公司缴纳的二审诉讼费9978元由上诉人中国邮政集团公司河北省赵县分公司负担;张永X、吴梅X、王增X、张盼X、张X、尹平X缴纳的二审诉讼费300元由王增X、张盼X、张X负担50元,上诉人中国邮政集团公司河北省赵县分公司负担250元。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判长 刘彦林
审判员 于 英
审判员 孙丽娜
二〇一八年十一月五日
代书记员 刘召芬

公告

一、本裁判文书库为非盈利网站,贯彻国家司法公开的原则,致力于向公众提供全面、真实、可靠的法律信息,为公众了解法律、律师和司法案例提供一个良好的平台。

二、公开判决文书是国家司法审判公开的重要环节,不仅不违法,而且有助于国家法制建设,并且有助于打击拖欠、赖账等不良行为,有助于养成良好的社会风气。

三、如需删除相关文书,请附带详细网址以及证明当事人身份信息材料发送至panjueshu@chongfa.com 7-15个工作日删除。(发送邮件请检查是否附带详情页网址以及当事人证明材料,资料不全不予处理。)

概要

基本信息

审理法院:河北省石家庄市中级人民法院

案件类型:民事案件

审理程序:二审

裁判日期:2018-11-05

律师联盟

免费法律咨询,找律师用崇法APP,好律师就在您身边。

Copyright © 判决书 www.panjueshu.com 苏ICP备16017945-3号 | 网站地图 | 律师联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