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事案件
葛善明、马小兰等与郭志先、林启龙土地承包经营权转让合同纠纷一审民事判决书
汉川市人民法院        

此裁判文书仅用于崇法认证律师参考学习如需查看详情请下载崇法APP进行律师认证 下载崇法APP

普通用户点击查看原文>>

崇法账号

登录密码

湖北省汉川市人民法院
民事判决书
(2015)鄂汉川民初字第01446号
原告:葛善X,男,汉族,汉川市人,农民,住汉川市。
原告:马小X,女,汉族,汉川市人,农民,住汉川市。
原告:葛X,男,汉族,汉川市人,住汉川市。
三原告共同委托诉讼代理人:张海燕、朱圣传,均系北京盈科(武汉)律师事务所律师。代理权限均为特别授权。
被告:郭志X,女,汉族,汉川市人,住武汉市江岸区。
委托诉讼代理人:夏志敏,湖北观筑律师事务所律师。代理权限为特别授权。
委托诉讼代理人:刘李一,湖北康欣新材料科技有限责任公司法务专员。代理权限为特别授权。
被告:林启X,男,汉族,汉川市人,职工,住北京市海淀区。
委托诉讼代理人:汪长江,湖北谛益律师事务所律师。代理权限为特别授权。
第三人:汉川市汈东街道办事处泥湖生产大队管理委员会。住所地,汉川市汈东街道办事处泥湖村。
法定代表人刘光旭,主任。
原告葛善X、马小X、葛X诉被告郭志X、林启X,第三人汉川市汈东街道办事处泥湖生产大队管理委员会(以下简称泥湖大队)土地承包经营权转让合同纠纷一案,本院于2015年10月19日立案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于2016年4月19日公开开庭进行审理。原告葛善X、马小X、葛X的共同委托诉讼代理人张海燕、朱圣传,被告郭志X的委托诉讼代理人夏志敏、刘李一,被告林启X的委托诉讼代理人汪长江,第三人泥湖大队的法定代表人刘光旭均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葛善X、马小X、葛X诉称,三原告系第三人泥湖大队五组的村民。2005年4月20日,三原告以家庭承包的方式共同承包了第三人泥湖大队的土地17.8亩。2011年9月,在第三人泥湖大队撮合下,原告葛善X与被告郭志X、林启X签订了一份农村土地经营权转让合同。但直到签订合同后十四个月,原告葛善X才拿到合同原件,且合同上由被告郭志X、林启X擅自添加了原告葛善X并不知道的条款:“转让期限,买断终身”,并加盖了第三人泥湖大队的公章。合同签订日期也由2011年9月改成了2010年3月。该合同约定,原告葛善X将其与原告马小X、葛X共同承包的6.37亩一次性全部转让给被告郭志X和林启X。二被告一次性支付人民币95550元转让费后,即享有承包地的一切生产、经营、处置权。合同还约定,原承包期满后由二被告按国家政策自然延包,原告葛善X从签订协议之日起不再享有承包权。并且,第三人泥湖大队在没有向原告葛善X说明任何理由的情况下,将三原告的土地承包经营权证收缴上去,过了一段时间后才退还给原告葛善X。在退还的经营权证上,有明显涂改或划痕,在土地变更登记的主管部门栏中盖了第三人泥湖大队的公章,该大队的负责人刘光旭签了名。二被告在土地转让后,主要用于植树和种藕,改变了土地用途,并且对承包地进行掠夺式经营,被告郭志X和林启X也不是从事农业生产经营的农户。三原告认为,原告葛善X在未经原告马小X和原告葛X同意的情况下,与二被告签订土地承包经营权转让合同的行为,属无效民事行为。二被告改变土地性质和土地用途,损害了农民的土地承包经营权,该流转行为,理应确认无效。二被告及第三人泥湖大队在合同签订后十四个月后才将合同交给原告葛善X,并篡改合同签订时间及内容,属合同欺诈行为。为此,三原告向法院起诉,要求:1.确认原告葛善X与被告郭志X、林启X签订的农村土地经营权转让合同无效;2.确认原告葛善X转让给二被告的位于汉川市汈东街道办事处泥湖大队五组的承包地6.37亩由原告一家继续承包经营。
三原告为支持其诉讼主张,向本院提交了如下证据:
证据一、三原告身份证、户口簿复印件,拟证明三原告的身份及家庭成员情况。
证据二、农村土地承包经营权证(汉川市农地承包权字第43022601050026号),拟证明三原告共同承包17.8亩耕地,并且土地承包经营权变更登记没有经过法定主管部门的同意并盖章。
证据三、农村土地经营权转让合同,拟证明①该合同由原告葛善X一人与被告郭志X和林启X签订,没有原告马小X和葛X签字或授权;②合同第三条中约定的由二被告得到承包土地的处置权以及转让期限、买断终身等条款违反法律规定;③合同第四条约定的内容违法。
证据四、情况反映一份,拟证明三原告曾向政府相关职能部门反映情况并要求收回土地承包经营权。
证据五、照片一组,拟证明二被告在转包的土地上植树和种藕,改变了土地用途。
被告郭志X辩称,1.三原告的起诉,已超过诉讼时效的规定;2.被告郭志X与原告葛善X签订的转让合同合法有效;3.起诉状中关于事实的陈述与客观实际严重不符。故请求法院驳回三原告的诉讼请求。
被告郭志X为支持其抗辩理由,向本院提交了如下证据:
证据一、农村土地经营权转让合同,拟证明原告葛善X与被告郭志X、林启X签订的土地经营权转让合同合法有效。
证据二、收款凭证,拟证明被告郭志X和林启X在土地经营权转让合同签订后,已履行支付转让款的义务。
证据三、农村土地承包经营权证,拟证明被告郭志X及时办理了土地经营权变更登记手续。
被告林启X辩称,三原告起诉被告林启X时,被告林启X的身份信息与三原告在诉状中的信息情况不一致,被告林启X长期在北京工作,没有参与三原告与被告郭志X的签订转让合同的任何行为,应驳回三原告对被告林启X的起诉。
被告林启X未向本院提交相应的证据。
第三人泥湖大队述称,原、被告签订农村土地经营权转让合同,是双方自愿协商后所签,第三人泥湖大队只是在合同上加盖了公章,予以证明。
第三人泥湖大队未向本院提交相应的证据。
本院依三原告申请,调查后作出的调查笔录一份,拟证明被告郭志X持有的土地承包经营权证,不属法定管理机关发放的权证的事实。
经庭审质证,被告郭志X、林启X、第三人泥湖大队对三原告提交的证据二无异议,对上述证据,本院依法予以采信。
三原告对被告郭志X提交的证据一至三均有异议,对被告郭志X提交的证据一的真实性、关联性无异议,但对证明目的有异议,认为该合同为无效合同;对证据二的付款凭证中的收款人无异议,但付款方不明确,且付款发票属于作废的假发票,故不予认可;证据三的承包经营权证中的持证人郭志X不是农户,承包期限的约定违法,且该合同没有经村民代表大会同意,故转让行为违法。并申请本院对该经营权证的真实性予以调查。被告林启X和第三人泥湖大队对被告郭志X提交的证据一至三无异议。
被告郭志X对三原告提交的证据一、三、四、五有异议,认为证据一只是原告葛善X、马小X、葛X的身份证明,不符合证据的法定形式,不能作为本案的证据;对证据三中的合同的真实性、合法性、关联性无异议,但对证明目的有异议,被告郭志X认为,因原告葛善X是户主,二被告有理由相信原告葛善X有权代表全家签订土地经营权转让合同;对证据四的真实性、合法性无法确定,该证据与诉争合同是否有效无关联;对证据五真实性、合法性、证明目的均有异议,认为植树和种莲藕均属于农业的生产范围。
被告林启X对三原告提交的证据一、三、四无异议,对证据五有异议,认为该证据五中的照片没有文字说明,无法达到证明其目的;第三人泥湖大队对三原告提交的证据一、三、五无异议,对证据四要求按政策执行。
对本院依三原告申请调查的证据,三原告无异议,被告郭志X对其真实性无异议,但认为该调查笔录不足以证明被告郭志X持有的经营权证是伪造的,不能对三原告的诉讼请求产生积极影响。三原告的诉讼请求,主要是要求认定合同无效,因此,只需审查合同的签订主体是否适格,合同内容是否违反合同法的关于合同无效的相关规定,并不审查在履行合同过程中,当事人是否违反合同约定或法律禁止性行为。因此,对本院调查笔录的证明效力,不予认可。
对上述当事人有异议的证据,本院认为,三原告提交的证据一是原告葛善X及家庭成员的基本情况证明,与本案当事人作为原告是否适格有关联,本院对该证据依法予以认可。三原告提交的证据三与被告郭志X提交的证据一,均是相同的农村土地经营权转让合同,该合同签订主体,均不违反法律规定,但协议中有关违反法律规定的约定,应属无效。三原告提交的证据四是三原告及其他村民的陈述及相关诉求的情况反映,与本案讼争的合同效力纠纷没有关联性,本院不予认可。三原告提交的证据五中的照片主要是证明被告郭志X在转让的土地上种植树木及莲藕的事实,属二被告在履行合同中的经营行为,如有违反法律规定的情形,三原告可以要求终止合同,该证据与本案讼争的合同的效力没有关联性,对该证据的证明目的,本院不予认可。
被告郭志X提交的证据二是主要证明被告郭志X、林启X支付土地转让费事实,三原告对收取土地转让款的事实无异议,至于在收据上盖什么章,或使用作废发票等,不影响该证据证明三原告收到被告郭志X及林启X支付土地转让费的事实,本院对该证据的证明目的予以认可。被告郭志X提交的证据三中的经营权证,是其在履行合同过程中所取得,该证据不能证明原告葛善X与二被告所签订合同是有效合同,对该证据的证明效力,本院不予认可。
本院依三原告申请派员调查、制作的笔录,调查方式合法,被调查人是汉川市汈东街道办事处财经所长,其陈述的事实客观真实,调查内容可以证明被告郭志X持有的土地承包经营权证不属颁发土地承包经营权证的主管部门所发放的事实。
经审理查明,葛善X、马小X、葛X均系汉川市汈东街道办事处(原称汈东棉花原种场)泥湖大队村民。2010年3月20日,葛善X与郭志X、林启X签订一份农村土地经营权转让合同,合同约定,由葛善X将其承包的土地6.37亩,一次性转让给郭志X和林启X,转让价为95550元(每亩按15000元计算)。合同第三条约定:“郭志X、林启X一次性付清款项后,享有该田块的一切生产、经营、处置权。”第四条约定:“原承包期满后,由郭志X、林启X按国家政策自然延包,葛善X从签订协议之日起不再享有该责任田的承包经营权。”泥湖大队在该合同中的证明人处加盖该大队管理委员会公章予以确认。合同签订后,郭志X、林启X支付了转让费用95550元,并对转让的土地进行经营管理。在履行合同过程中,泥湖大队将葛善X持有的土地承包经营权证收取,对土地承包经营权进行变更登记,转入方登记为郭志X和林启X。在承包经营权证上,主管部门签章栏中,并加盖了泥湖大队公章。合同第三条又添加了“转让期限,买断终身”的内容。后因葛善X、马小X、葛X对合同中第三条后面用手写的约定为“转让期限,买断终身”的内容不予认可,认为上述约定,是被他人所添加,侵犯其合法权益,遂向法院起诉,要求确认土地承包经营权转让合同无效,讼争土地仍由葛善X等人承包经营。
另查明:泥湖大队发放给葛善X的农村土地承包权证,编号为汉川市农地承包权(字)第43022601050026号。承包期限从2005年4月20日至2028年10月31日止,承包方式为家庭承包,承包土地用途为农业,承包经营权共有人为葛善X、马小X、葛X。经营权证发放日期为2005年4月20日。葛善X、马小X、葛X在诉状中陈述,葛善X与郭志X、林启X所签合同,事隔14个月才由泥湖大队交给葛善X及合同日期被篡改的事实,均只有当事人陈述,没有其他相应证据予以证实。林启X亦认可由其父代其对土地转让进行处理的事宜。
本院认为,原告葛善X、马小X、葛X以家庭承包的形式承包了泥湖大队的土地后取得了土地合法的承包经营权。原告葛善X、马小X、葛X在承包期内,依法有权将其承包的土地以转让方式进行经营流转,原告葛善X与被告郭志X、林启X签订土地流转合同,是双方当事人真实意思表示,但合同中第四条的约定违反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土地承包法》第三十三条第(三)项的“流转期限不得超过承包期的剩余期限”规定,加之二被告不是泥湖大队的村民,在转让期满后,依法不得自然延包,因此,该条款的约定无效。当事人依该条款取得的财产,依法应予返还。由于当事人在本案诉讼中,未予主张其相应的权利,本院依法不予处理。合同中第三条由泥湖大队加盖公章,手写的关于“转让期限,买断终身”的内容,没有原告葛善X和被告郭志X、林启X签名和盖章予以确认,且内容违反法律规定,该约定的内容对原、被告均没有约束力。本院对上述手写的内容不予认可。原告马小X、葛X以原告葛善X与二被告签订土地经营权转让合同,没有经其同意为由,要求确认承包合同无效,因原告葛善X是家庭承包的代表,并且在合同签订后的几年之内,土地由被告郭志X、林启X经营管理,原告马小X和葛X应知道其权利被侵犯而未及时主张权利,且二被告受让该用益物权是善意的,并支付了合理的转让价格,应认定二被告取得该土地的用益物权。对原告马小X、葛X要求以此理由认定合同无效,本院不予支持。二被告取得转让土地的用益物权后,依法对转让土地享有占有、使用、收益的权利,没有处分权,因此,原告葛善X与二被告签订合同中第三条关于二被告享有转让土地的处置权的约定,违反法律规定,本院依法认定为无效。合同中一、二条关于转让价款和转让面积的约定,不违反法律规定,本院予以认可。三原告认为合同有欺诈行为,但无相关证据佐证,本院不予认可。三原告要求确认原告葛善X与被告郭志X、林启X签订的合同全部无效及要求继续承包经营的请求,本院不予支持。原、被告诉争的关于合同效力问题,不适用诉讼时效的规定,被告郭志X认为三原告的诉请超过诉讼时效的意见,本院不予采纳。被告林启X辩称,其不是适格诉讼主体的意见,因其在陈述中明确表示知道参与土地转让事宜,其参加诉讼不违反法律规定,对其辩称的意见,本院不予采信。第三人泥湖大队对原、被告签订合同盖章予以确认,依法应认定第三人泥湖大队对三原告的承包土地进行转让的行为予以认可。经合议庭评议,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物权法》第一百零六条、第一百一十七条,《中华人民共和国农村土地承包法》第十五条、第三十二条、第三十三条第(三)项、第三十四条、第三十七条,《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五十二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第一百四十二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一、确认原告葛善X与被告郭志X、林启X签订的土地承包经营权转让合同中的第三条中关于二被告享有转让土地的处置权的约定和第四条的约定无效;
二、驳回三原告的其他诉讼请求。
本案件受理费100元,由原告葛善X、马小X、葛X,被告郭志X、林启X各负担50元。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湖北省孝感市中级人民法院。
审判长  孙志华
审判员  朱文涛
审判员  龚卫东
二〇一六年十一月七日
书记员  刘信樵
附相关法律条文:
《中华人民共和国物权法》
第一百零六条无处分权人将不动产或者动产转让给受让人的,所有权人有权追回;除法律另有规定外,符合下列情形的,受让人取得该不动产或者动产的所有权:
(一)受让人受让该不动产或者动产时是善意的
(二)以合理的价格转让
(三)转让的不动产或者动产依照法律规定应当登记的已经登记,不需要登记的已经交付给受让人。
受让人依照前款规定取得不动产或者动产的所有权的,原所有权人有权向无处分权人请求赔偿损失。
当事人善意取得其他物权的,参照前两款规定。
第一百一十七条用益物权人对他人所有的不动产或者动产,依法享有占有、使用和收益的权利。
《中华人民共和国农村土地承包法》
第十五条家庭承包的承包方是本集体经济组织的农户;
第三十二条通过家庭承包取得的土地承包经营权可以依法采取转包、出租、互换、转让或者其他方式流转。
第三十三条(三)流转的期限不得超过承包期的剩余期限;
第三十四条土地承包经营权流转的主体是承包方。承包方有权依法自主决定土地承包经营权是否流转和流转的方式。
第三十七条土地承包经营权采取转包、出租、互换、转让或者其他方式流转,当事人双方应当签订书面合同。采取转让方式流转的,应当经发包方同意;采取转包、出租、互换或者其他方式流转的,应当报发包方备案。
土地承包经营权流转合同一般包括以下条款:
(一)双方当事人的姓名、住所;
(二)流转土地的名称、坐落、面积、质量等级;
(三)流转的期限和起止日期;
(四)流转土地的用途;
(五)双方当事人的权利和义务;
(六)流转价款及支付方式;
(七)违约责任。
《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
第五十二条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合同无效:
(一)一方以欺诈、胁迫的手段订立合同,损害国家利益;
(二)恶意串通,损害国家、集体或者第三人利益;
(三)以合法形式掩盖非法目的;
(四)损害社会公共利益;
(五)违反法律、行政法规的强制性规定。
《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
第六十四条当事人对自己提出的主张,有责任提供证据。
当事人及其诉讼代理人因客观原因不能自行收集的证据,或者人民法院认为审理案件需要的证据,人民法院应当调查收集。
人民法院应当按照法定程序,全面地、客观地审查核实证据。
第一百四十二条法庭辩论终结,应当依法作出判决。判决前能够调解的,还可以进行调解,调解不成的,应当及时判决。
-12-

公告

一、本裁判文书库为非盈利网站,贯彻国家司法公开的原则,致力于向公众提供全面、真实、可靠的法律信息,为公众了解法律、律师和司法案例提供一个良好的平台。

二、公开判决文书是国家司法审判公开的重要环节,不仅不违法,而且有助于国家法制建设,并且有助于打击拖欠、赖账等不良行为,有助于养成良好的社会风气。

三、如需删除相关文书,请附带详细网址以及证明当事人身份信息材料发送至panjueshu@chongfa.com 7-15个工作日删除。(发送邮件请检查是否附带详情页网址以及当事人证明材料,资料不全不予处理。)

概要

基本信息

审理法院:汉川市人民法院

案件类型:民事案件

审理程序:一审

裁判日期:2016-11-07

律师联盟

免费法律咨询,找律师用崇法APP,好律师就在您身边。

Copyright © 判决书 www.panjueshu.com 苏ICP备16017945-3号 | 网站地图 | 律师联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