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事案件
禄丰金禾实业有限公司与刘会权合同纠纷一审民事判决书
禄丰县人民法院        

此裁判文书仅用于崇法认证律师参考学习如需查看详情请下载崇法APP进行律师认证 下载崇法APP

普通用户点击查看原文>>

崇法账号

登录密码

云南省禄丰县人民法院
民事判决书
(2018)云2331民初1618号
原告:禄丰金禾实业有限公司。
统一社会信用代码:91532331322851924D。
法定代表人:胡思雷,系该公司总经理。
住所:云南省楚雄彝族自治州禄丰县。
委托诉讼代理人:陈泽X,男,1992年7月22日生,彝族,云南省禄丰县人,住云南省楚雄彝族自治州禄丰县,系该公司员工,代理权限:特别授权。
委托诉讼代理人:夏迎中,系云南迎中律师事务所律师,代理权限:特别授权。
被告:刘会X,男,1972年4月20日生,汉族,云南省曲靖市人,高中文化,户籍所在地:云南省曲靖市麒麟区,现在楚雄监狱服刑。
委托诉讼代理人:普清梅,系云南楚恒律师事务所律师,代理权限:一般授权。
原告禄丰金禾实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金禾公司”)与被告刘会X合同纠纷一案,本院于2018年8月22日立案后,于2018年9月27日适用普通程序在楚雄监狱公开开庭审理,原告金禾公司的委托诉讼代理人陈泽X、夏迎中,被告刘会X及其委托诉讼代理人普清梅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金禾公司向本院提出诉讼请求:l、判决被告赔偿原告(受托期间被告对第三人造成的由原告代偿、抵偿的被侵害的第三人周玉学、周丽花、白浩、李建琼、胡某、王某、李某、刘某的土地合作开发款)合计人民币1422920元;2、被告承担本案全部诉讼费。案件开庭审理时,原告变更第一项诉讼请求为:被告赔偿原告(受托期间被告对第三人造成的由原告代、抵偿的被侵害的第三人周玉学、周丽花、白浩、李建琼胡某、王某、李某、刘某的土地合作开发款)合计人民币1442920元。事实和理由,2011年3月22日禄丰县碧城镇小城镇建设项目管理部(以下简称项目部)作为甲方与被告刘会X作为乙方签署《“碧城新区”土地开发建设项目委托策划、销售合同书》,约定项目部委托被告代理碧城新区土地开发建设项目的策划、广告服务、销售事宜。合同签订后,项目部将相关资料手续交被告履行代理销售、策划、广告等工作。之后,刘会X以项目部名义,以签“合作协议”收“土地合作款”名义于2011年12月15日、16日收取李建琼183960元,于2012年8月31日收取白浩193960元,于2014年8月5日收取周丽花203890元,于2014年8月5日收取周玉学301000元,于2014年3月27日收取胡某352800元,于2013年12月19日、2014年7月18日收取王某231300元,于2014年7月29日和12月27日收取李某156250元,于2015年2月收取刘某32万元。2015年5月21日刘会X退还李建琼160000元、退还白浩160000元。由于被告刘会X隐瞒事实真相未将所签合同及所收款额交回项目部,直至2016年9月8日,被告刘会X因涉嫌合同诈骗及职务侵占犯罪被禄丰县检察院提起公诉指控刘会X在代理期间私下收受侵占周玉学、白浩、周丽花、李建琼资金未交回项目部的事实暴露。2016年11月29日禄丰县法院以(2016)云2331刑初100号刑事判决书判决刘会X构成对王某、胡某、李某、刘某合同诈骗罪,楚雄州中级法院于2017年4月11日以(2016)云23刑终163号刑事裁定书驳回刘会X上诉维持原判。刘会X犯罪服刑后,为解决受害人的问题,原告和项目部通过有关机关协调,原告承债、承责接手项目部项目,将被告以项目部名义收取和骗取的第三人付款抵作交付原告相应的资金,由第三人继续享受原“合作协议”相关部分权利。因该款虽名为项目部收取但实为刘会X侵占和骗取侵害了第三人造成项目部损失,为维护权益解决后患现原告作为项目部权利义务承继者依法起诉,请法院判决支持原告请求。
被告刘会X书面答辩称:被告认为原告所主张的诉求无法律依据,依法不应支持,请依法驳回原告的诉讼请求。理由如下:1、原告不是本案适格的当事人。本案中享有要求被告赔偿权利的是周玉学、周丽花、白浩、李建琼、胡某、王某、李某、刘某八人,其中除王某之外其余七人与原告签订了权利义务概括转移协议书,但依据《合同法》第八十条规定:债权人转让权利的,应当通知债务人。未经通知,该转让对债务人不发生效力。可知,债权人对债权进行转移时,通知债务人是债权人应尽的义务,是法律明确规定的法律程序,而且作为债权受让人不能依直接起诉就视为债权转让中的债权人的通知义务,因为《合同法》第80条已经做了明确规定,债权转让的通知义务仅限于债权人,而非债权受让人。因此,本案中原告与周玉学、周丽花、白浩、李建琼、胡某、李某、刘某七位债权人的债权转让行为对被告不发生效力,原告不是本案适格的当事人,依法不享有向被告主张债权的权利。同时,在原告提交的证据中并没有王某与原告进行债权转移的证据,同时,原告不属于王某与禄丰县碧城镇小城建设项目管理部所签的合作协议的合同相对人,因此,原告依法无权代王某向原告主张追偿权。2、原告所诉请的要求赔偿的金额中,首先,存在总金额计算错误的问题。结合原告所提交的第四组7份合作协议、第五组收据8份、第六、七组情况说明和收据证据和所证明内容,被告所收取周玉学、周丽花、白浩、李建琼,胡某、王某、李某、刘某八人的金额合计应为1442920元,而被答辩人主张的1422920元,具体原告以哪个数据为准,请法庭予以核实。其次,其中针对第三人胡某、王某、李某、刘某的赔偿金额,结合原告所提交证据,被告收取以上四人的金额为910110元,而对于被告收取该四人款项的行为在禄丰法院(2016)云2331刑初100号刑事判决书以及楚雄州中院(2016)云23刑终163号刑事裁定书中已经明确作出判决刘会X构成合同诈骗罪,同时判决继续追缴退赔以上四名被害人,因此针对以上的四人的赔偿金额,根据我国法律“一事不再理”的原则,应不得支持。3、对原告主张的周玉学、周丽花、白浩、李建琼的赔偿金额中,首先,其中根据原告的出示的证据材料,被告于2012年8月31日收取白浩的金额是183960元,并非原告事实理由中所述的193960元;其次该四人的款项扣除被告于2015年5月21日退还李建琼、白浩各160000元,剩余款项合计为532810元,但因周玉学、周丽花、白浩、李建琼在对该笔债权进行转移时未按法律规定通知被告,因此以上四人将债权转移的行为对被告不发生效力。综上,请法庭查清本案的案件事实,综合考虑我方的答辩意见,依法驳回原告的诉讼请求。
当事人围绕诉讼请求提交了证据,本院组织当事人进行了证据交换和质证。对当事人无异议的证据[即:原告提交的(2016)云2331刑初100号刑事判决书、(2016)云23刑终163号刑事裁定书、《“碧城新区”土地开发建设项目委托策划、销售合同书》、刘某、胡某、周丽花、白浩、李建琼、周玉学、李某、刘会X的身份证复印件],本院予以确认并在卷佐证。对有争议的证据和事实,本院认定如下:1.原告提交合作协议七份、收据八份,欲共同证实:(1)刘某2014年8月8日签订合作协议,刘会X收取320000元。(2)胡某2011年8月7日签订合作协议,2012年12月30日刘会X收取232560元。(3)周丽花签订合作协议,于2012年8月31日交款83890元、9月11日交款100000元。(4)白浩2011年12月签订合作协议,于2011年12月16日交款183960元。(5)李建琼2011年12月15日签订合作协议,于2011年12月16日交款183960元。(6)周玉学2012年8月19日签订合作协议,于2012年8月19日交款301000元。(7)王某2013年12月18日交款251300元。(8)刘会X是以项目部的名义与他人签订合同,被定为诈骗罪,形成了民事上的非法占有。经质证,被告对真实性、合法性、关联性认可,但请法庭核实原告提交的收条金额和事实理由中有出入的部分。本案审理中,被告刘会X对原告主张的其收取刘某320000元、胡某232560元、周丽花183890元、白浩183960元、李建琼183960元、周玉学301000元、李某106250元,后退还给李建琼及白浩各160000元予以认可,对原告提出的其收取王某251300元提出异议,认为刑事判决书中已认定其收取王某231300元,应以此认定其收取王某的款项为231300元。本院认为,上述合作协议有协议当事人签名捺印,并加盖了“禄丰县碧城镇小城镇建设项目管理部”印章,收据有经手人签名,并加盖了“禄丰县碧城镇小城镇建设项目管理部”印章,上述合作协议与原告提交的(2016)云2331刑初100号刑事判决书、(2016)云23刑终163号刑事裁定书相互印证,能证实2011年至2014年间被告刘会X以禄丰县碧城镇小城镇建设项目部名义分别与刘某、胡某、周丽花、白浩、李建琼、周玉学、王某签订合作协议并分别收取刘某320000元、胡某232560元、周丽花183890元、白浩183960元(被告已退回160000元)、李建琼183960(被告已退回160000元)元、周玉学301000元的事实,对上述事实本院予以确认。对原、被告双方争议的由被告刘会X收取王某的款项问题,经本院核实,刘某、胡某、周丽花、白浩、李建琼、周玉学、李某6人被刘会X骗取的土地保证金,后期在其6人与原告签订《协议书》重新认购土地时进行了抵扣,王某未与原告签订《协议书》进行重新认购土地,其交付的款项未进行抵扣,故对原告认为上述涉及王某款项已进行抵扣无事实依据,本院不予确认;2.原告提交情况说明一份、收条一份,欲共同证实:刘会X于2014年7月28日收取李某106250元。经质证,被告对真实性、合法性、关联性认可,但是认为原告提交的收条金额和事实理由中陈述的金额有出入。本院认为,情况说明和收条相互印证证实2014年7月28日本案被告刘会X收取李某106250元并出具收条,故本院予以采信;3.原告提交权利义务概括转移协议书7份、协议书7份,欲共同证实:金禾公司承接禄丰县碧城镇小城镇建设项目管理部项目并代履行义务的事实。经质证,被告对权利义务概括转移协议书不予认可,认为内容涉及债权债务的转移,转移时没有通知被告或征得被告的同意,违反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八十条、第八十四条、第八十八条、第八十九条规定。对协议书的合法性、真实性认可,关联性不认可,认为涉及该7位第三人与原告进行的债权转移,在债权转移时并未通知被告,违反了合同法第八十条规定。本院认为,《权利、义务概括转移协议书》加盖了协议当事人的印章,对真实性予以采信,但禄丰县碧城镇小城镇建设项目管理部将禄丰县碧城镇小城镇建设项目管理部与被告刘会X签订的《“碧城新区”土地开发建设项目委托策划、销售合同书》产生的债权、债务等概括转移给金禾公司,并未将债权转让通知被告刘会X,债务转移也未征得刘会X的同意,故《权利、义务概括转移协议书》对被告刘会X不发生效力,故对合法性、关联性及证明目的不予采信。《协议书》加盖了原告的印章及有协议当事人的签名及捺印,经本院核实,刘某、胡某、周丽花、白浩、李建琼、周玉学、李某7人被刘会X骗取的土地保证金,后期在其7人与原告签订《协议书》重新认购土地时进行了抵扣,故本院予以采信。
根据当事人陈述和经审理确认的证据,本院认定事实如下:2011年3月22日,禄丰县碧城镇小城镇建设项目管理部(委托方,甲方)与刘会X(受托方,乙方)签订《“碧城新区”土地开发建设项目委托策划、销售合同》约定,甲方委托乙方代理“碧城新区”土地开发建设项目的策划、广告服务、销售事宜。委托事项为“碧城新区”代理范围内的前期策划与后期销售工作。项目销售代理范围为“碧城新区”土地开发合同约定许可范围内的宗地地块。所有客户购地相关款项均需汇入甲方指定的账户,由甲方向客户出具相关收据或发票。同时还约定了其他内容。在刘会X代理销售小宗地地块过程中,故意隐瞒小宗地地块的销售情况,于2011年至2014年间,以禄丰县碧城镇小城镇建设项目部名义分别与刘某、胡某、周丽花、白浩、李建琼、周玉学、王某签订《合作协议》骗取土地合作费,分别收取了刘某320000元、胡某232560元、周丽花183890元、白浩183960元、李建琼183960元、周玉学301000元,并以口头协议的方式约定小宗地地块买卖骗取李某106250元,被告刘会X出具收取李某购买小宗地款106250元的收条一份给李某。后刘会X退回白浩、李建琼骗取的土地合作费各160000元。
被告刘会X因涉嫌合同诈骗于2016年1月6日被禄丰县公安局刑事拘留,同年2月6日经禄丰县人民检察院批准逮捕,同日由禄丰县公安局执行逮捕。2016年9月8日,禄丰县人民检察院向本院提起公诉,经审理,本院于2016年11月27日作出(2016)云2331刑初100号刑事判决书,判决:一、被告人刘会X犯合同诈骗罪,判处有期徒刑五年,并处罚金人民币10万元;二、被告人刘会X犯罪取得的人民币1060350元,继续追缴后退赔被害人胡某、王某、李某、刘某。后被告刘会X不服,向云南省楚雄彝族自治州中级人民法院提起上诉,云南省楚雄彝族自治州中级人民法院于2017年4月11日作出(2016)云23刑终163号刑事裁定书,裁定驳回上诉,维持原判。现刘会X在楚雄监狱服刑。刑事判决书中判处被告人刘会X犯罪取得的人民币1060350元,继续追缴后退赔被害人胡某、王某、李某、刘某至今仍未退赔给胡某、王某、李某、刘某。
被告刘会X服刑期间,禄丰县碧城镇小城镇建设项目管理部(甲方)与金禾公司(乙方)于2017年12月4日至5日间签订7份《权利、义务概括转移协议书》约定,甲方自本协议生效之日起将本项目前期开发的全部资料、手续及应收应付债权、债务等本项目项下及所涉及的全部1OO%的权利、义务概括移交乙方享有和承担,甲方全面退出并停止本项目的一切活动,相关本项目的全部事务及后续工作概由乙方全面进行处置,处置过程中所发生的权利、义务概归于乙方,处理过程中的成本、风险概由乙方自行承担;本协议生效后,乙方自行承担土地出让金及相关费用、税收等办理所涉及的土地开发所需的一切手续;自本协议生效后乙方即取得代位甲方的独立的、自主的处理权,甲方无需另行出具委托或任何书面权利书给乙方,乙方接收甲方债权、债务移转后,乙方可直接以自己的名义代位甲方处理与刘会X的全部纠纷及负责承担处理因刘会X之前违法犯罪案件所遗留的刘某、胡某、周丽花、白浩、李建琼、李某、周玉学的问题。具体如何处理、如何落实概由乙方与刘会X及刘某等人自行协商或依法处理;甲乙任何一方向第三人出示本协议内容具有向第三人通知的效力,除特别约定或特别规定情形外,甲乙双方无须另行出具通知书通知第三人。协议还约定了其他内容。刘某、胡某、周丽花、白浩、李建琼、李某、周玉学以见证人的身份在对应的协议书上签名捺印。禄丰县碧城镇小城镇建设项目管理部将上述债权、债务等概括转移给金禾公司,并未将债权转让通知刘会X,债务转移也未征得刘会X的同意。
另查明,2017年10月23日至2017年12月4日间,为了解决刘会X违法犯罪所致的遗留问题,金禾公司分别与刘某、胡某、周丽花、白浩、李建琼、李某、周玉学7人签订《协议书》约定,金禾公司按原7人(通过刘会X)与禄丰县碧城镇小城镇建设项目管理部所签的“合作协议”单价面积认购现在金禾公司接手开发的碧城镇小城镇建设南片区土地开发建设项目中(具体项目现确定为:禄丰“罗次商贸城”)宗地一宗,认购后,7人按照金禾公司的统一规划设计进行统规自建,所发生的建设规费由7人据实交付。原7人按原“合作协议”已交禄丰县碧城镇小城镇建设项目管理部的代理人刘会X收取款项,抵作7人向金禾公司交付的合作资金,剩余尾款按照原“合作协议”单价补交合作款。7人认购土地后,金禾公司即代位取得7人向刘会X进行直接追偿犯罪所得(“合作资金”)等的全部权利和义务,7人不得进行任何干涉和阻挠并应在必要时提供必要的协助。金禾公司追偿过程中的成本、风险概由其自行承担。协议同时还约定了其他内容。协议书签订后,刘某被刘会X骗取的土地合作费320000元,在其向金禾公司重新认购小宗地地块时进行了全额抵扣;胡某被刘会X骗取的土地合作费232560元,在其向金禾公司重新认购小宗地地块时进行了全额抵扣;周丽花被刘会X骗取的土地合作费183890元,在其向金禾公司重新认购小宗地地块时进行了全额抵扣;白浩被刘会X骗取的土地合作费余款23960元,在其向金禾公司重新认购小宗地地块时进行了全额抵扣;李建琼被刘会X骗取的土地合作费余款23960元,在其向金禾公司重新认购小宗地地块时进行了全额抵扣;周玉学被刘会X骗取的土地合作费301000元,在其向金禾公司重新认购小宗地地块时进行了全额抵扣;李某被刘会X骗取的土地合作费106250元,在其向金禾公司重新认购小宗地地块时进行了全额抵扣。以上金禾公司共抵扣刘会X骗取的刘某、胡某、周丽花、白浩、李建琼、李某、周玉学7人土地合作费为1191620元。
还查明,王某与金禾公司未签订《协议书》,未向金禾公司重新认购小宗地地块,其被刘会X骗取的土地合作费未进行抵扣。
归纳原、被告双方的诉辩主张,本案争议的焦点为:1、禄丰县碧城镇小城镇建设项目管理部将其与被告刘会X签订的《“碧城新区”土地开发建设项目委托策划、销售合同书》产生的债权、债务等概括转移给金禾公司是否有效?2、原告的诉讼请求是否应予以支持?
关于焦点一:本院认为,《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八十条规定,债权人转让权利的,应当通知债务人,未经通知,该转让对债务人不发生效力。第八十四条规定,债务人将合同的义务全部或者部分转移给第三人的,应当经债权人同意。本案中禄丰县碧城镇小城镇建设项目管理部与原告金禾公司于2017年12月5日签订《权利、义务概括转移协议书》,将禄丰县碧城镇小城镇建设项目管理部与被告刘会X签订的《“碧城新区”土地开发建设项目委托策划、销售合同书》产生的债权、债务等概括转移给金禾公司,但禄丰县碧城镇小城镇建设项目管理部并未将债权转让通知被告刘会X,债务转移也未征得刘会X的同意,《权利、义务概括转移协议书》对被告刘会X不发生效力,故禄丰县碧城镇小城镇建设项目管理部将其与被告刘会X签订的《“碧城新区”土地开发建设项目委托策划、销售合同书》产生的债权、债务等概括转移给金禾公司无效。
关于焦点二:对原告要求被告赔偿(受托期间被告对第三人造成的由原告代抵偿的被侵害的第三人周玉学、周丽花、白浩、李建琼、胡某、王某、李某、刘某的土地合作开发款)合计1442920元的主张。本院认为,刘某、胡某、周丽花、白浩、李建琼、李某、周玉学7人与金禾公司另行签订协议,在此7人向原告金禾公司重新认购小宗地地块时,原告金禾公司已对刘某、胡某、周丽花、白浩、李建琼、李某、周玉学7人被刘会X骗取的土地合作费共计1191620元,进行了全额抵扣,即代被告刘会X履行了应由其退赔给刘某、胡某、周丽花、白浩、李建琼、李某、周玉学7人土地合作费共计1191620元的义务,现原告金禾公司要求被告刘会X退赔该公司代为退赔的土地合作费有事实和法律依据。对于原告要求被告退赔涉及王某的土地合作费的主张,因王某未与金禾公司签订《协议书》,未向金禾公司重新认购小宗地地块,其被刘会X骗取的土地合作费未进行抵扣,故原告要求被告退赔涉及王某的土地合作费的主张无事实和法律依据,本院不予支持。综上所述,本院依据审理实际,支持刘会X应退赔金禾公司已代其抵扣给刘某、胡某、周丽花、白浩、李建琼、李某、周玉学7人土地合作费共计1191620元。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八十四条、《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八十条、第八十四条规定,判决如下:
一、由被告刘会X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三十日内退赔原告禄丰金禾实业有限公司已抵扣的刘某、胡某、周丽花、白浩、李建琼、李某、周玉学7人土地合作费1191620元;
二、驳回原告禄丰金禾实业有限公司其他诉讼请求。
如果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案件受理费收取17787元(已交),由原告禄丰金禾实业有限公司负担2787元,由被告刘会X负担15000元(因原告已预交,现由被告在履行上述款项支付义务时一并支付给原告)。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云南省楚雄彝族自治州中级人民法院。
双方当事人均服判的,本判决即发生法律效力。若负有义务的当事人不自动履行本判决,享有权利的当事人可在本判决规定履行期限满后二年内向本院申请强制执行。
审判长  王丽丽
审判员  李春华
审判员  普志红
二〇一八年十一月八日
书记员  杨 婷
附相关法条:
《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
第八十四条债是按照合同的约定或者依照法律的规定,在当事人之间产生的特定的权利和义务关系,享有权利的人是债权人,负有义务的人是债务人。
债权人有权要求债务人按照合同的约定或者依照法律的规定履行义务。
《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
第八十条债权人转让权利的,应当通知债务人。未经通知,该转让对债务人不发生效力。
债权人转让权利的通知不得撤销,但经受让人同意的除外。
第八十四条债务人将合同的义务全部或者部分转移给第三人的,应当经债权人同意。

公告

一、本裁判文书库为非盈利网站,贯彻国家司法公开的原则,致力于向公众提供全面、真实、可靠的法律信息,为公众了解法律、律师和司法案例提供一个良好的平台。

二、公开判决文书是国家司法审判公开的重要环节,不仅不违法,而且有助于国家法制建设,并且有助于打击拖欠、赖账等不良行为,有助于养成良好的社会风气。

三、如需删除相关文书,请附带详细网址以及证明当事人身份信息材料发送至panjueshu@chongfa.com 7-15个工作日删除。(发送邮件请检查是否附带详情页网址以及当事人证明材料,资料不全不予处理。)

概要

基本信息

审理法院:禄丰县人民法院

案件类型:民事案件

审理程序:一审

裁判日期:2018-11-08

律师联盟

免费法律咨询,找律师用崇法APP,好律师就在您身边。

Copyright © 判决书 www.panjueshu.com 苏ICP备16017945-3号 | 网站地图 | 律师联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