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事案件
徐才富与周黎明、金江兰民间借贷纠纷二审民事判决书
浙江省衢州市中级人民法院        

此裁判文书仅用于崇法认证律师参考学习如需查看详情请下载崇法APP进行律师认证 下载崇法APP

普通用户点击查看原文>>

崇法账号

登录密码

浙江省衢州市中级人民法院
民事判决书
(2016)浙08民终16号
上诉人(原审原告):徐才富,居民。
委托代理人(特别授权):周志勇,浙江远图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周黎明,农民。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金江兰,居民。
两被上诉人共同委托代理人(特别授权):史雷,浙江刚诚律师事务所律师。
上诉人徐才富因与被上诉人周黎明、金江兰民间借贷纠纷一案,不服浙江省江山市人民法院(2015)衢江商初字第1388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于2016年1月7日立案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于2016年3月14日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上诉人徐才富及其委托代理人周志勇,被上诉人周黎明、金江兰的共同委托代理人史雷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审判决认定:2011年12月22日,周黎明、金江兰向徐才富出具了借条和收条各一份。借条内容为:“今借到徐才富现金贰佰伍拾万元整〈¥:2500000.00〉,用于厂房基建所需。借款期限为叁个月,到期准时归还。此据,归还日期为2012年3月21日具借人周黎明金江兰2011年12月22日”。收条内容为:“今收到徐才富现金贰佰伍拾万元整〈¥:2500000.00〉,特立此据具收人周黎明金江兰2011年12月22日”。当天,徐清福又向周黎明出具了一份借条,借条内容为:“因公司经营急需资金,今特向周黎明借到现金贰佰伍拾万元整〈¥:2500000元正〉,借期为叁个月,定于2012年3月21日归还。此据具借人徐清福2011年12月22日”。上述借条的形成经过为:2011年8月15日,徐才富通过银行转帐700000元及支付部分现金的方式向案外人徐清福提供借款,借条约定了该笔借款的数额为900000元。2011年9月底10月初,徐才富又将一笔500000元的债权转让给徐清福,徐清福另外向其出具了500000元的借条。2011年12月,徐清福向徐才富提出再借1000000元,徐才富提出要将之前的900000元和500000元借款及所欠利息再加上本次要借的1000000元后合并成2500000元的借条,利息按月利率2.5%计算,并由徐清福找办实业的人担保。为此,徐清福通过金江平(金江兰的妹妹)找到了周黎明、金江兰。周黎明、金江兰同意担保后,徐清福、金江平和徐才富夫妇于2011年12月22日来到周黎明、金江兰在金和门业的办公室。当时徐才富又提出让周黎明、金江兰直接向其出具借条,理由是担保和借款都是一样的责任,徐清福也说可以再向周黎明、金江兰出借条的。在此情况下,周黎明、金江兰以借款人的身份向徐才富出具了上述2500000元的借条和收条,徐清福另外又向周黎明、金江兰出具了上述借条。当天徐才富的妻子周超泉通过银行帐户向郑顺剑帐户转入了735200元(郑顺剑系徐清福雇佣的出纳,该款项是1000000元扣除徐清福欠徐才富的利息20余万元及2500000元的预扣利息62500元所形成的)。
2012年5月4日,徐清福因涉嫌犯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被取保候审,同年10月8日被刑事拘留,11月14日因涉嫌犯集资诈骗罪被逮捕。2014年9月3日,浙江省衢州市中级人民法院作出(2014)浙衢刑二初字第7号刑事判决,认定被告人徐清福自2008年10月至2012年5月间,共向900余人非法集资共计人民币5.54亿余元,除归还本息1.5亿余元外,尚有4.04亿余元无法归还;另外徐清福还伙同他人以营利为目的聚众赌博。故该院以徐清福犯集资诈骗罪,判处死刑,缓期二年执行,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犯赌博罪判处有期徒刑二年,并处罚金人民币10万元;决定执行死刑,缓期二年执行,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2015年2月10日,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作出(2014)浙刑二复字第17号刑事裁定书,裁定核准浙江省衢州市中级人民法院(2014)浙衢刑二初字第7号以集资诈骗罪,判处被告人徐清福死刑,缓期二年执行,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以赌博罪判处其有期徒刑二年,并处罚金人民币10万元,决定执行死刑,缓期二年执行,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的刑事判决。
2012年10月16日,徐才富曾就本案借款起诉周黎明、金江兰。2013年7月22日,原审法院作出(2012)衢江商初字第2462号民事裁定书,认为在该案审理过程中,发现本案与江山市公安局已立案侦查的徐清福涉嫌集资诈骗案有牵连,为便于江山市公安局查明徐清福集资诈骗案,故裁定将该案移送江山市公安局处理。2015年6月29日,徐才富向原审法院起诉,要求周黎明、金江兰共同归还借款本金250万元,并支付从2012年3月22日至实际还款之日止按中国人民银行同期同类贷款利率计算的利息;诉讼费用由周黎明、金江兰负担。
原审判决认为:我国合同法明文规定,自然人之间的借款合同,自贷款人提供借款时生效。周黎明、金江兰虽然向徐才富出具了借条和收条,但根据上述认定的事实,徐才富实际并无款项交付周黎明、金江兰,与徐才富发生借贷关系的借款人实际是案外人徐清福。因此,徐才富与周黎明、金江兰之间虽然存在借条形式的借款合同关系,但该借款合同因徐才富未向周黎明、金江兰提供借款而未生效,故徐才富现起诉要求周黎明、金江兰承担还款责任无事实依据,也不符合法律规定,对徐才富的诉讼请求不予支持。2015年12月14日,原审法院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二百一十条之规定,作出判决:驳回徐才富的诉讼请求。案件受理费26800元,财产保全费5000元,合计31800元,由徐才富负担。
上诉人徐才富不服原审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称:1.一审法院认定事实有误。衢州市人民检察院在徐清福集资诈骗案中提交的诈骗汇总表中,受害人名单中没有上诉人,只有被上诉人,生效的刑事判决也没有认定上诉人是徐清福集资诈骗案的受害人。一审法院完全以案外人徐清福的陈述来认定案涉借条、收条的形成经过,缺乏事实和法律依据。徐清福的陈述仅能作为证人证言,且未到庭作证,其与金江兰的妹妹有特殊关系,证言难以采信。2.一审法院适用法律有误。一审中上诉人代理人只是对金江兰、徐清福的笔录系公安机关制作无异议,但一审法院却以上诉人对该笔录真实性无异议为由予以确认,认定不当。一审法院仅以郑顺剑系徐清福雇佣的出纳来认定,对上诉人提出的郑顺剑系金江兰外甥女婿未予重视,未考虑郑顺剑将其账户用于二被上诉人转账的可能性,认定不当。2011年10月12日,上诉人妻子向周黎明转账20万元的事实,一审法院予以认定,但又以该事实与二被上诉人于2011年12月22日出具的借条、收条的关联性无法确认为由,不予支持,亦属认定不当。一审法院以徐清福在公安机关的第106次讯问笔录的真实性较高为由,采信徐清福的陈述,与徐清福和二被上诉人有密切利益关系的身份不符,该认定不公。综上,一审法院认定的事实有误,适用法律不当,上诉人请求二审法院撤销原审判决,改判支持上诉人的全部诉讼请求。
被上诉人周黎明、金江兰辩称:原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另补充二点,一是案涉借款的经过不仅有徐清福的陈述,还有其他证据一并佐证;二是上诉人没有任何证据证明其与被上诉人之间有案涉借款交付的事实。请求二审法院依法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上诉人徐才富二审中申请本院调取了以下证据材料:1.徐清福集资诈骗案中徐清福集资诈骗汇总表,用以证明周黎明系徐清福集资诈骗案的受害人;2.原审法院2013年7月18日对徐清福的谈话笔录,用以证明徐清福与金江兰的妹妹金江平有特殊关系,其陈述的真实性难以认定;3.江山市公安局(2013)第281号起诉意见书,用以证明起诉意见书认定的250万元借款的构成与徐清福的陈述相互矛盾;4.衢州市人民检察院2014年3月17日对徐清福的讯问笔录,用以证明徐清福陈述的250万元的构成与前述原审法院对其的谈话笔录陈述的相互矛盾;5.2012年11月16日,金江平、郑顺剑在原审法院的证言笔录,用以证明金江平的证言不属实,郑顺剑的证言回避其与周黎明之间的亲属关系,且其证言也是间接证据。被上诉人质证认为,首先,上诉人二审提交的证据材料均不是新的证据,不能采用;其次是上诉人提交的证据1,3,4在刑事判决书中均未出现,也未当庭举证质证,不能作为证据提交,由于该三份证据在刑事判决中未作出认定,反而可以证明该三份证据法院未采信;其三,对证据2,5的真实性无异议,但对上诉人主张的证明对象有异议,三份笔录对于案涉250万元借款是上诉人与徐清福之间的关系,没有异议,至于在陈述250万元的构成时有部分出入的问题,是由于徐清福在集资诈骗活动中也使用了其掌控的以他人名义开立的银行卡,对细节的陈述有出入,符合实际情况。本院认为,首先,上诉人二审中申请法院调取证据材料,未有正当事由,属逾期举证。其次,徐清福集资诈骗案的刑事判决已发生法律效力,在该刑事判决中,未明确认定案涉250万元款项的受害人,故上诉人提交的证据1不足以证明其提出的主张。其三,徐清福和证人就案涉250万元借款的形成、交付等细节的陈述上有少许出入,但其陈述的基本事实基本一致,也被公安机关的起诉意见书所采纳。故上诉人提交的其他证据材料也不足以证明其主张,本院不予采纳。
被上诉人二审中未提出新的证据材料。
本院二审对原审认定的事实予以确认。另查明,2011年8月案外人徐清福向上诉人承租了部分店面房,年租金12万元,租金尚未支付。2011年8月15日,上诉人妻子周超群根据徐清福的要求将70万元款项转账至徐清福的出纳姜小华账户上。徐清福在陈述其向上诉人所借的第一笔90万元借款中,含有一年的租金12万元。
本院认为:当事人对自己提出的诉讼请求所依据的事实,应当提供证据加以证明,未能提供证据或证据不足以证明其事实主张的,负有举证责任的当事人应承担不利后果。本案中,上诉人虽然提供了借条、收条等证据,证明其与被上诉人有借贷关系,但其不能提供充分证据证明已向被上诉人交付了案涉借条、收条项下的款项。虽在出具借条的当日有一笔735200元的款项通过银行转账至案外人郑顺剑账户上,对此,上诉人一审中主张因郑顺剑系被上诉人外甥女婿,可以代收,二审中又主张郑顺剑系被上诉人的厂房包工头,故其根据被上诉人的书面指示,将上述款项转至郑顺剑账户,但上诉人无充分证据证明其主张的事实和理由,故其关于该支付行为系受被上诉人指示的主张,难以采信。而被上诉人提供的案外人徐清福在被公安机关刑事拘留期间所作的关于其对上诉人负债250万元的构成及经过,与徐清福确实向上诉人承租过店面房且租金未支付、上诉人妻子周超群在对应的时间曾向徐清福的出纳姜小华汇款70万元、案外人郑顺剑也系徐清福出纳、徐清福在集资诈骗过程中曾使用过其下属员工的银行账户(卡)以及在被上诉人向上诉人出具案涉借条的当日,徐清福也向被上诉人出具一份内容基本相同的借条等事实相印证。上诉人称徐清福向其所借款项已还清,但未有相关证据佐证。在此情形下,人民法院对上诉人主张的事实真实性难以确认,上诉人作为负有举证责任的当事人,应当进一步提供证据,证明其主张,但上诉人在一二审中均未提出充分证据,故原审判决认定的案件事实、作出的判决符合民事诉讼证据规则,并无不当。至于被上诉人在明知案外人徐清福对上诉人负有250万元债务的情况下,又自愿向上诉人出具250万元的借条、收条,另由徐清福向其出具内容基本相同的借条,其法律性质和效力,系另外的法律关系,可另行处理。
综上,上诉人的上诉请求缺乏事实和法律依据,本院不予支持,原审判决并无不当,依法应予维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之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二审案件受理费26800元,由上诉人徐才富负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 判 长  舒红胜
代理审判员  揭其勇
代理审判员  杨 丽
二〇一六年三月二十三日
书 记 员  楼 宁

公告

一、本裁判文书库为非盈利网站,贯彻国家司法公开的原则,致力于向公众提供全面、真实、可靠的法律信息,为公众了解法律、律师和司法案例提供一个良好的平台。

二、公开判决文书是国家司法审判公开的重要环节,不仅不违法,而且有助于国家法制建设,并且有助于打击拖欠、赖账等不良行为,有助于养成良好的社会风气。

三、如需删除相关文书,请附带详细网址以及证明当事人身份信息材料发送至panjueshu@chongfa.com 7-15个工作日删除。(发送邮件请检查是否附带详情页网址以及当事人证明材料,资料不全不予处理。)

概要

基本信息

审理法院:浙江省衢州市中级人民法院

案件类型:民事案件

审理程序:二审

裁判日期:2016-03-23

律师联盟

免费法律咨询,找律师用崇法APP,好律师就在您身边。

Copyright © 判决书 www.panjueshu.com 苏ICP备16017945-3号 | 网站地图 | 律师联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