刑事案件
李进灵、李秀欢破坏生产经营二审刑事裁定书
广西壮族自治区钦州市中级人民法院        

此裁判文书仅用于崇法认证律师参考学习如需查看详情请下载崇法APP进行律师认证 下载崇法APP

普通用户点击查看原文>>

崇法账号

登录密码

广西壮族自治区钦州市中级人民法院
刑事裁定书
(2018)桂07刑终165号
原公诉机关广西壮族自治区灵山县人民检察院。
上诉人(原审被告人)李进X,男,1962年12月19日出生于广西壮族自治区灵山县,汉族,初中文化,居民,住灵山县。因涉嫌犯故意毁坏财物罪,于2017年11月3日被刑事拘留,同年12月7日被执行逮捕。
辩护人陈业芸,广西源群律师事务所律师。
上诉人(原审被告人)李秀X,男,1993年12月11日出生于广西壮族自治区灵山县,汉族,小学文化,居民,住灵山县。因涉嫌犯故意毁坏财物罪,于2017年11月3日被刑事拘留,同年12月7日被执行逮捕。
辩护人张湘东,广西源群律师事务所律师。
上诉人(原审被告人)韦金X,女,1969年5月25日出生于广西壮族自治区灵山县,壮族,初中文化,居民,住灵山县。因涉嫌犯故意毁坏财物罪,于2017年11月3日被刑事拘留,同年12月7日被执行逮捕。
辩护人施高永,广西源群律师事务所律师。
上诉人(原审被告人)李健文(曾用名:李八弟),男,1996年7月18日出生于广西壮族自治区灵山县,汉族,小学文化,居民,住灵山县。因涉嫌犯故意毁坏财物罪,于2017年11月3日被刑事拘留,同年12月7日被执行逮捕。
辩护人杨志才,广西源群律师事务所律师。
上诉人(原审被告人)苏学X,男,1967年4月20日出生于广西壮族自治区灵山县,汉族,初中文化,居民,住灵山县。因涉嫌犯故意毁坏财物罪,于2017年11月3日被刑事拘留,同年12月7日被执行逮捕。
辩护人罗锴,广西源群律师事务所律师。
上诉人(原审被告人)檀余X,男,1983年8月3日出生于广西壮族自治区灵山县,汉族,初中文化,居民,住灵山县。因涉嫌犯故意毁坏财物罪,于2017年11月3日被刑事拘留,同年12月7日被执行逮捕。
辩护人张成勇,广西源群律师事务所律师。
上诉人(原审被告人)檀余X,男,1979年3月10日出生于广西壮族自治区灵山县,汉族,初中文化,居民,住灵山县。因涉嫌犯故意毁坏财物罪,于2017年11月3日被刑事拘留,同年12月7日被执行逮捕。
辩护人黄磊,广西源群律师事务所律师。
原审被告人李万X,男,1964年1月22日出生于广西壮族自治区灵山县,汉族,初中文化,居民,住灵山县。因涉嫌犯故意毁坏财物罪,于2017年11月3日被刑事拘留,同年12月7日被执行逮捕。
广西壮族自治区灵山县人民法院审理灵山县人民检察院指控原审被告人李进X、李秀X、韦金X、李健文、苏学X、檀余X、檀余X、李万X犯破坏生产经营罪一案,于2018年6月29日作出(2018)桂0721刑初113号刑事判决。被告人李进X、李秀X、韦金X、李健文、苏学X、檀余X、檀余X不服,提出上诉。本院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于2018年9月21日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钦州市人民检察院指派检察员冯道远出庭履行职务,上诉人李进X及其辩护人陈业芸、上诉人李秀X及其辩所护人张湘东、上诉人韦金X及其辩护人施高永、上诉人李健文及其辩护人杨志才、上诉人苏学X及其辩护人罗锴、上诉人檀余X及其辩护人张成勇、上诉人檀余X及其辩护人黄磊、原审被告诉人李万X等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判认定,1995年6月12日,李某1与灵山县文利镇升和村委会新屋村生产队签订了荒山承包合同,约定承包新屋村生产队位于高山角一带的自留山,承包期自1996年1月1日至2045年12月31日,李某1在高山角大岭等山岭种植了湿地松、桉树等经济林。2012年间,文利镇升和村委会新屋村生产队的村民认为李某1签订的承包合同不合法,要求李某1退还土地,双方因此发生纠纷。2017年4月19日,李某1将其承包的种植有湿地松的高山角大岭等山岭转让给檀某1经营,转让期限自2017年4月19日至2027年4月18日。2017年4月份至8月份期间,文利镇升和村委会新屋村生产队的村民认为檀某1承包高山角大岭的合同亦不合法,该村的生产队长李进X多次组织召集村民开会,向村民收钱集资用作阻碍檀某1在该山岭的生产活动的活动经费,并先后四次组织村民搭乘由李万X驾驶的船只去到高山角大岭等山岭对檀某1雇佣的收松脂工人进行恐吓、威胁并破坏工人煮饭、洗澡及居住的工棚等场所。2017年8月6日8时许,李进X、李秀X、韦金X、李万X、李健文、苏学X、檀余X、檀余X经商量后伙同本村的村民,持木棍等工具搭乘由李万X驾驶的船只去到高山角大岭等山岭上不顾收松脂工人陆某、韦某1的阻止,强行破坏挂在松树上的收集有松脂的松某1,导致松脂掉到地上。
2017年11月3日3时许,灵山县公安局民警在灵山县文利镇升和村委会八被告人的家中分别将李进X、李秀X、韦金X、李万X、李健文、苏学X、檀余X、檀余X抓获。同日,八被告人均被刑事拘留。
以上事实,有下列经过庭审举证、质证的证据证实,予以确认:
1、受案登记表、抓获经过。证实2017年8月6日11时许,檀某1报案称其承包的灵山县文利镇升和村委会新屋村高山角大岭山上的松脂被人破坏,要求出警处理,民警经调查后依法立案侦查。2017年11月3日凌晨,民警在被告人李进X、李秀X、韦金X、李万X、李健文、苏学X、檀余X、檀余X位于灵山县升和村委会的家中分别抓获。
2、人员基本信息。证实被告人李进X、李秀X、韦金X、李万X、李健文、苏学X、檀余X、檀余X的出生年月日等基本身份情况。
3、荒山承包合同书。证实1995年6月12日,灵山县文利镇升和村委会新屋村生产队将其们于高山角一带的自留山(包括荒地)以总金额36万元的价格承包给李某1,承包期为50年,即从1996年1月1日至2045年12月31日。支付方式是每年6月30日交清当年的租金。该合同新屋村生产队签约代表为李某2、李某4、檀同安、檀某2,其中李某4为盖章。鉴证机构为灵山县文利镇农村承包合同管理办公室。
4、松某2山岭转让合同。证实2017年4月19日,李某1将其承包的文利镇升和村委会新屋村队的高山角大岭土地种植的松某2山岭转让给檀某1,转让期限为10年,自2017年4月19日至2017年4月18日。转让金共计85万元,分5期支付。转让期间檀某1可以砍伐松树和割松脂
5、调解笔录。证实文利镇调解委员会于2017年4月18日、7月13日对李某1与新屋村村民小组的部分村民就承包合同纠纷进行调解,但双方未能达成协议。
6、证人陆某的证言及辨认笔录、相片。证实其是收松脂工人。2017年春节后,李某1聘请其与丈夫韦某1到高山角松某2林帮安装”松杯”(由事先切割好的透明的塑料薄膜然后用钉子与木签钉做而成的)用于收割松脂。2017年4月19日,李某1将木林转包给檀某1,因此她们夫妇就继续帮檀某1收割松脂。2017年的清明时和清明后一段时间,新屋村的部分村民来到高山角松木林处恐吓她们夫妇,要求她们停工,不让她们收割松脂,并说谁继续收松脂就打谁。2017年7月10日11时许,那些村民又来到高山角松某2林,将她们用于煮饭的工棚和洗澡的木棚给推倒了,那时来了二、三十人,是新屋村的生产队长带队,拆她们工棚的是3个年轻人。2017年8月6日9时许,她们夫妇正在松某2林内收割松脂,新屋村约30多名村民在生产队长的带领下手里拿着木棍和勾刀搭着一艘船来到高山角松某2林,那些村民一上岸就用棍子和勾刀对每棵松某2上的”松杯”进行破坏,其就拿手机打电话向老板檀某1汇报,那些村民破坏了近两个钟左右就坐船离开了。当天来破坏”松杯”的村民其认得有李进X、檀某3、李健文、李某5、韦金X等人。
另证实高山角松某2林是第一次收割松脂,其与丈夫给14600棵松某2的安装”松杯”大概花了3个月,每棵树一年可收割4次松脂。2017年6月10日她们收成第一次松脂,当时一共收成11090斤,每斤4.8元,共卖得53000元。8月6日正是松脂高产的时段,距离第二次收脂还有一两天,因此每棵松树上”松杯”内收集到约1.5斤的松脂。证人陆某能辨认出参与毁坏”松杯”的村民有李进X、李健文、韦金X。
7、证人韦某1的证言及辨认笔录、相片。证实其是收松脂工人。其证实的内容与与证人陆某证实的内容基本一致。另证实2017年期间,新屋村的村民李进X、李某5、檀某3、李健文等人多次来恐吓,威胁阻止其收割松脂。2017年8月6日8时许,其与陆某在工棚后面收割松脂,见到三四十新屋村的村民搭乘一条船来到高山角松某2林,那些村民手里拿有木棍、勾刀,其与陆某就往工棚走,这时听到”噼里啪啦”响,其知道是那些村民在破坏装松脂的塑料袋,其与陆某躲进工棚后就打电话给老板檀某1,有个叫李某8的村民一边打塑料袋一边骂,这些村民大约打了两个小时就坐船离开了。证人韦某1能辨认出参与毁坏”松杯”的村民有李万X、韦金X、李健文、李进X。
8、证人莫某1的证言。证实1995年时其担任升和村委会的村主任,1995年新屋村生产队就将高山角大岭承包给了李某1。李某1承包的高山角山岭是一片荒山野岭,没有树木的,李某1种过甘蔗和其他农作物,搞了几年发现基本没有收益,李某1就向新屋村生产队提出退包的要求,但新屋村生产队拒绝李某1的退包要求。2005年土地涨价后,新屋村的村民就来到村委会反应要收回承包给李某1的土地。其没有参与他们的纠纷,当时其不是村干部了,对这件事的发展情况其不清楚。最近其又听说新屋村的村民又到李某1承包的山岭上打坏松脂。另证实当年承包山岭给李某1时,由于当时条件落后没有登记,且距现在年代已久远,其记不得是否有人提出异议。
9、证人莫某2的证言。证实其是升和村委会的支书。争议的林地权属是升和村委会新屋村生产队的,1995年新屋村生产队将林地承包给李某1,共500多亩,其中包括现在被毁坏松脂的林地(位于高三角岭处约200亩)。当时签订合同的是生产队的干部,有四个人,其记得其中一个是当时的村会计李某2。据李某1反映,新屋村生产队于2012开始就拒绝收租金了,目的是想收回土地。2014年李某1办了一张广西农村信用社的银行卡卡号为62×××59,因为新屋村生产队不收他的租金,他就将这张卡叫给村委帮保管,并每年按照合同将租金打入那张卡里,这个事情村委会的干部都知道,卡就放在村委会办公室保存,致于李某1是否每年都打钱进去,其就不知道了。
2017年李某1将高山角大岭处约200亩的松某2岭承包给檀某1收割松脂。2017年8月6日10时许,檀某1打电话对其说新屋村生产队的村民去毁坏了高山角大岭处他承包收割的松脂,要求其把事情报告政府,之后其就汇报给政府。文某派出所的民警来到后,其就和民警一起去到了现场。其没有看到是谁参与破坏了松脂,后来其从檀某1用手机录的视频中看到是新屋村生产队的村民参与毁坏松脂,视频中有人拿棍,有人拿X,男女老少一大群人。其认为这种行为是有组织,有计划的,听说他们这样做的目的是为收回土地,集资作为活动经费,并扬言谁集资多以后收回土地分得利益就多,都个事在升和村委都传遍了。
10、证人李某1的证言。证实1996年其和新屋村生产队签订合同承包了生产队的700多亩荒山,由于各种原因一直荒废,1997至1999年间,有村民提出不让其承包,其也经常要求退出合同,但村民代表檀某2等人以合同已经生效为由不同意其退出,其就每年按时将租金交清。2006年其在荒山种植了湿地松和桉树。2012年其交租金的时候,新当的生产队队长李进X说其交的租金太少,拒绝收租金。2014年其准备将部分山岭租出去的时候,李进X等人出来阻扰,其将该事向村委会反映,后村委会组织其和新屋村生产队的村民调解,其提出年租金升到15000元,经营权压缩到2024年,但新屋村的村民没有人答复其,即没有说同意也没有说不同意。由于生产队拒绝收租金,其就办理了一张银行卡交给村委会代为保管,并且每年将租金存入该银行卡,村委会同意后,其就每年按时将租金存入卡中。2017年其将山岭承包给檀某1割松脂后,村民又出来阻止。新屋村生产队村民的目的就是要强行收回其承包的山地。
11、证人李某2的证言。证实其从1984年至2010年陆续担任过几届新屋队的生产队会计。1995年李某1向生产队提出要承包新屋村的600多亩荒山,当时在新屋队祖屋二厅内召开村民会议后,虽然会上有几名村民不同意承包,但大多数村民都同意每年6000元租金,20年后以每年8000元的租金出租给李某1,租期50年。随后,就在村民的见证下,由其和村长李君灵、村民代表檀某2、檀同安与李某1签订合同。2012年李进X担任生产队长后,李进X和檀某3、李万X、李某5、檀余X、李某3、李某6等人认为李某1给的租金太少,当时签合同的村民太少为由,要求将林地收回,并一直拒绝收取李某1的租金,李某1就将一张银行卡交给村委保管,并每年按时将租金打入。李进X、檀某3、李万X、李某5、檀余X、李某3、李某6等人见状就游说村民要收回山林。李进X等人向村民收集经费,说谁交钱越多,把地拿回来将树木卖掉之后,谁分得钱就越多。由于其拒绝交钱,所以他们不让其参与那些阻挠收割松脂等一切的事情。
另证实当年签合同时,其是村会计、队长是李君灵、檀某2、檀同安是村民代表,只有其和队长两人村干部,生产队大概有120人、28户人,当时没有进行会议记录。
12、证人檀某2的证言。证实1995年6月间,新屋村的会计李某2来找其说想将本村新屋村高山角一带的荒地租给灵益某,其说最好召开大会一起商量,李某2就说他会召开村民大会一起商量的。十多天后,李某2就让其作为村民代表去和李某1签订合同,当时李某1、李某2、檀同安(已死亡)都在场,大家就吃饭喝酒,过后其与檀同安是作为村民代表与李某1签订合同的,李某2作为村会计,李某4作为新屋村队长签的合同,李某4是否在场其记不清了。签订前李某2是否召开村民大会其不清楚,反正其没参加过。签字的时候李某1给他们村民代表每人一个红包,里面装有10元或20元钱。另证实他们并没有恶意串通签合同。
13、证人檀某3的证言。证实2012年间他们认为生产队出租给李某1的山岭存在不合理之处,他们就要求李某1将山岭退回生产队,但李某1不同意,协商不成他们就拒收李某1的租金。2017年清明节期间,其和李进X、”十二”等村民去到李某1承包的山岭处要求在该处割松脂的工人在事情没有解决之前不要割松脂,但工人没有听从。过了一个月,其和李进X又再次告诫工人,并多次到政府要求解决。2017年7月间,村民就此事开会商量,其事后了解到有的村民提出要赶走工人,如果工人还不停工就打坏松脂。当天,其起床后发现村民都集合在一起,有些人说要赶走工人,有些人说要打坏松脂,其怕出事就和李某3一起到镇政府报告该事。另证实生产队开会一般都是村长李进X或会计檀玩安负责组织,其共参加过3次会议,也有上台讲话,不过其说山头要收回就要打官司和要求政府解决,没有说过要破坏松脂的话。其先后和李进X等人去过高山角岭2次,均是告诫工人不能继续开工。
14、证人李某3的证言。证实因他们村与李某1存在合同纠纷,但是政府又解决不了,村民就决定筹钱用于上访和聘请律师的经费,如果能把土地要回来就将土地上的树木卖了大家平分钱。经费由生产队长李进X和会计檀玩安负责收,其负责管理这些经费。2017年7、8月份的8时许,其和檀某3到文某街时,有本村的村民打电话给其说,本村的村民很激动,已经出发去高山角大岭,打算去赶走那里收松脂的工人。其听到之后就觉得可能要发生大事,就和檀某3一起去到文某镇政府,并将情况反映给当天在办公室的人。当天中午,其和檀某3驾驶摩托车回到新屋村时,才听说村里的人去到高山角大岭破坏了那里的松脂杯,至于破坏了多少松脂杯,其就不知道了。
15、被害人檀某1的陈述。证实其于2017年4月19日从李某1手中承包了升和村委会新屋高山角大岭自种的松某2林,该松某2林共有松某214600棵,木龄9年至10年,这些松某2已经完全可以收割。由于李灵益之前承包该松某2山时,李进X、李万X、檀某3、檀余X、李伟灵等人为首的升和村委会新屋村村民就以承包合同不合法为由拒绝承认该合同,要求收回该松林山,因此就多次阻挠收其割松脂。自其承包以来,新屋村村民就先后五次阻挠其的工人收割松脂。第一次是在2017年4月5日上午,李进X、檀余X、李某5、李某7四人来到松林山扬言如果不停止收割松脂就打人。4月6日其将这事报告村委会,村委会组织其与新屋村村民调解,但调解不成。第二次是在2017年4月13日上午,李进X、李某8、檀余X、檀某3、李某5、李某7五人再次阻挠工人收割松脂。后来镇政府工作人员还组织他们调解,并宣传相关的法律法规,但是新屋村的村民拒绝接受调解。第三次是2017年4月30日上午,李进X、檀余X、檀某3、李某5、檀余良、檀肖芳、李某8、李某3、黄某1、檀余X、檀先庆、韦金X、李万X等十多人来阻挠工人收割松脂,并扬言如果不停止收割松脂就打烂手机,还要将工人丢进水里淹死。其就和李进X进行沟通,说清楚其的合同是合法合理的,但还是沟通不成。第四次是2017年7月10日上午,其的工人打电话来说又有人阻挠收割松脂,说他们把工棚给拆了,随后其赶去现场,途中碰到李进X、檀余X、檀某3、李某5、檀余良、李某9、李某3、李某10、李某11、李某7、檀仙庆、檀余X、李万X等十多人坐船离开,由于其着急到现场看松某2林情况,因此其直接去现场,后来发现工棚已经被拆了,其立即报警。第五次是2017年8月6日9点,其工人打电话来说又有人阻挠收割松脂,接完电话后,其一边报警一边去搭船去高山角大岭,当时已经是上午十点左右,其见到是李进X开船,搭乘新屋村的村民刚刚靠岸,其见到从船上下来的村民有李进X、檀余X、檀某3、李某5、檀余良、李某8、李某3、黄某1、李某11、李健文、檀佳庆、檀余X、韦金X、李万X等人。其还用手机将他们上岸过程录下来,不久民警也赶到,接着其与民警一起去到松某2林内,在现场其见到整个松某2林的松某1都被村民破坏了,松某1收集的松脂都掉落在地上,无法收集。另证实其装松某1的成本大约是16800元,直接损失的松脂金额约67200元左右。
16、被告人李进X在侦查阶段的供述。证实其人称”十一”,其与李某1是同村兄弟。1995年李某1与本村会计李某2、村民代表檀某2、檀同安等人经过村民大会后签订了一份承包合同,李某1承包新屋村生产队约800亩山林,承包期限为50年,其中包括位于高山角大岭的180亩土地,每年支付的租金为6000元,当时开村民大会时就有部分村民不同意将土地承包给李某1,但结果还是签订了合同,其当时正在广东打工,回来后才听村民说起这件事。2013年其担任生产队长后,村民檀某3、李某5、李某3、檀余X等人就找到其说:李某1承包山地的时候,没有经全体村民同意,合同应该不合法,因为当时其也不同意李某1承包土地。他们约李某1协商,要求每亩增加50元的年租金,但李某1拒绝协商未果,他们也就拒收李某1的林地租金。就这样,他们之间的纠纷也就越来越大。2017年初李某1将高山角岭大约180木的山林承包给檀某1后,他们为了能追回山林就多次来到高山角岭阻止檀某1收割松脂。其和李某5、檀某3、李某3、檀余X等人经商量,并向村民筹集用于平时吃饭、驾驶船只前往高山角岭的活动经费,由李某3负责具体募集,然后交给其进行开支管理,他们要求村民钱多的交多点、钱少的交少点,共筹集到12000元。2017年清明节过后,其和李某5、檀余X、李健文四人出面,搭乘李万X的铁皮船到高山岭割松脂处,要求割松脂的工人停止割脂不要做工;过了十几天,他们听说工人又开始割脂,其和李某5、檀某3、李某3、檀余X等人召集村民会议,第二天继续到山岭处找到割松脂的那对夫妻,要求他们停工,并且说如果再有下一次就不客气,檀某3和李某5在旁边说如果有下次就打坏松某1;又过了十几天,那些工人又开始割松脂,其就召集村民商量怎么办。第二天其和李某5、檀某3、李某3、檀余X等十余村民,一同搭乘李万X的船只到松某2山林处,之后他们质问工人为什么开工,韦金X还谩骂了这对夫妻。7月份这些工人又继续开工,其又继续召集村民开会,会上李某5、檀某3等人提议如果不停工就拆工棚,拆工棚再不停工就打松某1,村民也一致同意了。到了第二天8时许,其和李某5、檀某3、李某3、檀余X、韦某2、李某8、檀余X等十几个人搭乘李万X的船到松某2山处,然后韦金X、李某5就质问割脂的女工人为什么还要割松脂,同时李某8、李某5还将工棚的屋顶推倒,其他人在围观谩骂。8月初的一天下午,其接到李某5的电话说对方又开始割松脂了,他已经和檀某3谈过了,打算明天去打坏松某1,其当时听了也就默认了他们的行为。到了次日8时许,村中有三四十村民自发拿钩刀、棍子到渡口乘船,李万X就负责开船过去,其见到这么多群众去,害怕出大事,就让李某3、檀某3到文某政府反映该事。其跟船到了高山角大岭,上岸后村民就纷纷用木棍、钩刀打坏松某1,大约打了一个小时就乘坐李万X的船只离开,他们回到渡口时发现檀某1正在用手机拍照。当天参加的村民有其和苏学X、檀余X、李某5、韦某2、李某8、李健文等人。另证实基本上每次都是其召集村民开会,会上发言的都是李某5、檀某3、李某3、檀余X、李万X等人。他们是想通过这种方法让李某1向他们妥协,由于没有钱请律师,也没有合同原件提供给律师,所以他们没有选择走正常的法律途径。
17、被告人檀余X在侦查阶段的供述。证实其人称”沙煲六”,是文利镇升和村委会新屋村的村民。他们村约在20年前将本村高山角约800多亩山地承包给李某1种植。近年来,他们见到那片山林收益很好,就有村民提出要涨租金,但李某1不同意,他们认为当时的合同只有两个村干部和两个村民签字不合法。在得知李某1将松某2山转包给檀某1后,村民就开会决定不能让檀某1收割松脂,他们要收回山林所有权。2017年4月份,村长李进X、会计檀玩安就组织村民捐款用于阻拦檀某1割松脂的经费,还说捐得越多到时候夺回山林的收益也分得越多,即使不能收回山林,大家所捐的钱在日后集体将村中所有的山林出卖后再退回给个人,村中30多户村民基本每户都捐了钱,其自己捐了1000元。集资后,村长李进X曾两次电话通知其让其一同去阻止檀某1收割松脂,之后其又与李进X等人去过3次,最后一次是8月初的一天晚上,他们得知高山大岭的松某2林继续收割松脂,就由李进X再次召集大家开会商议,村长李进X提议要去将松某1打坏,其和檀某3也这样说,村民说这次不要再说什么,直接将装松脂的杯打烂,还说要自己准备棍。次日8时许,约50名村民每人持一根木棍、竹棍到新屋村委会竹根平渡口集中,参加的村民有其和李进X、檀余X、李万X、李某5、李某9、韦某2、李某7、李某11、李某10、李某8、李秀X、黄某1、苏学X等人,大家集合后就搭乘李万X的船只,去到松某2山后他们就用手中的棍将松某1打坏,他们花了2个小时左右才将全部松某1打坏,之后李万X又开船将他们送回。
18、被告人李健文在侦查阶段的供述。其供述的内容与李进X的供述基本一致。另供述他们共去过5次,去之前都是队长李进X组织村民开会号召村民去警告李某1不要收割松脂。其参加了第一、第二、第四、第五次。在第四次去时,其和李某8及一个姓檀的年轻人将工棚推倒,韦金X在现场骂得最大声,回来后村长李进X还安排了几台菜,参加的人都有份吃饭。第五次是8月份的一天,去的前一天晚上,李进X就召集村民开会,提出檀某1经多次警告还是继续收割松脂,他们要去将檀某1的松某1和松脂打坏,韦金X和李某5还说话鼓动村民一起去打。第二天他们30多名村民就集中出发,李万X负责开船搭乘他们过去,队长李进X和李某5、李某8、韦某2、李万X、李某9、李秀X、黄某1、檀余X、檀余X、苏学X等人都参加了,他们打了一个多小时后就离开。另证实其认为李某1当时签订的合同只有三名村民签字不合法。
19、被告人李秀X在侦查阶段的供述。证实他们新屋村因和李某1的承包合同存在争议,他们要求在争议没有解决前,李某1不能收割松脂,但李某1没有听,而是继续收割松脂,所以他们村民就多次去警告和阻止。村民为了阻止李某1的工人收割松脂,在2017年7月份的时候还推倒了一个工棚旁边的围栏,8月份某天听说李某1的工人又继续收松脂了,村民就集中去将山上的松某1打坏,其也参与了,其是捡起地上的树枝戳坏那些松某1的,当时参与的村民有有李健文、”十二叔”、”七婶”(韦金X)、”沙煲六”(檀余X)等人。
20、被告人韦金X在侦查阶段的供述。证实其人称”七嫂”。其认为他们生产队在1995年时将本村的林地承包给李某1的合同是无效的,但谈判一直没有结果,就这样拖了五、六年直到发生这件事。他们村生产队的队长李进X组织村民去那块岭地阻止对方割松脂。其去过三次,第一次去叫那里的工人不要做工,第二次去把工人的棚子推倒了,第三次去时,大家持木棍将山上的松某1全部打坏,其也持木棍打坏了不少。去破坏是由队长李进X组织的,由”十二”(李万X)负责开船搭去。当时参与破坏松某1的村民还有檀余X、李健文、李秀X、檀余X、李进X等人。21、被告人李万X在侦查阶段的供述。证实他们生产队有一块山地高山角大岭在1995年承包给李某1。2012年旧的生产队队长李某4将所有的资料交给新的生产队长李进X,李进X就发现1995年签的那份承包合同不合理,说合同没有得到大部分群众的同意,不能承包给李某1,群众也大部分不同意承包给李某1。2017年李某1将山岭承包给檀某1收割松脂,村民就在清明期间多次去到山岭要求那里的工人不再收割松脂。2017年8月6日,他们村的村民又去到其停船的地方,韦金X大声说:”等下我们去到后就破坏那些装松脂的杯,不让他们正常收割松脂”其他人就跟着附和,都说要破坏松脂杯,其记得在场并在船上的村民有李某5、李健文、李某8、韦金X、李秀X、黄某1、檀余X、檀余X、苏学X等几十人,8点钟左右其去到山岭处,其还没停好船村民就开始下船了,出发的时候村民都准备有工具,每人手上拿有一根棍子,然后就用棍子直接打坏松脂杯,先是从山脚开始,一直到山顶,再一直沿着山一边打松脂杯一边走,其就开船跟着群众走,主要为了方便打完松脂杯的群众上船。他们从8点一直打到9点,打了大约有200亩的松某2林,然后大家就上船,其就将村民搭回去。
22、被告人檀余X在侦查阶段的供述。证实其人称”阿某”。大家商量要将山岭要回来,并要大家筹钱,其捐资了2000元给李某3,共去过2次阻止工人割松脂,第一次将他们的冲凉房打坏,第二次是8月初,当时李进X让其弟弟檀某3和李某3去政府反映村民要打坏松脂,让政府人员来解决。当时村民在文化室商量怎么办,商量时大家情绪忽然高涨起来,不知道是谁提议要去打坏松脂,之后大家都同意了,之后大家就各自找工具,如竹子、木棍等,后由李万X用他的船搭乘村民过去,大家过去后就用木棍将松某1打坏。参与破坏的村民有其和李健文、李某8、韦金X、李某5、李某9、黄某1、檀余X、苏学X等人,生产队长李进X当时也在场。其当时是拿一根竹子去破坏的,破坏了大约30棵松树松脂。
23、被告人苏学X在侦查阶段的供述。其供述的内容与李进X供述内容基本一致。另证实其捐资过200元作为经费给李进X,共去过二次,其中一次是将对方的冲凉房推倒,第二次就是将对方的松某1打坏。这两次都是其外婆黄某1通知去的,其用摩托车搭乘老婆、儿子一同去渡口集中搭船过去,船是李万X的,不用船费,其当时用木棍打坏了不少松某1,共有70多村民参加,其中有檀余X、李某5、李健文、李某8、韦金X、李万X、李某3、李某9、李秀X、黄某1、檀余X等人。
24、灵山县公安局现场方位示意图、中心现场平面示意图、现场勘查照片,证实案发现场位于广西灵山县升和村委会高山角大岭。高山角大岭上种植有松树,被毁坏松脂的松树直径15厘米至25厘米,在松树的树干中间挂着的用于储存松脂的白色塑料袋被破坏,在树根周围散落有乳白色的松脂。
关于证人杨某出庭作证证实案发前(2017年7月下旬)曾帮助被害人檀某1将收割的松脂从船上搬上车的证言是否采纳的问题。经庭审质证,被害人檀某1不否认证人杨某曾帮助其搬松脂上车,但时间应为2017年6月下旬。综上所述,证人杨某证实的内容与本案的犯罪事实没有关联性,原判不予采纳。
关于辩护人黄翠英当庭出具的”2017年12月28日升和村委会新屋村部分村民到高山角大岭清点松树上被毁坏塑料袋的情况”是否采纳的问题。经查实,该份证据不具客观性、与本案没有关联性,因此,对辩护人出具的该份证据,原判不予采纳。
关于公诉机关当庭出具的灵山县公安局现场勘验笔录、价格认定协助书、灵山县价格认证中心灵价认字[2017]313号价格认定结论书是否采纳的问题。经查实,在庭审中勘验人员邓某某、王某某出庭证实,2017年8月10日11时10分至12时10分,他们在案发现场广西灵山县升和村委会高山角大岭进行勘验的过程中,没有进行实地勘验,仅是乘船绕山大概转一下;没有对被毁坏松某1及散落在树根周围的松脂进行收集、取样、称重;勘验的过程被害人和被告人均不在现场指认;对被害人檀某1被毁坏松某1的数量、松脂的重量靠估算及证人韦某1、陆某的陈述、被害人檀某1的陈述综合得出。因此,勘验笔录不具有客观真实性。灵山县公安局价格认定协助书采纳了勘验笔录中松脂损失的斤数,不具有客观真实性。灵山县价格认证中心的价格认定结论书亦采纳了勘验笔录中松脂损失的斤数,结论书不具有客观真实性。综上所述,对公诉机关当庭出具的灵山县公安局现场勘验笔录、价格认定协助书、灵山县价格认证中心灵价认字[2017]313号价格认定结论书,本院均不予采纳。对八辩护人辩称价格认证中心的鉴定结论及公安机关勘验现场笔录、价格认定协助书不应采信的意见,原判均予以采纳。
关于公诉机关指控被告人李进X、李秀X、韦金X、檀余X、檀余X、李健文、苏学X、李万X毁坏被害人檀某1的松脂和松某1共价值人民币101908元,八被告人构成故意毁坏财物罪的指控意见。经查实,八被告人多次实施的恐吓、破坏工人居住的工棚及毁坏被害人松某1的行为,主观上是为了要回已承包给李某1的山岭,为使利益最大化而对第三人(被害人檀某1)通过合法途径承包的松某2林的松某1进行破坏,致使松脂掉到地上,无法收集,造成经济损失,期望第三人知难而退。八被告人客观上先是实施恐吓,再破坏工人居住的工棚,最后组织村民毁坏被害人的松某1的行为,八被告人的行为是一步一步进行并逐渐加大破坏力度。对于被害人檀某1的松脂和松某1损失的价值,由于灵山县公安局现场勘验笔录、价格认定协助书、灵山县价格认证中心灵价认字[2017]313号价格认定结论书均不具客观真实性,且被毁坏松脂已无重新鉴定的可能性,综合本案的证据对损失的价值无法确认。综上所述,八被告人的行为更符合破坏生产经营罪的构成要件。因此,公诉机关的指控不成立,原判不予采纳。对辩护人认为八被告人不构成犯罪的意见,与查明的事实、证据不符,原判亦不予采纳。
原判认为,被告人李进X、李秀X、韦金X、檀余X、檀余X、李健文、苏学X、李万X为要回已承包给他人的山岭,结伙持械多次通过恐吓、破坏居住的工棚及毁坏松某1的形式破坏他人的正常生产经营,八被告人的行为均已触犯《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七十六条的规定,均构成破坏生产经营罪。在破坏生产经营的共同犯罪过程中,被告人李进X提出犯意并积极组织村民参与破坏,被告人李秀X、韦金X、檀余X、檀余X、李健文、苏学X积极参与实施破坏,均起主要作用,均是主犯,均应按其所参与的全部犯罪处罚。被告人李秀X、韦金X、檀余X、檀余X、李健文、苏学X所起的作用相对较小,是作用相对较小的主犯。被告人李万X在本案中起辅助的次要作用,是从犯,依法应当对其从轻、减轻处罚或免除处罚。被告人李进X、李秀X、韦金X、檀余X、檀余X、李健文、苏学X、李万X自归案后直至庭审过程中,均如实供述其主要犯罪事实,他们对损失数额的辩解不影响认罪态度,可以认定八被告人属于自愿认罪,依法均可对八被告人从轻处罚。根据八被告人的犯罪事实、性质、情节及其社会危害程度,本院决定对八被告人均从轻处罚。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七十六条、第二十五条第一款、第二十六条第一款、第四款、第二十七条、第六十七条第三款的规定,判决如下:一、被告人李进X犯破坏生产经营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十个月;二、被告人李秀X犯破坏生产经营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四个月;三、被告人韦金X犯破坏生产经营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四个月;四、被告人李健文犯破坏生产经营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四个月;五、被告人苏学X犯破坏生产经营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四个月;六、被告人檀余X犯破坏生产经营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四个月;七、被告人檀余X犯破坏生产经营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四个月;八、被告人李万X犯破坏生产经营罪,判处有期徒刑十个月。
原判宣判后,被告人李进X、李秀X、韦金X、檀余X、檀余X、李健文、苏学X不服在法定期间里提出上诉。七被告人及其辩护人均提出,对原判认定七被告人根据生产队的决议参与捣毁少量松脂的基本事实无异议。但七被告人的行为不构成犯罪,请求本院撤销原判改判七上诉人无罪。
钦州市人民检察院认为,原判认定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定罪准确,量刑适当,上诉人提出的上诉理由不成立,建议本院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经二审开庭审理查明的事实和证据与原判一致,且原判证据均经庭审举证、质证、证据来源合法,客观真实,与本案有关联,证据之间相互印证,本院予以确认。
本院认为,上诉人李进X、李秀X、韦金X、檀余X、檀余X、李健文、苏学X、原审被告人李万X为了收回生产队已发包给他人承包经营的山岭,以结伙持械,通过恐吓、破坏林木工人及其居住的工棚、毁坏正在出脂松树上的松某1的形式,破坏他人的生产经营,其的行为均已构成破坏生产经营罪。原判根据李进X、李秀X、韦金X、檀余X、檀余X、李健文、苏学X、李万X的犯罪事实,认定进灵、李秀X、韦金X、檀余X、檀余X、李健文、苏学X、李万X构成破坏生产经营罪的定性准确,认定李进X、李秀X、韦金X、檀余X、檀余X、李健文、苏学X、李万X是主犯,归案后认罪态度好的量刑情节并据此所作的量刑并无不当,本院予以支持。上诉人李进X、李秀X、韦金X、檀余X、檀余X、李健文、苏学X及其辩护人提出七上诉人无罪的辩解及辩护意见,原判已就该问题作了充分的论述,并无不当,本院予以支持,上诉人的上诉理由不成立。钦州市人民检察院的出庭意见正确,本院予以采纳。原判认定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定罪准确,量刑适当,审判程序合法。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二百二十五条第一款第(一)规定,裁定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本裁定为终审裁定。
审判长  赵洪忱
审判员  冯 波
审判员  潘倩红
二〇一八年九月二十四日
书记员  胡宝文

公告

一、本裁判文书库为非盈利网站,贯彻国家司法公开的原则,致力于向公众提供全面、真实、可靠的法律信息,为公众了解法律、律师和司法案例提供一个良好的平台。

二、公开判决文书是国家司法审判公开的重要环节,不仅不违法,而且有助于国家法制建设,并且有助于打击拖欠、赖账等不良行为,有助于养成良好的社会风气。

三、如需删除相关文书,请附带详细网址以及证明当事人身份信息材料发送至panjueshu@chongfa.com 7-15个工作日删除。(发送邮件请检查是否附带详情页网址以及当事人证明材料,资料不全不予处理。)

概要

基本信息

审理法院:广西壮族自治区钦州市中级人民法院

案件类型:刑事案件

审理程序:二审

裁判日期:2018-09-24

律师联盟

免费法律咨询,找律师用崇法APP,好律师就在您身边。

Copyright © 判决书 www.panjueshu.com 苏ICP备16017945-3号 | 网站地图 | 律师联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