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事案件
胡兴文、姬文忠妈相邻通行纠纷二审民事判决书
云南省怒江傈僳族自治州中级人民法院        

此裁判文书仅用于崇法认证律师参考学习如需查看详情请下载崇法APP进行律师认证 下载崇法APP

普通用户点击查看原文>>

崇法账号

登录密码

云南省怒江傈僳族自治州中级人民法院
民事判决书
(2018)云33民终125号
上诉人(原审被告):胡兴X,男,1968年11月15日生,傈僳族,文盲,云南省泸水市人,农民,住泸水市。
委托诉讼代理人:普共才,云南德星永云律师事务所律师,特别授权代理。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姬文忠X,女,1957年5月8日生,傈僳族,小学文化,云南省泸水市人,农民,住泸水市。
委托诉讼代理人:和树X,男,白族,1980年08月01日生,系姬文忠X二女婿,特别授权代理。
委托诉讼代理人:李文X,男,傈僳族,1984年10月7日生,系姬文忠X三女婿,一般授权代理。
上诉人胡兴X因与被上诉人姬文忠X相邻通行纠纷一案,不服云南省泸水市人民法院(2018)云3321民初383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于2018年9月7日立案后,依法组成合议庭到现场调解未能达成一致意见,于2018年11月7日在本院第三法庭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上诉人胡兴X及其委托诉讼代理人普共才、被上诉人的委托诉讼代理人和树X、李文X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胡兴X上诉请求:1.撤销云南省泸水市人民法院(2018)云3321民初383号民事判决书判决;2.依法改判驳回被上诉人的一审诉讼请求;3.本案一审、二审诉讼费用由被上诉人承担。事实和理由:一、一审法院认定事实错误。一审法院认定“争议路段系自基大沟沟埂,系历史形成的维护水沟安全的通道,而自基大沟属于国家投资集体投劳修建的人畜饮水、农田灌溉工程,由国家和集体所有,相邻各方均有使用权,但均不得私自占用,而影响另一方的通行。虽然被告胡兴X受让取得的承包土地东至水利,但被告胡兴X挖毁修建挡墙的部分明显属于自基大沟沟埂”事实错误,法院仅凭借被上诉人提供的《现场草图》和争议地段修建了挡墙后现状的现场调查,就在没有任何证据支撑的情况下,认定上诉人的土地属于大沟的沟埂,上诉人存在侵权事实的认定有失公允。事实是案涉土地的争议地段部分在上诉人的承包经营权证的登记范围内,不属于自基水沟的沟埂,且上诉人也从未实施过任何阻碍被上诉人通行的行为。上诉人向一审法院提交了水利委员胡兰兴扒和村民余南兴的证言、二审中自基村委会出具的证明,均证实争议现场从来没有2至3米宽的大路。上诉人认为,历史形成2至3米宽的大路是需要满足一定条件的,其中最重要的条件就是沿途一定要有比较大的村落。但是,现在被上诉人居住的地方历史上并没有大的村落,以前就只有余南兴一家居住在此。因此,沿着水沟没有条件形成一条一审法院认定的那么宽的一条大路,这违背事物发展的客观规律。二、一审法院适用法律错误。1.一审法院用民事审判权变相行使行政机关土地确权的行政权。2.一审法院有选择性的适用法律法规。一审法院在判决书第6页适用了上诉人提供的《泸水县大兴地镇村规民约》,依法认定被上诉人提供的《大兴地乡依法治乡管理规定》失效。而在判决本案时却又选择不适用村规民约第6条的规定,即大水沟沟边1米以内属于水沟边沟,任何人不得侵占。因此,依照2013年施行的《泸水县大兴地镇村规民约》第6条的规定,上诉人已经留了一条1.1米至1.2米宽的路给被上诉人家,并不存在妨碍通行的行为。综上所述,上诉人请求二审法院依法撤销一审判决,改判驳回被上诉人的一审诉讼请求,并承担本案一审、二审的诉讼费用。
被上诉人辩称,一审法院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请求二审法院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姬文忠X向一审法院起诉请求:1.请求被告停止挖路,恢复原状;2.本案诉讼费由被告承担。
一审法院认定事实:原、被告双方原系鲁奎地村委会托基三组村民。为了交通方便,原告通过受让方式取得地名为“阿尼布”的承包土地并在其受让土地范围内建盖房屋。被告胡兴X同样通过受让方式取得承包方为麻文妞妈的位于“阿尼布”的承包土地,为了建盖房屋在其受让范围内修建了挡墙。双方受让的土地东面系自基大沟并相邻。原告建房后唯一的通行道路是经过被告受让土地东面的自基大沟沟埂。2017年7月,被告胡兴X为了建盖房屋修建挡墙,因被告受让土地东至水利,故被告胡兴X将土地东面的自基大沟沟埂挖去大半部分,仅留下宽度不足1米的水沟路沿。原告认为,被告挖去沟埂大半部分,妨碍了原告的通行,双方由此引发纠纷。双方经村、乡两级调解未果,原告故而起诉来院,请求被告停止挖路,恢复原状。
一审法院认为,不动产的相邻权利人应当按照有利生产、方便生活、团结互助、公平合理的原则,正确处理通行等方面的相邻关系,给相邻方造成妨碍或者损失的,应当停止侵害,排除妨碍,恢复原状,赔偿损失。本案中,争议路段系自基大沟沟埂,系历史形成的维护水沟安全的通道,而自基大沟属于国家投资集体投劳修建的人畜饮水、农田灌溉工程,由国家和集体所有,相邻各方均有使用权,但均不得私自占有,而影响另一方的通行。虽然被告胡兴X受让取得的承包土地东至水利,但被告胡兴X挖毁修建挡墙的部分明显属于自基大沟沟埂。经本院到争议路段现场核查及原被告双方签名按印认可的现场草图计算,争议路段长6.27米,靠自基公路一端宽1.77米,靠原告房屋一端宽2.69米,本院足以认定争议路段沟埂原状的平均宽度不低于2.2米。原告建房后,该争议路段的水沟沟埂系原告及家人必经的通行道,被告胡兴X将争议路段的自基大沟沟埂挖了大半部分,仅留下不足1米宽的水沟路沿,严重改变了争议路段的水沟沟埂原貌,亦严重妨碍了原告一方的通行,被告应当恢复原状,故原告要求被告停止挖路、恢复原状的诉讼请求本院予以支持。
据此,一审法院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物权法》第八十四条、第八十五条、第八十七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总则》第一百七十九条第一款之规定,判决:被告胡兴X于本判决生效后立即将挖毁的大沟沟埂路面恢复至不低于2.2米的宽度。案件受理费100元,减半收取50元,由被告胡兴X负担。
二审期间,上诉人向本院提交两组证据。第一组证据:《关于土地留让调查》1份,欲证明:村委会委托李文才和子秀妹对案涉争议路进行调查,证明本案争议的土地上原来没有大路。第二组证据《村规民约》1份,欲证明:上诉人流转受让土地是东至水沟边,上诉人已经按照村规民约留足1.2米的宽度。本院对以上证据组织了质证。本院的认证意见为:以上两组证据证明内容与本院现场调查的情况不一致,且《村规民约》约定的是水沟边要留的宽度,与本案争议的房屋通行通道不属同一性质,证据欲证明内容与本案无关联,故对以上两组证据,本院依法不予采信。
本院二审经审理查明的案件事实与一审法院认定事实一致。
综合当事人上诉主张,本院认为本案二审争议焦点是:上诉人胡兴X是否应当将挖毁的大沟沟埂路面恢复原状。
本院认为,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物权法》第八十四条、第八十七条规定,不动产的相邻权利人应当按照有利生产、方便生活、团结互助、公平合理的原则,正确处理相邻关系。不动产权利人对相邻权利人因通行等必须利用其土地的,应当提供必要的便利。本案中,胡兴X与姬文忠X宅基地相邻,姬文忠X宅基地靠内,通行必须经过自基大沟边历史形成的通道。即使胡兴X流转来的宅基地面积涉及自基大沟边的道路,但作为不动产房屋的相邻权利人胡兴X应当为姬文忠X的生产、生活提供通行便利,况且该通道是在双方流转到宅基地时就留下来的,胡兴X应当尊重历史和客观情况,保障姬文忠X通行。关于胡兴X应当恢复的道路宽度的问题,根据本院现场调查和测量可认定,挖毁前的路宽度应当是从自基大沟边至现在保留的两颗树之间的宽度,明显大于一审法院判决的2.2米。故一审法院判决胡兴X恢复的道路面积不低于2.2米并无不妥,本院依法予以支持。对于上诉人提出的按照《村规民约》约定的水沟边只要求留足一米的宽度主张,因本案案涉的不仅是水沟沟埂预留的宽度,更是不动产权利人的必要通行通道,不应当以沟埂宽度来对抗不动产权利人行使通行权。故上诉人的以上上诉主张本院依法不予支持。
综上,胡兴X的上诉请求不能成立,应予驳回。一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判决结果适当,应予维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第三百二十八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二审案件受理费100.00元,由上诉人胡兴X负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判长  李丽玲
审判员  过强儒
审判员  江丽飞
二〇一八年十一月七日
书记员  夏玉琴

公告

一、本裁判文书库为非盈利网站,贯彻国家司法公开的原则,致力于向公众提供全面、真实、可靠的法律信息,为公众了解法律、律师和司法案例提供一个良好的平台。

二、公开判决文书是国家司法审判公开的重要环节,不仅不违法,而且有助于国家法制建设,并且有助于打击拖欠、赖账等不良行为,有助于养成良好的社会风气。

三、如需删除相关文书,请附带详细网址以及证明当事人身份信息材料发送至panjueshu@chongfa.com 7-15个工作日删除。(发送邮件请检查是否附带详情页网址以及当事人证明材料,资料不全不予处理。)

概要

基本信息

审理法院:云南省怒江傈僳族自治州中级人民法院

案件类型:民事案件

审理程序:二审

裁判日期:2018-11-07

律师联盟

免费法律咨询,找律师用崇法APP,好律师就在您身边。

Copyright © 判决书 www.panjueshu.com 苏ICP备16017945-3号 | 网站地图 | 律师联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