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事案件
高文国与松下照明装置(上海)有限公司劳动合同纠纷一审民事判决书
上海市浦东新区人民法院        

此裁判文书仅用于崇法认证律师参考学习如需查看详情请下载崇法APP进行律师认证 下载崇法APP

普通用户点击查看原文>>

崇法账号

登录密码

上海市浦东新区人民法院
民事判决书
(2014)浦民一(民)初字第42909号
原告高文国。
委托代理人沈立安,上海永乐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松下照明装置(上海)有限公司。
法定代表人道某某某。
委托代理人季寒磊,上海季寒磊律师事务所律师。
原告高文国与被告松下照明装置(上海)有限公司劳动合同纠纷一案,本院于2014年12月1日立案受理后,依法适用简易程序,于2015年1月5日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高文国的委托代理人沈立安、被告松下照明装置(上海)有限公司的委托代理人季寒磊到庭参加了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高文国诉称,原告于1994年7月1日起入职被告处。2006年7月开始至2014年4月20日结束,原告担任总经理室总经理职务,是日本松下在全球所有子公司中唯一的非日籍总经理。原告任总经理的八年时间里任劳任怨、勤勉尽职,为被告以及投资股东创造了大量财富,日本松下总部将原告形象和治企理念列入企业典礼纪念册中。由于被告投资方经济战略变化,导致公司构造的改革,定于2013年12月31日正式解体息业。2013年11月28日,公司董事长道浦正治通过向股东派遣代表松尾晃伸发送重要文件(转发给原告),确认有必要给与原告总经理八年勤务感谢金,此事实经前次仲裁和法院诉讼予以固定。感谢金的估算方法为:总经理勤务年数*(基本工资+职务工资),2013年度的基本工资62,295元(人民币,下同),总经理职务工资10,000元,8*(62,295+10,000)=578,360元,感谢金在总经理业务结束时一次性支付。原告为此申请劳动仲裁,但仲裁委员会以原告的请求不属于其受理范围而不予处理。原告不服仲裁不予受理通知书,故诉至法院,请求判令被告支付原告总经理八年勤务感谢金578,360元。
被告松下照明装置(上海)有限公司辩称,被告没有义务向原告支付感谢金。被告通过副总经理松尾晃伸发送给原告的邮件附件可以看出,被告单方向原告提出支付总经理感谢金的前提是被告不向原告支付解除劳动合同的经济补偿金,但原告始终没有对该要约表示认可。原告在之前有关解除劳动合同经济补偿金的仲裁及诉讼中均表示否认被告的上述感谢金方案。被告提出感谢金的方案没有得到原告的同意,否则双方不会在2013年12月1日开始协商,并在2013年12月23日就经济补偿金达成合意。根据(2014)浦民一(民)初字第14366号民事判决书,被告提出的不向原告支付经济补偿金的观点未得到法院支持。被告已遵守并履行该判决,向原告履行了全额支付经济补偿金的义务。被告向原告支付的经济补偿金数额实际高于法定经济补偿金的标准,该高出部分已包含了被告对原告的感谢。要求驳回原告的诉讼请求。
经审理查明,原告于1994年7月1日起至被告处工作,2006年7月起担任被告处总经理职务。2012年9月5日,被告因公司发展需要挽留原告延期退休,续任总经理一职,任期延期至2014年3月29日。
2013年8月,被告处法定代表人道浦正治与工会主席及员工代表等签署了一份《备忘录-关于松下照明装置(上海)有限公司解体员工补偿协议书》,双方确认被告预定从2013年12月31日正式解体息业;所有员工(包括劳务派遣工)按劳动法等规定计算工龄,进行补偿,补偿标准为:补偿工龄*(1+0.8)倍,简称N*(1+0.8)倍;企业解体息业前,企业保证全体员工以N*(1+0.8)倍标准补偿,工会和员工代表协助企业领导带领全体员工至2013年12月31日为止按正常工作程序完成工作,同时要求全体员工遵守企业的就业规则等各种规章制度,如违反上述规定不在补偿范围内等等。
2013年11月28日,原告收到被告发出的《通知》,内容为:根据松下照明装置(上海)有限公司企业解散员工补偿方案,公司将于2013年12月31日与全体员工协商解除劳动关系;公司董事会决定,2013年12月1日开始进行如下工作,到2013年12月31日止,为公司与员工协商解除劳动合同期;全体员工按劳动合同法第36条规定,作为劳动合同法定协商解除处理等等。
同日,被告处副总经理松尾晃伸将被告处法定代表人道浦正治发送的电子邮件转发给原告,主要内容为:鉴于经济补偿金制度的立法宗旨,不向高总经理支付经济补偿金。但是,长年作为总经理在从事公司的经营,对于作出了的贡献,支付感谢金。经济补偿金制度是指在劳动者因不可预见的事情导致失去工作、劳动条件下降之际,对于劳动者在找到下一个工作为止而给予的生活保障,根据这一立法宗旨而被制定的制度。但高总经理的场合下,是作为PESLDSH的董事、总经理的经营者,没有作为接受劳动保护的经济补偿的立场,是PESLDSH的经营者,是公司清算的最大要因连续经营亏损的责任者,参与策划了公司清算的意思决定,是已经超过了法定退休年龄,没有因为公司清算而无法生活。为了推动PESLDSH的构造的改革,而延长了总经理的职务,是已经超过了法定退休年龄的。作为公司,通过办理法定退休手续,使其今后得到养老金,不会无法生活。但是,尽管不支付经济补偿金,有必要支付感谢金。作为总经理经营了公司,故作为感谢,支付一定的金额作为感谢金。感谢金的估算方法:总经理勤务年数*(基本工资+职务工资),总经理勤务年数:8年(2006年7月至2014年3月),2013年度的基本工资62,295元,总经理职务工资10,000元,8*(62,295+10,000)=578,360元。感谢金在总经理业务结束时(2014年4月左右)一次性支付等等。原告对该电子邮件未回复同意。
2013年12月23日,原、被告签署一份《解除劳动合同协议书》,内容为:双方协商一致,同意于2013年12月31日解除劳动合同;双方确认原告的离职待遇(含经济补偿金等)合计3,265,844.40元,明细见附件《经济补偿金及津贴金额通知书》,2013年度法定的应休未休年休假的补偿额另行计算,上述两项合计金额,在扣除个人所得税后,于2014年1月10日之前(含1月10日)一次性支付等等。
原告曾就离职待遇(含经济补偿金等)提起仲裁,仲裁裁决后原、被告均不服向本院提起诉讼,本院已于2014年8月18日作出(2014)浦民一(民)初字第14366号民事判决书,判决由被告支付原告离职待遇(含经济补偿金等)合计3,265,844.40元(含个人所得税)。被告在该案判决后履行了支付义务。
2014年10月24日,原告再次作为申请人向上海市浦东新区劳动人事争议仲裁委员会申请仲裁,要求被申请人即本案被告支付2006年7月至2014年3月的总经理勤务感谢金578,360元。该仲裁委员会于2014年10月29日作出不予受理通知书,以申请人的请求不属于该会受理范围为由,决定不予受理。原告不服仲裁裁决,诉至本院请求解决。
上述事实,由原、被告的陈述,劳动合同,电子邮件及翻译件,浦劳人仲(2014)办字第1835号裁决书,(2014)浦民一(民)初字第14366号民事判决书,浦劳人仲(2014)通字第351号不予受理通知书等证据证实。
本院认为,根据松尾晃伸于2013年11月28日向原告转发的电子邮件内容来看,被告处法定代表人曾向原告提出不解除劳动合同而是办理法定退休手续,不支付经济补偿金而是支付总经理勤务感谢金的方案,然原告在收到上述电子邮件后并未回复同意,故双方于2013年12月23日经协商一致解除了劳动合同,并约定了离职待遇(含经济补偿金等)。被告处法定代表人向原告提出的上述支付总经理勤务感谢金的方案因双方之后解除劳动合同的行为而丧失了实施的条件,且原告与被告之间关于离职待遇(含经济补偿金等)的纠纷已通过仲裁及诉讼获得解决,故对于原告提出的要求被告支付总经理八年勤务感谢金578,360元的请求,本院不予支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法》第七十八条的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原告高文国的诉讼请求。
案件受理费10元,减半计5元,免予收取。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上海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
审判员  马建红
二〇一五年二月六日
书记员  瞿春凤
附:相关法律条文
《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法》
第七十八条解决劳动争议,应当根据合法、公正、及时处理的原则,依法维护劳动争议当事人的合法权益。

公告

一、本裁判文书库为非盈利网站,贯彻国家司法公开的原则,致力于向公众提供全面、真实、可靠的法律信息,为公众了解法律、律师和司法案例提供一个良好的平台。

二、公开判决文书是国家司法审判公开的重要环节,不仅不违法,而且有助于国家法制建设,并且有助于打击拖欠、赖账等不良行为,有助于养成良好的社会风气。

三、如需删除相关文书,请附带详细网址以及证明当事人身份信息材料发送至panjueshu@chongfa.com 7-15个工作日删除。(发送邮件请检查是否附带详情页网址以及当事人证明材料,资料不全不予处理。)

概要

基本信息

审理法院:上海市浦东新区人民法院

案件类型:民事案件

审理程序:一审

裁判日期:2015-02-06

律师联盟

免费法律咨询,找律师用崇法APP,好律师就在您身边。

Copyright © 判决书 www.panjueshu.com 苏ICP备16017945-3号 | 网站地图 | 律师联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