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事案件
曾萍辉、中国人民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萍乡市分公司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纠纷二审民事判决书
江西省萍乡市中级人民法院        

此裁判文书仅用于崇法认证律师参考学习如需查看详情请下载崇法APP进行律师认证 下载崇法APP

普通用户点击查看原文>>

崇法账号

登录密码

江西省萍乡市中级人民法院
民事判决书
(2018)赣03民终554号
上诉人(原审被告):曾萍X,男,1975年1月11日出生,汉族,住江西省上栗县。
委托诉讼代理人:陈芳,江西鸿天律师事务所律师。
上诉人(原审被告):中国人民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萍乡市分公司,住所地江西省萍乡市安源区建设东路5号,统一社会信用代码91360300705637415Y。
负责人:李卫,总经理。
委托诉讼代理人:彭福科,江西振武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曾小X,女,1974年12月16日出生,汉族,住江西省上栗县。
委托诉讼代理人:李秋玲,江西尚颂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安阳市中耀物流有限公司,住所地河南省安阳市龙安区龙泉镇安鹤路中段,统一社会信用代码91410500MA3X55Y77Y。
法定代表人:候兴钢。
委托诉讼代理人:李星,江西博韬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中国人民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安阳市分公司,住所地河南省安阳市殷都区文峰大道中段,统一社会信用代码914105008722641182。
负责人:张利军,总经理。
委托诉讼代理人:陈孝军,河南兴邺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苏贵X,男,1964年9月28日出生,汉族,住河南省内黄县。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谭俊X,男,1972年7月2日出生,汉族,住河南省内黄县。
上诉人曾萍X、中国人民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萍乡市分公司(以下简称“人保财险萍乡公司”)因与被上诉人曾小X、安阳市中耀物流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耀物流公司”)、中国人民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安阳市分公司(以下简称“人保财险安阳公司”)、苏贵X、谭俊X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纠纷一案,不服江西省萍乡市安源区人民法院(2018)赣0302民初170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于2018年9月3日立案后,依法组成合议庭,开庭进行了审理。上诉人曾萍X及其委托诉讼代理人陈芳,上诉人人保财险萍乡公司委托诉讼代理人彭福科,被上诉人曾小X委托诉讼代理人李秋玲,被上诉人中耀物流公司委托诉讼代理人李星,被上诉人人保财险安阳公司委托诉讼代理人陈孝军到庭参加诉讼。被上诉人苏贵X、谭俊X经传票传唤无正当理由拒不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曾萍X上诉请求:一、撤销一审判决第三项,改判上诉人承担90560.91元(少承担45280.46元);二、本案二审诉讼费由被上诉人承担。事实和理由:上诉人对《道路交通事故认定书》有异议。一、描述不符。事故认定书认定“发现挂车超车时采取避让措施不当,致使后座乘客刘某从摩托车上甩出摔倒,刘某摔倒在地的同时被豫E×××××重型半挂牵引车左侧碾压”不当,事实上刘某是被挂车左侧挂住当时身上穿着的雨衣带下摩托车的,刘某穿着的雨衣右边还有一道三十多公分的口子。二、当时的路况及上诉人行驶的路线不允许上诉人车速过快。当时,事发地点正在修路施工,设有临时环岛,路面烂且窄,车辆多非常拥挤。上诉人是从湘东回单位的路上,从线路来说比苏贵X要先出环岛,而出事的位置正好是上诉人要出环岛的出口方向,故上诉人一直在临时环岛的内侧不断的避让苏贵X的挂车。以上多重原因上诉人行驶速度根本快不起来。基于以上事实上诉人一直对责任划分不服并在交警及法院都提出多次要求,上诉人认为一审判决上诉人承担30%的责任过高,上诉人最多承担百分之二十。故提起上诉,请求二审公正判决。
人保财险萍乡公司辩称,对曾萍X的上诉没有异议。
曾小X辩称,对曾萍X的上诉没有异议。
人保财险安阳公司辩称,曾萍X的上诉理由不能成立,交通事故事实已有事故认定书确认,原审判决证据充分,应予维持。
中耀物流公司辩称,原审责任划分比较明确,请求维持原判。
人保财险萍乡公司上诉请求:一、撤销一审判决,改判驳回被上诉人对上诉人的诉讼请求;二、本案一、二审诉讼费用由被上诉人承担。事实和理由:一审认定事实不清,适用法律错误。一审判决认定刘某由车上人员转化为第三者属于事实认定错误。首先,曾萍X仅为赣J×××××摩托车购买交强险,刘某系摩托车上乘客,乘客不属于交强险理赔范围。其次,曾萍X操作不当致使刘某摔倒在地系承担侵权责任,应当与保险责任进行区分。被害人系豫E×××××重型半挂牵引车的第三者,而不属于赣J×××××摩托车的第三者。综上,被害人不属于赣J×××××摩托车的第三者,上诉人不承担保险责任。一审认定事实不清,适用法律错误,请求二审查清事实,维护上诉人合法权益。
曾萍X辩称,对人保财险萍乡公司的上诉没有意见。
曾小X辩称,没有异议。
人保财险安阳公司辩称,一审认定事实清楚,请求予以维持。
中耀物流公司辩称,一审认定事实清楚,请求予以维持。
苏贵X、谭俊X经本院依法传唤未到庭参加诉讼,视为放弃答辩权利。
曾小X向一审法院起诉请求:一、判令苏贵X、中耀物流公司、曾萍X赔偿损失694,064.57元;2、判令人保财险安阳公司在保单限额内进行赔偿,在交强险责任限额内对精神抚慰金承担赔偿责任;3、判令本案全部诉讼费用由其他当事人承担。
一审法院认定事实:2017年3月5日下午,苏贵X驾驶豫E×××××重型半挂牵引车(后挂豫E×××××、车上装载水泥沙)沿320国道由西往东行驶,14时许,途经萍乡经济技术开发区萍实大道与320国道交叉路口时对前方道路上车辆动态观察不仔细,在左转弯超车时,未发现左侧同向行驶的由被告曾萍X驾驶的赣J×××××普通二轮摩托车(搭乘刘某)。曾萍X在发现挂车超车时采取避让措施不当,致使后座乘客刘某从摩托车上甩出摔倒在地,刘某摔倒在地的同时被豫E×××××重型半挂牵引车左侧后轮碾压,之后苏贵X在不知情的情况下继续驾驶豫E×××××重型半挂牵引车向东行驶约200米后被报警人拦下,刘某受伤经医院抢救无效于当晚死亡。2017年3月14日,萍乡市公安局交通警察支队开发大队作出萍公(交)认字[2017]年第050号《道路交通事故认定书》,认定苏贵X驾驶机件不符合安全技术标准的机动车上道路行驶时,通过交叉路口违规超车,以及未发现左侧行驶的摩托车,是造成此事故的主要原因,应负事故的主要责任,曾萍X驾驶摩托车上道路行驶遇险避让操作不当致使后座乘客刘某摔倒在地,是造成此事故的次要原因,应负事故的次要责任,刘某不负事故责任。2017年3月20日,曾萍X以“1、苏贵X驾车在通过交叉路口时违规超车,并且在超车时没有发现左侧行驶的摩托车;2、由于事发地点修路及天气下雨的原因,多数机动车速度都不快,苏贵X的车挡着路;3、在左转环岛内侧,本人为避让苏贵X的机动车一直在慢慢往内侧行驶,摩托车为了避让挂车,离内侧隔板不到半米;4、事发当日天气下雨,刘某穿了一件雨衣,而事后刘某穿的雨衣上划开了一个大口子,这可以证明刘某摔倒是苏贵X车子钩住了刘某身上穿的雨衣所致”为由,向萍乡市公安局交通警察支队提出复议,要求撤销[2017]年第050号《道路交通事故认定书》认定的“苏贵X负此事故的主要责任、曾萍X负次要责任”,对事故责任进行重新认定。2017年4月17日,萍乡市公安局交通警察支队作出萍公交复字[2017]第017号《道路交通事故认定复核结论》,复核意见为:经萍乡市公安局交通警察支队复核工作领导小组调取案卷书面审查,讨论研究认为原道路交通事故认定事实基本清楚、证据基本充分、适用法律正确、责任划分公正、调查程序合法,根据《道路交通事故处理程序规定》第四十四条之规定,决定维持萍乡市公安局交通警察支队开发大队萍公(交)认字[2017]年第050号《道路交通事故认定书》。事故发生后,刘某经萍乡市中医院抢救无效,于2017年3月5日20时25分死亡,共花费抢救费用39,099.57元,其中曾小X已支付2,100元,尚欠医疗费36,999.57元。2017年3月9日萍乡市安源公安司法鉴定中心作出(安)公(法医)鉴(尸检)字[2017]22号《法医学尸表检验报告》,主要内容为:刘某系交通事故造成下腹部碾压、内脏、血管破裂死亡。2017年3月15日刘某被火化。2017年3月14日曾小X收取苏贵X支付的人道主义补偿3万元(收条上注明,此款不在保险公司理赔范围内)后,向萍乡市公安局交警支队开发大队出具谅解书,请求公安机关不追究肇事者过错和刑事责任。庭审结束后,人保财险安阳公司表示,经其自行核实,对苏贵X驾驶证、行驶证、从业资格证和营运证无异议。另查明,死者刘某系曾小X之子,为居民家庭户口,其父亲刘启萍已于2012年12月2日死亡,刘某死亡时在萍乡市德羲代理服务有限公司工作,并居住在该公司。2016年10月17日,谭俊X与中耀物流公司签订《车辆挂靠合同书》,约定谭俊X将自己出资购买的豫E×××××豫E×××××重型半挂牵引车以中耀物流公司名称登记,使用性质为货运,后该车在人保财险安阳公司购买了交强险和不计免赔为150万元的商业第三者责任险,保险期间均为2016年10月11日零时起至2017年10月10日24时止。赣J×××××摩托车在人保财险萍乡公司购买了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强制险,保险期间为2016年6月27日零时起至2017年6月26日24时止。
一审法院认为,行为人因过错侵害他人民事权益的,应承担侵权责任,被侵权人死亡的,其近亲属有权请求侵权人承担赔偿责任。本案的主要争议焦点是原告在本案中的合理损失、本次交通事故的责任划分及原告合理损失的承担问题。对于原告曾小X主张的损失,认定如下:1、医药费39,099.57元,2、死亡赔偿金573,460元,3、精神损害抚慰金5万元,4、丧葬费28,735元,5、处理交通事故费用1,510元。合计692,804.57元。本次交通事故责任划分的问题。《道路交通事故认定书》认定苏贵X负事故的主要责任,曾萍X负事故的次要责任,刘某不负事故责任。虽然曾萍X对该《道路交通事故认定书》提出异议,但其异议被公安交警部门驳回。在其未提供新的证据情况下,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道路交通事故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二十七条规定,一审法院对《道路交通事故认定书》予以采纳,并根据该认定书确认原告曾小X合理损失由苏贵X、曾萍X按70%和30%的比例分担。对于曾小X合理损失的承担问题。首先,苏贵X在原一审中提出系中耀物流公司的雇佣司机,但未提供相应证据,因此,苏贵X作为实际侵权人应对曾小X合理的损失按其过错程度承担相应比例的赔偿责任,中耀物流公司、谭俊X作为从事道路运输经营活动的货运车辆被挂靠人和挂靠人,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道路交通事故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三条“以挂靠形式从事道路运输经营活动的机动车发生交通事故造成损害,属于该机动车一方责任,当事人请求由挂靠人和被挂靠人承担连带责任的,人民法院应予支持”之规定,对苏贵X应承担的赔偿责任承担相应的连带责任。其次,人保财险安阳公司辩称豫E×××××车驾驶员苏贵X驾车离开事故现场,符合《机动车综合商业保险条款》第二十四条第(二)项第一目约定的责任免除情形,商业三者险应当免除赔偿责任。一审法院认为不属于双方约定肇事后逃离事故现场而免责的情形。故对人保财险安阳公司抗辩理由不予支持。再次,本案被害人刘某系从曾萍X驾驶的赣J×××××摩托车甩出摔倒在地后被豫E×××××重型半挂牵引车后轮碾压致死,其身份已由车上人员转化为第三者。赣J×××××摩托车在人保财险萍乡公司购买了交强险,且在保险期间内,故曾小X请求人保财险萍乡公司在交强险限额内赔付12万元符合法律规定,予以支持。最后,豫E×××××重型半挂牵引车在被告人保财险安阳公司购买了交强险和不计免赔为150万元的商业第三者责任险,当事人同时起诉侵权人和保险公司的,先由承保交强险的保险公司在责任限额内予以赔偿,不足部分由承保商业三者险的保险公司根据保险合同予以赔偿。综上,故曾小X的合理损失692,804.57元由人保财险安阳公司及人保财险萍乡公司分别在交强险保险责任限额内赔付12万元,剩余452,804.57元(692,804.57元-120,000元-120,000元)由人保财险安阳公司在不计免赔150万元的商业第三者责任险限额内赔付316,963.20元(452,804.57元×70%),由曾萍X赔偿135,841.37元(452,804.57元×30%),对于苏贵X、中耀物流公司、谭俊X应负担的赔偿费用因人保财险安阳公司在商业第三者责任险赔偿限额内予以赔偿,故不再支付。综上所述,依照相关法律规定,判决:一、人保财险安阳公司在交强险责任限额内赔付曾小X12万元;二、人保财险安阳公司在商业第三者责任险责任限额内赔付曾小X316,963.20元;三、曾萍X赔偿曾小X135,841.37元;四、人保财险萍乡公司在交强险责任限额内赔付曾小X12万元;五、驳回曾小X的其他诉讼请求。上述款项,限在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履行完毕。本案受理费10,800元,由曾小X承担50元、苏贵X承担7,525元、曾萍X承担3,225元。
二审中,曾萍X向本院提交以下证据:1、曾萍X身份证,欲证明其主体资格;2、天气预报查询表,欲证明当天天气为中雨,车速不可能太快;3、现场照片6张、示意图,欲证明事故地点处于弯道内,属于施工路段,中间设置了由铁丝、围栏、铁皮组成的临时环岛,路况差且车辆多;4、询问笔录,欲证明被害人并非因为曾萍X紧急刹车而甩出去,而是被苏贵X驾驶的货车挂出去的。经质证,人保财险萍乡公司对该四组证据没有异议。曾小X对证据1无异议,天气预报是事实,不能作为证据,照片一审时已提且没有异议,询问笔录没有异议。中耀物流公司对证据1、2没有异议,对证据3、4认为应该以交警部门出具的事故认定书为准。人保财险安阳公司认为证据1不属于证据,属于当事人信息,证据2、3、4不属于二审新证据,上诉人在一审时应当提交,天气预报查询表不能达到上诉人的证明目的,现场照片、询问笔录应该以事故认定书确认的事实为准,该证据无法推翻事故认定书。经审查,证据1系曾萍X身份信息,真实性予以认定;证据2真实性予以认定,但该证据无法实现曾萍X的证明目的;证据3真实性予以认定,但该证据无法实现曾萍X的证明目的;证据4的形式真实性予以认定,但该证据本质上属于曾辉萍的个人陈述,至于事故发生的原因本院结合其他证据予以认定。苏贵X、谭俊X经本院依法传唤未到庭参加诉讼,视为放弃举证、质证权利。
二审经开庭审理及查阅一审案卷材料,查明的事实与一审判决认定的事实一致,本院予以确认。
本院认为,本案系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纠纷。根据上诉人的上诉意见以及被上诉人的答辩意见,本案二审的争议焦点为:一、一审判决曾萍X承担30%的赔偿责任是否过高;二、受害人刘某是否属于赣J×××××号摩托车的第三者,以及人保财险萍乡公司是否应当承担保险责任。
关于焦点一,曾萍X的主要上诉理由是萍乡市公安局交通警察支队开发大队出具的萍公(交)认字[2017]年第050号《道路交通事故认定书》存在认定事实错误,因而要求减少其赔偿责任比例。本院认为,公安机关交通管理部门是处理交通事故的专门机构,其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第七十三条规定作出的交通事故认定书,系对交通事故发生的基本事实、成因和当事人的责任进行认定的公文书证,具有较强的证明效力。该书证在无其他相反证据推翻的情况下,应当予以采信。本案中,萍公(交)认字[2017]年第050号《道路交通事故认定书》认定曾萍X对本次事故承担次要责任。虽然曾萍X对交通事故认定书提出了复核,但复核结论仍维持了原事故认定书。二审中,曾萍X再次以复核申请的理由对事故认定书提出异议并提交部分证据材料。本院认为,曾萍X提交的两份询问笔录系其个人对事故发生经过的叙述,性质上属于案件当事人陈述,其证明力不足以推翻公安交警部门出具的事故认定书,而曾萍X提交的其他证据材料,也非能够证明事故发生过程的直接证据,均无法实现曾萍X的证明目的。综上,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道路交通事故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二十七条“公安机关交通管理部门制作的交通事故认定书,人民法院应依法审查并确认其相应的证明力,但有相反证据推翻的除外”之规定,本院对萍公(交)认字[2017]年第050号《道路交通事故认定书》予以采信。因交通事故认定书认定曾萍X承担次要责任,按照交通事故赔偿责任划分的一般原则,一审判决曾萍X承担30%的赔偿责任合理恰当,并无不妥。曾萍X上诉要求改判承担20%赔偿责任的上诉请求,本院不予支持。
关于焦点二,本院认为,判断交通事故受害人是“车上人员”还是“第三者”,必须以受害人在交通事故发生当时这一特定的时间是否身处保险车辆之上为依据,在车上即为“车上人员”,在车下即为“第三者”。根据交通事故认定书所认定的事实,受害人刘某是从曾萍X驾驶的赣J×××××号摩托车上甩出摔倒在地后,被苏贵X驾驶的豫E×××××号重型半挂牵引车碾压而致死。因此,刘某的身份在发生交通事故时已由赣J×××××号摩托车的车上人员转变为第三者。人保财险萍乡公司认为不构成交通事故第三者的上诉观点,不能成立。至于人保财险萍乡公司所称赣J×××××号摩托车对被害人并无碰撞或碾压情形,因而被害人不属于赣J×××××号摩托车第三者的上诉意见。本院认为,是否碰撞或碾压并非判断车上人员和第三者的依据。被害人刘某被碾压致死系多因一果,虽然赣J×××××号摩托车没有直接碰撞和碾压刘某,但刘某的死亡结果与赣J×××××号摩托车操作不当存在关联,故认定刘某为赣J×××××号摩托车第三者并无不当。因赣J×××××号摩托车在人保财险萍乡公司购买了交强险,且事故发生在保险期间,故人保财险萍乡公司应当在交强险责任限额内承担赔偿责任。
综上所述,曾萍X、人保财险萍乡公司的上诉请求均不能成立,应予驳回;一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应予维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二审案件受理费共计5716.83元,由曾萍X负担3016.83元,由人保财险萍乡公司负担2700元。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判长 张 健
审判员 曾东林
审判员 刘 敏
二〇一八年九月二十七日
书记员 朱郭萍

公告

一、本裁判文书库为非盈利网站,贯彻国家司法公开的原则,致力于向公众提供全面、真实、可靠的法律信息,为公众了解法律、律师和司法案例提供一个良好的平台。

二、公开判决文书是国家司法审判公开的重要环节,不仅不违法,而且有助于国家法制建设,并且有助于打击拖欠、赖账等不良行为,有助于养成良好的社会风气。

三、如需删除相关文书,请附带详细网址以及证明当事人身份信息材料发送至panjueshu@chongfa.com 7-15个工作日删除。(发送邮件请检查是否附带详情页网址以及当事人证明材料,资料不全不予处理。)

概要

基本信息

审理法院:江西省萍乡市中级人民法院

案件类型:民事案件

审理程序:二审

裁判日期:2018-09-27

律师联盟

免费法律咨询,找律师用崇法APP,好律师就在您身边。

Copyright © 判决书 www.panjueshu.com 苏ICP备16017945-3号 | 网站地图 | 律师联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