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政案件
怀集县怀城镇罗龙村十四经济合作社诉怀集县人民政府不服处理决定一审行政判决书
怀集县人民法院        

此裁判文书仅用于崇法认证律师参考学习如需查看详情请下载崇法APP进行律师认证 下载崇法APP

普通用户点击查看原文>>

崇法账号

登录密码

广东省怀集县人民法院
行政判决书
(2015)肇怀法行初字第6号
原告怀集县怀城镇罗龙村十四经济合作社。
法定代表人高秀清,社长。
委托代理人梁巨X,男,1966年7月28日出生,汉族,住怀集县怀城镇城东罗龙村委会十四队***号。
委托代理人梁X,男,1985年7月28日出生,汉族,住怀集县怀城镇城东罗龙村委会十四队***号。
被告怀集县人民政府。
法定代表人刘卫红,县长。
委托代理人成前X,男,47岁,怀集县人民政府调处山林纠纷办公室工作人员。
委托代理人黄国X,男,29岁,怀集县人民政府调处山林纠纷办公室工作人员。
第三人怀集县怀城镇谭勒村第一经济合作社。
法定代表人黄芳初,社长。
委托代理人黄冬X,男,1953年3月7日出生,汉族,住怀集县怀城镇城东谭勒村委会一队*号。
委托代理人黄给X,男,1976年5月29日出生,汉族,住怀集县怀城镇城东谭勒村委会一队**号。
原告怀集县怀城镇罗龙村十四经济合作社(以下简称罗龙十四社)因与怀集县怀城镇谭勒村第一经济合作社(以下简称谭勒一社)发生山林权属争议,不服被告怀集县人民政府作出怀府裁决(2014)7号《关于“成通屋背、屋头圹”山场权属的处理决定》(以下简称《处理决定》)提起行政诉讼纠纷一案,本院于2014年12月29日立案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于2015年1月29日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原告罗龙十四社法定代表人高秀清及其委托代理人梁巨X、梁聚,被告的委托代理人成前X、黄国X,第三人谭勒一社法定代表人黄芳初及其委托代理人黄冬X、黄给X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罗龙十四社诉称,我社持有1963年《山林土地所有证》,持证单位是罗龙大队社口生产队(现称怀城镇罗龙村十四经济合作社)。而谭勒一社拥有的1982年《山权林权证》地名是“屋头圹”,四至:东至谭力一队田面,南至担务圹,西至谭力二队岭坳,北至谭力二队田面。根据两方证件相互印证,存在不相同的山场地名和四至范围。应属两方分别拥有的不同山场的地名和权属。明显证明第三人的山林权属证不在争议山场范围。而且第三人的《山权林权证》没有1963年山林权证为基础,既然被告确认双方提供的权属证属合法有效证件,只是双方主张的山场的地名称法不同,那么确认了“屋头圹”,而“成通屋背”现在又在那里,被告自相矛盾的说法,无法令人信服。70年代起,我社村民曾在争议山场种植板粟和黎索树等事实,足以证明争议地属于原告所有。而第三人所提供的《林地承包合同书》和租金收据并非争议范围内,故第三人没有管理事实,其证据与本案争议没有关系。
综上所述,被告处理本案纠纷没有以客观事实为依据,在原告权属证清楚,管理充分的情况下作出权属决定十分牵强的,是错误的,无法使原告心服口服。为此,请人民法院作出客观公正的判决,依法撤销被告作出的怀府裁决(2014)7号《关于“成通屋背、屋头圹”山场权属的处理决定》和判令被告重新作出山林权属处理决定。
原告罗龙十四社向法庭提供以下证据:
1、建设项目征用(划拔)土地协议书、建设项目征收土地协议书及附图;2、征地补偿款票据。
被告怀集县人民政府答辩称,本府作出的《处理决定》,认定事实清楚,证据充分,程序合法,适用法律法规和实体处理正确。具体事实和理由如下:
一、原告和第三人对主张山场分别提供有不同时期的山林权证,其中原告提供有1963年体制下放证1份,没有申办1982年《山权林权证》;第三人提供有1982年《山权林权证》1份,没有申办1963年山林权证。经核对,双方提供的权属证件,属合法有效证件。但双方对主张山场的地名称法不同,原告认为争议山场地名称“成通屋背”,第三人认为争议山场地名称“屋头圹”。按争议双方当事人代表在实地指认的山场四至看,原告所指的南至水利塘头的位置是不相符的,因整个争议山场的南至是谭务塘及部分山场位置,并不是水利塘头位置,故其实地指认的四至与提供的权属证件四至是不相符的,与争议山场四至核对不相符。第三人所指认的南至谭务塘和西至岭坳的位置,与其提供的权属证件四至是相符的,与争议山场四至核对相符。双方当事人代表一致承认,在争议山场周围的水田均属谭勒(力)村的村民所有。由此证实,现争议山场应属第三人集体所有,原告的权属证件四至应不在现争议山场范围内。
二、现争议山场从1985年11月4日起,已由谭勒村(原称怀集县附城区谭勒乡人民政府)发包给怀集县国营天湖苗圃场承包经营;事至2004年2月28日,又由谭勒村民委员会、国营天湖苗圃场和第三人联合将争议山场转包给谭勒村人莫永华承包经营,并全部营造了桉树林木;2006年3月间,莫永华将争议山场(包括桉树林木)转包给谭勒村人黄榕桓(其子黄伟龙)和洽水镇人罗文星承包经营。2006年8月8日,黄榕桓将其承包山场及林木,向县林业部门办理了《林权证》;2011年3月21日,黄伟龙向县林业局申办了“担达塘磨公岭”山场(含现争议山场)的桉树林木采伐许可证,并在2012年4月前将桉树全部采伐完毕。从1985年至2012年4月前,争议山场一直由第三人发包他人经营管理并享受收益,期间,没有任何单位或个人对上述承包山场或林木提出任何异议,也没有发生过任何权属纠纷。故证实争议山场属第三人集体所有,与原告没有任何关联。原告除了口头辩称在争议山场开展过经营管理活动之外,没有提供任何依据予以证实。
三、第三人所在的谭勒村(原称谭勒大队),在落实林业“三定”前,原整个谭勒大队范围内的山场均统一归大队管理,原谭勒大队没有将山场调整划分给其属下各生产队,故没有填领1963年的体制下放证(经调查县档案馆存档资料,没有发现谭勒大队或各生产队的权属证件存根)。事至落实林业“三定”期间,原谭勒大队才将整个大队的山场进行调整划分,将山林所有权分解落实到各个生产队集体所有,并由各生产队分别填领了《山权林权证》。自各生产队领证后,没有发生过任何权属争议。因此证实,原谭勒大队在落实林业“三定”期间,向县人民政府申领的《山权林权证》,应具有一定的真实性、合法性和有效性。
综上所述,原告和第三人对主张山场分别提供有1963年和1982年的山林权属证件,经核实,均属合法有效证件。其中,原告提供主张山场的地名称“成通屋背”;第三人提供主张山场的地名称“屋头圹”。根据争议双方当事人提供的主张山场四至核对争议山场实地位置,原告提供的主张权属证件四至与争议山场四至不相符,也没有任何依据证明争议山场是“成通屋背”的称法,也无法证明原告曾在争议山场开展经营管理活动的事实。而第三人提供的主张权属证件四至与争议山场四至相符,并有充分的经营管理争议山场的事实依据予以证实,也能证明其主张山场是称“屋头圹”的事实。故此,为维护山林权属所有者的合法权益,维护林区社会治安稳定,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森林法》第十七条第1款;《林木林地权属争议处理办法》第十七条;《广东省森林林木林地权属争议调解处理办法》第十二条第1款、第十六条之规定,本府依法作出的《关于“成通屋背、屋头圹”山场权属的处理决定》(怀府裁决(2014)7号)是正确的,并经肇庆市人民政府依法予以维持,恳请怀集县人民法院依法予以维持,并驳回原告无事实和法律依据的诉讼请求。
被告怀集县人民政府向法庭提供如下证据:
1、适用的法律法规条文;2、本案调处综合报告;3、
申请人提交的申请书及委托代表材料;4、申请人提交的山林权属证件;5、被申请人提交的答辩书及委托代表材料;6、被申请人提交的山林权属证件;7、被申请人提供的经营管理事实依据;8、怀城镇罗龙村、谭勒村提供的证明材料;9、当事人举证告知书及有关单位函件材料;10、县山纠办调查取证材料;11、踏查山场四至位置图;12、调解会议发言记录及社会调查证人笔录;13、怀城镇人民政府移交调解处理材料。
第三人谭勒一社述称,第三人权属证地名“屋头塘”,四至:东至谭勒一队田面,南至担务圹,西至谭勒二队岭坳,北至谭勒田面,面积50亩。而原告的权属证地名“成通屋背”,四至:东至谭力田面,南至水利塘头,西至谭勒,北至谭勒田面,面积2亩。从双方提供的权属证看,各自的地名、四至、亩数不相符,第三人权属证南至“担务塘”,而原告权属证南至“水利塘头”,现争议山场的“南至”何来水利塘头?(见山场位置图)。第三人没有1963年权属证是因为当时谭勒大队统管山场,没有划分给各小队,故没有填领体制下放证(县档案馆可查)。原告称“70年代在争议山场种过板粟”,老一点的人都知道,当时是原附城公社万亩板粟场场员所种。第三人自1985年至2013年对争议山场有持证管业,并发包他人享受收益,请法院维持被告的《处理决定》,驳回原告的诉讼请求。
第三人谭勒一社向法庭提交了以下证据。
1、山权林权证;2、1985年11月4日的公证书;3、2004年2月28日公证书;4、收据11张。
原告对被告提供的证据发表如下质证意见:
证据1无异议;证据2无内容,有异议;证据3-5真实性、合法性、关联性没有异议;证据6有异议,该权属证不在争议范围;证据7-8有异议,第三人经营事实不清楚,证明材料与事实不符;证据9-12没有异议;证据13有异议。
第三人对被告提供的证据发表以下质证意见:
证据1-2没有异议;证据3-4有异议,该权属证与实地的四至、地名均不相符;证据5-13无异议。
被告对原告提供的证据发表以下质证意见:
证据1-2有异议,该证据征地协议书和征地补偿款结算票据并不在争议山场范围。
第三人谭勒一社对原告的证据发表质证意见与被告质证意见相同。
原告对第三人谭勒一社提交的证据发表以下质证意见:
证据1-4有异议,该权属证不在争议山场,而且经营管理事实不足。
被告对第三人谭勒一社提交的证据发表以下质证意见:
证据1-4没有异议,该证据与县政府处理时提交的材料相同。
原、被告、第三人对本院现场的勘踏指认图无异议,予以确认。
根据庭审质证,对当事人认可,或虽提出异议,但无充分理据予以证实的证据,本院均认为有效证据。
经审理查明,原告罗龙十四社与第三人谭勒一社存在争议山场地名称“成通屋背、屋头圹”,其中原告称“成通屋背”,第三人称“屋头圹”,座落在怀集县天湖林场行政界线内。四至(以日出为东):东至山脚、塘边;南至谭务塘山脚;西至山脊、坳;北至山脚,面积约34亩。2012年间,因南方电网建设需要征用“屋头圹”林地,县国土资源局与第三人签订了征地协议。2013年5月间,在南方电网工程队准备施工时,遭到原告的社员前往阻止,从而引发双方的山场权属争议。原告提供有1963年第0052号《怀集县生产队山林土地所有证存根》1份,持证单位:保宁公社罗龙大队社口生产队,座落:罗龙社口,地名:成通屋背,四至:东至谭力田面;南至水利塘头;西至谭力;北至谭力田面,面积:2亩。
第三人提供有1982年怀林证字第0028号《山权林权证》(第1页)1份,持证单位:附城公社谭力大队第一生产队,座落:谭力大队,地名:屋头圹,四至:东至谭力一队田面;南至担务圹;西至谭力二队岭坳;北至谭力二队田面,面积:50亩。
经县山纠办调查取证及第三人提交经营管理有关的依据材料有:(一)1985年11月4日怀集县附城区谭勒乡人民政府与怀集县国营天湖苗圃场签订的《联营造林合同书》及附图各1份;(二)2006年1月10日怀集县怀城镇谭勒村民委员会与怀集县国营天湖苗圃场签订的《提前解除〈联营造林合同书〉协议书》1份;(三)2006年8月8日《林权证》(编号:B4400109765)1份,该证载明林地所有权、林地使用权、林木所有权和林木使用权分别属于第三人和黄榕桓所有;(四)2011年3月21日《广东省商品林采伐许可证》[怀集县(2011)采字第0027号]及伐区位置图各1份,该证采伐人是黄伟龙;(五)由莫永华于2014年4月22日提供的《谭勒村磨公岭、谭望山等一带转包山场分经济合作社面积及承包费一览表》及《罗龙村发包山地面积一览表》各1份。(六)2004年至2014年收取莫永华、黄伟龙承包山场(含屋头圹山场)租金收据共11张,证明第三人经营管理事实。被告于2014年7月22日,作出怀府裁决(2014)7号《关于“成通屋背、屋头圹”山场权属的处理决定》。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森林法》第十七条第一款;《林木林地权属争议处理办法》第十七条;《广东省森林林木林地权属争议调解处理办法》第十二条第一款、第十六条之规定,决定如下:争议山场地名称“成通屋背、屋头圹”,其中,申请人称“成通屋背”,被申请人称“屋头圹”,座落在怀集县天湖林场行政界线内。四至(以日出为东):东至山脚、塘边;南至谭务塘山脚;西至山脊、坳;北至山脚,面积约34亩(详见1:10000地形图)。上述四至范围内的林地所有权确认归怀集县怀城镇谭勒村第一经济合作社集体所有。原告不服该决定,向肇庆市人民政府提起行政复议,肇庆市人民政府于2014年11月12日作出肇府行复(2014)54号《行政复议决定书》,维持被告作出的怀府裁决(2014)7号《关于“成通屋背、屋头圹”山场权属的处理决定》,原告仍不服,向本院提起行政诉讼。
另查明,原告在土改时,属怀集县保宁乡和社村管辖;在体制下放时,属怀集县保宁公社罗龙大队管辖,称社口生产队;在落实林业“三山”时,属怀集县保宁公社罗龙大队管辖,称十四生产队;后来归怀集县怀城镇罗龙村民委员会管辖,称十四经济合作社,直至现在。第三人在土改时,属怀集县保宁乡和社村管辖;在体制下放时,属怀集县附城公社谭勒(力)大队管辖,称第一生产队;在落实林业“三山”时,属怀集县附城公社谭勒(力)大队管辖,称第一生产队;后来归怀集县怀城镇谭勒村民委员会管辖,称第一经济合作社,直至现在。
本院认为,本案争议为不服山林权属确认纠纷,争议双方均是单位,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森林法》第十七条第一款“单位之间发生的林木、林地所有权和使用权争议,由县级以上人民政府依法处理”的规定,被告怀集县人民政府有权处理本案山林权属争议,是本案的适格被告。根据《广东省森林林木林地权属争议调解处理办法》第十二条第一款规定:“县级以上人民政府依法核发的林权证,是处理林权争议的依据。”第三人谭勒一社持有的1982年山林权属证件,其山林权属证记载的“屋头圹”山场与争议山场四至范围吻合,且有争议山场的经营管理事实等证据材料予以佐证;而原告罗龙十四社持有的1963年四固定证记载的“成通屋背”山场,无论从地名或是四至范围均不能确定与本案争议山场存有关联,且原告罗龙十四社缺乏争议山场相关经营管理事实证据,因此,原告罗龙十四社提出的诉讼请求缺乏事实根据,本院不予支持。被告作出怀府裁决(2014)7号《处理决定》认定争议山场属第三人谭勒一社所有,是恰当的。故此,被告怀集县人民政府作出的怀府裁决(2014)7号《处理决定》认定事实清楚,证据充分,适用法律法规正确,程序合法,处理恰当。依法应予以维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五十四条第(一)项的规定,判决如下:
维持被告怀集县人民政府于2014年7月22日作出的怀府裁决(2014)7号《关于“成通屋背、屋头圹”山场权属的处理决定》。
案件受理费50元,由原告怀集县怀城镇罗龙村十四经济合作社负担。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广东省肇庆市中级人民法院。
审 判 长  谢实弟
审 判 员  梁桃嘉
人民陪审员  王明薇
二0一五年三月三日
书 记 员  范林顺

公告

一、本裁判文书库为非盈利网站,贯彻国家司法公开的原则,致力于向公众提供全面、真实、可靠的法律信息,为公众了解法律、律师和司法案例提供一个良好的平台。

二、公开判决文书是国家司法审判公开的重要环节,不仅不违法,而且有助于国家法制建设,并且有助于打击拖欠、赖账等不良行为,有助于养成良好的社会风气。

三、如需删除相关文书,请附带详细网址以及证明当事人身份信息材料发送至panjueshu@chongfa.com 7-15个工作日删除。(发送邮件请检查是否附带详情页网址以及当事人证明材料,资料不全不予处理。)

概要

基本信息

审理法院:怀集县人民法院

案件类型:行政案件

审理程序:一审

裁判日期:2015-03-03

律师联盟

免费法律咨询,找律师用崇法APP,好律师就在您身边。

Copyright © 判决书 www.panjueshu.com 苏ICP备16017945-3号 | 网站地图 | 律师联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