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事案件
袁伯龙与诸暨市暨阳街道东三村股份经济合作社农业承包合同纠纷一审民事判决书
诸暨市人民法院        

此裁判文书仅用于崇法认证律师参考学习如需查看详情请下载崇法APP进行律师认证 下载崇法APP

普通用户点击查看原文>>

崇法账号

登录密码

浙江省诸暨市人民法院
民事判决书
(2016)浙0681民初12号
原告:袁伯龙。
委托代理人(特别授权):孙贤忠,诸暨市浣江法律服务所法律工作者。
被告:诸暨市暨阳街道东三村股份经济合作社,住所地:浙江省诸暨市暨阳街道东三村。
法定代表人:郭福根,系该社社长。
委托代理人(特别授权):周春芝,浙江永大律师事务所律师。
原告袁伯龙与被告诸暨市暨阳街道东三村股份经济合作社(以下简称东三村经合社)农业承包合同纠纷一案,本院于2016年1月4日立案受理,依法由审判员郦武亮独任审判,于2016年1月28日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袁伯龙及其委托代理人孙贤忠、被告诸暨市暨阳街道东三村股份经济合作社的委托代理人周春芝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袁伯龙起诉称,2004年元月1日,原告经被告同意与他人签订了一份为期五年的养殖塘转包协议。协议生效时,原告向被告缴纳退田押金款17000元,其他权利义务详见合同。合同期满后,原告继续承包经营,直到2012年10月,该鱼塘被政府征用,但对于原告的押金款,被告方因种种原因一直没有退还。故原告为维护合法权益,现起诉要求被告返还承包押金款17000元。
被告东三村经合社答辩称,原告所诉与事实不符。1999年12月10日,屠某与被告就下羊角水田签订承包协议,约定承包期四年,自2000年1月1日至2003年12月31日,并由屠某在协议生效时缴纳了退田押金17000元,屠某于2003年1月15日即承包期最后一年将承包的田转包给本案原告,并签订养殖塘承包协议,约定了转包期限、承包金额以及其他相关情况,但并没有约定屠某向被告缴纳的17000元押金由原告办理退款手续,且原告主张权利已超过诉讼时效,因此,应该驳回原告的诉讼请求。
原告袁伯龙对起诉主张的事实、诉讼请求向本院提供了下列证据,被告东三村经合社质证如下:
1.2004年元月1日的养殖塘转包协议一份,用以证明原告从被告处承包了养殖鱼塘,并根据协议规定,应由原告向被告缴纳17000元承包押金款,该款由屠某转入的事实。被告质证认为,对协议的真实性没有异议,这份复印件没有被告的印章,仅仅从协议的内容看,无法达到被告的证明目的。协议是屠某与原告袁伯龙签订的转包协议,押金也是袁伯龙向被告缴纳。从协议的内容看,无法确定是屠某向被告缴纳还是袁伯龙向被告缴纳。原告陈述是袁伯龙向被告缴纳与事实不符。这份协议也不符合常理,被告与屠某签订的协议,承包期为四年,即2000年1月1日至2003年12月31日,也就是说原告与屠某签订转包协议时,屠某的承包期限已满,其根本没有转包的权利,如果如原告陈述其是与被告签订合同,该复印件上并没有被告的签名或盖章。因此,从真实性还是从协议的内容形式和效力均存在异议;
2.屠某出具的证明一份,用以证明原告的主张和本案讼争的17000元押金被告应退还给原告。被告质证认为,证明的内容与事实不一致,屠某证明其于2003年1月15日将蚌塘转包给原告,与原告提供的第1份证据相违背,证据1签订的时间是2004年,而且承包时间也不一样,证明说的1月15日转包给原告,转包协议上的时间是2004年1月1日;
3.申请证人屠某出庭作证。证人陈述:当年证人向某甲承包了80亩田,有17000元押金押在村里,当时讲承包期满后田要退给村里,村里要退押金给证人,证人在承包期没有满前将田转包给了袁伯龙,当时证人经营不下去了,将鱼塘转包给了原告,转包的时候讲清楚的,证人向某乙缴纳的17000元转给原告,证人承包时形势不好,当时没有人来承包,就将这17000元冲抵到承包款中。原告质证无异议;被告质证认为,证人的证言前后矛盾,且与事实不符。
被告东三村经合社对其辩述向本院提供了下列证据,原告质证如下:
4.1999年12月10日屠某与被告签订的农田承包协议一份,用以证明屠某与被告的承包期限是2000年1月1日至2003年12月31日,根据协议约定,承包期满后如果乙方不退塘还田,则押金作为甲方还田费用。原告质证认为,真实性没有异议,协议中的权利义务原告当时不清楚;
5.诸暨市经济合作社收款专用发票记帐联一份,用以证明1999年12月31日,屠某向被告缴纳了17000元退田押金,根据合同相对性,即使承包期满,屠某依照约定退塘还田,该笔押金也应该退还给屠某。原告质证认为,对记帐联的真实性没有异议,但不能达到被告的证明目的;
6.2003年1月15日的养殖塘承包协议一份,用以证明屠某在其向被告承包鱼塘期限内,还剩余一年承包期限时将下羊角鱼塘转包给原告,而且该转包协议中并没有约定由原告向被告退回17000元押金。原告质证认为,真实性没有异议,该承包协议还反映出被告认可原告和屠某之间的鱼塘转包,根据原告提供的2004年1月1日的转包协议,在承包事实上可相互印证,且2004年1月1日的转包协议中第三条已经明确了原告向屠某缴纳17000元押金的事实,该证据不能达到被告的证明目的;
7.2003年12月30日的农田承包协议一份,用以证明原、被告约定承包期限3年,诉争的鱼塘在2004年1月1日至2006年12月31日承包给原告。原告质证无异议。
上述证据经庭审出示、宣读并质证,均已收集在卷。本院分析、认证如下:
对被告东三村经合社提供的1999年12月10日的屠某与被告签订的承包协议、诸暨市经济合作社收款专用发票记帐联及2003年1月15日的养殖塘承包协议、2003年12月30日的农田承包协议,原告对其真实性均无异议,本院予以确认。上述证据载明原城关镇朝五相村经济合作社将下羊角水田一处计面积85亩承包给屠某,承包期限4年,自2000年1月1日至2003年12月31日;2003年1月15日,屠某与袁伯龙签订协议,约定屠某将其承包的下羊角水田一处转包给袁伯龙,转包期一年,自2003年3月1日至2003年12月31日止;2003年12月30日,原告袁伯龙与原暨阳街道朝五相村经济合作社订立农田承包协议,约定朝五相村经济合作社将下羊角水田一处计面积85亩承包给袁伯龙,承包期3年,自2004年1月1日至2006年12月31日,上述证据载明的内容能相互印证,且原告方对证据的真实性均无异议,本院对上述事实予以认定。原告提供的2004年元月1日的养殖塘转包协议系复印件,且该协议中关于屠某将下羊角水田转包给袁伯龙的期限为5年,自2003年12月31日至2008年12月31日,与本院已认定的被告提供的1999年12月10日屠某与被告签订的农田承包协议、2003年1月15日的养殖塘承包协议、2003年12月30日农田承包协议载明的内容不一致,本院不能确认为有效证据;证人屠某出具的证明内容为因其将下羊角水田85亩转包给袁伯龙经营,其自愿把向东三村(原城关镇朝五相村)缴纳的押金17000元转给袁伯龙所有,这与证人当庭作证所做的陈述一致,本院对屠某出具的证明中与证人当庭作证的证言相印证部分事实予确认。
综合上述证据的分析认证,结合庭审中原、被告的陈述,本院认定如下事实:1999年12月10日,原城关镇朝五相村(甲方)与屠某(乙方)订立农田承包协议,约定甲方土地座落下羊角坂,计面积85亩,承包给屠某搞养殖业,承包期4年。自2000年1月1日至2003年12月31日,承包款每年29750元,协议生效时一次性付清,同时缴纳退田押金17000元;承包期满乙方如不退塘还田,则押金作为甲方退回费用。1999年12月31日,屠某向朝五相村缴纳押金17000元。2003年1月15日,屠某与原告袁伯龙订立养殖塘承包协议,约定屠某将其向朝五相村承包的下羊角田塘计面积85亩转包给袁伯龙,转包期一年,自2003年3月1日至2003年12月31日止,承包金额24000元,一次性付清。2003年12月30日,原告袁伯龙与朝五相村经济合作社订立承包协议,约定原告向朝五相村经济合作社承包下羊角坂水田一处,计面积85亩,承包期限3年,自2004年1月1日至2006年12月31日,承包款每年29750元,第一次在协议生效时一次性付清,以后在每年公历12月30日前付清第二年承包款,协议生效时同时缴纳退田押金29750元,承包期满承包方如不退塘还田,则押金作为退田费用。
另查明,1997年,原暨阳街道朝五相村在行政村撤并中更名为暨阳街道东三村。2006年年底,原告袁伯龙与原暨阳街道朝五相村经济合作社订立的承包合同届满,被告进行公开招投标,将下羊角坂鱼塘85亩发包给袁才夫经营,承包期限自2007年2月1日至2010年1月31日。承包期满后袁才夫与被告均未对讼争鱼塘退塘还田。2012年,涉案鱼塘所在地块被国家征用。
本院认为,土地承包法规定,农村集体经济组织成员有权依法承包由本集体经济组织发包的农村土地,国家保护承包方依法、自愿、有偿地进行土地承包经营权流转。本案中屠某与原城关镇朝五相村经济合作社订立的农田承包协议,原告袁伯龙与原暨阳街道朝五相村经济合作社订立的农田承包协议以及屠某与袁伯龙订立养殖塘承包(转包)协议均未违反法律、行政法规的强制性规定,应当认定有效,当事人均应当按照合同约定履行义务。屠某按照承包合同约定向被告缴纳退塘还田押金17000元,在承包期内屠某将鱼塘转包给原告袁伯龙,被告予以认可,原承包合同确定的相关权利义务应当由原告承担、享受。屠某当庭作证也明确表示其向村缴纳的17000元押金转归原告所有。鉴于屠某与原朝五相村订立的承包合同期满后,朝五相村即将讼争鱼塘承包给原告,原告承包期满后被告又将鱼塘承包给他人直至该鱼塘地块被国家征用,原告袁伯龙与后一轮承包人及被告均未退塘还田。按照承包合同约定,承包期满承包方如不退塘还田,则押金作为发包方退田费用。原承包人未在承包期满后退塘还田,原因是被告重新发包给他人也是用作养殖经营,且在几轮承包期满后被告也未将上述鱼塘退塘还田,其并未实际支出该项费用,现原告起诉要求被告返还,理由正当,本院予以支持。基于承包合同中未约定该退塘还田押金的支付时间,现原告起诉主张权利并未超过诉讼时效,被告辩解已超过诉讼时效,不符合法律规定,本院不予采纳。为此,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农村土地承包法》第五条、第十条、第三十二条、第三十三条、第三十四条、第三十六条的规定,判决如下:
被告诸暨市暨阳街道东三村经济合作社应返还给原告袁伯龙退田押金人民币17000元,限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付清。
本案案件受理费225元,依法减半收取112.50元,由被告诸暨市暨阳街道东三村经济合作社负担。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浙江省绍兴市中级人民法院[在递交上诉状之日起七日内先预缴上诉案件受理费225元,款汇绍兴市非税收入结算分户,账号:09×××13-9008,开户行:绍兴市银行营业部。逾期按自动撤回上诉处理]。
审判员  郦武亮
二〇一六年三月二十二日
书记员  边书笑

公告

一、本裁判文书库为非盈利网站,贯彻国家司法公开的原则,致力于向公众提供全面、真实、可靠的法律信息,为公众了解法律、律师和司法案例提供一个良好的平台。

二、公开判决文书是国家司法审判公开的重要环节,不仅不违法,而且有助于国家法制建设,并且有助于打击拖欠、赖账等不良行为,有助于养成良好的社会风气。

三、如需删除相关文书,请附带详细网址以及证明当事人身份信息材料发送至panjueshu@chongfa.com 7-15个工作日删除。(发送邮件请检查是否附带详情页网址以及当事人证明材料,资料不全不予处理。)

概要

基本信息

审理法院:诸暨市人民法院

案件类型:民事案件

审理程序:一审

裁判日期:2016-03-22

律师联盟

免费法律咨询,找律师用崇法APP,好律师就在您身边。

Copyright © 判决书 www.panjueshu.com 苏ICP备16017945-3号 | 网站地图 | 律师联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