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事案件
吉林省长春皓月清真肉业股份有限公司与舒兰市超越果树种植专业合作社合同纠纷一审民事判决书
长春市绿园区人民法院        

此裁判文书仅用于崇法认证律师参考学习如需查看详情请下载崇法APP进行律师认证 下载崇法APP

普通用户点击查看原文>>

崇法账号

登录密码

长春市绿园区人民法院
民事判决书
(2016)吉0106民初893号
原告吉林省长春皓月清真肉业股份有限公司,住所地长春市皓月大路11111号。
法定代表人丛连彪,董事长。
委托诉讼代理人张广X,男,1980年8月26日生,汉族,该公司工作人员,住长春市绿园区。
委托诉讼代理人徐X,女,1976年12月19日生,汉族,该公司工作人员,住长春市绿园区。
被告舒兰市超越果树种植专业合作社,住所地舒兰市水曲镇岗村一社。
法定代表人孟宪超,经理。
委托诉讼代理人杨春X,男,1973年1月8日生,汉族,该单位技术员,住吉林省舒兰市。
原告吉林省长春皓月清真肉业股份有限公司诉被告舒兰市超越果树种植专业合作社合同纠纷一案,本院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吉林省长春皓月清真肉业股份有限公司的委托代理人张广X、徐佳,被告舒兰市超越果树种植专业合作社的委托诉讼代理人杨春X均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诉称:原、被告于2015年5月6日签订了《三公里春季松树采购栽植合同》(合同编号:HYJG—1504—022),根据合同约定栽植工期自合同签订之日起至2015年5月15日全部结束栽植;养护期为自树木全部栽植结束至2018年5月31日,栽植数量暂定为1万棵,同时约定树木的成活率应达到100%。树木栽植完毕后,经双方验收发现被告未完成合同约定的栽植数量,少栽树木2342棵,并发现被告栽植的松树大面积死亡。经原告与被告协商于2015年9月9日签订《三公里春季松树采购栽植合同(四标段)补充协议》(合同编号:HYQT—1508—120)。协议约定,被告在2015年秋季补栽期将未种植完成的2342棵松树,对枯死的934松树进行换栽。养护期相应顺延至2018年11月30日。并约定如被告不按合同及补充协议约定进行补栽及养护,向原告支付违约金180元/棵,同时原告不支付后期养护费用。补充协议签订后,原告按合同约定支付了相应款项。在合同约定的补栽期,原告多次电话、发函通知被告按合同约定对树木进行补栽、更换、养护,但被告一直未按合同约定履行其义务。现已过两个松树补栽期,栽植的树木大面积死亡,给原告造成了巨大的损失。现原告诉至法院,要求:1、请求人民法院判令原、被告解除合同关系,原告不再支付被告树木养护费用;2、请求人民法院判令被告支付合同违约金961,560.00元;3、请求人民法院判令被告支付原告损失500,000.00元;4、本案诉讼费用全部由被告承担。庭审中原告变更诉讼请求:1、请求人民法院判令原、被告解除合同关系,原告不再支付被告树木养护费用;2、请求人民法院判令被告支付合同违约金948,060.00元;3、请求人民法院判令被告支付原告损失942,793.00元;4、本案诉讼费用全部由被告承担。
被告辩称:1、当时双方确定认可去掉死亡的树木我们的活树还有7000多颗,不确定原告是如何计算的树的数量;2、双方签订的合同有一个三年保活,现在原告单方面要求终止合同,没有经过我方的允许,我方认为现在双方产生的分歧我们在种树的过程中原告没有土地的质检报告,还提供不了相应种植的土地,原有种植的旁边出现粪堆、建筑垃圾,我方有不同时期拍的照片,与原告沟通过很多次,原告没有解决。现在原告提出死树多少棵,不清楚原告是根据什么确认的,原告确认的时候我们也没有在场,云杉有一年的缓苗期,我们认为树在缓苗期,所以对原告提出的我方有异议。我们在2015年年末、2016年年初去原告公司很多次交涉这种情况,我们有图片还有一些相关的录音为证,我们当时要求进场进去维护,我们一直等到现在也没有回信。针对原告提出我们没有栽够树是有原因的,因为原告没有提供场地给我们栽树,而且在原告提供场地的时候已经过了云杉的栽种期限,不适合云杉栽种,还有我想问一下原告公司的相关人员是如何证明树已经死亡了。合同签订的是三年保活,这才履行了一年多一点。我方不同意解除合同。
开庭审理时,原、被告为证实自己的主张,当庭进行了陈述、举证、辩论,原告当庭提供了如下证据材料:证据1、《三公里春季松树采购栽植合同》(合同编号:HYJG—1504—022),证明1)、被告负责原告三公里养殖基础内的松树采购、栽植及养护;2)、云杉180元/棵,此工程运输费用养护补栽费用均由乙方承担。松树成活率为100%。保活三年;3)、被告负责养护期限至2018年5月31日。养护期间,被告应进行补栽,补栽期为2015年秋,2016年春秋、2017年春秋,2018年春。被告须保证原告验收前无死树,树木必须加固,每月至少浇水2次,做防病虫害处理负责树苗施药,负责所栽场地除草,每周至少巡场一次。至2018年5月31日,所有树木全部成活,无死树。被告质证称无异议。证据2、《三公里春季松树采购栽植合同(四标段)补充协议》一份,证明1)、经原、被告双方共同清点,被告栽植松树合格总株树为6724棵;2)、清点时死亡松树934棵,被告应于2015年秋季进行补栽;3)、被告对不合格松树148棵,同样承担三年免费养护、保活义务;4)、如果被告未按合同约定进行补栽及养护,向原告按180元/棵支付违约金,同时原告不支付后期养护费用。被告质证称对该证据的真实性无异议,对于该补充协议到现在我第一次看到,原告是强行约定的货款,我方不得不签订的该合同。证据3、银行电汇凭证一份,证明原告按照合同及补充协议约定履行了付款义务。被告质证称无异议。证据4、2015年11月7日工作联系单及邮局EMS快递单据一份,证明被告未按照合同约定于2015年秋季履行养护、补栽义务,原告发函催促被告5日内进场养护,对死亡树补栽、换栽。被告质证称我收到了这个东西。证据5、2016年2月29日通知函及邮局EMS快递单据,证明因被告2015年未按约定对树木进行养护栽护,原告发函通知被告于2016年3月14日前到场养护、补栽、更换,而被告一直未进场养护、补栽。被告质证称无异议。证据6、2016年4月3日解除合同通知书及邮局EMS快递单据,证明因被告自合同签订以来,一直未履行养护、补栽义务,给原告造成了巨大的经济损失,原告正式通知被告解除合同,后期养护费用不再支付被告。被告质证称无异议,我方收到了解除合同通知书。证据7、2016年4月16日通知书及邮局EMS快递单据、2016年树木盘点树木录像,证明因被告违约原告通知被告解除合同后,通知被告2016面4月21日双方对死亡树木进行盘点,但被告一直未来清点。被告质证称我方没有收到该通知书。证据8、三公里2016年春季松树采购换栽养护合同及付款凭证,证明因被告未尽补栽、养护义务,导致死亡树木为5267棵,原告为减少损失与吉林省新碧园园林绿化工程有限公司签订采购换栽养护合同,按每棵179元计算损失,数额为942,793.00元。被告质证称我不看这个证据,原告陈述5267棵树木死亡是根据什么认定的,是根据肉眼看的还是根据证据认定的,我需要原告提供证据。
被告当庭提供了如下证据材料:证据1、照片16张,证明这是从2015年到2016年6月份不同时期拍摄的照片,照片中有原告公司的工作人员。我方与原告多次协商过要求原告把树木旁边的粪堆清走,不然会影响树的成活,导致树木死亡。原告质证称对该证据的真实性及证明的问题均有异议,照片无法证明树木是由被告栽种,也无法证明树木死亡原因是因为粪堆所导致的,该照片证明树木大量死亡。证据2、录音一份,证明我在2016年4月9日与原告公司的刘部长通话了,针对树木旁边的粪堆进行了沟通,在2016年4月9日刘部长给开会了,当时不只我一家,而且我们提出了很多的异议,刘部长把我们提出的异议都记下来了。证据3、录音一份,证明:我在2016年4月8日与原告公司的辛工在一起的录音。原告质证称1)、对该证据的真实性及证明的问题均有异议,无法核实与被告通话的人是谁,从通话的内容可以得知被告已经接到原告清点死树的通知;2)、被告任何现场有大批树木死亡。
经审理查明,原、被告于2015年5月6日签订了《三公里春季松树采购栽植合同》,约定:被告为原告在皓月三公里养殖基地内进行松树(云杉)采购、栽植,栽植、养护期限自合同签订之日起至2018年5月31日止,栽植数量暂定1万棵,成活率达到100%,云杉180元/棵,保活三年,养护期内被告应进行补栽,补栽期分别为2015年秋、2016年春秋、2017年春秋、2018年春。经双方验收,被告按补栽期及时补栽,每少补栽一棵,被告应承担补栽2棵或承担360元/棵的违约金。合同签订后,被告组织栽植,被告栽植成活6724棵,死亡934棵。2015年9月9日,原、被告签订《三公里春季松树采购栽植合同(四标段)补充协议》,约定:被告在2015年秋季补栽期未种植完成的2342棵松树,对枯死的934松树进行换栽,养护期相应顺延至2018年11月30日,如被告不按合同及补充协议约定进行补栽及养护,向原告支付违约金180元/棵。同时,原告不支付后期养护费用。补充协议签订后,被告未按合同约定进行补栽、换栽,未履行合同约定义务。2016年4月3日原告向被告发出《解除合同通知书》,通知被告解除《三公里春季松树采购栽植合同》、《三公里春季松树采购栽植合同(四标段)补充协议》,后期养护费用原告不再支付。被告接到通知后,未进行补栽。原告以被告一直未按合同约定履行义务、现已过两个松树补栽期、栽植的松树大面积死亡,而给原告造成了巨大的损失诉至法院,要求:1、请求人民法院判令原、被告解除合同关系,原告不再支付被告树木养护费用;2、请求人民法院判令被告支付合同违约金948,060.00元;3、请求人民法院判令被告支付原告损失942,793.00元;4、本案诉讼费用全部由被告承担。原告起诉后,2016年4月28日,原告与吉林省新碧园园林绿化工程有限公司签订《三公里2016年春季松树采购换栽养护合同》,将被告种植的地块内的死树的采购、换栽、养护等义务转包给吉林省新碧园园林绿化工程有限公司。
本案争议的焦点:原告的诉讼请求本院是否应予支持。
根据审理查明的事实、本案争议的焦点及当事人提供的证据,本院综合评判如下:
原、被告双方签订的《三公里春季松树采购栽植合同》、《三公里春季松树采购栽植合同(四标段)补充协议》是双方真实意思表示,合法有效,双方应按协议约定内容履行各自义务。合同签订后,被告没有完成一万棵栽植义务,双方签订补充协议后,被告在二个补栽期内没有对补充协议约定的补栽、换栽及养护义务负责,原告通知后被告仍未尽义务,原告于2016年4月3日向被告发出《解除合同通知书》,通知被告解除合同,后期养护费用不再支付,符合双方约定及相关法律规定。原告要求法院判令原、被告解除合同关系,原告不再支付被告树木养护费用的诉讼请求本院予以支持。
关于原告请求法院判令被告支付合同违约金9480606.00元及支付原告损失942,793.000元的诉讼请求,原告依据是被告所栽植的松树死亡5267棵,庭审中原告所提供的证据是自己清点,被告没有派人到场,被告不认可,原告又没有提供出其他的证据证明被告栽植的松树死亡5267棵,故原告要求判令被告支付违约金946,060.00元、支付损失942,793.00元,本院不予支持。原、被告双方确认被告栽植6724棵、死亡934棵,按合同约定被告栽植1万棵,少栽2342棵,被告对少栽2342棵及死亡934棵没有进行补栽、换栽,是违约行为,应按补充协议约定向原告支付违约金180元/棵,故被告应向原告支付违约金589,680.00元。
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四十四条第一款、第六十条第一款、第九十四条、第九十六条、第九十七条、第一百零七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一、解除原告吉林省长春皓月清真肉业股份有限公司与被告舒兰市超越果树种植专业合作社签订的《三公里春季松树采购栽植合同》、《三公里春季松树采购栽植合同(四标段)补充协议》;
二、原告吉林省长春皓月清真肉业股份有限公司不再向被告舒兰市超越果树种植专业合作社支付树木养护费用;
三、被告舒兰市超越果树种植专业合作社于本判决生效后向原告吉林省长春皓月清真肉业股份有限公司支付违约金589,680.00元;
四、驳回原告吉林省长春皓月清真肉业股份有限公司其他诉讼请求;
如果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案件受理费21,810.00元由原告吉林省长春皓月清真肉业股份有限公司承担12,113.00元、由被告舒兰市超越果树种植专业合作社承担9,697.00元。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吉林省长春市中级人民法院。
审 判 长  杨立春
人民陪审员  郭 力
人民陪审员  李凤香
二〇一六年八月二十五日
书 记 员  石 峰

公告

一、本裁判文书库为非盈利网站,贯彻国家司法公开的原则,致力于向公众提供全面、真实、可靠的法律信息,为公众了解法律、律师和司法案例提供一个良好的平台。

二、公开判决文书是国家司法审判公开的重要环节,不仅不违法,而且有助于国家法制建设,并且有助于打击拖欠、赖账等不良行为,有助于养成良好的社会风气。

三、如需删除相关文书,请附带详细网址以及证明当事人身份信息材料发送至panjueshu@chongfa.com 7-15个工作日删除。(发送邮件请检查是否附带详情页网址以及当事人证明材料,资料不全不予处理。)

概要

基本信息

审理法院:长春市绿园区人民法院

案件类型:民事案件

审理程序:一审

裁判日期:2016-08-25

律师联盟

免费法律咨询,找律师用崇法APP,好律师就在您身边。

Copyright © 判决书 www.panjueshu.com 苏ICP备16017945-3号 | 网站地图 | 律师联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