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事案件
吴昌裕、罗玮莹与瑞仕格(上海)商贸有限公司、罗玮莹执行异议之诉二审民事判决书
上海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        

此裁判文书仅用于崇法认证律师参考学习如需查看详情请下载崇法APP进行律师认证 下载崇法APP

普通用户点击查看原文>>

崇法账号

登录密码

上海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
民事判决书
(2018)沪02民终6011号
上诉人(原审第三人):吴昌X,男,1983年12月22日出生,汉族,户籍地浙江省义乌市。
委托诉讼代理人:高雪菲,上海正地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瑞仕格(上海)商贸有限公司,住所地中国(上海)自由贸易试验区。
法定代表人:谢伟,董事长。
委托诉讼代理人:全芸,北京炜衡(上海)律师事务所律师。
原审原告:罗玮X,女,1989年7月24日出生,汉族,户籍地重庆市。
原审第三人:朱X,男,1983年8月27日出生,汉族,户籍地浙江省义乌市。
原审第三人:上海安义商贸有限公司,住所地上海市杨浦区。
法定代表人:朱X。
上诉人吴昌X因与被上诉人瑞仕格(上海)商贸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瑞仕格公司)、原审原告罗玮X、原审第三人朱X、上海安义商贸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安义公司)执行异议之诉一案,不服上海市杨浦区人民法院(以下简称杨浦法院)(2018)沪0110民初6222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于2018年7月2日立案后,依法组成合议庭进行了审理。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吴昌X上诉请求:1、撤销一审判决;2、撤销(2018)沪0110执异27号执行裁定;3、不得追加吴昌X为(2017)沪0110执2011号案的被执行人。事实和理由:1、安义公司设立时的《上海安义商贸有限公司章程》与《股东会决议》上股东“吴昌X”的签字非其本人签署,上诉人也未委托他人办理相关事宜,且公司设立当日上诉人不在上海。2、安义公司注册资本从50万元增至1000万元的《上海安义商贸有限公司章程修正案》上股东“吴昌X”签字非其本人签署,账号为09-XXXXXXXXXXXXXXX的农业银行账户非其开户,当日上诉人未在上海,也未委托他人办理开户事宜。3、关于上诉人增资142.5万元的《中国农业银行个人结算业务申请表》上“吴昌X”签名并非其本人签署,上诉人从未办理也未委托他人将所谓增资款转入安义公司账户,更没有抽逃出资的行为。4、上诉人未在安义公司担任任何职务,也未参与公司经营,且于2016年5月26日将其名下的股权转让给朱X。5、瑞仕格公司认可上诉人将其名下股权转让给朱X,上诉人不应承担债务。综上,一审判决认定事实不清,适用法律错误,不应追加上诉人为(2017)沪0110执2011号案的被执行人。
瑞仕格公司辩称,一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请求驳回上诉,维持原判。吴昌X亲自参加(2018)沪0110执异27号一案审查,未否认其为安义公司股东,且庭审笔录已经记载;现吴昌X称其被冒名登记为安义公司股东,被上诉人不予认可。
罗玮X、朱X、安义公司未到庭发表意见。
吴昌X向一审法院起诉请求:撤销(2018)沪0110执异27号执行裁定书,不得追加吴昌X为(2017)沪0110执2011号案的被执行人。
一审法院认定事实:2017年1月12日,杨浦法院对瑞仕格公司诉安义公司买卖合同纠纷一案作出了(2016)沪0110民初10374号民事判决书,判令安义公司应于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支付瑞仕格公司货款3,992,000元、逾期付款利息(以664,000元为基数,自2013年9月1日起算至判决生效之日止,按照每日万分之三计算;以1,664,000元为基数,自2014年9月17日起算至判决生效之日止,按照每日万分之三计算;以1,664,000元为基数,自2014年11月17日起算至判决生效之日止,按照每日万分之三计算);案件受理费45,690元,保全费5,000元,由安义公司负担。判决生效后,因安义公司未履行付款义务,瑞仕格公司于2017年5月2日向杨浦法院申请执行。
执行中,因安义公司无财产可供执行,杨浦法院于2017年10月12日作出(2017)沪0110执2011号执行裁定书,裁定终结本次执行程序。后瑞仕格公司以股东抽逃出资为由,向杨浦法院申请追加安义公司股东朱X、罗玮X、吴昌X、刘锦为被执行人。杨浦法院以(2018)沪0110执异27号立案受理,案件审查中,瑞仕格公司撤回追加刘锦为被执行人的申请。2018年2月7日,杨浦法院以安义公司股东在增资过程中抽逃950万元注册资金事实成立,朱X、罗玮X、吴昌X应承担抽逃出资的法律责任为由,作出(2018)沪0110执异27号执行裁定书,裁定:一、追加朱X、罗玮X、吴昌X为(2017)沪0110执2011号案被执行人;二、朱X在4,845,000元范围内对(2016)沪0110民初10374号民事判决中安义公司不能清偿部分的债务承担补充赔偿责任;三、罗玮X在380,000元范围内对(2016)沪0110民初10374号民事判决中安义公司不能清偿部分的债务承担补充赔偿责任;四、吴昌X在1,425,000元范围内对(2016)沪0110民初10374号民事判决中安义公司不能清偿部分的债务承担补充赔偿责任。上述裁定送达后,朱X、罗玮X及吴昌X分别提起了执行异议之诉,杨浦法院分别立案号为(2018)沪0110民初6225号、(2018)沪0110民初6222号、(2018)沪0110民初6224号,后朱X向杨浦法院申请撤诉,且未在执行期限内缴纳诉讼费,该院于2018年4月12日裁定按朱X撤回起诉处理。吴昌X向杨浦法院申请撤回其作为原告起诉的(2018)沪0110民初6224号案件,申请以有独立请求权第三人参与(2018)沪0110民初6222号罗玮X作为原告的案件的审理,杨浦法院予以准许。
另查明之一,安义公司于2010年10月12日经工商管理部门核准成立,注册资金50万元,公司股东及出资额分别为朱X25.5万元、刘锦15万元、罗玮X2万元、吴昌X7.5万元。
2011年4月15日,安义公司法定代表人朱X携带朱X、罗玮X、吴昌X、刘锦四股东的印章及公司公章至中国光大银行北外滩支行申请开立单位银行结算账户,经银行工作人员与未到场股东电话核实后,安义公司在该银行开立了帐号为XXXXXXXXXXXXXXXXX的账户。
2011年4月20日,朱X、罗玮X、吴昌X、刘锦召开股东会,并决议将安义公司的注册资金由50万元变更至1,000万元,其中朱X追加投资484.5万元,刘锦追加投资285万元,罗玮X追加投资38万元,吴昌X追加投资142.5万元。追加投资后朱X出资额为510万元,出资比例为51%;刘锦出资额为300万元,出资比例为30%;罗玮X出资额为40万元,出资比例为4%;吴昌X出资额为150万元,出资比例为15%。同日安义公司制定章程修正案,对上述股东出资变动情况予以确认。
朱X、刘锦、罗玮X、吴昌X分别在中国农业银行北外滩支行开设存折账户,账户具体情况为:朱X09-XXXXXXXXXXXXXXX、刘锦09-XXXXXXXXXXXXXXX、罗玮X09-XXXXXXXXXXXXXXX、吴昌X09-XXXXXXXXXXXXXXX。
2011年4月20日,案外人顾某某由其帐号为XXXXXXXXXXXXXXXXXXX的账户中向四股东上述中国农业银行北外滩支行的账户中转款共计950万元,其中转至朱X账户484.5万元,转至刘锦账户285万元,转至罗玮X账户38万元,转至吴昌X账户142.5万元。同日,朱X、刘锦、罗玮X、吴昌X分别通过其名下中国农业银行北外滩支行账户向被执行人开设于中国光大银行北外滩支行XXXXXXXXXXXXXXXXX账户汇入484.5万元、285万元、38万元、142.5万元,累计950万元。同日,上海君开会计师事务所有限公司向安义公司出具沪君会验(2011)YN4-304号验资报告,验资报告内容包括:“贵公司原注册资本为50万元,实收资本为50万元,根据贵公司增加注册资本的股东会决议以及修改后的章程规定,贵公司申请增加注册资本950万元,由全体股东于2011年4月20日之前缴足,变更后的注册资本为1,000万元。经我们审验,截至2011年4月20日止,贵公司已收到全体股东缴纳的新增注册资本(实收资本)合计950万元。股东以货币出资。同时我们注意到,贵公司本次增资前的注册资本50万元,实收资本50万元,已经上海永得信会计师事务所有限公司审验,并于2010年9月29日出具永得信验[2010]01-11396号验资报告。截止2011年4月20日,变更后的累计注册资本1,000万元,实收资本1,000万元”。
2011年4月21日,安义公司向原上海市工商行政管理局杨浦分局提出公司变更登记申请,申请将注册资本由50万元变更为1,000万元,该局当日核发准予变更登记通知书,决定准予变更登记。同日,安义公司由其开设于中国光大银行北外滩支行XXXXXXXXXXXXXXXXX账户向该公司开立的交通银行开鲁路支行XXXXXXXXXXXXXXXXXXX10账户转入9,500,131.94元。同日,安义公司由交通银行开鲁路支行账户向上海玲乐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玲乐公司)中国工商银行吴淞路支行XXXXXXXXXXXXXXXXXXX的账户转入9,500,100元。同日,玲乐公司由其中国工商银行吴淞路支行XXXXXXXXXXXXXXXXXXX的账户分别向案外人顾某某XXXXXXXXXXXXXXXXXXX的账户转入4,900,000元、4,599,800元,共计9,499,800元。
2016年5月26日,吴昌X(甲方)、罗玮X(乙方)作为出让方与受让方朱X(丙方)签订股权转让协议,约定安义公司注册资本1,000万元,甲方出资150万元,占15%;乙方出资40万元,占4%。根据有关法律、法规规定,经本协议各方友好协商,达成如下条款:一、甲方将所持有的安义公司15%的股权作价15元转让给丙方;乙方将所持有的安义公司4%的股权作价4元转让给丙方;二、附随于股权的其他权利随股权转让而转让;三、受让方应于本协议签订之日起的3日内,向出让方付清全部股权转让价款。……同日,安义公司形成章程修正案,将原章程第五条股东的姓名、出资方式、出资额和出资比例修改为朱X,出资额700万元,出资比例70%;刘锦,出资额300万元,出资比例30%。修正案并记载上述出资已于变更登记前缴足。同日,安义公司形成股东会决议,同意朱X受让吴昌X持有公司15%的股权,朱X受让罗玮X持有公司4%的股权。其他股东放弃优先购买权。股权转让后,公司股东持股情况变化为:朱X,认缴出资额700万元,出资比例70%;刘锦,认缴出资额300万元,出资比例30%;通过公司章程修正案……。
2016年5月27日,在办理股权变更工商登记事宜期间,朱X、刘锦、罗玮X、吴昌X均以安义公司股东身份向上海市杨浦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出具《签章真实性承诺书》,承诺:1、本次提交的申请材料中的本人签字均为本人的真实意思。2、本人对于本企业工商档案中的本人签字均予认可,之后签字样式以本次申请材料为准。
在(2018)沪0110执异27号案件审查中,朱X、罗玮X、吴昌X本人均到庭,未否认股东资格,表示在安义公司增资过程中已经足额完成了出资义务,并提供2011年4月18日,安义公司(甲方)与玲乐公司(乙方)签订的《投资顾问合同》,内容包括:乙方为甲方提供如下服务:为甲方提供理财投资及咨询顾问服务,包括但不限于项目推荐、投资价值分析等;乙方为甲方提供理财投资及顾问服务的期限为:2011年4月18日至双方约定截止日;本合同项下投资顾问费的金额为伍拾万元整,甲方应于2011年4月18日起5个工作日内向乙方支付意向投资款合计玖佰伍拾万整,其中伍拾万元作为投资顾问费。乙方需在双方约定截止日前完成理财项目的投资,并完成交割手续,完成交割后的5个工作日内向甲方一次支付全部投资收益”,合同并对双方其他权利义务进行了约定。安义公司于2011年4月21日将上述合同约定的投资款950万元转入玲乐公司账户,因该投资项目失败,现投资款已全部亏损。此后也未向玲乐公司提起诉讼。
一审法院认为:该案的争议焦点为,一、罗玮X及吴昌X是否曾具备公司股东资格。罗玮X及吴昌X曾为安义公司工商登记的股东,现罗玮X及吴昌X以公司股份均为代朱X持有,且罗玮X及吴昌X在工商登记资料中签名均不是本人所签为由否认其股东资格。一审法院认为,罗玮X及吴昌X未提供代持股份以及签名不真实的证据,即使罗玮X及吴昌X与朱X之间存在代持关系,基于工商登记的公示效应,也不能对抗公司的债权人。罗玮X及吴昌X关于签名不真实的辩称与工商档案中的《签章真实性承诺书》相违背,一审法院不予采信。对罗玮X及吴昌X在2016年5月27日前为安义公司股东身份予以认定。二、安义公司股东在2011年4月公司增资过程中是否有抽逃出资行为。现一审法院已查明安义公司2011年4月21日增资注册资金950万元来源为案外人顾某某,顾某某于2011年4月20日将款项分别转帐至四股东,四股东将款项共950万元转入安义公司验资账户,款项完成验资后转入安义公司基本账户,2011年4月21日完成验资且经核准变更企业登记当日即将9,500,100元从安义公司基本账户转入案外人玲乐公司,玲乐公司又于当日将9,499,800元该转回至案外人顾某某名下。罗玮X及吴昌X辩称系由朱X代为经完成出资义务后公司的投资行为导致资金流失,但安义公司与玲乐公司签订的投资合同中的约定收取投资顾问费等内容与资金走向不符,且在巨额投资款已经亏损殆尽后安义公司未追索损失亦有违常理,资金在转入玲乐公司账户后当日即转回至顾某某名下。上述公司增资有关的资金来源及流转情况属于通过虚构债权债务关系转移出资,应认定为股东抽逃出资行为,股东应承担抽逃出资的法律责任。三、罗玮X及吴昌X股权转让后,是否可免除对公司资本补足义务。一审法院认为,瑞仕格公司追加罗玮X及吴昌X为被执行人系以公司股东对公司资本的充足义务为基础,现已查明罗玮X及吴昌X在公司增资过程中有抽逃出资行为,股东在抽逃出资的本息范围内对公司负有补足出资的义务。有限责任公司的股东未履行或者未全面履行出资义务即转让股权,受让人对此知道或者应当知道的,转让股东及受让股东应该对补足出资义务承担连带责任。从罗玮X及吴昌X的陈述以及股权转让价格的约定,可以推定罗玮X及吴昌X转让股权时,转让和受让方均对增资过程中未实际出资明知,现股权受让人朱X已经经杨浦法院依法追加为被执行人,但不能因此免除转让股权的股东补足出资义务,罗玮X及吴昌X仍应在未足额出资的范围内承担责任。综上,罗玮X及吴昌X提起执行异议之诉,要求不得追加罗玮X、吴昌X为被执行人的理由均不成立,一审法院对其诉讼请求不予支持。据此,一审法院判决驳回罗玮X、吴昌X的诉讼请求。
本院经审理查明,一审法院查明的事实属实,本院予以确认。
本院另查明,罗玮X曾向本院提起上诉,并向本院申请缓缴、减免上诉费。本院经审查,罗玮X不符合缓缴、减免上诉费条件,分别于2018年7月5日与2018年7月12日向其发出催缴上诉费通知,罗玮X于2018年7月19日签收后,仍未在限定期间内缴纳上诉费。本院于2018年8月21日作出(2018)沪02民终6011号民事裁定书,裁定本案按罗玮X自动撤回上诉处理。
2011年4月18日,安义公司(甲方)与玲乐公司(乙方)签署《投资顾问合同》,约定乙方为甲方提供理财投资及咨询顾问服务,投资顾问费金额为50万元,甲方应于2011年4月18日起5个工作日向乙方支付意向投资款及顾问费950万元。如发生投资失败,本金无法追回的情况,该风险由甲方承担,乙方概不承担投资失败的结果。
本院认为,作为被执行人的企业法人,财产不足以清偿生效法律文书确定的债务,申请执行人申请追加抽逃出资的股东为被执行人,在抽逃出资的范围内承担责任的,人民法院应予支持。本案中,根据《上海安义商贸有限公司章程》及修正案与工商登记信息,自2010年10月12日安义公司成立至2016年5月27日吴昌X将其股权转让至朱X期间,安义公司股东为朱X、刘锦、吴昌X与罗玮X四人。吴昌X在本案审理中称其在该期间非安义公司股东且公司章程及修正案、股东会决议等文件上的签名非其本人签署,与工商登记信息及《签章真实性承诺书》相违背,亦与执行异议审查中的陈述不符,本院不予采信。2011年4月21日安义公司增加注册资金950万元,该款项实际来源为案外人顾某某,在完成验资且核准变更企业登记当日,安义公司将9,500,100元以投资款与顾问费的形式支付给玲乐公司,又于当日由玲乐公司将9,499,800元转至顾某某账户。安义公司与玲乐公司签订的《投资顾问合同》内容有违商业常理,且投资款及顾问费最终转回至顾某某名下,构成通过虚假债权债务关系抽逃出资。吴昌X在未履行增资义务的情况下,将其持有的安义公司股权转让至朱X,应当在其未履行出资的范围内承担责任。综上,吴昌X认为不得追加其为(2017)沪0110执2011号案的被执行人无事实与法律依据,本院不予采信;一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应予维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二审案件受理费人民币8,812.50元,由上诉人吴昌X承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判长  张常青
审判员  朱志红
审判员  胡晓东
二〇一八年九月六日
书记员  周乃夫
附:相关法律条文
附:相关的法律条文
《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
第一百七十条第二审人民法院对上诉案件,经过审理,按照下列情形,分别处理:
(一)原判决、裁定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的,以判决、裁定方式驳回上诉,维持原判决、裁定;
……

公告

一、本裁判文书库为非盈利网站,贯彻国家司法公开的原则,致力于向公众提供全面、真实、可靠的法律信息,为公众了解法律、律师和司法案例提供一个良好的平台。

二、公开判决文书是国家司法审判公开的重要环节,不仅不违法,而且有助于国家法制建设,并且有助于打击拖欠、赖账等不良行为,有助于养成良好的社会风气。

三、如需删除相关文书,请附带详细网址以及证明当事人身份信息材料发送至panjueshu@chongfa.com 7-15个工作日删除。(发送邮件请检查是否附带详情页网址以及当事人证明材料,资料不全不予处理。)

概要

基本信息

审理法院:上海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

案件类型:民事案件

审理程序:二审

裁判日期:2018-09-06

律师联盟

免费法律咨询,找律师用崇法APP,好律师就在您身边。

Copyright © 判决书 www.panjueshu.com 苏ICP备16017945-3号 | 网站地图 | 律师联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