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事案件
张某2、张宇等与师玉飞等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纠纷一审民事判决书
澄江县人民法院        

此裁判文书仅用于崇法认证律师参考学习如需查看详情请下载崇法APP进行律师认证 下载崇法APP

普通用户点击查看原文>>

崇法账号

登录密码

云南省澄江县人民法院
民事判决书
(2018)云0422民初330号
原告:张某2(系死者赵某丈夫),男,1975年1月25日生,汉族,住云南省玉溪市澄江县。
原告:张宇(系死者赵某长子),男1999年8月28日生,汉族,住云南省玉溪市澄江县。
原告:张某1(系死者赵某次子),男,2004年1月3日生,汉族,住云南省玉溪市澄江县。
法定代理人:张某2,系张某1父亲。
原告:赵付才(系死者赵某父亲),男,1945年2月7日生,汉族,住云南省玉溪市澄江县。
原告:姚树英(系死者赵某母亲),女,1941年9月7日生,汉族,住云南省玉溪市澄江县。
共同委托诉讼代理人:李进、张玲玲,澄江县凤翔法律服务所法律工作者。代理权限:特别授权代理。
被告:师玉X,男,1967年6月12日生,汉族,住云南省玉溪市通海县。
委托诉讼代理人:雷蕾,云南名邦律师事务所律师。代理权限:特别授权代理。
被告:建水县曲江金河物流有限公司,住所地:建水县曲江镇王和营村公路旁。
法定代表人:吕建万,系该公司经理。
被告:中国人民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建水支公司,住所地:云南省红河哈尼族彝族自治州建水县临安镇丰泰路80号。统一社会信用代码:9153252491800462XH。
负责人:赵志红,系该公司经理。
委托诉讼代理人:杨皓,云南毛荣芳律师事务所律师。代理权限:特别授权代理。
原告张某2、张宇、张某1、赵付才、姚树英与被告师玉X、建水县曲江金河物流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金河物流公司)、“中国人民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玉溪市分公司”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纠纷一案,本院于2018年4月3日立案受理后,在诉讼过程中,原告张某2、张宇、张某1、赵付才、姚树英撤回对“中国人民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玉溪市分公司”的起诉,申请追加中国人民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建水支公司(以下简称中财保建水支公司)为被告,本院依法追加被告中财保建水支公司,并指定了举证期和答辩准备期限。本院依法适用简易程序,于2018年7月4日第一次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张某2、张宇、张某1、赵付才、姚树英及其委托诉讼代理人李进、被告中财保建水支公司的委托诉讼代理人杨皓到庭参加诉讼,被告师玉X、金河物流公司经本院传票传唤拒不到庭参加诉讼,本院依法缺席审理。本院于2018年10月10日第二次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张某2、姚树英及其委托诉讼代理人李进、被告师玉X的委托诉讼代理人雷蕾到庭参加诉讼,被告金河物流公司、中财保建水支公司经本院传票传唤拒不到庭参加诉讼,本院依法缺席审理。诉讼过程中,双方当事人同意继续适用简易程序审理,由本院院长批准,延长审理期限三个月。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张某2、张宇、张某1、赵付才、姚树英向本院提出诉讼请求:1、依法判令被告师玉X、金河物流公司赔偿死者赵某死亡赔偿金572220元(本判决所涉货币币种均为人民币,以下不再专门指明),丧葬费39452元、精神抚慰金5000元、交通费1200元、翡翠手镯损失费1000元、拖车费300元、修车费690元、OPPO手机损失费1598元、餐费654元,合计622114元;2、判令被告师玉X、金河物流公司赔偿张某1抚养费23538元(11769元/年×4年=47076元÷2人=23538元)、赵付才赡养费43451.3元(18622元/年×7年=130354元÷3人=43451.3元)、姚树英赡养费19615元(11769元/年×5年=58845元÷3人=19615元),合计86604.3元;3、判令被告中财保建水支公司在其保险范围内对上述债务承担赔偿责任;4、本案诉讼费由被告承担。原告张某2、张宇、张某1、赵付才、姚树英于2018年9月20日向本院提出变更诉讼请求,以2018年赔偿标准计算:1、死亡赔偿金619920元(30996元×20年=619920元);丧葬费47844元;精神抚慰金5000元;交通费1200元;拖车费300元;修车费690元;餐费654元;合计675608元。2、次子张某1抚养费39120元(19560元×4年=78240元÷2人=39120元);父亲赵付才供养费45640元(19560元×7年=136920元÷3人=45640元);母亲姚树英供养费32600元(19560元×5年=97800元÷3人=32600元);合计117360元。上述费用共计792968元,扣除师玉X已支付的80000元,还应赔偿712968元。3、放弃翡翠手镯损失费1000元、手机损失费1598元。事实与理由:2017年12月8日,师玉X驾驶云G×××××号中型自卸货车由通海途经江川沿澄川线向澄江方向行驶,8时0分许超过限速标志标明的最高时速以68km/h的车速行至澄川线K12 700M处时,遇前方未取得机动车驾驶证且未戴安全头盔的赵某驾驶的未按规定定期进行安全技术检验的云F×××××号二轮摩托车因路面湿滑操作不当导致车辆倒地,师玉X采取避让措施不当致使云G×××××号车前桥与倒地的云F×××××号二轮摩托车发生碰撞并推移后,云F×××××号二轮摩托车与赵某人车分离,云G×××××号车前行过程中左侧车轮碾压赵某,造成两车不同程度损坏,赵某当场死亡的道路交通事故。经澄江县公安局交通警察大队作出澄公交认字(2017)第00030号道路交通事故认定书,认定赵某承担此次事故的主要责任,师玉X承担此次事故的次要责任。综上所述,由于师玉X的操作不当导致赵某死亡,为维护原告的合法权益不受侵害,特向法院提起诉讼,望判如所请。
被告师玉X辩称:1、请求人民法院依法查明案件事实,对原告主张的各项损失费用依法进行认定,作出公正判决。2、请求人民法院在被告中财保建水支公司赔偿总额中扣减返还其垫付的费用80000元。原告主张的抚养费应当参照2017年云南省道路交通事故人身损害赔偿有关费用的计算标准进行计算,本案发生于2017年12月28日,依照云南省高级人民法院关于印发《审理人身赔偿案件若干问题的会议纪要》的通知第四项第十一条规定,死亡赔偿金的起算时间以侵权行为发生的年度为准,故本案死者的死亡赔偿金应当按照2017年的计算标准计算,且只能按照农村居民标准计算。被扶养人张某1、姚树英也属农村居民,扶养费应当参照2017年的标准计算。对于原告主张的赔偿费用,应该按事故责任进行划分后首先由本案的共同被告中财保建水支公司在交强险及商业险范围内进行赔偿,在保险公司能够足额赔偿的情况下,请求法院在该赔偿总额中扣减返还其垫付的费用80000元。
被告金河物流公司经本院传票传唤未到庭应诉,也未提交书面答辩状。
被告中财保建水支公司辩称:1、肇事车辆在公司投保有交强险、商业第三者责任险,商业保险的限额是500000元。2、原告主张的死亡赔偿金应当按照农村居民计算;对于张某1的抚养费及姚树英的赡养费应当按照农村居民标准计算,且不能重复计算;对于原告主张的精神抚慰金、交通费、翡翠手镯及手机损失费、拖车费、修车费、餐费均不予认可;对于原告主张的诉讼费,是因原告扩大损失所致,应由原告承担;保险公司在本案中应该按照三七分的责任比例赔付,被告师玉X及金河物流公司不承担赔偿责任,对于师玉X垫付的80000元,保险公司赔付后,原告应当返还。3、保险公司仅承担30%的赔偿责任。
经本院审理查明:1、2017年12月28日,被告师玉X驾驶云G×××××号中型自卸货车由通海途经江川沿澄川线向澄江方向行驶至澄川线K12 700M处时,与赵某驾驶的因路滑操作不当倒地的云F×××××号二轮摩托车相撞并发生推移,云F×××××号二轮摩托车与驾驶人赵某人车分离后,师玉X驾驶的云G×××××号车辆在前行过程中左侧车轮碾压赵某,造成两车不同程度受损,赵某当场死亡的道路交通事故。事发时,师玉X驾驶汽车的速度超过限速标志标明的最高时速;赵某在驾驶二轮摩托车时未取得机动车驾驶证且未佩戴安全头盔,该摩托车亦未按规定定期进行安全技术检验。经澄江县公安局交通警察大队事故认定,由被告师玉X承担次要责任,死者赵某承担主要责任。经云南省澄江县公安司法鉴定中心鉴定,死者赵某系机械性暴力致颅脑损伤死亡。
2、赵某生于1973年3月6日,与张某2结婚后,于1999年8月28日生育长子张宇、于2004年1月3日生育次子张某1。赵付才、姚树英系赵某的父母,赵付才与姚树英共生育三个子女,其中大女儿赵兰、儿子赵红、小女儿赵某,赵付才于2012年8月21日由农业人口转变为城镇居民。
3、被告师玉X所驾驶的云G×××××号货车系其购买所得后登记于建水县曲江金河物流有限公司名下,该车于2016年12月29日在中财保建水支公司购买交强险及商业三者险,商业三者险的保险限额为500000元,保险期间自2016年12月30日0时起至2017年12月29日24时止,事故发生时,该车辆在保险期间内。
另查明,事发后,被告师玉X垫付赵某丧葬费80000元。
本院认为,公民、法人由于过错侵害国家的、集体的财产,侵害他人财产、人身的,应当承担民事责任。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第七十六条规定:“机动车发生交通事故造成人身伤亡、财产损失的,由保险公司在机动车第三者责任强制保险责任限额范围内予以赔偿;不足的部分,按照下列规定承担赔偿责任:(二)机动车之间发生交通事故的,由有过错的一方承担赔偿责任;双方都有过错的,按照各自过错的比例分担责任。”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七条规定:“…受害人死亡的,赔偿义务人除应当根据抢救治疗情况赔偿本条第一款规定的相关费用外,还应当赔偿丧葬费、被扶养人生活费、死亡补偿费以及受害人亲属办理丧葬事宜支出的交通费、住宿费和误工损失等其他合理费用”第十八条规定:“受害人或者死者近亲属遭受精神损害,赔偿权利人向人民法院请求赔偿精神抚慰金的,适用《最高人民法院关于确定民事侵权精神损害赔偿责任若干问题的解释》予以确定。…。”第二十七条规定:“丧葬费按照受诉法院所在地上一年度职工月平均工资标准,以六个月总额计算。”第二十八条:“被扶养人生活费根据扶养人丧失劳动能力程度,按照受诉法院所在地上一年度城镇居民人均消费性支出和农村居民人均年生活消费支出标准计算。被扶养人为未成年人的,计算至十八周岁;被扶养人无劳动能力又无其他生活来源的,计算二十年。但六十周岁以上的,年龄每增加一岁减少一年,七十五岁以上的,按五年计算。被扶养人是指受害人依法应当承担扶养义务的未成年人或者丧失劳动能力又无其他生活来源的成年近亲属。被扶养人还有其他扶养人的,赔偿义务人只能赔偿受害人依法应当负担的部分。被扶养人有数人的,年赔偿总额累计不超过上一年度城镇居民人均消费性支出额或者农村居民人均年生活消费支出额。”第二十九条规定:“死亡赔偿金按照受诉法院所在地上一年度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或者农村居民人均纯收入标准,按二十年计算。但六十周岁以上的,年龄每增加一岁减少一年;七十五周岁以上的,按五年计算。”本案中,师玉X驾驶的云G×××××号货车与赵某驾驶的云F×××××号二轮摩托车发生交通事故,交警部门已对事故责任作出认定,由赵某承担此事故的主要责任,师玉X承担此事故的次要责任。根据双方在本次交通事故中的过错程度,确定由赵某承担70%的责任,由师玉X承担30%的责任。由于师玉X驾驶的车辆投保了机动车第三者强制责任保险及商业三者险,应当由承保交强险的保险公司在交强险及商业三者险限额范围内进行赔偿,不足部分,依照道路交通安全法和侵权责任法的相关规定由侵权人予以赔偿。
本案的赔偿范围及数额依法核定如下:对于死亡赔偿金,原告要求以城镇居民的标准来进行核算,但其提交的证据未能证实其主张,因死者身份为粮农,故参照2017年农村常住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进行核算,9862元/年×20年=197240元;对于丧葬费,按照2017年度职工月平均工资标准计算,支持47844元;对于精神损害抚慰金,因死者近亲属在本次事故中遭受精神损害,原告提出精神抚慰金5000元的诉讼请求,本院予以支持;在本案事故发生后赵某驾驶的车辆确实因事故受损,原告提供发票证实修理产生的费用,结合本案实际情况,本院对修车费690元予以支持,对于事故车辆拖车费300元,本院予以支持;对于交通费1200元及餐费654元,虽然原告未提交正式票据证实其实际产生的交通费,但在办理死者丧葬事宜的过程中,确实产生了上述费用,本院酌情支持交通费800,餐费654元予以支持;对于原告张某1、赵付才、姚树英的扶养费,因赵付才户口已由农村居民转为城镇居民,故张某1、赵付才、姚树英的扶养费均参照2017年城镇常住居民人均消费支出计算。经计算,前四年张某1抚养费为33525.84元(8381.46元×4年)、赵付才抚养费为22350.56元(5587.64元×4年)、姚树英抚养费为22350.56元(5587.64元×4年),第五年赵付才抚养费6520元、姚树英抚养费6520元,最后二年赵付才抚养费为13040元(6520元×2年),故张某1抚养费为33525.84元、赵付才抚养费41910.56元、姚树英抚养费为28870.56元,扶养费共计104306.96元。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若干问题的通知第四条的规定,被扶养人生活费计入残疾赔偿金或死亡赔偿金,故本案的死亡赔偿金为301546.96元。故本案因赵某死亡产生的各项损失共计356834.96元,由被告中财保建水支公司在交强险死亡伤残限额项下赔偿赵某家属110000元,不足部分由被告中财保建水支公司在商业三者险的限额内赔偿赵某家属74050.48元(246834.96×30%),剩余70%由原告自行承担。对于被告师玉X垫付的80000元,师玉X要求返还,为减少当事人的诉累,一并在本案中处理。
综上所述,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六条、第十五条第(六)项、第十六条、第四十八条,《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第七十六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道路交通事故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四条、第十五条、第二十五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纠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一条、第十七条、第十八条、第二十二条、第二十七条、第二十八条、第二十九条、第三十五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若干问题的通知第四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四十四条之规定之规定,缺席判决如下:
一、由被告中国人民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建水支公司于本判决生效后二十日内在交强险及商业三者险限额范围内赔偿原告张某2、张宇、张某1、赵付才、姚树英因赵某死亡产生的死亡赔偿金、丧葬费、精神抚慰金、交通费、拖车费、修车费、餐费共计184050.48元;
二、由原告张某2、张宇、张某1、赵付才、姚树英于本判决生效后二十日内返还被告师玉X垫付的现金80000元;
三、驳回原告张某2、张宇、张某1、赵付才、姚树英的其他诉讼请求;
如果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案件受理费11930元(原告预交5965元),适用简易程序减半收取5965元,由被告师玉X负担1539元,由原告负担4426元。
如不服本判决,可以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云南省玉溪市中级人民法院。
本判决书生效后确定的履行期限届满,当事人向人民法院申请强制执行的期限为二年。
审判员 马 艳
二〇一八年十月十一日
书记员 王志康
附:被扶养人生活费计算方式
2017年城镇居民人均消费支出19560元。
次子张某1需要生活费4年;
其父赵付才需要生活费7年;
其母姚树英需要生活费5年;
张某1每年的生活费均为:9780元即:19560元/年÷2人(赵妹及其丈夫)
赵付才每年的生活费均为:6520元即:19560元/年÷3人(赵妹及其哥姐)
姚树英每年的生活费均为:6520元即:19560元/年÷3人(赵妹及其哥姐)
一、由于3被扶养人年赔偿总额不得超过19560元,本案中最低赔偿年限为张某1的4年,因此3人前4年的生活费分别计算为:
①赔偿比率:19560元/年÷22820元/年(3人的年生活费之和)=85.7%;
②张某1的生活费为:9780元×85.7%×4年=33525.84元;
③姚树英的生活费为:6520元×85.7%×4年=22350.56元;
④赵付才的生活费为:6520元×85.7%×4年=22350.56元;
二、被扶养人张某1的生活费赔偿后,剩余2被扶养人的生活费,年赔偿总额未超过19560元,赵付才还需要3年,姚树英还需要1年,两人的生活费分别计算为:
①姚树英的生活费为:6520元×100%×1年=6520元;
②赵付才的生活费为:6520元×100%×3年=19560元;
经计算3人所需要的被扶养人生活费分别合计为:
①张某1的生活费为:33525.84元;
②姚树英的生活费为:22350.56元 6520元=28870.56元;
③赵付才的生活费为:22350.56元 19560元=41910.56元;

公告

一、本裁判文书库为非盈利网站,贯彻国家司法公开的原则,致力于向公众提供全面、真实、可靠的法律信息,为公众了解法律、律师和司法案例提供一个良好的平台。

二、公开判决文书是国家司法审判公开的重要环节,不仅不违法,而且有助于国家法制建设,并且有助于打击拖欠、赖账等不良行为,有助于养成良好的社会风气。

三、如需删除相关文书,请附带详细网址以及证明当事人身份信息材料发送至panjueshu@chongfa.com 7-15个工作日删除。(发送邮件请检查是否附带详情页网址以及当事人证明材料,资料不全不予处理。)

概要

基本信息

审理法院:澄江县人民法院

案件类型:民事案件

审理程序:一审

裁判日期:2018-10-11

律师联盟

免费法律咨询,找律师用崇法APP,好律师就在您身边。

Copyright © 判决书 www.panjueshu.com 苏ICP备16017945-3号 | 网站地图 | 律师联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