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事案件
马治国与马玲玲、马建玉、石粉香婚约财产纠纷一审民事判决书
张家川回族自治县人民法院        

此裁判文书仅用于崇法认证律师参考学习如需查看详情请下载崇法APP进行律师认证 下载崇法APP

普通用户点击查看原文>>

崇法账号

登录密码

甘肃省张家川回族自治县人民法院
民事判决书
(2018)甘0525民初733号
原告:马某1,甘肃省张家川县人,住本县。
委托诉讼代理人:马某2。
被告:马某3,甘肃省张家川县人,住本县。
被告:马某4,甘肃省张家川县人,住本县。
被告:石某,甘肃省张家川县人,住本县。
原告马某1诉被告马某3、马某4、石某婚约财产纠纷一案,本院于2018年10月23日立案后,依法适用简易程序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双方当事人及委托诉讼代理人均到庭参加了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马某1向本院提出诉讼请求:1.请求人民法院依法判令由马某3、马某4、石某返还其彩礼及各种民俗礼金共计270500元;2.由马某3返还其贵重物品金戒指一枚;3.本案诉讼费由马某3、马某4、石某承担。事实和理由:马某1与马某3经媒人马某5介绍认识,于2016年5月2日按当地民俗举行结婚仪式,未办理结婚登记手续即开始共同生活。为与马某3缔结婚姻,其给付马某3家彩礼228000元、接换手30000元、媒人婚介费12500元,并为马某3购置黄金手镯一只、黄金戒指一枚、黄金耳环一对,现黄金戒指在马某3处。2017年6月21日马某3生下儿子马某6。共同生活期间,双方常因琐事发生争吵。2017年7月8日,马某1下班回家后发现马某3回了娘家,后其多次与家人、亲戚到马某3娘家叫领,均遭到马某3与父母的拒绝。其为与马某3缔结婚姻,给付马某3家数额较大的彩礼导致生活困难,现二人已无法共同生活,故要求马某3、马某4、石某返还彩礼。
马某3辩称:马某1所述二人共同生活和生育孩子的情况属实。缔结婚姻过程中马某1给付的彩礼是226000元、接换手是30000元,黄金戒指现在马某1处,媒人费与其无关。其陪嫁物有:黄金项链一条、“雅马哈”125型红色摩托车一辆、冰箱一台、戴尔电脑一台、压面机一台、苏泊尔电饼铛一台、毛毡一片、床上四件套两套、被子三床、毛毯十一条、窗帘门帘一套、枕头和枕巾两套、瓷器花瓶一对、暖水瓶两个、瓷器茶具一套。给马某1购置了两套衣服和两双鞋子,并给了2000元的红包,以上总花费37760元。在双方共同生活期间,因马某1不好好工作,其母亲经常对二人接济,共给了15300元。因共同生活期间马某1经常对其殴打,致其患病需长期治疗,并且对其羞辱,且其现在没有钱,故不同意返还彩礼,并要求马某1支付其人身损害赔偿费50000元、精神损失费40000元、名誉损失赔偿金80000元、坐月子期间的陪护费和营养费共6500元、住院看病花费27738元。
马某4辩称:马某1与马某3缔结婚姻过程中共收取马某1彩礼、结换手钱共256000元,但自家为马某3购置了大量的陪嫁物。现马某1与马某3无法继续共同生活是因马某1经常对马某3的殴打造成的,而且马某3现还在治疗,故不同意返还彩礼。
石某辩称:马某1经常殴打马某3,对坐月子期间生病的马某3不送医治疗,既然双方已无法继续共同生活,其同意返还彩礼20000元。
双方当事人围绕诉讼请求依法提交了证据,并当庭进行了质证。马某1提交的证据有:第一组证据为其身份证,用来证明其身份。马某3对此份证据无异议。第二组证据为张家川县马关镇政府出具的源于甘肃省精准扶贫大数据管理平台的贫困户证明一份,用来证明马某1家系贫困户,家庭贫困。马某3对该证据的真实性无异议,但表示马某1家的贫困与其无关。第三组证据为五张照片,用来证明马某3与其他男性有不正当关系。马某3对该组证据提出异议,表示该照片拍摄于自己与马某1分开之后,不能证明在双方共同生活期间自己有不当行为。马某3提交的证据有:第一组证据为马某1对其写的两份承诺书、一份保证书,表明马某1承认自己对马某3实施过家暴和侮辱行为及黄金戒指和马某3的陪嫁物黄金项链在马某1处。马某1承认该保证书和承诺书系自己所写,但是在马某3用不回家来逼迫所写,不是真实情况。第二组证据为马某3看病治疗期间的住院病历和单据,用来证明马某1对其家暴致其住院。马某1对证据的真实性及马某3患病的事实无异议,但认为马某3所患“尿路感染”,此病状非马某3所述家暴所致,且家暴行为需有当事人报案或公安机关对当事人的训诫等材料予以佐证。马某3提供的此证据不能说明马某1对其实施过家暴行为。第三组证据为照片一组,用来证明马某1的家暴行为给其造成的伤害。马某1表示照片只反映了人物身体局部特征,无法反映出照片中人物是马某3,故对此证据不予认可。第四组证据为马某3当庭展示其左手臂的伤痕,说明系马某1用碎裂的瓷器和修眉刀划伤所致。并说明其肩部有马某1用烟头烫伤的痕迹。马某1表示自己没有对马某3实施过上述行为,且双方分开已一年多时间了,马某3的伤情是如何形成的,其不清楚。第五组证据为双方微信聊天截图一组,用来证明马某1对其殴打和威胁的事实。马某1表示微信聊天内容是其为缓和家庭矛盾所说的,与真实事实不符。
结合以上证据及双方当事人的陈述,确定本案中马某1与马某3经人介绍相识。马某1向马某3家给付彩礼226000元、接换手30000元后双方于2016年5月2日按当地民俗举行结婚仪式,未办理结婚登记手续即以夫妻名义共同生活。双方缔结婚姻时,马某3的陪嫁物有:“雅马哈”125型红色摩托车一辆、冰箱一台、戴尔电脑一台、压面机一台、苏泊尔电饼铛一台、毛毡一片、床上四件套两套、被子三床、毛毯十一条、窗帘门帘一套、枕头和枕巾两套、瓷器花瓶一对、暖水瓶两个、瓷器茶具一套。关于马某3所述其陪嫁物品中的一条黄金项链和马某1所述的黄金戒指,从双方陈述和马某1的承诺书内容中反映出该项链和黄金戒指现在马某1处,马某1所称项链已被盗,黄金戒指在马某3处,其所写承诺书是系受到马某3及家人的逼迫所作出的,不是真实情况的辩解理由因无相关证据证实,故不予采信。2017年6月21日马某3生下儿子马某6。马某3提供的证据表明,共同生活期间,双方多次发生矛盾。马某3身体上的伤痕,通过其提供的照片和双方的聊天记录及马某1曾于2017年1月17日向马某3写下保证书,“保证不再动手打人,与马某3好好过日子”的内容反映出马某1时常对马某3有殴打的家暴行为。2017年7月3日,双方再次发生矛盾,马某1打了马某3。7月8日,马某3父母叫救护车将马某3送医治疗。因此事两家发生矛盾,马某3出院后回居娘家再未与马某1共同生活。马某1与家人、亲戚多次到马某3娘家叫领,并写下承诺书,承诺作出改变,与马某3好好过日子,但双方亦未继续共同生活。2018年9月2日,马某1从马某3的QQ空间下载了一组马某3于2018年7月29日上传的马某3与其他男性有亲密行为的照片,马某3虽表示该照片系马某1合成处理所得,但马某3其后又说明该照片事实发生于其与马某1分开之后,由此可见,在双方分开的时间里,马某3的确与其他异性有较为亲密的关系。2018年10月23日,马某1起诉要求马某3、马某4、石某返还彩礼。
另查明,根据甘肃省精准扶贫大数据管理平台反映,马某1的家庭在2014年前为贫困户。
本院认为,我国《婚姻法》规X,男女双方结婚必须亲自向婚姻登记机关进行登记。未经登记二人以夫妻名义共同生活的,其关系不受法律保护。但现实中,依照民俗,举办婚礼后,即以夫妻名义共同生活的情形依然存在,民间习俗中通常以夫妻认定。马某1与马某3即为此种情形。在双方举办婚礼前,马某1向马某3家给付了较大数额的彩礼。双方共同生活后,依然未按法律规X进行结婚登记。现二人无法继续共同生活,马某1主张马某3、马某4、石某返还其彩礼的要求符合《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若干问题的解释(二)》第十条第一款(一项)“双方未办理结婚登记手续,当事人请求返还按照习俗给付的彩礼”的情形,故对马某1要求返还彩礼的请求应予支持。彩礼返还数额应结合双方共同生活时间的长短、为共同生活的付出、导致不能够继续共同生活的原因等方面综合予以考虑。双方自2016年5月举办婚后后共同生活至2017年7月,共同生活14个月,时间较短。在共同生活期间,马某3育有一子,从家庭生活来看,是为共同生活的较大付出。但在共同生活中,马某1经常的家暴行为是造成双方无法继续共同生活的重要原因。马某3不愿与马某1继续共同生活,但未就双方所生孩子和相关事宜妥善处理之前即与他人有亲密行为,法律上虽不予禁止,但现实中有违公序良俗,也是致使双方无法继续共同生活的重要因素。关于马某3的陪嫁物品,属于婚前个人财产,归马某3所有,但陪嫁物品中的一条黄金项链,通过庭审查明情况确定存在这样一条项链,但项链的重量、金属纯度等重要属性无法查明,而且双方均不能提供购置该项链的发票,故对该项链不并案处理。关于马某3要求的住院期间的看病花费、坐月子期间的陪护费和营养费,因二人未办理结婚登记手续,非法律上认可的夫妻关系,因此双方之间不存在夫妻之间相互应尽的扶养义务,故对此请求不予支持。关于马某3要求的人身损害赔偿费、精神损失费、名誉损失赔偿金,因无事实基础,亦无法律依据,故对其请求不予支持。据此,依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若干问题的解释(二)》第十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人民法院审理未办理结婚登记而以夫妻名义同居生活案件的若干意见》第十条规X,判决如下:
由马某3、马某4、石某在本判决生效后三十日内一次性返还马某1彩礼128000元;
如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X,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雅马哈”125型红色摩托车一辆、冰箱一台、戴尔电脑一台、压面机一台、苏泊尔电饼铛一台、毛毡一片、床上四件套两套、被子三床、毛毯十一条、窗帘门帘一套、枕头和枕巾两套、瓷器花瓶一对、暖水瓶两个、瓷器茶具一套归马某3所有;
驳回马某1的其它诉讼请求。
本案诉讼费用5357元,由马某1负担2822元,由马某3、马某4、石某共同负担2535元。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或者代表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甘肃省天水市中级人民法院。
审判员  马国英
二〇一八年十二月六日
书记员  李小东

公告

一、本裁判文书库为非盈利网站,贯彻国家司法公开的原则,致力于向公众提供全面、真实、可靠的法律信息,为公众了解法律、律师和司法案例提供一个良好的平台。

二、公开判决文书是国家司法审判公开的重要环节,不仅不违法,而且有助于国家法制建设,并且有助于打击拖欠、赖账等不良行为,有助于养成良好的社会风气。

三、如需删除相关文书,请附带详细网址以及证明当事人身份信息材料发送至panjueshu@chongfa.com 7-15个工作日删除。(发送邮件请检查是否附带详情页网址以及当事人证明材料,资料不全不予处理。)

概要

基本信息

审理法院:张家川回族自治县人民法院

案件类型:民事案件

审理程序:一审

裁判日期:2018-12-06

律师联盟

免费法律咨询,找律师用崇法APP,好律师就在您身边。

Copyright © 判决书 www.panjueshu.com 苏ICP备16017945-3号 | 网站地图 | 律师联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