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事案件
史茹与顺丰速运有限公司运输合同纠纷一审民事判决书
深圳市宝安区人民法院        

此裁判文书仅用于崇法认证律师参考学习如需查看详情请下载崇法APP进行律师认证 下载崇法APP

普通用户点击查看原文>>

崇法账号

登录密码

广东省深圳市宝安区人民法院
民事判决书
(2018)粤0306民初第16535号
原告史X,女,汉族,1986年11月30日出生,身份证住址广东省深圳市南山区,
委托代理人黄霆,广东晟典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代理人王思宁,广东晟典律师事务所实习律师。
被告顺丰速运有限公司,住所地深圳市宝安区国际机场航站四路1111号,统一社会信用代码914403000743520254。
法定代表人王卫。
委托代理人王艾琳,公司员工。
原告史X与被告顺丰速运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顺丰公司)运输合同纠纷一案,本院于2018年7月16日立案受理后,依法适用简易程序,于2018年9月6日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的委托代理人黄霆、被告委托代理人王艾琳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诉称,2018年1月26日案外人林祥(别名林阳)通过微信向原告订购了一枚深圳市塔莎珠宝投资有限公司出品的价值人民币55,500元的1.01克拉钻石戒指(以下称货品)并于2018年2月9日支付了订金人民币5,000元,2018年2月10日支付了剩余货款人民币50,500元;双方约定由原告通过顺丰速运将上述货品邮寄至案外人林祥指定的收货地址即北京市朝阳区双井天之骄子小区4-2-1603,收件人为林阳,联系电话为186××××9607;2018年2月10日,原告通过被告位于深圳市××××新村的投寄点邮寄了钻石戒指,并向被告的快递员明确了邮寄物品为钻戒;由于货品的价值过高,为保障货品的安全,原告在邮寄现场签署了快递员提供的保价条对邮寄的钻石戒指进行了保价,保价金额为人民币5,000元,期间被告快递员未就保价条款及有关邮寄格式合同做任何解释或说明;2018年2月11日,原告收到案外人林祥的微信通知,告知其未收到原告通过顺丰邮寄的货品,经原告在被告顺丰速运的公众号查询,发现上述运单由被告快递人员徐凯进行投递,且显示已于2018年2月11日签收并有电子签收底单,但案外人林祥表示被告快递员未曾联系过其取件,亦从未有签署过任何快递签收文件;后案外人林祥通过电话告知原告称据被告工作人员反馈,该货品包裹因被风吹走现已丢失,因快递员冒名签收该货物且被告称快递被风吹走的理由严重不符合常理,案外人林祥怀疑该货品系被被告内部人员所盗窃,故于2018年2月12日向北京市朝阳区双井派出所报警;原告随后联系被告沟通因被告丢失所寄货品的赔偿事宜,并于2018年2月15日根据被告的要求将货品的照片、证书等有关材料通过电子邮箱(邮箱地址:420×××@qq.com告的工作人员姜敬敬(邮箱地址:sz618877@sf-express.com)以证明货品价值;后被告联系原告,称其认为因原告已对货品进行了保价,保价金额为人民币5000元,故根据其关于保价条款其仅按照保价金额人民币5000元对原告进行赔付。经原告至被告微信公众号了解,被告的《快件运单契约条款》关于保价与赔偿的格式条款规定为“如您已选择保价且支付报价费用的,则本公司按照报价金额和损失的比例向您赔偿,最高不超过托寄物的实际损失金额”,而《合同法》第40条规定:“格式条款具有本法第五十二条和第五十三条规定情形的,或者提供格式条款一方免除其责任、加重对方责任、排除对方主要权利的,该条款无效”,《合同法》第53条规定:“合同中的下列免责条款无效:(一)造成对方人身伤害的;(二)因故意或者重大过失造成对方财产损失的。”。依照上述法律规定,被告的《快件运单契约条款》中的有关条款,实际扩大了被告的权利,降低了被告的赔偿责任,限制了原告的合法权利,应认定为无效条款。《中华人民共和国邮政法》第47条1、2款规定:邮政企业对给据邮件的损失依照下列规定赔偿:(一)保价的给据邮件丢失或者全部损毁的,按照保价额赔偿;部分损毁或者内件短少的,按照保价额与邮件全部价值的比例对邮件的实际损失予以赔偿。……邮政企业因故意或者重大过失造成给据邮件损失,或者未履行前款规定义务的,无权援用本条第一款的规定限制赔偿责任。本案中,被告称货品被风吹走而丢失,系未尽到保管义务的重大过失行为;且根据被告的系统显示可知,该货品并非是在邮寄过程中丢失的(从被告系统中显示的涉案货品已由收件人于2018年2月11日签收可以得知),而是被告的快递员在履行职务行为之时因其过错导致的丢失。因此被告上述保价条款为无效条款,被告据此主张赔付原告人民币5000元违反法律规定,被告依法应赔付因其重大过失给原告造成的物品实际损失55500元。故原告诉至法院,请求判令:1、被告向原告赔偿丢失货物的损失人民币55500元;2、被告向原告返还快递费及保费人民币50元;3、被告向原告支付律师费人民币6000元;4、本案的诉讼费、保全费、担保费由被告承担。被告顺丰公司答辩称:
被告顺丰公司答辩称:1、原告下单时已同意快递契约条款,其中2.1.1、2.1.2条已经明确告知原告关于保价和未保价所能获得的不同赔偿标准,条款合法有效,双方均予以遵守;原告下单时的保价金额直接决定了赔偿金额的范围,根据合同约定,最高应按保价赔偿,如存在实际价值高于保价金额的情况,也应视为原告对其自身权利的放弃,况且运单契约条款第6条规定,原告应如实申报托寄物的内容和价值,原告虚假申报价值本身就是违约行为,基于违约行为而产生的损失应由违约方承担,原告应自行承担因虚报价值而造成的损失;2、原告在运单上载明的托寄物为日用品,原告提交的证据无法证明其购买的钻石即为本案的托寄物,作为非专业人士的收派员,仅能对托寄物形式上是否符合快递相关规定进行审查,对货物真伪、品质及价值无法判断,该交易信息与原告所交给被告的托寄物型号和声称的价值严重不符,不存在关联性;3、根据合同相对性原则,原告与第三方达成的买卖协议中,所约定的价格仅能约束买卖双方,也仅有买卖双方知悉,不能作为被告的赔偿标准,被告的收派员对托寄物价值的认知与原告本身就处于天然的信息不对称,地位不对等的状态,仅能依赖于原告对物品价值的声明,原告声明托寄物价值为人民币5,000元,则被告最大可预见损失的范围为人民币5,000元,即便被告存在过失或者过错,根据合同法的规定,被告仅能在可预见的范围内承担相应的赔偿责任;4、原告若如实保价,则可获得原告所期望的赔偿,而原告选择不诚信保价,等到托寄物有意外毁损或遗失时再来主张按其认为的实际价值赔偿,这对承运人而言是极大的不公平,也违背了民法的诚信、公平原则,更会导致承运人运营成本大大增加,最终受害的还是消费者,这从整体的市场环境而言也是不利的,不应当得到支持。
经审理查明,2018年2月10日原告通过微信下单并到网点交寄的方式委托被告寄送物品至北京,收件人为“林阳”,电话为186××××9607,地址为北京市朝阳区双井天之骄子小区4-2-1603,运单号为278285864670,在托寄物处填写的为日用品,保价金额为人民币5,000元,原告为此快递支付了保价费人民币25元、运费人民币23元和包装费人民币2元。被告微信公众号上的《快件运单契约条款》第2.1条的内容为“因本公司原因造成托寄物灭失、破损、短少的,本公司将免除本次运费,并按以下标准赔偿,但不承担您可能获得的利益、实际用途、商业机会等任何间接损失”;第2.1.2条的内容为“若您已选择保价且支付保价费用的,则本公司按照保价金额和损失的比例向您赔偿,最高不超过托寄物的实际损失金额”。
2018年2月11日15时许,系统显示原告托寄的单号为278285864670的快递已经被签收,签名字样无法辨识,但林祥称并未实际收到货物。后林祥联系被告及派件快递员,被告称会调查情况,派件快递员称快递被风吹走了,林祥遂向北京市朝阳区双井派出所报警,原、被告双方均称公安机关暂无调查结果。庭审中,被告对涉案快递丢失未提出任何抗辩,但主张派件员所称“快递被风吹走了”仅系快递员个人的说辞,系统中显示的签收字样系派件员提前冒签的;被告还主张其公司在事发当天安排专人在区域周边快件路径沿路排查,第二天派员陪同林祥到公安机关报警处理,但未提交证据予以证明。
关于邮寄的货物。原告称其是微商,通过微信出售深圳市塔莎珠宝有限公司的产品。原告主张,2018年1月26日案外人林祥通过微信向原告订购了一枚价值人民币55,500元的1.01克拉钻石戒指(以下称货品),并于2018年2月9日支付了订金人民币5,000元,2018年2月10日支付了剩余货款人民币50500元;原告在收到林祥的订金后,随即向深圳市塔莎珠宝有限公司指定的账户支付了定金人民币5,000元,并称后续以现金和转账方式支付了剩余价款人民币50500元,深圳市塔莎珠宝有限公司于2018年9月5日向原告出具了总金额为人民币55,500元的增值税普通发票。
本院认为,原、被告之间的运输合同关系合法有效,受法律保护,各方应当依约履行各自的义务。原告已将托寄物交付被告,并支付运费,被告应当将托寄物送至双方约定的地址并交付收件人,但被告工作人员在未将托寄物交付给收件人前冒名自行签收了托寄物,且对托寄物的丢失未作出合理说明,被告亦未提交证据证明在托寄物丢失后采取了哪些补救措施,系重大过失,对原告构成违约,应当承担相应的违约责任。
关于托寄物,原告提交的证据已形成证据链,证明其向被告交付的托寄物为钻戒,符合证明的高度盖然性原则,本院予以采信。关于损失的赔偿金额,应考虑以下几个因素:首先,原告与林祥约定的交易价格为55,500元;其次,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三百零四条规定,托运人办理货物运输,应当向承运人准确表明货物的名称、性质、数量等有关货物运输的必要情况,原告在托运时并未如实表明货物的名称,而是将托寄物注明为“日用品”,存在一定过失;第三,原告在托运时将托寄物并未如实声明价值,仅仅保价5,000元,也存在一定过失,被告在运输货物时对保价金额为人民币5,000元的托寄物和保价金额为人民币55,500的托寄物所尽的注意义务显然并不相同。基于以上考虑,基于公平的原则,本院酌定被告赔偿原告38,000元。
关于被告的其他抗辩,被告微信公众号上的《快件运单契约条款》第2.1条的内容为“因本公司原因造成托寄物灭失、破损、短少的,本公司将免除本次运费,并按以下标准赔偿,但不承担您可能获得的利益、实际用途、商业机会等任何间接损失”,第2.1.2条的内容为“若您已选择保价且支付保价费用的,则本公司按照保价金额和损失的比例向您赔偿,最高不超过托寄物的实际损失金额”,因此,双方已就托寄物保价后毁损、灭失的赔偿金额进行了约定。但是,此处关于托寄物毁损、灭失的赔偿约定应当只适用于被告一般过失的情形,而不能适用于被告故意或重大过失的情形。而本案中被告工作人员在未将托寄物交付给收件人前冒名自行签收了托寄物,且对托寄物的丢失未作出合理说明,被告亦未提交证据证明在托寄物丢失后采取了哪些补救措施,系重大过失,因此,《快件运单契约条款》关于保价后赔偿金额的约定并不适用本案。
关于原告主张的退还快递费及保费。被告在其《快件运单契约条款》中明确承诺“因本公司原因造成托寄物灭失、破损、短少的,本公司将免除本次运费”,故原告主张被告退还运费人民币23元有事实和法律依据,本院予以支持。至于包装费和保价费,均系已实际产生,且原告亦诉请被告履行赔偿责任,故本院对退还包装费和保价费不予支持。
关于原告主张的律师费,因无合同约定,本院不予支持。
综上,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五十三条、第六十条、第一百零七条、第二百九十条、第三百零四条、第三百一十一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一、被告顺丰速运有限公司于本判决生效后三日内赔偿原告史X损失38,000元;
二、被告顺丰速运有限公司于本判决生效后三日内退还原告史X运费人民币23元;
三、驳回原告史X的其他诉讼请求。
如被告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案件受理费669元,由原告史X负担256元,被告顺丰速运有限公司负担413元。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广东省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
审判员 刘 艳 艳
二〇一八年九月九日
书记员 李华敏(兼)
书记员 何 满 园
附本案相关法律条文如下:
《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
第六十四条当事人对自己提出的主张,有责任提供证据。
当事人及其诉讼代理人因客观原因不能自行收集的证据,或者人民法院认为审理案件需要的证据,人民法院应当调查收集。
人民法院应当按照法定程序,全面地、客观地审查核实证据。
第二百五十三条被执行人未按判决、裁定和其他法律文书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的,应当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被执行人未按判决、裁定和其他法律文书指定的期间履行其他义务的,应当支付迟延履行金。
《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
第五十三条合同中的下列免责条款无效:
(一)造成对方人身伤害的;
(二)因故意或者重大过失造成对方财产损失的。
第六十条当事人应当按照约定全面履行自己的义务。
当事人应当遵循诚实信用原则,根据合同的性质、目的和交易习惯履行通知、协助、保密等义务。
第一百零七条当事人一方不履行合同义务或者履行合同义务不符合约定的,应当承担继续履行、采取补救措施或者赔偿损失等违约责任。
第二百九十条承运人应当在约定期间或者合理期间内将旅客、货物安全运输到约定地点。
第三百零四条托运人办理货物运输,应当向承运人准确表明收货人的名称或者姓名或者凭指示的收货人,货物的名称、性质、重量、数量,收货地点等有关货物运输的必要情况。
因托运人申报不实或者遗漏重要情况,造成承运人损失的,托运人应当承担损害赔偿责任。
第三百一十一条承运人对运输过程中货物的毁损、灭失承担损害赔偿责任,但承运人证明货物的毁损、灭失是因不可抗力、货物本身的自然性质或者合理损耗以及托运人、收货人的过错造成的,不承担损害赔偿责任。

公告

一、本裁判文书库为非盈利网站,贯彻国家司法公开的原则,致力于向公众提供全面、真实、可靠的法律信息,为公众了解法律、律师和司法案例提供一个良好的平台。

二、公开判决文书是国家司法审判公开的重要环节,不仅不违法,而且有助于国家法制建设,并且有助于打击拖欠、赖账等不良行为,有助于养成良好的社会风气。

三、如需删除相关文书,请附带详细网址以及证明当事人身份信息材料发送至panjueshu@chongfa.com 7-15个工作日删除。(发送邮件请检查是否附带详情页网址以及当事人证明材料,资料不全不予处理。)

概要

基本信息

审理法院:深圳市宝安区人民法院

案件类型:民事案件

审理程序:一审

裁判日期:2018-09-09

律师联盟

免费法律咨询,找律师用崇法APP,好律师就在您身边。

Copyright © 判决书 www.panjueshu.com 苏ICP备16017945-3号 | 网站地图 | 律师联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