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事案件
黄某与安龙县王尔斌副食品经营店、王忠喜生命权、健康权、身体权纠纷一审民事判决书
安龙县人民法院        

此裁判文书仅用于崇法认证律师参考学习如需查看详情请下载崇法APP进行律师认证 下载崇法APP

普通用户点击查看原文>>

崇法账号

登录密码

贵州省安龙县人民法院
民事判决书
(2018)黔2328民初1710号
原告:黄X,男,2009年1月13日生,布依族,安龙县栖凤三小三年级学生,住贵州省安龙县。
法定代理人:黄X1(系黄X之父),男,1977年6月17日生,布依族,农民,住贵州省安龙县。
法定代理人:王某(系黄X之母),女,1978年4月13日生,布依族,住贵州省安龙县。
委托诉讼代理人:王飞,贵州集法律师事务所律师。代理权限:特别授权。
被告:安龙县王尔X副食品经营店,住所地贵州省安龙县栖凤街道办事处八坎村*组,注册号522328600181050。
经营者:王尔X,男,1995年2月18日生,布依族,住贵州省安龙县。
被告:王忠喜(系王尔X之祖父),男,1942年8月14日生,布依族,住贵州省安龙县。
被告:李如兰(系王尔X之祖母),女,1951年9月13日生,布依族,住贵州省安龙县。
三被告共同委托诉讼代理人:韦国辉,贵州楚权律师事务所律师。代理权限:一般代理。
被告:李X,男,2007年5月4日生,布依族,安龙县栖凤三小六年级学生,住贵州省安龙县。
被告暨法定代理人:李如海(系李X之父),1975年3月16日生,布依族,农民,住贵州省安龙县,未到庭。
被告:韦X,男,2004年12月7日生,布依族,安龙县第三中学初二年级学生,住贵州省安龙县,未到庭。
被告暨法定代理人:韦亨福(系韦X之父),男,1978年4月30日生,布依族,住贵州省安龙县。
被告暨法定代理人:李亚梅(系韦X之母),女,1981年2月18日生,布依族,住贵州省安龙县,未到庭。
原告黄X与被告安龙县王尔X副食品经营店(下称王尔X经营店)、王忠喜、李如兰、李X、李如海、韦X、韦亨福、李亚梅健康权纠纷一案,本院于2018年6月20日立案后,依法适用简易程序,于同年7月6日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黄X及其法定代理人黄X1、王某,委托诉讼代理人王飞;被告王尔X经营店的经营者王尔X,被告王忠喜、李如兰、李X、韦亨福到庭参加诉讼,被告李如海、韦X、李亚梅经本院合法传唤无正当理由未到庭参加诉讼,本院依法进行了缺席审理。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黄X向本院提出诉讼请求:1.判令八被告连带赔偿原告医疗费、护理费、住院伙食补助费、营养费、伤残鉴定费、伤残赔偿金、交通费、精神损害抚慰金等费用共计89425.42元;2.本案诉讼费用由被告承担。
事实与理由:被告王尔X经营的王尔X经营店位于安龙栖凤街道办事处坡脚八坎,平时由其祖父王忠喜、祖母李如兰帮助经营管理,经营范围为预包装食品、散装食品、烟、烟花爆竹、日用百货。2018年01月13日早上10时许,被告李X邀约原告黄X和被告韦X共同到被告王尔X经营店购买爆竹“彩雷王”(地方语叫“鱼雷”),被告王忠喜、李如兰将爆竹“彩雷王”(地方语叫“鱼雷”)六枚出售给被告李X,由被告李X付款。后被告李X将爆竹分给黄X、韦X每人两枚,放爆竹过程中,由原告黄X右手拿爆竹,被告韦X用打火机点火,爆竹未扔出手掌即爆炸,炸伤原告黄X的右手。原告黄X受伤后,当日被送至兴义西南骨科医院抢救治疗,住院32天。原告黄X出院后,经兴义市人民医院法医司法鉴定所鉴定,原告黄X因本次事故所受损伤被评定为七级伤残。本次事故给原告黄X造成如下损失:1.医疗费:9969.77元(医疗保险已报销的17434.40元,该部分未计入);2.伤残鉴定费:700元;3.伤残赔偿金:70952.00元(2017年度贵州省农村居民人均纯收入8869.00元/年×20×40%);4.护理费:3360元(计算式38246元/年÷365天=105元/天,即105元/天×32天(实际住院天数)=3360元);5.住院伙食补助费:3200元,计算为100元/天×32天(实际住院天数);6.营养费:1600元,50元/天×32天(实际住院天数);7.交通费:2000元;8.精神损害抚慰金:20000元。以上8项合计111781.77元。被告王尔X、王忠喜、李如兰作为销售爆竹危险品的主体,明知该爆竹对未成年人的危险性,在没有监护人陪同的情况下,将危险物品爆竹销售给未成年人李X、韦X、黄X,导致被告李X将爆竹分给原告黄X使用过程中,炸伤原告黄X的右手,造成七级伤残的严重后果。被告韦亨福、李亚梅、李如海对未成年子女没有尽到监护管理义务,应当由八被告对原告黄X承担80%的连带赔偿责任,即连带赔偿原告黄X各项经济损失89425.42元(111781.77元×80%),原告黄X的父母黄X1、王某对其子女监护监管不力,导致危险后果,应当承担一定的责任,由原告父母黄X1、王某和原告黄X自行承担20%的责任,即22356.35元(111781.77元×20%)。原告住院期间及出院后,八被告没有支付任何赔偿款也没有看望原告黄X。综上所述,为保护原告的合法权益,特提起诉讼。
原告黄X提交以下证据:
1.户口册(复印件),证明原告及其法定代理人的身份信息及原告主体适格。
2.兴义西南骨科医院收费专用票据11张(复印件),证明原告受伤后到医院治疗产生的医疗费用,扣除医疗社保报销部分,原告支付的费用为9969.77元。
3.兴义西南骨科医院住院病历、住院费用明细清单(均为复印件),证明原告受伤后到兴义西南骨科医院住院治疗32天的事实及产生费用的明细。
4.兴义市人民医院司法鉴定意见书(复印件),证明原告因本次事故受伤造成七级伤残。
5.坡脚派出所询问笔录2份(复印件),证明坡脚派出所对王忠喜、李如兰进行询问,二人陈述向被告李X等销售“鱼雷”的经过。
6.照片1张,证明被告李X购买的爆竹“彩雷王”。
7.鉴定费发票,证明原告鉴定花费700元。
被告王尔X经营店、王忠喜、李如兰辩称,1.原告诉称原告与被告李X、韦X共同到被告王尔X经营店购买爆竹“彩雷王”的事实属实,但是王尔X经营店不应当对本案中原告的损失承担赔偿责任。王尔X经营店销售的彩雷王属于合法经营,其经营范围为爆竹雷级C级,向原告销售的“彩雷王”包装盒上也载明是涉鱼雷C级,该销售行为符合经营范围,且在销售过程中已明确告知原告及被告李X、韦X,不能将彩雷王放于手中点火,原告与被告李X、韦X购买爆竹“彩雷王”后未在经营店附近燃放,其燃放地点及是否因燃放爆竹“彩雷王”受伤,不得而知。原告诉称王尔X经营店将案涉爆竹“彩雷王”销售给未成年人而要求王尔X经营店承担赔偿责任不符合法律规定,烟花爆竹安全管理条例未规定销售者不允许将烟花销售给未成年人,王尔X经营店不是直接侵权人,对原告不应承担赔偿责任。2.被告王忠喜、李如兰不应作为本案被告,王忠喜、李如兰代王尔X出售烟花时仅为临时代管,其不是经营店实际经营者,王忠喜、李如兰代管过程中产生的法律后果归属于经营店。3.被告李X、韦X是本案的实际侵权人,李X购买彩雷王烟花后分给原告及韦X,原告分到彩雷王后是由韦X代为点火,只是该烟花在原告手中爆炸致使原告受伤,李X、韦X系本案直接侵权人,应由其对原告的损失承担直接赔偿责任。4.原告的父母黄X1、王某对本次事故应当与李X、韦X各自承担50%的责任,黄X1、王某对原告未尽到监护义务,致使其与李X、韦X在燃放烟花过程中受伤,烟花爆竹安全管理条例明文禁止未成年人独立燃放烟花爆竹,黄X1、王某对原告未尽到监护义务,是致使原告受伤的另一直接因素,故其应承担50%的责任。5.对于原告诉请的残疾赔偿金,因原告鉴定时间与出院时间间隔周期不符合鉴定的相关规定,该鉴定结论不能作为定案依据;营养费,因原告提交的住院病历没有加强营养的医嘱,该项诉请没有依据;交通费,因原告未提交交通费发票,应承担举证不利的后果;精神损害抚慰金,因王尔X经营店、王忠喜、李如兰不承担责任,该项不应赔偿。综上,请求法院查明事实后驳回原告对被告王尔X经营店、王忠喜、李如兰的诉讼请求。
被告王尔X经营店、王忠喜、李如兰提交如下证据:
1.被告王尔X、王忠喜、李如兰的身份证(复印件),证明王尔X、王忠喜、李如兰诉讼主体资格和身份信息。
2.营业执照、食品流通许可证、烟花爆竹经营零售许可证,证明王尔X经营店销售案涉爆竹属于合法经营。
3.案涉爆竹、包装盒,证明被告王尔X经营店销售的案涉爆竹是属于C级爆竹,符合烟花爆竹经营许可证的爆竹经营范围。
经本院询问,被告李X庭后辩称,事故发生头一天晚上我就和韦X说好一起去买“彩雷王”去炸鱼,第二天我等韦X时遇到黄X,所以我们三人就一起去买“彩雷王”。当天是我一人去到王尔X经营店买的,购买价格为1.5元/个,一共买了六个,韦X、黄X在店铺旁边等我,我在店铺门口就将“彩雷王”分给韦X、黄X每人两个,然后我们到寨子下面一个有桥的河边,那里没有具体的地名。当时我在距离黄X、韦X大概两米的一旁翻石头玩,黄X、韦X他们说要在上面炸,我准备去韦X他们那里时,黄X就被炸受伤了,我没有看到燃放的具体经过。韦X跟我说是黄X叫一起放火炮,他点火燃放的过程中黄X被炸受伤的。火机是韦X带的,我和黄X都没有火机,“彩雷王”只燃放了一个黄X就受伤了,其余的爆竹我们扔在河里了。事故发生时我父母在外打工,没有在家。事故发生后公安机关的没有找过我调查。
经本院询问,被告暨法定代理人李如海庭后辩称,我和李X的母亲已经离婚了,李X随我生活,事故发生时我在外打工,不清楚情况。事故发生后公安机关的没有找我调查,我也没有对黄X家进行过赔偿,现在由法院依法判决。
被告李X、被告暨法定代理人李如海未提交书面答辩意见及证据。
被告韦X、韦亨福、李亚梅辩称,原告诉请部分事实不符。爆竹六枚是李X一人到王尔X经营店购买的,其购买后才邀约韦X、黄X一起去炸鱼,李X将爆竹分给韦X、黄X一人两个。在黄X的多次要求下韦X才点燃爆竹,但在点燃爆竹之前,韦X已经尽到安全义务且多次提醒黄X注意安全,爆竹点燃后及时扔掉。黄X明知爆竹点燃后短时间内会爆炸,还用手拿爆竹进行爆炸,黄X应自行承担损害责任,韦X对本案的损害结果没有过错,不应承担赔偿责任。原告住院期间已经进行医疗报销,医疗报销是在排除第三方的伤害下才予以报销,因此,本案的损害责任系黄X自身行为所致,韦X、韦亨福、李亚梅不应承担赔偿责任。
被告韦亨福提交如下证据:
身份证(复印件),证明被告韦亨福的基本身份信息。
双方当事人围绕诉讼请求提交了上述证据,经本院组织证据交换和质证,被告王尔X经营店、王忠喜、李如兰、韦亨福对原告所举证据1、3、5、6、7无意见,对证据2中的住院费票据无意见,但对门诊收费票据、没有加盖医院公章的门诊收费票据不予认可;对证据4真实性无意见,但对鉴定结论不认可。原告、被告韦亨福对被告王尔X经营店、王忠喜、李如兰提交的证据无异议;原告、被告王尔X经营店、王忠喜、李如兰对被告韦亨福提交的证据无异议。对当事人质证无异议的证据,本院予以确认并在卷佐证,对当事人有异议的证据,本院认证如下:原告提交的证据2中,兴义西南骨科医院门诊收费7张的开票时间为2018年1月13日(原告受伤当日)、2018年2月20日(原告出院之后),就诊科室均为急诊科,而住院收费票据载明的就诊科室为骨三科,故门诊收费票据所载明的金额与住院收费票据并不重复,本院对该7张门诊收费票据予以确认;对于未加盖医院印章的3张门诊收费票据(金额共计370.36元),无法确认该费用的真实发生,本院不予采信。原告提交的证据4是具有鉴定资质的鉴定机构作出,具有真实性、客观性、关联性,本院对该证据予以采信。
根据当事人的陈述及本院确认的上述证据,本院认定事实如下:被告李X邀约被告韦X、原告黄X一起去买爆竹炸鱼玩,2018年1月13日上午10时许,被告李X以1.5元/枚的价格在王尔X经营店购得六枚名称为“彩雷王”的爆竹,后被告李X分给被告韦X、原告黄X每人二枚。三人到村寨河边后,由黄X手持爆竹,被告韦X用其所带打火机点火,燃放过程中,黄X右手被炸伤,当日被送至兴义市骨科医院治疗,住院32天,产生医疗费共计27033.81元,经医保报销17434.40元,原告支付医疗费共计9599.41元。原告所受损伤经兴义市人民医院法医司法鉴定所鉴定,其右手损伤为爆炸伤,右手功能丧失≥60分,评定为七级伤残。事故发生后,各被告均未对原告进行赔偿。
事故发生当日,原告黄X的父母、被告李X的父母、被告韦X的父母均在外务工。
被告王尔X经营店经营者为王尔X,经营范围为法律、法规、国务院决定规定禁止的不得经营;法律、法规、国务院决定规定应当许可(审批)的,经审批机关批准后凭许可(审批)文件经营;法律、法规、国务院决定规定无需许可(审批)的,市场主体自主选择经营。该店烟花爆竹经营(零售)许可证载明的许可经营范围为烟花类[B]级、爆竹类[C]级,有效期为2017年12月31日至2018年12月30日。被告李X所购买爆竹的产品级别为C级,该爆竹包装盒燃放说明要求未成年人应在成人监护下燃放。
被告王忠喜、李如兰分别系被告王尔X经营店的经营者王尔X之祖父、祖母,事故发生当日,经营者王尔X外出,被告李X所购爆竹系被告李如兰售出,其告知李X小心燃放。
庭审中,经本院询问,被告王尔X经营店、王忠喜、李如兰虽对兴义市人民医院法医司法鉴定所作出的鉴定意见提出异议,但表示不申请重新鉴定。
贵州省统计局公布的上一年度农村居民人均纯收入为8869元/年,居民服务、修理和其他服务业职工年平均工资为38246元/年,国家机关一般工作人员的出差伙食补助标准为省内100元/天。
本案争议焦点为:一、各被告是否承担赔偿责任及责任比例如何划分;二、原告诉请各项损失是否合法合理。
本院认为,公民的人身权利受法律保护,任何人不得侵犯。关于争议焦点一,各被告是否承担赔偿责任及责任比例如何划分。第一,原告黄X、被告李X、被告韦X在事故发生时均为未满18周岁的未成年人。被告李X购买爆竹并分发给原告黄X、被告韦X燃放的行为,及被告韦X、原告黄X在无监护人在场监护的情况下燃放本案中[C]级爆竹的行为共同构成了原告黄X右手受伤的损害后果,被告李X、韦X在本案中均存在过错,应承担相应的民事责任。第二,被告李如兰明知被告李X系未成年人,仍然向其销售应在成年人监护下燃放的[C]级爆竹,对本案的发生亦具有一定过错,应承担相应的民事责任。第三,原告黄X虽系未成年人,其父母外出务工,对黄X的人身安全未尽到监督、保护义务,未对黄X进行安全知识的教育,原告法定代理人的这种失责行为是原告受到伤害的另一原因,故原告法定代理人亦应承担民事责任。综上,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六条“行为人因过错侵害他人民事权益,应当承担侵权责任……”、第八条“二人以上共同实施侵权行为,造成他人损害的,应当承担连带责任。”、第十二条“二人以上分别实施侵权行为造成同一损害,能够确定责任大小的,各自承担相应的责任;难以确定责任大小的,平均承担赔偿责任。”的规定,本院酌情确定原告黄X的损失由被告李X承担20%,被告韦X承担20%,被告李如兰承担10%,原告黄X自行承担50%。因被告李X、韦X系限制民事行为能力人,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三十二条“无民事行为能力人、限制民事行为能力人造成他人损害的,由监护人承担侵权责任。……”的规定,被告李X、韦X应承担的赔偿责任由其监护人承担,即被告李X承担的赔偿责任由其监护人被告李如海承担,被告韦X承担的赔偿责任由其监护人韦亨福、李亚梅共同承担。另,因李如兰系无偿帮工行为,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三条“为他人无偿提供劳务的帮工人,在从事帮工活动中致人损害的,被帮工人应当承担赔偿责任。被帮工人明确拒绝帮工的,不承担赔偿责任。帮工人存在故意或者重大过失,赔偿权利人请求帮工人和被帮工人承担连带责任的,人民法院应予支持。”的规定,被告李如兰应承担的民事责任由被告王尔X经营店承担。被告王忠喜在本案中无过错,不应承担责任。
关于争议焦点二,原告诉请各项损失是否合法合理。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的规定,同时参考贵州省统计部门公布的上一年度相关统计数据计算如下:
1.医疗费,原告诉请该项为9969.77元,如前所诉,本院对原告提交的部分医疗费发票未予采信,故根据其提交的加盖医院印章的医疗费正式发票支持本项为9599.41元,诉请超过部分,本院不予支持。
2.鉴定费,原告诉请该项为700元,并提交鉴定费发票证明,本院予以支持。
3.残疾赔偿金,原告诉请该项为70952元(8869元/年×20×40%),符合《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二十五条的规定,本院予以支持。
4.护理费,原告诉请该项为3360元(105元/天×32天),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二十一条的规定并结合贵州省统计局公布的上一年度居民服务、修理和其他服务业职工年平均工资38246元/年计算,该项计算为3352.96元(104.78元/天×32天),原告诉请超过部分,本院不予支持。
5.住院伙食补助费,原告诉请该项为3200元(100元/天×32天),符合《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二十三条的规定,本院予以支持。
6.营养费,原告诉请该项为1600元(50元/天×32天),因未提供需要加强营养的证据证明,本院不予支持。
7.交通费,原告诉请该项为2000元,虽然其未提交证据证明,但鉴于其就医和鉴定必然产生相应交通费用,故本院酌情支持500元。
8.精神损害抚慰金,原告诉请该项为20000元,原告黄X因各被告的过错受伤并致残,精神上受到一定伤害,本院结合其伤残等级及过错程度酌情支持本项为2000元,原告诉请超过部分,本院不予支持。
综上所述,原告因本案受伤产生的损失计算如下:
1.医疗费9599.41元。
2.鉴定费700元。
3.残疾赔偿金70952元。
4.护理费3352.96元。
5.住院伙食补助费3200元。
6.交通费500元。
7.精神损害抚慰金2000元。
上述7项共计90304.37元,由被告李如海承担20%的赔偿责任即18060.87元,被告韦亨福、李亚梅承担20%的赔偿责任即18060.87元,被告王尔X经营店承担10%的赔偿责任即9030.44元,原告自行承担50%即45152.19元。
据此,依照上述理由及法律规定,判决如下:
一、被告李如海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赔偿原告黄X18060.87元;
二、被告韦亨福、李亚梅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赔偿原告黄X18060.87元;
三、被告安龙王尔X副食品经营店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赔偿原告黄X9030.44元。
四、被告王忠喜、李如兰在本案中不承担赔偿责任;
五、驳回原告黄X的其余诉讼请求。
如果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的,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案件受理费658元,减半收取329元,由被告李如海负担53元,被告韦亨福、李亚梅负担53元,被告安龙王尔X副食品经营店负担26元,原告黄X负担197元。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接到判决书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提出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贵州省黔西南布依族苗族自治州中级人民法院。
逾期不提起上诉,则本判决发生法律效力。权利人可在限定的履行期限届满之日起二年内,向本院申请强制执行。
审判员  周明权
二〇一八年十月十一日
书记员  潘云梦

公告

一、本裁判文书库为非盈利网站,贯彻国家司法公开的原则,致力于向公众提供全面、真实、可靠的法律信息,为公众了解法律、律师和司法案例提供一个良好的平台。

二、公开判决文书是国家司法审判公开的重要环节,不仅不违法,而且有助于国家法制建设,并且有助于打击拖欠、赖账等不良行为,有助于养成良好的社会风气。

三、如需删除相关文书,请附带详细网址以及证明当事人身份信息材料发送至panjueshu@chongfa.com 7-15个工作日删除。(发送邮件请检查是否附带详情页网址以及当事人证明材料,资料不全不予处理。)

概要

基本信息

审理法院:安龙县人民法院

案件类型:民事案件

审理程序:一审

裁判日期:2018-10-11

律师联盟

免费法律咨询,找律师用崇法APP,好律师就在您身边。

Copyright © 判决书 www.panjueshu.com 苏ICP备16017945-3号 | 网站地图 | 律师联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