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事案件
张典俊、张杰旅游合同纠纷二审民事判决书
昆明铁路运输中级法院        

此裁判文书仅用于崇法认证律师参考学习如需查看详情请下载崇法APP进行律师认证 下载崇法APP

普通用户点击查看原文>>

崇法账号

登录密码

昆明铁路运输中级法院
民事判决书
(2018)云71民终39号
上诉人(原审原告):张典X,男,1937年10月16日出生,汉族,住云南省曲靖市麒麟区。
上诉人(原审原告):张X,男,1967年3月12日出生,满族,住云南省曲靖市麒麟区。
上诉人(原审原告):张X,男,1968年4月19日出生,满族,住云南省昆明市五华区。
上诉人(原审原告):张X,女,1972年7月19日出生,满族,住云南省昆明市西山区。
上列四名上诉人共同委托诉讼代理人:赵燕,云南直度律师事务所律师。特别授权代理。
上列四名上诉人共同委托诉讼代理人:万渝,云南直度律师事务所律师。特别授权代理。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昆明康辉旅行社有限公司。住所地:云南省昆明市永丰路*号。
法定代表人:白凡,董事长。
委托诉讼代理人:杨晓丽,云南博奕律师事务所律师。特别授权代理。
上诉人张典X、张X、张X、张X(以下简称张典X等四人)与被上诉人昆明康辉旅行社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康辉旅行社)旅游合同纠纷一案,不服昆明铁路运输法院(2018)云7101民初45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于2018年9月6日立案受理,依法组成合议庭,于2018年9月25日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上诉人张X及四名上诉人共同委托诉讼代理人赵燕、被上诉人康辉旅行社委托诉讼代理人杨晓丽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张典X等四人上诉请求:1.撤销(2018)云7101民初45号民事判决第二项,改判被上诉人赔偿上诉人433340.8元(包括死亡赔偿金257499元,丧葬费39452元,遗体运输费及办理遗体运输所需的文件费65971元,亲属办理丧葬事宜支出的交通费、住宿费和误工损失70418.8元);2.一、二审诉讼费和律师费由被上诉人承担。事实和理由:1.胡雅茹与被上诉人订立的包价旅游合同中包含“深海浮潜”项目,不属于旅游者自行安排的活动。2.订立合同和履行合同过程中,被上诉人均未依法履行安全告知义务。3.履行合同过程中被上诉人未采取相应的安全保障措施。4.胡雅茹发生溺水后被上诉人未履行救助义务。
康辉旅行社辩称:1.胡雅茹参加的潜水活动未包含在旅游行程当中,属于自费项目。出发前,旅行社已经在《旅游合同》、《出团通知》及《行程安排》中就包括潜水在内的高风险活动作了详细的提示告知,胡雅茹作为年满71周岁的老人,不顾自身身体状况,坚持参与风险极高的潜水活动,产生的后果应当由其自行负担。2.本案旅游合同是由旅游代表杜娟代所有旅游者与旅行社签订,旅行社已经把作为合同组成部分的《出团通知》及《行程安排》发送给杜娟,其行为完全可以代表其余旅游者,故旅行社已经对旅游安全注意事项尽到了告知义务。3.事故发生后,旅行社工作人员已经尽到了合理的救助义务。
张典X等四人向一审法院起诉请求:1.判令康辉旅行社退还胡雅茹交纳的旅游费用1868元;2.判令康辉旅行社赔偿张典X等四人533340.8元(包括死亡赔偿金257499元,丧葬费39452元,遗体运输费及办理遗体运输所需的文件费65971元,亲属办理丧葬事宜支出的交通费、住宿费和误工损失70418.8元,精神损害赔偿金100000元);3.本案诉讼费、公告费、律师费由康辉旅行社承担。
一审法院认定事实:2017年3月25日,杜娟、胡雅茹、张X等九人与康辉旅行社签订《出境旅游合同》,参加康辉旅行社组织的“越南富国岛4晚5天”旅游团,合同附件《自费购物附加协议》中,“富国岛自费项目推荐”列有“深海浮潜”项目。2017年5月2日,胡雅茹在参与深海浮潜时溺水身亡。胡雅茹出生于1945年8月21日,与张典X为夫妻关系,张X、张X、张X为其二人的子女。一审法院认为,胡雅茹与康辉旅行社形成旅游合同关系,双方应当按照约定履行各自义务。根据合同所附《行程安排》,胡雅茹参加的“深海浮潜”项目不在旅游行程安排之内,属于自费推荐项目。康辉旅行社已经在旅游合同、出团通知、行程安排中,对于包括潜水活动在内的旅游高风险活动及不适宜参加高风险活动的人,就旅游安全注意事项作出了详细的提示告知,可以确定康辉旅行社已经尽到了必要的提示义务。事故发生后,旅行社已尽到了合理范围内的必要救助义务,对张典X等四人要求康辉旅行社承担违约责任并赔偿损失的诉讼请求,不予支持。在旅游行程结束前,旅游者发生意外,组团社应当扣除必要费用后将余款退还旅游者。胡雅茹交纳的旅游费用为1868元,已实际产生3天费用,康辉旅行社应将剩余2天的费用747.2元退还张典X等四人。据此,一审法院判决:康辉旅行社于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退还张典X等四人旅游费747.2元;驳回张典X等四人的其他诉讼请求。案件受理费9152元,由康辉旅行社负担751元,由张典X等四人负担8401元。
二审中,当事人没有提交新证据。对于双方当事人一审提交的证据,本院认定如下:1.康辉旅行社提交的《出境旅游合同》内容与张典X等四人提交的《出境旅游合同》内容不一致,而康辉旅行社对此不能做出合理解释,本院认为,张典X等四人提交的《出境旅游合同》为康辉旅行社向旅游者提供的,真实性应予以认可,故本院采信张典X等四人提交的《出境旅游合同》作为认定案件事实的依据,康辉旅行社提交的《出境旅游合同》的真实性存疑,本院不予采信。2.张典X等四人提交的第四组证据中,住宿费、餐饮费票据无法证实真实性,本院不予采信;其余票据、证明等均与本案具有关联性,本院采信作为认定案件事实的依据。
对一审法院认定的事实,张典X等四人认为遗漏了以下内容:1.旅游合同、出团通知和行程安排上都没有胡雅茹的签字确认,没有证据表明胡雅茹对其中的安全注意事项等已经知晓。2.康辉旅行社存在违法转委托的行为。3.事发海域已多次发生溺亡事故,康辉旅行社在选择旅游接待地点时未尽到注意义务。4.康辉旅行社明知胡雅茹是年满71周岁的老人却没有提供相应的安全保障措施,事发当天领队没有随船出海。5.没有证据证实康辉旅行社在事发后履行了救助义务。对此,本院认定如下:关于康辉旅行社是否已向胡雅茹明确告知安全注意事项、是否提供了相应的安全保障措施,以及在事发后是否履行了救助义务,本院将结合一、二审采信的证据综合论证;对于康辉旅行社违法转委托以及事发海域曾多次发生溺亡事故的相关情况,因无证据证实,故本院不予确认。
二审查明的其他事实与一审查明事实一致。
综合张典X等四人的上诉理由和康辉旅行社的答辩意见,本院认为,本案二审双方当事人争议焦点是:康辉旅行社是否适当履行了安全告知义务和安全保障义务?是否应对胡雅茹的死亡承担责任?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旅游纠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规定》第七条第一款规定:“旅游经营者、旅游辅助服务者未尽到安全保障义务,造成旅游者人身损害、财产损失,旅游者请求旅游经营者、旅游辅助服务者承担责任的,人民法院应予支持。”第八条第一款规定:“旅游经营者、旅游辅助服务者对可能危及旅游者人身、财产安全的旅游项目未履行告知、警示义务,造成旅游者人身损害、财产损失,旅游者请求旅游经营者、旅游辅助服务者承担责任的,人民法院应予支持。”经查,康辉旅行社未能提供证据证实其在与杜娟为代表的多名旅游者签订旅游合同后,已将《出境旅游合同》及出团通知、行程安排等送达胡雅茹本人,也未能提供证据证实其已经将浮潜项目的潜在风险及不适宜参加的情形以书面或口头方式向胡雅茹本人充分告知。此外,在胡雅茹选择自费参与浮潜项目后,由导游统一带队乘坐船舶出海,康辉旅行社的领队未随船一同前往,没有证据证实胡雅茹乘坐的船舶上配备了救生员和必要的安全保障设施,在胡雅茹下海浮潜之前,没有专业人士对浮潜项目需注意的事项及呼吸设备的使用进行必要的讲解和指导。本院认为,在胡雅茹与康辉旅行社签订的合同中,虽然浮潜项目被列为自费项目,但该项目也作为整个行程的一部分由康辉旅行社在书面的行程安排中,以及之后的旅游过程中以口头方式向旅游者积极推荐。本案中,旅游者可以选择的“自费项目”并不等同于旅游者“自行安排”的活动,康辉旅行社作为组团社,有义务为参加该项目的旅游者审慎选择安全可靠的浮潜活动经营者。虽然胡雅茹此次参加浮潜项目的费用因发生事故而没有交纳,但通过庭审了解的情况,该笔费用原应在参加浮潜之后向领队或导游交纳。因此,本院认为,康辉旅行社作为旅游经营者,在推荐和组织胡雅茹参加浮潜时,未能提供符合合同安全要求的产品和服务,未能尽到对危险项目真实说明、警示、保障旅游者人身安全的合同义务,应承担相应的违约赔偿责任。胡雅茹已年满71周岁,作为具有完全民事行为能力的老年人,其对于可能发生的危险应当有一定的认识,但其仍然选择参加自己之前从未参与过的、有一定风险的水上项目,对其浮潜溺水身亡也应承担一定的责任。综上,本院认为,根据已查明的事实,对胡雅茹死亡所产生的损失应由康辉旅行社承担80%的责任,由胡雅茹自行承担20%的责任。一审法院关于康辉旅行社已经就自费项目的风险等内容予以了提示、告知的认定错误,适用《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旅游纠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规定》第十九条第一款规定不当,本院予以纠正。
对于张典X等四人所主张的损失,本院认定如下:
1.死亡赔偿金,张典X等四人主张257499元,计算标准和方式符合相关规定,本院予以支持。
2.丧葬费,张典X等四人主张39452元,计算标准和方式符合相关规定,本院予以支持。
3.遗体运输费及办理遗体运输相关文件的费用,张典X等四人主张65971元,因超出康辉旅行社订立合同时可以预见或者应当预见到因违反合同可能造成的损失,且该费用应包含在丧葬费中,故本院不予支持。
4.交通费,张典X等四人主张9778.8元,均有相应票据等证实,本院予以支持。
5.住宿及餐饮费,张典X等四人主张27763元,因无相关票据证实,本院在合理范围内酌定住宿及餐饮费为8000元。
6.误工费,张典X等四人主张32877元(包括张X、张X、张X、许伟、李红云五人),因许伟、李红云不是本案当事人,故对二人的误工费不予支持;因张X、张X、张X未提供收入状况等证据,故本院在合理范围内酌定张X、张X、张X的误工费为9000元。
7.律师费,张典X等四人主张15000元,因双方签订合同时对此并无约定,故本院对该费用不予支持。
以上经本院确认的各项金额共计323729.8元,由康辉旅行社承担80%,即258983.84元,由胡雅茹自行承担20%,即64745.96元。
综上所述,张典X等四人的上诉请求部分成立,本院予以支持。一审法院认定事实错误,适用法律不当,应予改判。据此,本院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八条、第一百零七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旅游纠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规定》第七条第一款、第八条第一款,以及《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第一款、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二项、《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九十条规定,判决如下:
一、维持昆明铁路运输法院(2018)云7101民初45号民事判决第一项,即昆明康辉旅行社有限公司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退还张典X、张X、张X、张X旅游费747.2元;
二、撤销昆明铁路运输法院(2018)云7101民初45号民事判决第二项;
三、被上诉人昆明康辉旅行社有限公司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向上诉人张典X、张X、张X、张X赔偿违约损失258983.84元。
四、驳回上诉人张典X、张X、张X、张X的其他诉讼请求。
如果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一审案件受理费9152元,由昆明康辉旅行社有限公司负担5491元,由张典X、张X、张X、张X负担3661元。二审案件受理费7800元,由昆明康辉旅行社有限公司负担4680元,由张典X、张X、张X、张X负担3120元。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此页无正文)
审判长  艾年玉
审判员  李 宴
审判员  王 佳
二〇一八年十一月七日
书记员  张亚杰

公告

一、本裁判文书库为非盈利网站,贯彻国家司法公开的原则,致力于向公众提供全面、真实、可靠的法律信息,为公众了解法律、律师和司法案例提供一个良好的平台。

二、公开判决文书是国家司法审判公开的重要环节,不仅不违法,而且有助于国家法制建设,并且有助于打击拖欠、赖账等不良行为,有助于养成良好的社会风气。

三、如需删除相关文书,请附带详细网址以及证明当事人身份信息材料发送至panjueshu@chongfa.com 7-15个工作日删除。(发送邮件请检查是否附带详情页网址以及当事人证明材料,资料不全不予处理。)

概要

基本信息

审理法院:昆明铁路运输中级法院

案件类型:民事案件

审理程序:二审

裁判日期:2018-11-07

律师联盟

免费法律咨询,找律师用崇法APP,好律师就在您身边。

Copyright © 判决书 www.panjueshu.com 苏ICP备16017945-3号 | 网站地图 | 律师联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