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事案件
刘安中与蔡明林,中国人民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银川市西夏支公司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纠纷一审民事判决书
重庆市大足区人民法院        

此裁判文书仅用于崇法认证律师参考学习如需查看详情请下载崇法APP进行律师认证 下载崇法APP

普通用户点击查看原文>>

崇法账号

登录密码

重庆市大足区人民法院
民事判决书
(2016)渝0111民初1320号
原告:刘安X,男,1970年3月25日出生,住重庆市大足区。
被告:蔡明X,男,1985年6月5日出生,住重庆市大足区。
被告:中国人民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银川市西夏支公司(组织机构代码92769645-3),住所地宁夏回族自治区银川市西夏区北京西路257号。
主要负责人:芦建强,该公司经理。
委托诉讼代理人:李红江,重庆市大足区双龙法律服务所法律工作者。
原告刘安X与被告蔡明X、中国人民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银川市西夏支公司(以下简称保险公司)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纠纷一案,本院于2016年2月22日立案受理后,依法适用简易程序于2016年7月15日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刘安X,被告蔡明X以及保险公司的特别授权委托诉讼代理人李红江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刘安X向本院提出诉讼请求:一、判令被告赔偿原告因本次交通事故遭受人身损害造成的损失共计133341.63元(具体损失为:1.医疗费:63007.13元;2.后续治疗费12000元;3.住院伙食补助费:60元/天×41天=2460元;4.营养费2000元;5.残疾赔偿金10505元/年×20年×10%=21010元;6.被扶养人生活费8938元/年×5年×10%÷2=2234.5元;7.辅助器具费2000元;8.护理费100元/天×60天(鉴定护理期为60日)=6000元;9.误工费80元/天×120天(鉴定误工期为120日)=9600元;10.交通费1000元;11.精神抚慰金6000元;12.车损3530元;13.鉴定费2500元);对上述损失,首先判令由保险公司在机动车第三者责任强制保险(以下简称交强险)和第三者责任商业保险(以下简称商业三者险)限额范围内承担赔偿责任,不足部分,由蔡明X承担连带赔偿责任;二、本案的诉讼费用由二被告承担。事实和理由:2015年6月21日14时40分许,蔡明X驾驶牌照为普通货车,从回龙往长田行驶,行至堡长路13公里处,会车时与刘安X驾驶的搭乘杨德富、谢光惠的两轮摩托车相撞,导致刘安X、杨德富、谢光惠受伤的交通事故。经重庆市大足区公安局交通巡逻警察支队认定,蔡明X承担此次交通事故的主要责任,刘安X承担此次交通事故的次要责任,杨德富和谢光惠不承担责任。受伤后,刘安X被送往重庆市大足区人民医院住院治疗,至2015年8月1日出院,共住院41天。其伤势经医生诊断为:“1.左桡骨远端粉碎性骨折;2.左侧月骨线形骨折……”。出院医嘱:“出院后休息2个月,注意饮食营养和功能锻炼……”。治疗期限,共用去医疗费63007.13元(住院医疗费62187.13元、门诊医疗费820元),购买可调膝关节支架用去2000元。2015年10月14日,刘安X委托重庆市法医学会司法鉴定所对其伤残等级、后续治疗费、护理时限和误工时限进行鉴定,重庆市法医学会司法鉴定所于2015年10月23日作出渝法医所[2015]临床Q鉴字第210号司法鉴定意见书,鉴定意见为:刘安X左侧上、下肢活动受限分别属Ⅹ(十)级伤残,后续医疗费13000元,护理时限为伤后60日,误工时限为伤后120日。刘安X为此支付鉴定费2500元。2016年3月28日,保险公司向本院申请对刘安X的伤残等级和后续治疗费重新鉴定,经本院委托,重庆市法庭科学司法鉴定所于2016年5月16日作出渝法庭[2016]医鉴字第0546号司法鉴定意见书,鉴定意见为刘安X左上肢功能障碍属Χ(十)级伤残,后续医疗费12000元左右。2015年10月25日,刘安X修理两轮摩托车用去修理费3530元。刘代禄(已去世)与傅祥远生育刘安X、刘安碧。傅祥远和刘安X均系农村居民。普通货车登记车主为蔡明X,在保险公司投保了交强险和商业三者险。事发后,保险公司垫付谢光惠的医疗费10000元。
被告蔡明X承认原告在本案中所主张的事实。
被告保险公司承认原告在本案中所主张的事实,但提出:1.普通货车在其公司投保了交强险、商业三者险(保险金额为30万元,投保不计免赔险),两险的保险期限均为从2014年8月15日14时起至2015年8月15日14时止,双方订立的商业三者险合同约定了:(1)保险公司不负责赔偿仲裁或者诉讼费用以及其他相关费用;(2)保险公司按照国家基本医疗保险的标准核定医疗费用的赔偿金额。故保险公司不承担鉴定费和诉讼费,商业三者险限额内承担的医疗费用应扣除非医保用药费用;2.摩托车修理费因无修理清单,也无相应机构定损,与本案无关;3.因门诊医疗费没有相应的检查结果,不能证明该费用与本案有关,原告不能主张门诊医疗费用;4.因病历医嘱中无原告需要残疾辅助器具的说明,原告以可调膝关节支架发票主张残疾辅助器具费用,与本案无关联性,原告不能主张该费用;5.后续医疗费按第二次鉴定结论12000元计算、住院伙食补助费按50元/天计算、营养费原告可酌情主张800元、护理费按100元/天计算41天,误工费按80元/天计算101天(住院41天 医嘱休息2个月)、精神抚慰金原告可酌情主张2000元;6.保险公司申请重新鉴定后鉴定结论已发生变化,原告应承担两次鉴定费用;7.事故发生后,保险公司已支付了医疗费10000元;8.本案系机动车之间发生的交通事故,交强险赔偿后的不足部分,应按三七比例划分赔偿责任,保险公司承担七成责任。
当事人围绕诉讼请求依法提交了身份证复印件、户籍页、身份证明、交通事故认定书、病历、诊断证明、费用清单、医疗费发票、可调膝关节支架发票、摩托车修理费发票、鉴定意见书、鉴定发票、保险单、医疗费垫付凭证、保险义务告知义务确认书等证据,本院组织当事人进行了证据质证。对当事人无异议的证据,本院予以确认并在卷佐证。对于有争议的证据,本院认定如下:对原告举示的摩托车修理费发票,拟证明其因本案事故导致两轮摩托车受损用去修理费3530元的事实,因原告未提供维修清单,无法证实该修理费系本案事故产生,亦无法核实该费用的真实性,对该证据本院不予采信。对原告举示的门诊医疗费发票,拟证明其因本案事故门诊治疗而用去医疗费用820元的事实,该门诊费用分别发生于2015年6月21日和2015年8月19日,对于2015年6月21日的门诊费用633.9元,门诊检查项目为DR(CR)膝关节正侧位(单侧)摄片、DR(CR)腕关节正侧位(单侧)摄片、DR(CR)尺桡骨正侧位(单侧)摄片、DR(CR)肘关节正侧位(单侧)摄片、螺旋CT头颅平扫,均有X线或CT诊断报告单佐证,对于2015年8月19日门诊费用186.1元,门诊检查项目为DR(CR)膝关节正侧位(单侧)摄片、DR(CR)腕关节正侧位(单侧)摄片,均有X线诊断报告单佐证,与本案刘安X所涉伤情具有关联性,故对该证据本院予以采信。对原告举示的可调膝关节支架发票,拟证明其因本案事故膝关节受伤而购买残疾辅助器具用去2000元的事实,病历显示,因本次事故原告左膝内侧半月板损伤、左膝前交叉韧带损伤、左膝外侧半月板撕裂、左膝后交叉韧带断裂,原告据此购买可调节膝关节支架,属必然发生的费用,该费用与本案具有关联性,对该证据本院予以采信。
根据当事人陈述和经审查确认的证据,本院认定事实如下:2015年6月21日14时40分许,蔡明X驾驶其所有的牌照为普通货车,从回龙往长田行驶,当车行至堡长路13公里处时,与相向行驶的刘安X驾驶的搭乘杨德富、谢光惠的两轮摩托车相撞,导致刘安X、杨德富、谢光惠受伤的交通事故。重庆市大足区公安局交通巡逻警察支队于2015年7月29日作出的渝公交认字[2015]第00075号道路交通事故认定书认定,蔡明X违反了《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实施条例》第四十八条第一款第一项“在没有中心隔离设施或者没有中心线的道路上,机动车遇相对方向来车时应当遵守下列规定:(一)减速靠右行驶,并与其他车辆、行人保持必要的安全距离”之规定,蔡明X承担此次交通事故的主要责任,刘安X违反了《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第十九条第一款“驾驶机动车,应当依法取得机动车驾驶证”及第四十九条“机动车载人不得超过核定的人数,客运机动车不得违反规定载货”之规定,刘安X承担此次交通事故的次要责任,杨德富和谢光惠不承担责任。事发当日,刘安X被送往重庆市大足区人民医院住院治疗,至2015年8月1日出院,共住院41天。其伤势经医生诊断为:1.左桡骨远端粉碎性骨折;2.下唇裂伤;3.右大腿、左膝部软组织擦挫伤。出院时,伤情为:1.左桡骨远端粉碎性骨折;2.左侧月骨线形骨折;3.下唇裂伤;4.右大腿、左膝部软组织擦挫伤;5.会阴部、阴囊软组织挫伤;6.左膝内侧半月板损伤;7.左膝前交叉韧带损伤;8.左膝外侧半月板撕裂;9.左膝后交叉韧带断裂。出院医嘱:出院后休息2个月,注意饮食营养和功能锻炼;出院后1、2、3、6、9、12月来院复查,患肢暂不负重,患肢负重时间由门诊复查时决定,适当的功能锻炼;避免过度运动、外伤,否则可能导致内固定松动、断裂,如有不适及时来我院复诊。治疗期限,共用去医疗费63007.13元(住院医疗费62187.13元、门诊医疗费820元),购买可调膝关节支架用去残疾辅助器具费2000元。
2015年10月14日,刘安X委托重庆市法医学会司法鉴定所对其伤残等级、后续治疗费、护理时限、误工时限进行鉴定,重庆市法医学会司法鉴定所于2015年10月23日作出渝法医所[2015]临床Q鉴字第210号司法鉴定意见书,鉴定意见为:刘安X左侧上、下肢活动受限分别属Ⅹ(十)级伤残,后续医疗费13000元,护理时限为伤后60日,误工时限为伤后120日。刘安X为此支付鉴定费2500元。2016年3月28日,保险公司向本院申请对刘安X的伤残等级和后续治疗费重新鉴定,经本院委托,重庆市法庭科学司法鉴定所于2016年5月16日作出渝法庭[2016]医鉴字第0546号司法鉴定意见书,鉴定意见为刘安X左上肢功能障碍属Χ(十)级伤残,后续医疗费12000元左右。保险公司为此支付鉴定费2400元(含专家会诊费300元)。
另查明,刘代禄(已去世)与傅祥远生育刘安X、刘安碧。傅祥远和刘安X,均系农村居民。普通货车在保险公司投保了交强险和商业三者险(保险金额为30万元,投保不计免赔险),两险的保险期限均为从2014年8月15日14时起至2015年8月15日14时止,商业三者险合同约定了:(1)保险公司不负责赔偿仲裁或者诉讼费用以及其他相关费用;(2)保险公司按照国家基本医疗保险的标准核定医疗费用的赔偿金额。
本次交通事故其他受害人的损失经本院确认为:1.杨德富:医疗费8661.41元、住院伙食补助费450元、营养费600元、后续治疗费4000元、残疾赔偿金15184元、护理费900元、交通费300元、精神抚慰金4000元、鉴定费1300元等共计35395.41元;2.谢光惠:医疗费27477.72元、住院伙食补助费1200元、营养费900元、后续治疗费5000元、残疾赔偿金36062元、护理费2400元、交通费500元、精神抚慰金6000元、鉴定费1300等共计80839.72元。
审理中,本案所涉交通事故的伤者刘安X、谢光惠、杨德富达成“普通货车的交强险医疗费用赔偿限额10000元归谢光惠、财产损失赔偿限额2000元归刘安X、死亡伤残赔偿限额110000元三人按损失比例分配”的合意意见;保险公司和蔡明X达成“对超过交强险医疗费用赔偿限额的医疗费用,扣除15%的非医保用药金额,扣除的医疗费用,保险公司免赔,由蔡明X赔偿”的合意意见。
本院认为:公民的生命健康权受法律保护。原告刘安X因本案交通事故受到损失,理应得到一定的赔偿。
关于原告刘安X主张的损失,本院作如下确认:
1、医疗费。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以下简称《解释》)第十九条的规定,原告提供了大足区人民医院医药费用收据(总金额为63007.13元)以及病历、诊断证明、住院费用清单,能够证实上述费用系因本次交通事故而产生,与本案存在关联性,本院对前述相关证据予以采信,确认医疗费用为63007.13元;
2、住院伙食补助费。根据《解释》第二十三条的规定,原告住院41天,且按50元/天计算符合本地国家机关一般工作人员出差伙食补助标准,故住院伙食补助费为50元/天×41天=2050元,对原告主张的按60元/天计算本院不予支持,对保险公司辩称的按50元/天计算本院予以支持;
3、营养费。根据《解释》第二十四条的规定,因原告未举示已产生营养费的证据,本院根据原告的伤势以及伤残程度,并结合医疗机构加强营养的意见综合予以评定,酌情确认800元。
4、后续医疗费。根据《解释》第十九条第二款的规定,根据医疗证明或者鉴定结论确定必然发生的费用,可以与已经发生的医疗费一并予以赔偿。经重新鉴定,原告因本案交通事故后续医疗费需12000元,本院予以确认。
5、残疾赔偿金。根据《解释》第二十五条的规定,原告主张按农村居民标准即10505元/年计算残疾赔偿金,故残疾赔偿金为10505元/年×20年×10%=21010元;因残疾赔偿金里还包括被扶养人生活费,本案中原告主张的被抚养人傅祥远(1938年1月3日出生),因傅祥远的扶养人除原告外还有刘安碧,且傅祥远为农村居民,故被扶养人生活费为:8938元/年×5年×10%÷2≈2234.75元。以上残疾赔偿金共计23244.75元;
6、残疾辅助器具费。根据《解释》第二十六条的规定,根据原告提供的购买可调膝关节支架的票据,本院对其残疾辅助器具费确定为2000元。
7、护理费:根据《解释》第二十一条的规定,原告主张按鉴定结论确定的“护理时限为伤后60日”计算护理时间,其中包括住院护理期间41天和出院后护理期限19天。对于住院期间护理费,因原告住院治疗41天,结合本地护工工资标准100元/天,故住院期间护理费为100元/天×41天=4100元;对于出院后护理费,结合原告实际治疗过程以及原告主张的护理标准和原告客观需要护理的必要性,本院认为,出院后期护理期限为19天,护理依赖费按照部分护理依赖程度标准计算为宜,故出院后期护理费为:100元/天×50%×19天=950元。故本院确认护理费为4100元 950元=5050元。
8.误工费。根据《解释》第二十条的规定,原告因本次交通事故而住院治疗,确实对其造成了一定的误工损失,因原告未能举示证据证明其近三年来的具体收入金额,本院认为,原告主张按80元/天计算,符合本地一般标准,本院予以确认。关于误工时间,原告主张按鉴定结论确定“误工时限为伤后120日”计算误工时间,结合原告伤情和实际治疗过程,本院确认误工时间为120天,故误工费为80元/天×120天=9600元。
9、交通费:因原告未举示已产生交通费的证据,考虑到原告在发生交通事故后住院达41天这一具体情况,本院酌情确定交通费为800元;
10、精神抚慰金:原告因本次交通事故遭到严重损害,经鉴定已构成10级伤残,应当用金钱的方式予以抚慰,综合考虑被告的过错程度、受诉法院的平均生活水平,对其主张的精神抚慰金2000元本院予以支持;
11、鉴定费用:鉴定费2500元系原告为证明其损失产生,且有票据为凭,本院予以支持;
综上,刘安X因本次交通事故所造成的损失共计123051.88元。
关于双方的责任,本院作如下确认:
《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第七十六条第一款第(一)项规定,机动车发生交通事故造成人身伤亡、财产损失的,由保险公司在机动车第三者责任强制保险责任限额范围内予以赔偿;不足的部分,机动车之间发生交通事故的,由有过错的一方承担赔偿责任;双方都有过错的,按照各自过错的比例分担责任。《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道路交通事故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六条第一款规定,同时投保交强险和商业三者险的机动车发生交通事故造成损害,当事人同时起诉侵权人和保险公司的,先由承保交强险的保险公司在责任限额范围内予以赔偿;不足部分,由承保商业三者险的保险公司根据保险合同予以赔偿;仍有不足的,依照道路交通安全法和侵权责任法的相关规定由侵权人予以赔偿。《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道路交通事故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二十二条规定,同一交通事故的多个被侵权人同时起诉的,人民法院应当按照各被侵权人损失比例确定交强险的赔偿数额。
本案中,普通货车在保险公司投保了交强险,且本案交通事故发生在前述车辆的保险期限。按上述规定,保险公司应首先在交强险责任限额内向原告承担赔偿责任。原告在死亡伤残赔偿项下损失有残疾赔偿金23244.75元、残疾辅助器具费2000元、误工费9600元、护理费5050元、交通费800元、精神抚慰金2000元,共计损失为42694.75元,在医疗费赔偿项下有医疗费63007.13元、住院伙食补助费2050元、营养费800元、后续治疗费12000元,共计损失77857.13元,在财产损失赔偿项下无损失。根据本案所涉交通事故的伤者谢光惠、杨德富、刘安X达成“普通货车的交强险医疗费用赔偿限额10000元归谢光惠、财产损失赔偿限额2000元归刘安X、死亡伤残赔偿限额110000元三人按损失比例分配”的合意意见,同时结合伤者谢光惠、杨德富在交强险死亡伤残赔偿项下损失分别为44962元、20384元,因三人在交强险死亡伤残赔偿项下损失共计为42694.75 44962元 20384元=108040.75元,未超过交强险死亡伤残赔偿限额110000元,故保险公司直接在死亡伤残赔偿限额内直接赔偿原告42694.75元。因此,由保险公司在交强险责任限额内赔偿原告42694.75元。
本案属于机动车与机动车之间发生的交通事故。重庆市大足区公安局交通巡逻警察支队于2015年7月29日作出的渝公交认字[2015]第00075号道路交通事故认定书认定,蔡明X承担此次交通事故的主要责任,刘安X承担此次交通事故的次要责任,杨德富和谢光惠不承担责任。对此,本院对该交通事故认定书予以采信。对于交强险赔偿不足的77857.13元 鉴定费2500元=80357.13元(其中医疗费63007.13元),应按照双方各自的过错承担赔偿责任。本次交通事故由蔡明X负事故的主要责任,刘安X负事故的次要责任,杨德富和谢光惠不承担责任,据查明的事故发生的原因和责任大小,本院确定对前述损失,由蔡明X负担70%,由原告负担30%。因此,蔡明X应当向原告承担赔偿80357.13元×70%≈56249.99元(其中含医疗费用63007.13元×70%≈44104.99元)的责任。
同时,由于普通货车在保险公司投保了限额为300000元的商业三者险(投保了不计免赔险),并本案交通事故发生在前述车辆的保险期限,且商业三者险合同未对鉴定费承担作出约定,由蔡明X承担赔偿的损失56249.99元,保险公司应依照商业三者险合同约定向原告赔偿,仍有不足的,方由蔡明X负责赔偿。故对保险公司提出其不承担鉴定费的辩解意见本院不予支持。在蔡明X应当向原告承担赔偿56249.99元损失中包含医疗费用44104.99元,根据保险公司和蔡明X在审理过程中达成的“对超过交强险医疗费用赔偿限额的医疗费用,扣除15%的非医保用药金额,扣除的医疗费用,保险公司免赔,由蔡明X承担”合意意见,蔡明X应当自行负担赔偿医疗费44104.99元×15%≈6615.75元,其余的损失56249.99元-6615.75元=49634.24元由保险公司在商业三者险限额内赔偿。鉴于保险公司应在商业三者险限额内分别赔偿杨德富9598.54元、谢光惠16279.24元,保险公司按商业三者险合同赔偿谢光惠、刘安X、杨德富的总金额未超过商业三者险的赔偿限额,故保险公司在商业三者险限额内直接赔偿原告49634.24元。
综上,保险公司应在交强险责任限额内向原告赔偿42694.75元,在商业三者险限额内向原告赔赔偿49634.24元,共计92328.99元。蔡明X应赔偿原告6615.75元。
综上所述,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十六条,《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第七十六条第一款第(一)项,《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七条第二款、第十九条、第二十条、第二十一条、第二十二条、第二十三条、第二十四条、第二十五条、第二十六条、第二十八条、第三十条、第三十五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确定民事侵权精神损害赔偿责任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八条第二款、第十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道路交通事故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六条第一款、第二十二条和《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九十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一、被告中国人民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银川市西夏支公司在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强制保险和第三者责任商业保险赔偿限额内赔偿原告刘安X因本次交通事故所产生的医疗费、住院伙食补助费、营养费、后续治疗费、残疾赔偿金、残疾辅助器具费、误工费、护理费、交通费、精神抚慰金、鉴定费等共计92328.99元,此款限本判决生效后十五日内付清;
二、被告蔡明X在本判决生效后十五日内赔偿原告刘安X因本次交通事故所产生的医疗费共计6615.75元;
三、驳回原告刘安X的其他诉讼请求。
如果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的,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案件受理费1070元,减半收取计535元,由原告刘安X负担90元,由被告蔡明X负担445元,鉴定费2400元由原告刘安X负担1200元,由被告中国人民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银川市西夏支公司负担1200元。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重庆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
代理审判员 钟 骁
二〇一六年九月八日
书 记 员 周雪彤

公告

一、本裁判文书库为非盈利网站,贯彻国家司法公开的原则,致力于向公众提供全面、真实、可靠的法律信息,为公众了解法律、律师和司法案例提供一个良好的平台。

二、公开判决文书是国家司法审判公开的重要环节,不仅不违法,而且有助于国家法制建设,并且有助于打击拖欠、赖账等不良行为,有助于养成良好的社会风气。

三、如需删除相关文书,请附带详细网址以及证明当事人身份信息材料发送至panjueshu@chongfa.com 7-15个工作日删除。(发送邮件请检查是否附带详情页网址以及当事人证明材料,资料不全不予处理。)

概要

基本信息

审理法院:重庆市大足区人民法院

案件类型:民事案件

审理程序:一审

裁判日期:2016-09-08

律师联盟

免费法律咨询,找律师用崇法APP,好律师就在您身边。

Copyright © 判决书 www.panjueshu.com 苏ICP备16017945-3号 | 网站地图 | 律师联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