刑事案件
邓金河、徐永廷走私、贩卖、运输、制造毒品、非法拘禁二审刑事裁定书
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        

此裁判文书仅用于崇法认证律师参考学习如需查看详情请下载崇法APP进行律师认证 下载崇法APP

普通用户点击查看原文>>

崇法账号

登录密码

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
刑事裁定书
(2018)粤刑终680号
原公诉机关广东省深圳市人民检察院。
上诉人(原审被告人)邓金河,曾用名邓金X,男,1979年2月17日出生,汉族,初中文化,户籍所在地广西壮族自治区灵山县,捕前暂住广东省深圳市福田区。曾因犯抢劫罪于2004年4月12日被广东省东莞市中级人民法院判处有期徒刑十五年,2013年4月23日刑满释放。因涉嫌犯贩卖毒品罪于2016年8月8日被羁押,次日被刑事拘留,同年9月14日被逮捕。现羁押于深圳市第二看守所。
辩护人张文康,广东财富东方律师事务所律师,由广东省法律援助局指派。
辩护人黄美玲,深圳市法律援助处律师,由广东省法律援助局指派。
上诉人(原审被告人)徐永X,男,1976年11月8日出生,汉族,小学文化,户籍所在地广西壮族自治区灵山县。因涉嫌犯贩卖毒品罪于2016年8月8日被羁押,次日被刑事拘留,同年9月14日被逮捕。现羁押于深圳市第二看守所。
辩护人李建农,广东德纳律师事务所律师,由广东省法律援助局指派。
上诉人(原审被告人)劳日X,男,1983年10月13日出生,汉族,小学文化,户籍所在地广西壮族自治区灵山县。因涉嫌犯贩卖毒品罪于2016年8月8日被羁押,次日被刑事拘留,同年9月14日被逮捕。现羁押于深圳市第二看守所。
辩护人段良慧,广东通信律师事务所律师,由广东省法律援助局指派。
上诉人(原审被告人)熊建X,女,1968年5月20日出生,汉族,初中文化,户籍所在地湖南省益阳市资阳区。因涉嫌犯贩卖毒品罪于2016年8月8日被羁押,次日被刑事拘留,同年9月14日被逮捕。现羁押于深圳市第三看守所。
辩护人唐华林,广东卓建律师事务所律师。
广东省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审理广东省深圳市人民检察院指控原审被告人邓金河犯贩卖毒品罪、非法拘禁罪,原审被告人劳日X、徐永X犯贩卖毒品罪,原审被告人熊建X犯运输毒品罪一案,于2017年12月12日作出(2017)粤03刑初388号刑事判决。宣判后,原审被告人邓金河、劳日X、徐永X、熊建X不服,提出上诉。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经过阅卷,讯问上诉人,听取辩护意见,认为本案事实清楚,决定以不开庭方式审理。现已审理终结。
原判认定:2016年8月7日,由被告人劳日X驾驶现代轿车(登记人为邓金河,车牌号为粤S×××××)与被告人邓金河、徐永X一同前往东莞万江镇取毒品。由邓金河负责联系毒品的提供者“肥哥”(具体身份不详)。8月8日上午,“肥哥”手下一个不知名的马仔在约定地点将装有若干块状毒品海洛因的纸箱从车窗递入被告人邓金河、劳日X、徐永X的车内,随后三人开车离开东莞回到深圳邓金河的租住处福田区水围村152栋602房。当天下午14时30分许,劳日X和徐永X下楼,由劳日X电话联系接货人在水围文化广场接头,后将两名接头男子带到大佛口西侧路口徐永X等候的位置,再由徐永X将手中的手袋整体交给对方,对方随即乘坐出租车离开。之后,劳日X回到邓金河的租住处又拿了一个黑色布袋交给徐永X,徐永X还在大佛口附近等候。劳日X电话联系了被告人熊建X(外号“小红”),二人在水围文化广场接头,劳日X将熊建X带到徐永X所在位置,再由徐永X带着熊建X向南往水围二街水围幼儿园方向步行。走过水围幼儿园后不久,徐永X将手里的袋子交给熊建X,然后右拐转入小巷。熊建X继续往前行走,不久后被民警抓获,民警当场从其手提袋内缴获用蓝色衣服包裹的块状物体两块(经称重和鉴定,分别重353g和351g,均检出海洛因,含量分别为69.6g/100g和70.Og/100g)。劳日X和徐永X继续回到邓金河处拿一个暗红色环保袋(古中蕴字样)下楼,随后在水围七街被民警抓获,民警当场从徐永X手提的袋子里缴获块状物体两块(经称重和鉴定,均重352g,均检出海洛因,含量分别为66.6g/100g和66.8g/100g),从劳日X处缴获残缺的报纸碎片一张(内容为时间、电话号码、人名,经鉴定,该字迹为邓金河所写)。随后,侦查人员在水围村147栋旁发现邓金河,并将其抓获,当场缴获一个纸袋,内装有块状物品两块(经称重和鉴定,分别重348gg和352g,均检出海洛因,含量分别为70.5g/100g和66.3g/100g)。随后民警又从邓金河等人停放在水围村敬老庄地下停车场的粤S×××××现代轿车内后排左侧地面缴获块状物体两块(经称重和鉴定,分别重347g和351g,均检出海洛因,含量分别为64.8g/100g和66.1g/100g)。
2015年12月14日,被告人邓金河约被害人韦某1(男,27岁,广西壮族自治区钦州市人)到东莞。当日下午韦某1乘坐巴士到达东莞南城汽车站,见到邓金河及“阿某1”、“哥头”,并坐上他们开来的现代轿车,中途与罗某(另案处理)驾驶的车辆汇合。期间,罗某、邓金河、“哥头”、“阿某1”等人将韦某1控制并进行殴打,再将韦某1挟持到东莞中堂镇“月明商务酒店”,后又转移到某不知名建筑物内的房间内,在此以韦某1欠钱为由,对韦某1进行殴打和威胁,要求韦某1还钱并打电话向韦某1的女友孙某要钱。12月18日晚,在要钱无效的情况下,邓金河让韦某1回老家筹钱。韦某1在乘车行驶到广西浦北县地界后,于12月19日凌晨3时许利用停车之机向当地派出所求救并报警。经鉴定,被害人韦某1的损伤程度为轻微伤。
原判认定上述事实,有经原审法院庭审质证的物证、书证,证人证言及辨认笔录,鉴定结论,现场勘验检查笔录,视听资料以及被告人供述与辩解等证据证实。
原判认为,被告人邓金河、劳日X、徐永X、熊建X无视国家法律,违反毒品管理法规,明知是毒品而予以运输,其行为均已构成运输毒品罪。被告人邓金河非法剥夺他人人身自由并将他人殴打致轻微伤,其行为构成非法拘禁罪。公诉机关指控被告人熊建X运输毒品的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指控罪名成立。公诉机关指控被告人邓金河非法拘禁的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指控罪名成立。被告人邓金河一人犯数罪,应予并罚。被告人邓金河曾因犯抢劫罪被判处有期徒刑,刑罚执行完毕以后,在五年以内再犯应当判处有期徒刑以上刑罚之罪,是累犯,依法应从重处罚。被告人熊建X归案后能够如实供述自己的犯罪事实,认罪、悔罪态度较好,依法对其从轻处罚。公诉机关指控被告人邓金河、劳日X、徐永X犯贩卖毒品罪事实不清,证据不足,不予支持。在共同犯罪中,被告人邓金河、劳日X、徐永X均是起主要作用的主犯,应当按照其所参与的全部犯罪处罚,鉴于三名被告人的地位和作用有所不同,在量刑时予以区分。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三百四十七条第一款及第二款第(一)项、第二十五条、第二十六条、第五十七条第一款、第六十一条、第六十四条、第六十五条、第六十七条第三款、第六十九条之规定,作出一审判决:(一)被告人邓金河犯运输毒品罪,判处死刑,缓期二年执行,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犯非法拘禁罪,判处有期徒刑二年六个月;数罪并罚,决定执行死刑,缓期二年执行,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二)被告人徐永X犯运输毒品罪,判处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三)被告人劳日X犯运输毒品罪,判处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四)被告人熊建X犯运输毒品罪,判处有期徒刑十五年,并处没收个人财产人民币二万元。(五)扣押在案的毒品予以没收,由扣押机关予以销毁;扣押在案的作案工具汽车、手机等予以没收,由扣押机关依法处理。
上诉人邓金河上诉提出:1、运输毒品事实中,其受肥哥委托帮肥哥带东西给朋友,肥哥承诺给其一两千元作报酬,其并不知道是毒品,将东西交给他人也是完全根据肥哥的指使进行;2、非法拘禁事实中,其只是将韦某1送至月明商务酒店,并进房间坐了一会就离开,之后并不知道发生何事。请求二审法院查明事实,公正判决。
其辩护人辩护提出:1、没有充分证据证实邓金河明知是毒品而运输;2、邓金河没有获得报酬;3、不符合主观明知认定的十条;4、受肥哥指使;5、毒品未流入社会;6、非法拘禁事实不清,证据不足。
上诉人劳日X上诉提出:1、一审判决认定其是主犯不符合事实,其受邓金河支配,只是开车,与其他人联系有手机是邓金河给的,联系方式也是邓金河安排的。2、其不清楚所运输的是毒品,其只是怀疑是违禁品,并没有说过这些东西是毒品。3、其无意中造成运输毒品事实,并无主观故意,其无前科,无犯罪动机。请求二审将本案发回重审。
其辩护人辩护提出:1、劳日X不是犯意提起人和推动人,也不是受益者,一审认定其是主犯,但同时认定与邓金河地位作用不同,量刑却无明显区别;2、本案证据存在瑕疵。幕后指使者未归案;涉案毒品来源、去向均不清,不排除有特情引诱情形;办案民警的证人不能作为证据使用;未提取指纹;没有证据证明劳日X明知是毒品而运输。3、毒品数量不能反映其主观恶性;4、毒品未流入社会。综上,原判对劳日X量刑过重,请求二审改判其有期徒刑。
上诉人徐永X上诉提出一审判决对其量刑过重,理由是:1、其是在没有商议,不知情的情况下陪同邓金河、劳日X去东莞取涉案物品,主观没有故意,且未收取报酬;2、其在本案中是听从劳日X安排,没有与上、下家联系,比邓金河、劳日X的作用小,一审判决未予区分,有失公平;3、其是初犯和偶犯,毒品未流入社会。
其辩护人辩护提出:1、徐在共同犯罪中的地位和作用次于其他上诉人;2、一审对徐量刑过重。
上诉人熊建X上诉提出:其只是收取2000元佣金,系初犯、偶犯,归案后认罪态度好,认罪悔罪,一审判决对其量刑过重,请求二审予以从轻处罚。
其辩护人辩护提出:认为熊建X的行为构成运输毒品罪,但1、犯罪未遂;2、从犯,请求从轻处罚。
经审理查明:
(一)上诉人邓金河、劳日X、徐永X、熊建X运输毒品事实
2016年8月7日,由上诉人劳日X驾驶现代轿车(登记人为邓金河,车牌号为粤S×××××)与上诉人邓金河、徐永X一同前往东莞万江镇取毒品。由邓金河负责联系毒品的提供者“肥哥”(具体身份不详)。8月8日上午,“肥哥”手下一个不知名的马仔在约定地点将装有若干块状毒品海洛因的纸箱从车窗递入上诉人邓金河、劳日X、徐永X的车内,随后三人开车离开东莞回到深圳邓金河的租住处福田区水围村152栋602房。当天下午14时30分许,劳日X和徐永X下楼,由劳日X电话联系接货人在水围文化广场接头,后将两名接头男子带到大佛口西侧路口徐永X等候的位置,再由徐永X将手中的手袋整体交给对方,对方随即乘坐出租车离开。之后,劳日X回到邓金河的租住处又拿了一个黑色布袋交给徐永X,徐永X还在大佛口附近等候。劳日X电话联系了上诉人熊建X,二人在水围文化广场接头,劳日X将熊建X带到徐永X所在位置,再由徐永X带着熊建X向南往水围二街水围幼儿园方向步行。走过水围幼儿园后不久,徐永X将手里的袋子交给熊建X,然后右拐转入小巷。熊建X继续往前行走,不久后被民警抓获,民警当场从其手提袋内缴获用蓝色衣服包裹的块状物体两块(经称重和鉴定,分别重353g和351g,均检出海洛因,含量分别为69.6g/100g和70.Og/100g)。劳日X和徐永X继续回到邓金河处拿一个暗红色环保袋(古中蕴字样)下楼,随后在水围七街被民警抓获,民警当场从徐永X手提的袋子里缴获块状物体两块(经称重和鉴定,均重352g,均检出海洛因,含量分别为66.6g/100g和66.8g/100g),从劳日X处缴获书写有时间、电话号码、人名的报纸碎片一张(经鉴定,该字迹为邓金河所写)。随后,侦查人员在水围村147栋旁发现邓金河,并将其抓获,当场缴获一个纸袋,内装有块状物品两块(经称重和鉴定,分别重348gg和352g,均检出海洛因,含量分别为70.5g/100g和66.3g/100g)。随后民警又从邓金河等人停放在水围村敬老庄地下停车场的粤S×××××现代轿车内后排左侧地面缴获块状物体两块(经称重和鉴定,分别重347g和351g,均检出海洛因,含量分别为64.8g/100g和66.1g/100g)。
上述事实,有经一审庭审举证、质证的下列证据予以证实:
(一)物证、书证
1、深圳市公安局出具的疑似毒品收条,证实:2016年8月12日,深圳市公安局收到福强派出所民警送交的疑似毒品毛重3061克。
2、称重笔录,证实:涉案毒品的称量情况,经被告人签字确认。
3、搜查证、搜查笔录、扣押决定书、扣押笔录、扣押清单,证实:涉案车辆、毒品、手机及其他物证的搜查、提取和扣押情况。
4、物证报纸撕页(纸张一角),具体内容是:三点56227083小明;二点左59391256小明;三点左1471678792狗;3点91416310猫;3.4点130××××2263小红。
5、上诉人身份材料、人口信息表、前科劣迹查询情况说明、户籍证明资料等,证实:上诉人劳日X、徐永X、邓金河、熊建X的基本身份情况和前科情况。
6、深圳市公安局禁毒支队出具的线索通报,证实:2016年5月,禁毒支队二大队在工作中发现有一伙中国籍男子长期在深圳从事贩卖毒品犯罪活动。经初查,发现该团伙是以中国籍男子“波记”和“韦某3”两人为首长期在深圳市福田区从事贩卖毒品的犯罪活动,该团伙的毒品运作模式是“韦某3”到陆丰购买大宗毒品冰毒后运至深圳贩卖给其他毒品下家。
7、搜查笔录,证实:2016年8月8日,民警持搜查证对车牌号码为粤S×××××的车辆和福田区水围村152栋602室进行了搜查。
8、涉案的通话记录清单:(1)被告人邓金河使用的150××××6361号码的实名登记姓名是浙江人“蒋某”;(2)8月8日的通话记录集中在17876496834这个号码;(3)被告人邓金河使用的151××××4937号码的实名登记姓名是安徽人“严某”,受理登记的时间与邓金河使用的150××××6361时间相同,都是2016年6月13日20时32分,该号码除了大多联系劳日X的尾号为4450号码外,8月8日还联系了几个其他号码,但数量很少;(4)被告人劳日X的182××××5644号码的实名登记姓名是山东人“唐良凤”,受理登记的时间是2016年1月16日20时30分,7月8日开始通话,8日、9日与尾号6834号码三次联系;(5)被告人劳日X使用的15112414450号码的实名登记姓名是浙江人“蒋某”,受理登记的时间也是2016年6月13日20时32分,该号码只用于联系邓金河的151××××4937号码进行联系;(6)被告人熊建X使用的130××××2263号码的实名登记姓名是湖北人“陈某1”;(7)被告人劳日X的尾号为5644的号码的通话记录,因系统原因,无法打印移动公司盖章联。
9、广东省东莞市中级人民法院(2004)东中法刑初字第94号刑事判决书、广东省东莞监狱释放证明书,证实:被告人邓金河曾因犯抢劫罪于2004年4月12日被广东省东莞市中级人民法院判处有期徒刑十五年,2013年4月23日刑满释放。
(二)证人证言及辨认笔录
1、证人李某(B组民警)的证言,证实的具体内容如下:(第一单,与两名戴眼镜男子交易)8日14时30分许,两名戴眼镜男子与邓金河的白衣马仔(劳日X)在文化广场接头,并被带至大佛口西侧路边交给一个秃顶男子(徐永X);秃顶男子将一个黄色鞋盒交给两名眼镜男子;两眼镜男子中一人接过鞋盒就与同伙分开了。分开后,拿鞋盒的男子将鞋盒交给另一名眼镜男子,该男子接过鞋盒,放进了自己的双肩背包,该二人随后打出租车离开。不久A组反映两名男子在福田口岸下车,将鞋盒扔进路边的垃圾桶,经技术提取,鞋盒内已经没有任何物品。(第二单:与被告人熊建X交易)15时20分许,白衣马仔和一名女子在文化广场旗杆处见面,秃顶男子坐在水围二街大佛口后门路边。白衣马仔把女子带到秃顶男子处后,秃顶男子带着女子沿着水围二街往南走,白衣男子跟在后面。过了水围幼儿园后,秃顶男子将一个黑色环保袋交给女X,女子继续往南直行,秃顶男子和白衣马仔往右拐入水围村小巷子,现场指挥发出抓捕指令。抓捕了中年女子,缴获秃顶男子给的黑色环保袋,袋内有两块按照国际标准包装完整的海洛因;民警跟踪两个马仔的时候跟丢了,在水围七街寻找的时候,与他们正面相遇,秃顶手上多了一个暗红色环保袋。民警把二人控制住,发现环保袋内有按照国际标准包装完整的海洛因以及苹果手机一部;在白衣男子身上缴获两部手机、一张报纸的一角,上面记录了几点几分、谁、电话等内容;民警抓获了邓金河。
2、证人黄某1(A组民警)的证言,证实的具体内容如下:(第一单,与两名戴眼镜男子交易)8日14时30分许,两名戴眼镜男子与邓金河的白衣马仔在文化广场接头,并被带至大佛口西侧路边交给一个秃顶男子;秃顶男子将一个黄色鞋盒交给两名眼镜男子;两眼镜男子一人接过鞋盒就与同伙分开了。分开后,拿鞋盒的男子将鞋盒交给另一名眼镜男子,该男子接过鞋盒,放进了自己的双肩背包,该二人随后打出租车离开。其与张文辉开车跟随,的士一直开到福田口岸的士站,两名男子下车,把黄色鞋盒扔到了路边垃圾桶,往福田口岸出境,后经技术提取,鞋盒内已经没有任何物品。(第二单:与熊建X交易)民警在继续蹲守的过程中,15时许,发现穿白色上衣的男子接了电话,在水围广场周围转了几圈,后在广场旗杆下等待。大概15时20分许,一名穿蓝色上衣的中年女性到旗杆下与白衣男子接触,并跟随其到大佛口西侧,找到蹲在路边的秃顶男子。后秃顶男子与蓝衣女子并排行走,白衣男子在后跟随,民警尾随其后。他们走到水围幼儿园附近的时候,秃顶男子将手中的黑色环保袋交给了女子,后便与白衣男子从旁边巷子离开。民警继续跟踪那蓝衣女子,走到东方棕泉停车场入口处,接到抓捕命令。在见证人的见证下,从蓝衣女子手中的黑色环保袋内查获一件蓝色上衣及一个黑色塑料袋,袋内有两块疑似海洛因、苹果手机一部(130××××2263)、蓝色诺基亚手机一部(关机状态)。现场将查获的疑似海洛因封存。
3、证人张某1(A组民警)的证言,证实的具体内容基本同证人黄某1。
4、证人吴某1(C组民警)的证言,证实的具体内容如下:8月8日15时50分许,抓捕小组传来AB两组将被告人抓获的消息,随后其与姜峰在水围村147栋旁发现上家邓金河,在接到抓捕指令后,立即抓获邓金河,现场从他身上查获一个手提袋(袋面有“特步”字样),纸袋内查获两块国际标准包装好的疑似毒品海洛因,另查获该男子用的蓝色D-FOOD手机一部,黑色D-FOOD手机一部,金色BIFER手机一部,现代吉普车钥匙一套(邓金河自述车辆牌号粤S×××××)。
5、证人姜某(C组民警)的证言,证实的具体内容基本同证人吴某1。
6、证人侯某的证言,其称:8月8日,我大队接到情报反映卖家已经组织好一批毒品准备在水围村一带进行交易,大致时间是8日下午。情报还反映邓金河可能还有一至二名同伙协助进行交易。(第一单,与两名戴眼镜男子交易)14时30分左右,侦查员发现一名白衣男子在水围广场边打电话边四处张望,像是在找人。而当时根据通报,邓金河的一名同伙正电话联系从未见过面的接货人在水围广场接头,于是便将该男子体貌特征通报各监控位置。接着民警看见白衣男子打电话后与不远处两名戴眼镜男子接头,并带他们到大佛口西侧路边,这时一个秃顶男子走过来将一个黄色鞋盒交给两名眼镜男子;两眼镜男子接过鞋盒后随即打出租车离开。(第二单:与熊建X交易)15时20分许,发现秃顶男子拿了一个黑色环保袋坐在二街大佛口后门路边。白衣马仔则去文化广场和一名女子在旗杆处接头,并把女子带到秃顶男子坐处,秃顶男子便站起来,和女子沿着水围二街往南走,白衣男子跟在后面。过了水围幼儿园后,秃顶男子将一个黑色环保袋交给女X,女子继续往南直行,秃顶男子和白衣马仔往右拐入水围村小巷子,监控人员自动分成两组,一组继续跟踪女子,一组尾随两名男子进入小巷。民警跟踪至七街附近时两个马仔失去踪迹,后寻找至水围村136栋门前箱子的时候,与他们正面相遇,马上将二人控制,秃顶手上又有一个暗红色环保袋。经查,发现环保袋内有按照国际标准包装完整的海洛因,从其身上查获苹果手机一部;在白衣男子身上缴获两部手机。
(三)鉴定意见
1、广东省深圳市公安司法鉴定中心出具的公(深)鉴(理化)字【2016】41192号检验报告,证实:经鉴定,送检的8份检材中均检出海洛因;1号检材,重353克,海洛因含量为69.9g/100g;2号检材,重351克,海洛因含量为70.0g/100g;3号检材,重352克,海洛因含量为66.6g/100g;4号检材,重352克,海洛因含量为66.8g/100g;5号检材,重348克,海洛因含量为70.5g/100g;6号检材,重351克,海洛因含量为66.3g/100g;7号检材,重347克,海洛因含量为64.8g/100g;8号检材,重351克,海洛因含量为66.1g/100g。
2、笔迹鉴定,证实:1号检材(写着阿拉伯数字和猫狗等字迹的报纸一页)上的笔迹与1号样本笔迹(被告人邓金河书写笔迹)是同一人笔迹。
(四)现场勘验检查笔录
1、大佛口门前人行道(毒品交易地点):深圳市公安局福田刑警大队四中队勘查人员于2016年8月8日18时31分至18时40分对案发现场进行勘验、检查时形成的现场勘查笔录、现场图和现场照片。
2、水围村金港豪庭金龙茶餐厅门口(民警抓获被告人熊建X的地点):深圳市公安局福田刑警大队四中队勘查人员于2016年8月8日16时55分至17时00分对案发现场进行勘验、检查时形成的现场勘查笔录、现场图和现场照片。
3、水围村地下停车场、银色现代车(车牌粤S×××××):深圳市公安局福田刑警大队四中队勘查人员于2016年8月8日17时20分至18时23分对案发现场进行勘验、检查时形成的现场勘查笔录、现场图和现场照片。
4、水围村139栋门口(抓获被告人劳日X、徐永X的地点):深圳市公安局福田刑警大队四中队勘查人员于2016年8月8日16时34分至16时49分对案发现场进行勘验、检查时形成的现场勘查笔录、现场图和现场照片。
5、水围村149栋东侧过道:深圳市公安局福田刑警大队四中队勘查人员于2016年8月8日16时13分至16时28分对案发现场进行勘验、检查时形成的现场勘查笔录、现场图和现场照片。
6、水围村幼儿园南侧道路(交易地点):深圳市公安局福田刑警大队四中队勘查人员于2016年8月8日18时46分至18时56分对案发现场进行勘验、检查时形成的现场勘查笔录、现场图和现场照片。
7、福田口岸出租车上落客区(提取物证地点):深圳市公安局福田刑警大队四中队勘查人员于2016年8月9日14时31分至14时50分对案发现场进行勘验、检查时形成的现场勘查笔录、现场图和现场照片。
8、水围村152栋602房(搜查地点):深圳市公安局福田刑警大队四中队勘查人员于2016年8月8日23时15分至23时50分对案发现场进行勘验、检查时形成的现场勘查笔录、现场图和现场照片。
(五)被告人供述与辩解及辨认笔录
1、上诉人邓金河的供述与辩解:2016年8月7日,“肥哥”(姓韦,具体情况不详,电话号码其没有存,但其手机里有“肥哥”打给其的通话记录,其不记得是哪个)打电话让其去东莞帮他带东西到深圳,于是其就约了阿某2、阿某3两个人陪其一起到东莞,三人开着徐的车(粤S×××××)到东莞万江镇,但没有见到“肥哥”,阿某2和阿某3不知道去了哪里,其就在车上过了一夜,直到8月8日早上,他们两人回来,10点多的时候“肥哥”安排一名男子过来车上将一个胶袋(里面放着一个大纸袋,纸袋里面又有纸袋,袋子里有的是衣服,有的放了其他东西,其也没有仔细看,只是感觉不会是什么好东西)放在车上的后座就离开了,“肥哥”让其不要问里面是什么东西,也不要去看,接着其等人开车回深圳,直接来到福田区水围村,将车停放在水围村敬老院停车场,接着其让阿廷和阿劳两个人将“肥哥”放在车上的胶袋搬到其在水围村的住处,吃饭后“肥哥”跟其联系,让其把胶袋里面的东西拿到楼下送给人,并说对方会打电话给其,于是其就让徐和“阿某3”两个人拿东西下楼等人,并将一部黑色的手机交给“阿某3”,要拿东西的人会打那部黑色的电话跟“阿某3”联系,其也不记得拿了多少给人。15时30分许,其又带了一个包从其住处下楼的时候被买民警抓获,并当场从其手中查获“肥哥”让其拿给别人的东西,里面有一件衣服裹住不知道是什么东西,还有其使用的三部手机、“阿某2”的车钥匙,之后民警在其车上搜获“肥哥”放在其车上的东西。那部黑色的手机是“肥哥”在案发前一个多月交给其的,说有事要其帮忙的时候会打那部手机联系其,号码是多少其不清楚。
没有觉得其等人运输方式和拿东西给别人的方式隐藏,其觉得很正常。其这次从东莞拿东西过来然后把东西在水围村分给拿货人的报酬是二三千元人民币,但是其还没有收到“肥哥”给其的报酬。
上诉人邓金河辨认确认上诉人劳日X就是“阿某3”、上诉人徐永X就是“阿某2”;辨认出“小红”的黑色袋子里搜出物品的称重照片(两包);辨认出其开的车里袋子里搜到的东西(称重照片、两包);辨认出其提的袋子里搜到的东西(称重照片、两包);辨认出其给“阿某2”(徐永X)的袋子;辨认出其家的报纸;辨认确认毒品的称重情况;辨认出其使用的手机;辨认出其给“劳某”(劳日X)用的手机;辨认出其给“阿某2”的盒子;辨认出其本人的汽车钥匙;辨认出在其车上找到的袋子;辨认出在其家搜到的报纸(缺损),确认这是其从家里报纸撕下来给“劳某”的(报纸碎片),电话号码是写下来的(报纸上书写了五个电话号码,均有对应名称,包括“小红”、猫、狗、三点小明、二点在小明等内容)。
2、上诉人徐永X的供述与辩解:2016年8月8日11时许,其接到“劳某”的电话让其过去东莞石龙坑附近的维也纳,其去到后直接上了“劳某”开的车(粤S×××××,这部车是其买的,平时都是“劳某”在开),开车来到望江区,“劳某”打电话联系送货的人,等了半个小时左右来了一部黑色小轿车,从车上下来一名男子,那名男子拿着一个纸箱通过玻璃窗拿给“劳某”,其二人没有下车,“劳某”拿了纸箱后递给其,之后其二人开车从东莞来到深圳,其不会开车,都是“劳某”在开,14时许,其二人来到福田区水围村敬老庄停车场,“劳某”让其将车内的纸箱打开,让其留两块用白色纸袋(纸袋里面都是用黑色塑料纸包装的)装着的东西在车上,然后其就把纸箱里剩下的东西用黄色的纸袋包着从楼梯走路出了停车场,里面大概有7块,“劳二”带着其往水围村里面停车场附近某栋六楼走,走到六楼,看到“阿某4”,一起进去602房间,“阿某4”让“劳某”把纸箱里面用黑色塑料纸包装类似砖头的东西分好,当时其在五楼房间上厕所,听到“阿某4”和别人打电话说等会过来拿东西,“阿某4”和“劳某”说把东西分成三份,过了大概半个小时左右,包装好了后“劳某”给了其一个白色纸袋让其拿着,14时许,“劳某”跟在其后面,让其从152栋走到水围村一个红绿灯附近,其在那里等了十几分钟,接着“劳某”带一名男子过来找其,其将白色纸袋交给那名男子,那名男子拿了东西就直接走了,其在水围村里面继续走,“劳某”继续回去六楼拿,第二次“劳某”拿了一个袋子给其,其就在水围村里面的广场等着,过了20分钟左右,“劳某”带了一个女的过来,其把袋子里面的东西给了那名女子,那名女子拿了之后就走了,第三次“阿某4”拿着一个粉红色袋子下来给其和“劳某”,“劳某”说这包东西让其拿着,于是其就提着那个袋子和劳某往水围村七街走,快走到的时候被民警抓获,并在其拿着的袋子里缴获了两块用粉红色纸盒装着用报纸包装好的疑似毒品粉状物,以及其随身使用的一部苹果手机。辩解称其不知道其从东莞带回来的是毒品,其没有问过“阿某4”或者“劳某”这些是什么东西,其不清楚为何民警从阿某4身上查获其的车钥匙。“阿某4”没有给其和“劳某”报酬,也没有跟其二人提过如何给报酬,这是其第一次带东西和派东西。
上诉人徐永X辨认出上诉人劳日X、邓金河和熊建X;辨认出红色袋子里的毒品和毒品的称重;辨认出黑色袋子里的毒品两块;辨认出黑色袋子里的毒品和毒品的称重;辨认出自己的手机;辨认出其转交给女X黑色袋子里包装毒品的衣服;辨认确认“劳某”给其的装有毒品的黑色袋子,让其交给一个女子的;辨认确认警察从黑色袋子里搜到的用来包装毒品的报纸;辨认确认警察从黑色袋子里搜到的用来包装毒品的盒子;辨认确认“阿某4”(邓金河)给其的里面装有东西的袋子(紫色布袋,上写古中蕴字样);辨认确认“阿某4”给“劳某”的盒子,“劳某”转交给其,然后其再交给香港人的纸袋;辨认确认照片里的停车场入口和车辆是“劳某”开车带其进入水围村敬老庄停车场;辨认确认其和“劳某”在敬老庄停车场,“劳某”叫其拿袋子走在后面的截图;辨认确认其和“劳某”在水围村拿毒品的截图;辨认确认其和“劳某”在水围村拿东西给人的截图;辨认确认其和“劳某”在水围村等别人来的截图;辨认出劳日X即“劳某”、邓金河即上述“阿某4”、熊建X即上述拿货的女子;辨认出涉案毒品的称重情况。
3、上诉人劳日X的供述与辩解:2016年8月8日1时许,其接到“阿六”的电话151××××4937跟其说车停在东莞市维也纳酒店附近,找到车后去深圳。于是其来到上述地点,看到“哥头”已经在酒店的停车场准备上车,随后其也上车,负责开车,“哥头”让其开到东莞市万江街道拿点东西,因为不知道具体位置所以其打电话问“阿六”怎么走,“阿六”让其到温莎堡门口的保安亭等人,等了十五分钟左右,一辆黑色小轿车开过来,车上下来一名五十岁左右的男子,提着一装鞋纸箱的东西朝其等人的车过来,到边上其把驾驶位的车窗摇下来,对方把那箱东西从打开的车窗递进来,“哥头”把东西接过来,拿完东西后其和“哥头”开车回深圳,“哥头”给其指路,到福田区水围村的一家地下停车场,“哥头”让其先别下车,等其打通“阿六”的电话,“阿六”让其去发廊那里,“哥头”才说下车,他下车时提着那箱东西往发廊方向走,还没到就看到“阿六”,“阿六”让其二人跟着他走,其二人跟着“阿六”到一个小巷子的第三栋楼,来到602房,进去后其在门口喝粥,“哥头”坐在沙发上吃饭,“阿六”好像在房间里装什么东西,具体的其不清楚。20时许,“哥头”让其一起下楼走,“哥头”提着一个袋子下楼,并说等会其的手机会接到一个外号叫“小明”的电话,然后把打电话的人带到他那里来。下楼后“哥头”走在前面,其走在后面,过了一会儿,“哥头”停下来,其接到“小明”的电话后就去水围村广场接“小明”,见面后“小明”的一个男性朋友也在小明身边,其把“小明”带到“哥头”附近,其看到“哥头”在福田区水围村敬老庄门口把那箱东西给了“小明”,“小明”拿了东西就离开。“哥头”让其到楼上拿东西,其到那栋楼下打电话给“阿六”说其到发廊了,“阿六”让其过来楼下,其往楼下走,到门口时其拉门,拉开后其看到一名40岁左右的女子在门后,她把一个布袋给其,布袋里面有一件薄的衣服,还给了其一小张报纸,上面有几个电话号码,她让其等这几个号码打给其,其拿到后就去找“哥头”,走了一段路,其看到“哥头”,两人一起走到水围村敬老庄,在附近其把那名女子给其的东西给“哥头”,“哥头”让其到水围村广场接“小红”,后来其接到“小红”的电话,其把“小红”带到“哥头”那里,他们两个朝着水都方向走,大概到一个十字路口,“哥头”就把布袋给“小红”,“小红”拿到布袋后朝着水都方向离开,其赶紧跟上“哥头”,跟上后其二人又往发廊那边的那栋楼走,其在路边巷口站着等“哥头”,“哥头”走进去小巷子里面,出来后拿着一个纸袋,然后其走在“哥头”前面,走了几米就被民警抓获。“阿六”和“哥头”都给过几次钱给其,具体多少其不记得了,只记得加起来有5、6千元,其没有帮他们做什么,只是充当司机。其不知道“哥头”给“小明”和“小红”的是什么东西,只看到外表是青色包装的块状物体。其觉得“哥头”的行为是反常的,在东莞的时候他告诉其等会到了深圳有电话就接,一般他不会说这样的话,到深圳后种种事情不同以往,其自己心里也感觉不踏实。
是“阿六”指使其从东莞带东西来深圳,然后配合“哥头”在水围村将东西拿给别人的,这次的报酬是400元,但是,其平时帮“哥头”和“阿六”开车的时候他们两个总共给了其5、6千元。其觉得拿的东西是违禁品,其心里有想过这些东西是毒品,但是其没有确切打开包装看到里面是什么东西。
上诉人劳日X辨认确认本案另外三名上诉人;辨认确认图中的纸盒是“哥头”拿给“小明”的纸盒;辨认确认红色袋子是“哥头”拿在手里的袋子;辨认确认图中纸盒是包装毒品时的外包装;辨认确认图中包装是包装毒品时的外包装;辨认确认图中报纸是其上楼拿毒品时那个女子给其的,上面写了几个电话号码;辨认确认图中报纸是在602房间搜出的报纸(深圳都市报,封页缺半,与残片可对接);辨认确认图中黑色袋子是其拿给“哥头”,给“小红”时装毒品的袋子;辨认确认图中衣服是放在袋子里用来包装毒品的;辨认确认“哥头”交给“小红”的毒品重量两块;辨认出其使用的手机;辨认确认联系拿毒品的人时用的手机;辨认确认“哥头”交给“小红”的毒品净重两块;辨认确认在“阿六”身上查获的毒品两包(一个完整块状,一包碎为多块);辨认确认从“哥头”身上搜出的毒品两块(一个完整块状,一包碎为多块);辨认确认从“哥头”车上搜出的毒品;辨认确认其和“哥头”一起开车进入敬老庄停车场的视频截图;辨认确认其和“哥头”在停车场下车,“哥头”手拿毒品的视频截图;辨认确认“哥头”在等人来拿毒品的视频截图;辨认确认“哥头”将毒品拿给别人的视频截图;辨认确认其与“哥头”在水围村进行毒品交易及“哥头”拿着毒品的视频截图。
4、上诉人熊建X的供述与辩解:2016年8月8日14时许,其接到手机号码182××××5644的电话让其过去福田区水围村拿东西(海洛因),于是她就坐的士从其住处前往福田区水围村,之后告诉对方其已经到了,约好到水围村三个旗子那里碰面,一名男子过来接她,她跟着那名男子往水围幼儿园方向走,走了一小段距离后,那名男子指着另一名坐在路边的男子说找对方拿,然后其自己走过去找那名男子,坐在那里的男子看到其,过来站起来跟其一起走,走了十几步,对方就拿一个黑色袋子给其,其拿到后与那名男子各走各的,接着一个手机号码为0085261278810的男子(这名男子让其过来拿海洛因)打电话问其拿到东西没有,其说拿到了,之后其没走多久就被民警抓获,民警在其拿着的黑色袋子里查获两块用黑色塑料袋包装的疑似毒品海洛因粉状物,并查获其的一部苹果手机和一部诺基亚手机。其没有见过使用香港号码的男子,这是其第一次拿毒品,对方称拿到东西才给其报酬,我知道拿的东西是海洛因。接头男子和拿黑色环保袋给其的男子知道袋子里面装的是毒品海洛因,因为是他们打电话让其去拿毒品的。
在审查起诉阶段供述:要其来拿毒品的是一个男子,他自称是“阿吕”的朋友,“阿吕”是其朋友,其吸食海洛因,尿检呈阳性,这些海洛因的来源也是“阿吕”;那个电话尾号为8810号码的男子是直接联系其的,说给其2000元报酬,其昏头了就做了;其不清楚“阿吕”的真实身份和住址。
上诉人熊建X辨认出上诉人徐永X就是给其海洛因的人;辨认出上诉人劳日X就是带其去拿海洛因的人;没有辨认出上诉人邓金河;辨认确认图片中的毒品是其拿的海洛因;辨认确认装海洛因的袋子、装海洛因的衣服(蓝色,类似工服);辨认确认其使用的手机(蓝色、白色两部)。
(六)视听资料
1、涉案品的称重取样录像。
2、搜查录像,证实:对上诉人邓金河的住处和车辆进行搜查的情况。
3、现场周边监控录像,证实:毒品交易和活动轨迹监控录像。
4、车辆行驶视频识别(说明),证实:涉案粤S×××××车在深圳市的行驶轨迹。
5、福强派出所监控室视频信息研判通报,对现场一、二类探头录像资料进行研判,初步判断作案的是四名嫌犯,并掌握到嫌疑人的体貌特征和作案手法。
6、毒品交接现场路线图,证实:民警两次监控贩毒路线和抓获路线以及重要节点的位置。
7、对上诉人邓金河、劳日X、徐永X、熊建X进行讯问制作的同步录音录像。
(二)上诉人邓金河非法拘禁事实
2015年12月14日,上诉人邓金河约被害人韦某1(男,27岁,广西壮族自治区钦州市人)到东莞。当日下午韦某1乘坐巴士到达东莞南城汽车站,见到邓金河及“阿某1”、“哥头”,并坐上他们开来的现代轿车,中途与罗某(另案处理)驾驶的车辆汇合。期间,罗某、邓金河、“哥头”、“阿某1”等人将韦某1控制并进行殴打,再将韦某1挟持到东莞中堂镇“月明商务酒店”,后又转移到某不知名建筑物内的房间内,在此以韦某1欠钱为由,对韦某1进行殴打和威胁,要求韦某1还钱并打电话向韦某1的女友孙某要钱。12月18日晚,在要钱无效的情况下,邓金河让韦某1回老家筹钱。韦某1在乘车行驶到广西浦北县地界后,于12月19日凌晨3时许利用停车之机向当地派出所求救并报警。经鉴定,被害人韦某1的损伤程度为轻微伤。
上述事实,有经庭审举证、质证的下列证据予以证实:
1、受案登记表、立案决定书,证实:2015年12月15日15时许,孙某报案其男友韦某1从福田汽车站到东莞找邓金河,无法联系。已到东莞报警,报警人声称没有到东莞。深圳民治派出所于12月17日受理该案。
2、情况说明,证实:本案非法拘禁材料来自于本所民警从民治所调取。
3、到案经过,证实:侦查人员根据线索,于2015年12月29日1时许在K歌王KTV220房将罗某抓获。
4、出警登记表,证实:2015年12月19日3时50分,接110指令称,有一名男子(韦某1)向派出所求救。经民警到现场了解,该男子因在东莞被绑架,回钦州拿赎金,途经寨圩镇时,该男子报警向当地派出所求助。
5、人体损伤程度鉴定书(照片由民治派出所提供),证实:被害人韦某1左眼青紫;右肩胛区一处划伤痕;右上臂二处擦划伤,已经结痂;右上臂二处含铁血黄素沉着。眼部挫伤,损伤程度为轻微伤。
6、现场勘验检查笔录。
7、被害人韦某1的陈述:2105年12月14日11时许,我坐汽车到东莞找邓金河谈点生意。邓金河和两个陌生男子在东莞南城汽车站接我上了一部现代越野车,10几分钟后到了一个宾馆。进去房间,里面已经有两个男子,邓金河说是他的老乡。之后我跟邓金河下楼又上车,车开出2公里左右,邓金河就问司机位的老乡有没有监控,司机就说没有。邓金河就突然把副驾驶位往后一倒,把我压着,还说了一句“开工”。此时车就停了下来。坐在我旁边的男子就抱住我双手,邓金河一手掐我的脖子,一拳打了我一下,说“忍你很久了”。然后旁边男子就把我的腰压下来,用他的肘部压着我的背,还叫我别叫,叫就打死我。然后他们就把我双手用胶布捆绑起来,把车开到一个偏僻地方。后来吴某3也开部车过来,说“欠豪哥的还敢不还”,接着踢我几脚,还用钥匙捅了我的肩部几下,打了几分钟,他就跟邓金河下车聊了一会,然后就把戴着的眼镜用纸蒙上,使我看不到,还把我的帽子往下压,开车又把我拉到一个陌生的地方,进了一个房间,是单间,很简单的房子。说我欠他1万块不还,现在就让我还100倍。之后他们又把我转移到另一个地方,带电梯的农民房,大概七八层高。在那个房间的第一天,他们就不停地向我要钱,我说没有,他们就打我,还叫我去筹钱(借钱),就这样过了几天,邓金河有次就过来了一下,说我老婆应该能拿到钱来赎我,让我跟她通个电话,还要求不能超过15秒。这样,我就跟老婆通了一次电话,后来他们怀疑我老婆报警了,说我老婆开始答应给10万,后来又讲到1万,分明是在拖延时间。后来他们还要我给我爸和我舅舅打电话要钱,都没要到。然后我就跟邓金河、吴某3等五个人说我回老家跟他们拿钱,他们就威胁我不要报警,不然就对我和我老婆下手。12月18日晚18时许,他们开了好久的车,把我送到一辆大巴车旁,把我的东西都还给了我。我怀疑车上都是邓金河的人,就不敢跑。后来到了浦北县寨圩派出所附近的路边停下来,我假装下车抽烟,一下车就跑离大巴车,到对面的“皇浦宾馆”问哪里有公安,之后来到寨圩派出所报警。19日晚23时,深圳民治派出所的民警赶到把我接回深圳。邓金河是13日打电话给我,约我14日到东莞谈钻石低价出手的生意。我是14日11时15分在福田口岸汽车站上车去东莞的。我和邓金河之间的纠纷:我之前在老家买了一亩三分二的地,当时我们关系好,答应卖给他一半,收他6万元。2014年,他给了我54000元,还差几千块。后来我在罗湖向他借了24000元。隔了一段时间,他说不买地了,要我退还之前的两次款项。我大概在2个月之内把这些钱都还了他,可是他说我还差他一万元。就这些纠纷。在东莞接我的两个人都是邓金河的老乡,帮他开车那个邓金河叫他“阿某1”,高高瘦瘦,另一个叫“哥头”,很胖很壮。五个人中的另外一个人是吴某3的马仔“阿飞”。除了“阿某1”没有打我,其他人都对我拳打脚踢过。我头被打了(广西医院检查是轻微脑震荡),眼圈也被打肿了,身上好几处被踢,那些伤比较轻。手臂也被钥匙刮伤过。他们还用透明胶布绑住我正面双手。绑架过程,在路上是听邓金河的,在房间他们是听吴某3的。在被绑架的寮步镇一个农民房,是一房一厅,厅里就一张饭桌,几张胶椅子,还有一部电视。期间阿飞还张罗再次把我转移到平湖,后来那边没人接,就把我又送回东莞那个一房一厅了。我和罗某没有经济纠纷。我通过朋友“阿辉”记起东莞被绑架前去的那个宾馆的名称叫“月明商务酒店”。
8、证人孙某(被害人韦某1的女友)证言:我男朋友韦某1是广西人,12月14日10时许离开家去了东莞,16时之后就联系不上,先是不接,后来关机。15日下午17时许我到派出所报失踪,回家的路上就接到一个陌生号码的电话(155××××9924),一开口就是“阿某5,我是胜哥”。我听出是之前见过的那个“胜哥”,就问他有没有见过韦某1。他说先不说这些,昨晚见过他,现在在香港,十分钟之后再打给你。然后他就把电话挂了。10分钟后他打电话说“你先拿几十万放他出来”。我问为什么,他说韦某1之前拿了他160万,最少先给回一半。我就想办法拖住他,说再给我点时间。后来又说先给8万,再一点最多也只能凑齐10万,又说先让我听到男朋友的声音,然后我就来派出所求救了。“胜哥”叫吴某3,香港人,见过面,我知道他的电话是147××××8552,微信号是×××;韦某1去东莞是去找邓金河谈些事情。邓金河是韦某1的老乡,我也认识,他原来的电话是150××××5626,微信号是×××。韦某1的电话是151××××1710,150××××5980,据说还有一个号码是150××××5959。他们二人因在老家钦州买地双方有纠纷。今年上半年韦某1在老家买了一亩地(具体多少我不清楚),邓金河要求卖一半给他。邓金河给钱后又不要地了,韦某1原价退钱,邓金河就不肯,说还欠他1万元,就这样产生纠纷。我不知道他欠“胜哥”160万的事情。“胜哥”说昨晚打了韦某1几拳。我朋友用软件定位韦某1手机(尾号5959)的最后行踪,是东莞寮步镇政府附近香市路与蟠龙路交界处。
晚上18时左右,“胜哥”联系我,说是不是和韦某1通话后就会转钱给他,我说是的。18时59分左右,我接到一个陌生电话,号码是158××××7376,我听见韦某1哭的声音(我能确认是他),他一直说“老婆我对不起你”,我问他有没有被打,他说没有,之后电话就挂掉了。之后,我就收到“胜哥”发给我的短信,内容是一个银行帐号(中国银行,6217582000000180372,开户人陈某2)。19时08分许,“胜哥”就打电话过来,叫我尽快转钱。之后我就来派出所,之后“胜哥”还打过几个电话催我转钱。
证人孙某辨认出上诉邓金河;辨认出“胜哥”即罗某;指认电话短信记录:指认“胜哥”的电话号码(155××××9924),“胜哥”绑架其男朋友并勒索钱,发短信提供银行账户让其转钱过去,对照片中的短信内容进行辨认确认。
9、同案被告人罗某(另案处理)的供述:被绑架的人叫韦某1,之前一直叫我干爹,我们2015年3月就认识了。本案是“阿某4”与韦某1买卖毒品,因毒资和土地纠纷叫我过去当和事佬。2015年12月中旬的一天,“阿某4”打电话给我,说他已经把韦某1控制住了,叫我打电话给韦某1的老婆“阿某5”筹钱赎人,还要我联系后就把手机丢掉,因为“阿某5”可能已经报案。过了两天,根据“阿某4”的要求和对我许诺有好处(具体数额没讲),我和“阿兵”从香港过福田口岸再到东莞万江汇合,一起乘车到厚街。“阿某4”开车(银灰色SUV现代)接我们并带我们到一个出租屋(一房一厅,结构简单,卧室有一张床,客厅有几张凳子,还有个小厨房),我看见韦某1双手被胶布捆绑住。“阿某4”让我劝韦某1拿钱出来(具体数额没讲),我就一直跟韦某1聊到第二天下午一点多。之后我们回香港,之后就没联系过“阿某4”,不清楚后面所发生的事情了。之前我听“阿某4”给韦某1打电话,因为买卖毒品的事情,韦某1买了毒品没有给钱而且赖账,所以这次阿某4要绑架韦某1。我在香港给“阿某5”打电话,“阿某5”就说能拿10万。第二次供述,其称:据我所知,韦某1(“肥仔”)欠了“阿某4”五六十万购买毒品的钱,另外他们在广西还有一个地的纠纷。我对“阿某5”说韦某1欠了我100多万,至少要给一半。后来她说只能筹到10万,我就发了一个“中行陈某2”的银行账户给她。之后她一直没有给我转款。后来我联系她,她说先转1万,我就生气了,说“你玩我啊”,就关机了(怕她报警,怕被定位)。陈某2是我自己找的地下钱庄,帮我收钱,可以让我在香港取钱。我不认识他。“阿某4”没说给我多少好处,不过如果拿到钱,我至少也要分十几万到二十万。绑架现场的参与人有我,阿某4,阿某4的一个手下,还有阿兵(平湖的朋友)。我没有打韦某1,别人有无打我不清楚。控制韦某1的时间应该有两三天吧。最近我有吸冰毒,药检呈阳性。毒品是从香港买的。
同案被告人罗某指认“胜哥”的短信记录,具体内容是:12月16日19:00;中行陈某2…6217582000000180372;有给他饭吃吗?希望不要伤了他;点入数入完数发个信息过来;这个卡不是你的?罗某还指认了其本人的电话号码,其发银行帐号给“阿某5”的让她转钱的短信内容;辨认出“阿某4”就是被告人邓金河;辨认出被害人韦某1;没有辨认出劳日X和徐永X。
10、上诉人邓金河的供述与辩解,其称:韦某1是我老乡,他有到东莞来找过我,但时间记不清了。我不知道韦某1被绑架的事,我没有绑架过他。我和他也没有纠纷,包括毒品纠纷。
11、视听资料、电子数据。
对于各上诉人的上诉理由及辩护人的辩护意见,综合评判如下:
1、关于上诉人邓金河、徐永X、劳日X的主观故意。(1)交接方式异常。邓金河、徐永X、劳日X三人专程从东莞开车赶往深圳;在东莞接收货品时时,三人直接与陌生之人交接,从车窗将货品放入,且没有当场检查货品;在深圳交货品给他人时,邓金河自己并不出面,而是指使徐永X、劳日X将货品交给他人,徐永X、劳日X二人则分工合作,先由一人打电话接头,再带至另一人等候的地点进行交接,之后迅速离开现场;从劳日X处缴获的两部手机,一部专门用于联系邓金河,另外一部专门用于联系取毒品的人,缴获的手机号码的登记人均非本人姓名,且有三个电话号码是同一时间开通;邓金河、劳日X、徐永X对于自己的异常行为均无法提出合理解释,相关辩解明显不符合常理。(2)报酬异常。邓金河称帮“肥哥”将东西从东莞带到深圳再送给他人,“肥哥”承诺给其二三千元报酬;劳日X称其帮邓金河开车,邓给了其五六千元,这次的报酬是400元。上述报酬明显超出合理范围。(3)徐永X、劳日X均证实从东莞运回毒品后,拿邓金河租住处602房,邓金河进行了分装,故邓金河不可能没有看见袋子里面所装何物。综上,上诉人邓金河、徐永X、劳日X三人作为智力正常的成年人,以明显违背合法物品的交接方式交接物品,且无法作出合理解释,可以推定主观上明知是毒品。
2、关于上诉人邓金河、徐永X、劳日X在共同犯罪中的地位作用。上诉人邓金河、徐永X、劳日X共同从东莞运输毒品回深圳,劳日X负责开车,邓金河负责分装毒品,并提供接收毒品者联系方式,徐永X、劳日X在上诉人邓金河指挥下分送毒品给他人,三人在共同犯罪中均起积极、主动作用,均是主犯。
3、原判认定上诉人邓金河参与非法拘禁犯罪的证据确实、充分。原判认定上诉人邓金河参与非法拘禁被害人韦某1的犯罪事实,有被害人韦某1的报案陈述、同案人罗某的指证,以及证人孙某的证言、酒店监控视频截图印证,可以认定邓金河参与本案。(1)被害人韦某1报案称邓金河参与非法拘禁,邓金河与其手下开车将其从东莞南城汽车站接走拘禁,邓金河在车上殴打其,拘禁过程中还让其与女友打电话筹钱,称与邓金河有经济纠纷,并辨认出邓金河。(2)同案人罗某指证实邓金河参与本案,称邓金河与韦某1买卖毒品,因毒资和土地纠纷叫其过去劝韦某1还钱给邓金河,并辨认出邓金河、韦某1。(3)酒店监控录像截图,证实邓金河于案发时段在涉案酒店出现。(4)被害人韦某1的女友证人孙某证实韦某1与邓金河有经济纠纷,韦某1去东莞的目的是找邓金河,并辨认出邓金河。上述证据之间能相互印证,足以认定。
4、关于原判量刑。上诉人邓金河、劳日X、徐永X、熊建X运输毒品数量大,均应在有期徒刑十五年以上量刑。原判根据邓金河、劳日X、徐永X在共同犯罪中的作用不同,量刑予以区分,熊建X受人指使运输毒品,归案后认罪悔罪态度好,原判对其从轻处罚,原判对上述四人的量刑并无不当。
综上,上诉人的上诉理由及辩护意见均不能成立,不予采纳。
本院认为,上诉人邓金河、劳日X、徐永X、熊建X无视国家法律,违反毒品管理法规,明知是毒品而予以运输,其行为均已构成运输毒品罪。上诉人邓金河还伙同其他同案人共同非法剥夺他人人身自由并将他人殴打致轻微伤,其行为构成非法拘禁罪。邓金河一人犯数罪,应予并罚。在共同运输毒品犯罪中,上诉人邓金河、劳日X、徐永X均是起主要作用的主犯,应当按照其所参与的全部犯罪处罚,鉴于三人的地位和作用有所不同,在量刑时予以区分。上诉人熊建X受他人指使前来运输毒品,在完成毒品交接后被当场抓获,其行为构成运输毒品罪,其归案后能够如实供述自己的犯罪事实,认罪、悔罪态度较好,依法对其从轻处罚。邓金河曾因犯抢劫罪被判处有期徒刑,刑罚执行完毕以后,在五年以内再犯应当判处有期徒刑以上刑罚之罪,是累犯,依法应从重处罚。原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定罪用适用法律正确,量刑适当,审判程序合法。各上诉人及辩护人所提上诉理由及辩护意见经查某与事实法律不符,不予采纳。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二百二十五条第一款第(一)项之规定,裁定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本裁定为终审裁定。
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二百三十七条之规定,本裁定即为核准广东省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2017)粤03刑初388号以运输毒品罪判处被告人邓金河死刑,缓期二年执行,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非法拘禁罪判处有期徒刑二年六个月;数罪并罚,决定执行死刑,缓期二年执行,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的刑事裁定。
审判长 李 兵
审判员 马建兵
审判员 潘惠莉
二〇一八年九月九日
书记员 黄俊凯
附相关法律条文:
《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
第二百二十五条第二审人民法院对不服第一审判决的上诉、抗诉案件,经过审理后,应当按照下列情形分别处理:
(一)原判决认定事实和适用法律正确、量刑适当的,应当裁定驳回上诉或者抗诉,维持原判;
(二)原判决认定事实没有错误,但适用法律有错误,或者量刑不当的,应当改判;
(三)原判决事实不清楚或者证据不足的,可以在查清事实后改判;也可以裁定撤销原判,发回原审人民法院重新审判。
原审人民法院对于依照前款第三项规定发回重新审判的案件作出判决后,被告人提出上诉或者人民检察院提出抗诉的,第二审人民法院应当依法作出判决或者裁定,不得再发回原审人民法院重新审判。
第二百三十七条中级人民法院判处死刑缓期二年执行的案件,由高级人民法院核准。

公告

一、本裁判文书库为非盈利网站,贯彻国家司法公开的原则,致力于向公众提供全面、真实、可靠的法律信息,为公众了解法律、律师和司法案例提供一个良好的平台。

二、公开判决文书是国家司法审判公开的重要环节,不仅不违法,而且有助于国家法制建设,并且有助于打击拖欠、赖账等不良行为,有助于养成良好的社会风气。

三、如需删除相关文书,请附带详细网址以及证明当事人身份信息材料发送至panjueshu@chongfa.com 7-15个工作日删除。(发送邮件请检查是否附带详情页网址以及当事人证明材料,资料不全不予处理。)

概要

基本信息

审理法院: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

案件类型:刑事案件

审理程序:二审

裁判日期:2018-09-09

律师联盟

免费法律咨询,找律师用崇法APP,好律师就在您身边。

Copyright © 判决书 www.panjueshu.com 苏ICP备16017945-3号 | 网站地图 | 律师联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