刑事案件
郑方辉、张福原抢劫二审刑事裁定书
河南省周口市中级人民法院        

此裁判文书仅用于崇法认证律师参考学习如需查看详情请下载崇法APP进行律师认证 下载崇法APP

普通用户点击查看原文>>

崇法账号

登录密码

河南省周口市中级人民法院
刑事裁定书
(2016)豫16刑终173号
原公诉机关鹿邑县人民检察院。
上诉人(原审被告人)郑方X,男,生于1999年1月3日,汉族,小学文化,农民,捕前住河南省鹿邑县。因涉嫌抢劫犯罪于2015年9月30日被浙江省义乌市公安局稠江派出所抓获,同年10月13日被刑事拘留,同年11月18日被逮捕。
法定代理人郑西良。
原审被告人张福原(曾用名张腿),男,生于1999年8月27日,汉族,初中文化,农民,捕前住河南省鹿邑县。因涉嫌抢劫犯罪于2015年9月23日被刑事拘留,同年10月21日被鹿邑县公安局取保候审,同年10月29日被逮捕。
法定代理人张刘根。
原审被告人王顺雨(曾用名王旭),男,生于1999年4月17日,汉族,初中文化,农民,住河南省鹿邑县。因涉嫌抢劫犯罪于2015年9月23日被刑事拘留,同年10月21日被鹿邑县公安局取保候审,同年10月29日被逮捕。
法定代理人王正平。
鹿邑县人民法院审理鹿邑县人民检察院指控原审被告人张福原、王顺雨、郑方X犯抢劫罪一案,于2016年4月18日作出(2016)豫1628刑初40号刑事判决。宣判后,原审被告人郑方X不服,提出上诉。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通过阅卷、讯问上诉人及原审被告人、征求法定代理人的意见,认为事实清楚,决定不开庭审理。现已审理终结。
原判认定,2015年5月21日中午,被告人张福原、王顺雨、郑方X伙同张坤宇、任长征(该二人已提起公诉)及杜利(另案处理)分乘两辆摩托车,窜至鹿邑县王皮溜镇北头白沟河桥头时,将路过的张某背部、闫某背部、李某腿部打伤,并将闫某的长亿米M11手机、李某的步步高Y13L手机抢走。后经鉴定,张某、闫某的伤情均为轻微伤;步步高Y13L手机价值798元;长亿米M11手机价值400元。现步步高Y13L手机已追回并退还给被害人。审理过程中,经法庭调解,被告人张福原、王顺雨、郑方X赔偿了被害人闫某的经济损失,被害人张某、李某、闫某及其法定代理人对三被告人予以谅解,并要求法院从轻处罚。
上述事实,有下列证据予以证实:
1、被告人张福原供述,今年4、5月份的一天上午,张坤宇骑着摩托车带着我和任长征,杜利骑车带着王旭和郑方X一起自南向北溜到王皮溜街北头桥上时,从对面步行过来3个和我们年龄差不多的男孩,张坤宇说拦住要他们的手机,我们就拐回来,任长征下车用脚跺他们,然后我们拽着他们顺着河堤往东走了20多米,就开始打他们,我和任长征用木棍打的。打过之后,我们向他们要手机,其中一部手机的屏烂了我们没要,王旭和任长征每人要了一部手机。两部手机都是直板触屏智能手机,一部白色VIVO牌的被王旭拿走,另外一部我没看清。
2、被告人王顺雨供述,记不清具体时间了,那时还是热天,张坤宇骑摩托车带着任长征和郑方X,杜利骑摩托车带着我和张福原出去溜着玩,任长征说他没手机去劫一个,我们都不同意。后来我们去了王皮溜,从王皮溜大街往北走,在北边桥上碰见3个和我年龄差不多的男的往南走,过去后,任长征说他们光瞅我们,去打他们。我们又返回来在桥上拦着他们,任长征踢了其中一个人几脚,又打了人家耳光,然后把他们拽到桥北头东边河堤上,我们都动手打了他们。其中一个男的往西跑,把他撵回后,任长征找个棍打他。打完以后,我和任长征让他们把手机掏出来,其中一个人把一部白色VIVO手机递给我,另外一个人掏出一部白色手机给了任长征,剩下那个人掏出的手机赖没人要。我和任长征把手机卡掏出来还给了人家。任长征让摸摸他们有钱没有,我们都去摸了他们的口袋,没啥东西。
3、被告人郑方X供述,今年麦收前的一天,我和任长征、王旭、杜利、张福原、张坤宇骑着两辆摩托车溜着玩。中午2点左右,我们自南向北行至王皮溜街北头桥上时,从北边过来3个和我们年龄差不多的男孩,任长征和杜利说他们用眼翻我们了,他俩就上去打他们,然后我们把他们顺着河北沿往东拽,走了几十米后就开始打他们,任长征和杜利用木棍打的,其他人用拳打、用脚跺。我打了一个男孩背部一拳、跺了他背部一脚、打了他一耳光。其中一个男孩往西跑,张坤宇和杜利骑摩托车把他追了回来。打过之后,任长征让他们把手机掏出来,共3部手机,其中一部比较破我们没要,任长征和王旭每人要了一部。当时我们都动手打人了。
4、同案犯张坤宇供述,那天中午快吃饭时,任长征打电话让我出去玩,我就骑着摩托车到刘瓦房板厂找他,当时,任长征、杜利、张福原、郑方X、王旭在那儿等我,杜利也骑着一辆摩托车,我们6人分乘两辆摩托车开始溜着玩。我们从观堂溜到王皮溜,从王皮溜街上正北走到北头桥上碰见3个年轻男孩,从他们身边过去后,任长征和王旭说他们用眼翻我们了,我们就调头拐回来,任长征下来打了一个男孩一耳光,然后我们把他们3个拽到桥东侧河堤上开始打他们。任长征和王旭向他们要手机,有3部手机,其中一个人的手机我们没要,任长征和王旭每人拿了一部。郑方X、王旭、任长征向他们要钱并对他们搜身,但没有搜出来东西。我们都动手打了3个男孩,我就跺了一个男孩一脚,任长征用木棍打的,其他人用拳头打用脚踢的。
5、同案犯任长征供述,2015年5月21日上午,我和郑方X、张坤宇、杜利、王旭、张福原在俺村西地碰面,准备到亳州溜着玩,看看顺便可能抢个手机,因为我的手机坏了,想抢个手机用用。我们六人骑着两辆摩托车溜到了王皮溜街上,往北走到北头桥上时,从北边过来3个年轻男孩。我们从他们身边过去时,不知是谁说他们用眼瞅我们了,我说:“拐回去。”我们就调头拐回去,有个人先跺了他们一脚,我上去打了其中一个人一耳光。我们拽着他们顺着河北沿大堤往东走,走了大约100米就开始打他们,用脚跺、用巴掌打,杜利和我用棍打的。王旭和杜利向他们要手机,其中一部屏烂了我们没要,我和王旭每人要了一部。我抢的是一部白色、直板、智能手机,这部手机后来被我摔了。
6、被害人闫某陈述,2015年5月21日中午1点40分左右,我和张某、李某吃过饭后在王皮溜北头溜着玩。我们从白沟河北侧自西向东走到王皮溜北头桥上时,从南边过来两辆摩托车,每辆车上坐着三个年轻男子。他们从我们身边过没走多远就拐了回来,有个身材较胖的男子问张某:“你看啥哩。”张某说:“我没看。”那个胖子就从车上下来朝张某头上打了两巴掌,又朝他身上跺了两脚。一个黄头发的男子让我跟他们一起顺着白沟河北岸往东走,一个身材较壮的男子架着张某也往东走,我们走了200多米后停了下来,他们问我们家是哪儿的、跟着谁混的,我们说了自己的家庭住址并且说没有跟着谁混,那个黄头发的说:“把手机掏出来。”我们掏出手机后,一个红头发戴耳钉的男子把我和李某的手机卡拿出来把手机拿走了,张某的手机屏烂了他们没要。那个黄头发的说:“把钱掏出来。”我们说没钱,他们就开始打我们。他们在地上拾了几根木棍朝我们身上打,那个胖子打我们耳光,我让他们搜身,那个胖子搜了我和李某没找到钱就不打了。这时张某往西跑,其中五个人去撵他,撵上后拉回来又打了他一顿。我的手机是长亿米牌、白色、直板、双卡,2015年2月22日花500元买的。我的左胳膊和后背被打伤。
7、被害人张某陈述,今天上午放学后,我和李某、闫某到阎小庄饭店吃饭。饭后,我们沿白沟河河堤往东走,快到桥北头柏油路上时,从南边过来两辆黑色摩托车,上边分别坐着三个人。我们走到桥北头时,过去的两辆摩托车又返回来拦着我们说我看他们了,我说没看,有个又高又胖的男孩就架着我,其他人撵着李某和闫某从桥北头沿河堤往东走。走到离庄头三四十米处时,他们问我是哪庄的、跟着谁混的,我说不混也没跟着谁混,他们都动手打我们,用手扇、用脚踢,还有两个用木棍打。有个175厘米左右、年龄十七八岁、较胖的男孩叫我们把钱和手机都掏出来,李某和闫某把手机掏出来给他们,他们又问有钱没有,我说没钱,他们开始打我们,我就跑,他们骑摩托车撵,撵上后把我拉回来又打。他们抢走闫某和李某每人一部手机,李某的手机是步步高牌,白色、直板、4G、双卡;闫某的手机是长亿米牌,白色、直板、双卡。李某的左大腿被打伤,脸上被打两巴掌;闫某的左胳膊和左大腿被打伤;我的左大腿、左胳膊、后背被打伤。
8、被害人李某陈述,2015年5月21日上午放学后,我和张某、闫某到阎小庄吃饭。饭后,我们走到王皮溜镇街北头桥上时,从南边过来两辆摩托车,每辆车上坐着三个年轻男子。他们从我们身边过去后又调头拐回来拦住我们非要说我们用眼看他们了,我们说没有看,有个又高又胖的男孩下来打张某一巴掌并跺他一脚,然后拽着他顺白沟河堤往东走,其他人也从车上下来拽着我们往东走,边走边问我们是干啥的,我们说是王皮溜一中的学生。他们向我们要手机,张某的手机屏烂了他们没要,把我和闫某的手机卡取出来后把手机拿走了。然后,他们向我们要钱,我们说没带钱,他们就搜身,没有搜到东西就开始打我们,六个人都动手打我,其中一个黄头发的用木棍打我们。我的手机是步步高牌,白色、直板、4G、双卡,花950元钱买的;闫某的手机是长亿米牌,白色、直板、双卡。我的左大腿被他们用木棍打伤,脸上被打两巴掌;闫某的左胳膊和左大腿被打伤;张某的左大腿、左胳膊、后背被打伤。
9、搜查笔录、证明、鹿邑县公安局公告及照片、扣押物品清单、手机照片证实步步高Y13L手机已追回并退还给被害人李某。
10、法医学人体损伤程度鉴定意见书证实张某、闫某的伤情属轻微伤。
11、手机票据、价格鉴定结论书证实经鉴定步步高Y13L手机价值798元,长亿米M11手机价值400元。
12、现场勘验检查笔录证实案发现场。
13、辨认笔录及说明,经被害人闫某、李某辨认出在案被告人郑方X。
14、刑事谅解书、追记笔录、和解协议书、收到条证实被告人张福原、王顺雨、郑方X已赔偿被害人闫某的经济损失,且得到李某、张某、闫某及其法定代理人的谅解,并要求对三被告人从轻处罚的事实。
根据上述事实和证据,鹿邑县人民法院认为,被告人张福原、王顺雨、郑方X伙同他人以暴力手段抢劫他人财物,其行为均已构成抢劫罪。被告人张福原犯罪时已满十四周岁未满十六周岁,被告人王顺雨、郑方X犯罪时已满十六周岁不满十八周岁,均是未成年人,应当从轻或者减轻处罚。被告人张福原、王顺雨、郑方X当庭自愿认罪,部分退赃,积极赔偿被害人经济损失并取得谅解,可从轻处罚。据此,以抢劫罪,判处被告人张福原有期徒刑一年,并处罚金1000元(已缴纳);以抢劫罪,判处被告人王顺雨有期徒刑一年,并处罚金1000元(已缴纳);以抢劫罪,判处被告人郑方X有期徒刑一年,并处罚金1000元(已缴纳)。
上诉人郑方X上诉称,在共同犯罪中其不是组织者、策划者,仅是参与者,起次要作用,应系从犯;犯罪时不满十八周岁,系未成年人;上诉人系初犯、偶犯,认罪且态度较好,且赔偿被害人损失,得到被害人的谅解。综上,认为原判量刑重,请求从轻处罚。
经二审审理查明的事实和证据与一审相同,且均经一审法院当庭举证质证,经查属实,本院予以确认。关于上诉人郑方X提出在共同犯罪中其不是组织者、策划者,仅是参与者,起次要作用,应系从犯,原判量刑重的上诉理由,经查,在共同犯罪中,上诉人郑方X积极参与殴打被害人,起主要作用,系主犯,原判根据上诉人郑方X的犯罪事实、认罪、悔罪态度、犯罪时未成年及赔偿被害人损失,得到被害人的谅解等情节,已对其减轻处罚,量刑适当,故其上诉理由不能成立。
本院认为,上诉人(原审被告人)郑方X伙同原审被告人张福原、王顺雨等人以暴力手段抢劫他人财物,其行为均已构成抢劫罪。原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和定罪准确,量刑适当,审判程序合法。上诉人郑方X的上诉理由不能成立,不予采纳。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二百二十五条第一款(一)项之规定,裁定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本裁定为终审裁定。
审判长  何万廷
审判员  邓同华
审判员  庞 巍
二〇一六年五月十七日
书记员  闫 单

公告

一、本裁判文书库为非盈利网站,贯彻国家司法公开的原则,致力于向公众提供全面、真实、可靠的法律信息,为公众了解法律、律师和司法案例提供一个良好的平台。

二、公开判决文书是国家司法审判公开的重要环节,不仅不违法,而且有助于国家法制建设,并且有助于打击拖欠、赖账等不良行为,有助于养成良好的社会风气。

三、如需删除相关文书,请附带详细网址以及证明当事人身份信息材料发送至panjueshu@chongfa.com 7-15个工作日删除。(发送邮件请检查是否附带详情页网址以及当事人证明材料,资料不全不予处理。)

概要

基本信息

审理法院:河南省周口市中级人民法院

案件类型:刑事案件

审理程序:二审

裁判日期:2016-05-17

律师联盟

免费法律咨询,找律师用崇法APP,好律师就在您身边。

Copyright © 判决书 www.panjueshu.com 苏ICP备16017945-3号 | 网站地图 | 律师联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