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事案件
黄殿文与尹志慧委托合同纠纷一审民事判决书
汪清县人民法院        

此裁判文书仅用于崇法认证律师参考学习如需查看详情请下载崇法APP进行律师认证 下载崇法APP

普通用户点击查看原文>>

崇法账号

登录密码

吉林省汪清县人民法院
民事判决书
(2018)吉2424民初51号
原告黄殿X,男,汉族,1962年2月27日生,农民,现住汪清县。
委托代理人黄溪X,女,吉林林海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尹志X,男,汉族,1984年1月9日生,农民,现住汪清县。
委托代理人刘天X,男,吉林由正律师事务所律师。
原告黄殿X与被告尹志X委托合同纠纷一案,本院于2018年1月5日立案后,依法组成合议庭,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黄殿X及其委托代理人黄溪X,被告尹志X及其委托代理人刘天X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黄殿X向本院提出以下诉讼请求:请求判令被告赔偿原告损失43000元,由被告承担诉讼费。事实与理由:2017年6月,原告经朋友林德介绍与被告电话协商,将自家饲养的14匹马送到被告经营管理的位于鸡冠乡大北村山场的围栏里寄养,并约定14匹中的2匹小马被告当年不收取寄养管理费,另外12匹大马被告每匹收取寄养管理费400元,共计4800元。随后,原告夫妻及朋友林德、王宏海四人将马赶到被告的围栏,双方当场清点了马匹的数量共计14匹,原告将4800元寄养管理费交付给被告。7月份,怀崽子的母马下了马驹。这样,被告在其围栏为原告寄养管理着大小共计15匹马。在寄养期间,被告打电话通知原告,一匹马太瘦,怀疑有病,原告便到山场围栏将该马领回。2017年10月8日,被告电话通知原告,被告称已经将原告寄养的马都圈在一起,让原告将马匹领回。10月9日,原告与邻居及朋友来到围栏发现被告的围栏口已打开3个,围栏中只有9匹马,剩余5匹马不见踪影。第二天,原告一行三人在附近山场找回了2匹马,还有3匹马没有找到。原告给被告多次打电话让其去找马,但被告说他到延吉为他人找马,拒绝为原告找丢失的马,无奈,原告只得让5、6个邻居和朋友帮忙找了一个多月,花4000元费用,但是没有找到。原告认为,原告的马匹由被告寄养管理,作为管理人应当对马匹尽到安全义务及监管义务,被告在管理期间将围栏打开是造成3匹马丢失的直接原因。丢失的5岁红色母马价格为15000元、7岁黑鬃红公马价格为16000元、2岁红色母马8000元,合计39000元,找马的费用4000元,总计43000元。
被告尹志X辩称,第一、原告所诉与事实不符,一是我与原告之间不存在寄养关系,我们之间只是牧场租赁关系,将场地租给原告后,原告如何使用牧场,如何放牧和管理自己的马匹是原告自己的事情,与被告没有任何关系,被告不参与管理与放牧;二是原告提出的寄养管理费的说法是错误的,应当是牧场的租赁费用,就是饲料钱;三是原告说2017年10月8日将被告的马圈在一起等都不是事实,被告将牧场交给原告后,不参与放牧和管理,基于此也不会做原告所说的事情;第二、原告如有马匹走失完全是自己管理不善造成的,其损失由其自己承担,事实上,鸡冠乡有好多家人与原告一样租赁被告的同一牧场,自己管理和放养自家牲畜,都没有发生牲畜走失的情况,这一点足以说明原告自己没有尽到管理的义务;第三、原告没有证据能够证明其损失的主张,原告牵马时被告不在现场,至于是否丢失、丢失几匹什么样的马,被告不清楚。请求判决驳回原告的诉讼请求。
原告黄殿X为证实其主张,向法庭提交了以下证据:
1、原告的身份证复印件,证明原告的主体身份。
经质证,被告无异议,予以采信。
2、视频资料:原告与被告通话录音光盘,证明:1、原告将14匹马送到被告的围栏处,交纳4800元管理费;2、被告认可原告在被告处丢失3匹马的事实;3、被告在未通知原告的情况下自行打开四个围栏口,是导致原告3匹马丢失的直接原因;4、原告与被告没有约定原告自行负责管理马匹,根据交易习惯,管理马匹的责任应当由被告负担,原告放在被告处管理的马匹丢失后,被告就应当有找回马匹的责任。
经质证,被告承认是其与原告之间的通话录音,录音的主要内容是:原告马匹丢失后,给被告打电话,被告称因为到延吉帮别人找马,两天后才与原告通话,说尽可量帮原告找马,若找到给原告送过去;被告认为对原告放在围栏里的马匹没有管理的义务,原来想收700、800元,给管理,听屯里人说不划算,从2016年开始就不这么做了;被告找了几天马没有找到才打开的围栏门。对该证据,被告提出原告始终在诱导被告,该证据不能证明马匹丢失的情况,具体是几匹,什么样的马都不能反映,该录音也没有表明双方是委托关系,从局部录音可以说被告是将场地租赁给原告,在这种情况下被告没有义务为其寻找丢失的马匹。原告在牵走马匹的时候被告不在场,丢没丢,丢了几匹,通过这个录音被告都不知情。根据以上质证意见,对该证据的真实性予以采信。
3、原告丢失的三匹马的照片,原告称该照片是其妻子于2017年5月22日在汪清镇电视塔下面拍照的,证明原告丢失的马包括一匹7岁的公马、一匹5岁的母马、一匹2岁的母马。
经质证,被告称照片上的马,不能证明就是原告丢失的马。本院认为,原告的马匹进被告的围栏时双方没有拍照记录,原告从围栏取回时,也没有对取回的马拍照记录,不能证明照片上的马就是原告丢失的马,故对这一组照片不予采信。
4、原告黄殿X申请证人陈玉宝、王景福出庭作证,证明:陈玉宝与原告是朋友,2016年春天,经陈玉宝介绍,原告到王景福家买了两匹马,公马是16000元(3号照片),母马是15000元(2号照片)。
经质证,被告提出该证据与本案没有关系。本院认为,因照片中的马匹不能确定就是原告丢失的马,该证据只能证明原告与证人之间存在过买卖马匹的关系,但不能证明这两匹马就是原告起诉的其丢失的马匹,故对该证据不予采纳。
5、原告申请证人林德出庭作证,证明:2017年4月份,我给原告联系了被告的围栏,我与原告两口子及一个姓王的一起把原告家的14匹马送到了被告的围栏,一匹大马交400元管理费,交了4800元,两匹小马不要钱,送到地方后被告在围栏等着,我们过去把钱给了被告后就走了。原告的马送到被告的围栏里后,由被告管理,400元钱是”圈养费”。
经质证,被告承认原告的马匹送到了自己的围栏里,也交钱了,但这是原告的马匹在围栏里吃草的钱,故对证人证明的经其介绍,原告将马匹送到被告的围栏,每匹大马交给被告400元钱的事实予以采信。因原、被告双方均认可,对马匹入围栏后由谁管理双方没有约定,因此,对林德证明的其他内容不予确认。
6、原告黄殿X申请证人王洪海出庭作证,证明:2017年4月份,王洪海帮原告往围栏送过马。
经质证,被告尹志X没有异议,予以采信,但时间是2017年6月初。
7、原告黄殿X申请证人徐同春出庭作证,证明:2017年开春的时候,原告的马有点毛病,我去被告的围栏牵过,再一次去是2017年的秋天,我开着四轮拖拉机到被告围栏所在的潘家沟,围栏里的6匹马已经是圈到一块了,被告又送过来2匹马,一匹大马和一匹马崽子,我们下去接的,被告让我们先牵着这8匹马先走,我和原告一块牵着8匹马走的时候顺便把一匹跑到别人家围栏里的马也一块牵回来。
经质证,被告尹志X提出原告到围栏牵马的时候,本人不在,故对证人证实的曾与原告一起到围栏牵过马的事实予以采信。
8、延边鼎盛资产评估有限公司作出的(2018)D032号资产评估报告书、评估费收据,证明原告申请评估的三匹马的价值为31500元,本次评估费2000元。
经质证,被告尹志X提出,该鉴定结论只是依据原告提供的一组照片,没有其他相关证据与照片相佐证,该照片不能证明原告的马是否走失,也不能证明这些马是放在被告的山场,该评估报告与本案无关,不能证明原告的损失。本院认为,该评估的依据是原告提供的马匹的照片,因被评估的对象并不存在,从而无法确定被评估马匹的胖瘦、大小,从而不能确定马匹的价值,该评估报告缺乏真实性、客观性,不予采信。对鉴定费的真实性予以采信。
被告尹志X为证实其主张,向法庭提供了以下证据:
1、申请证人侯金平、刘春红、王作行出庭作证,证明:侯金平等三家于2016、2017两年,在被告尹志X家的围栏里放养马、牛,每匹马、每头牛向尹志X交400元钱,这笔钱是牲口吃草的钱,牲口放进去后,喂盐、管理都是自己做,丢失也由自己负责,跟尹志X无关。尹志X的山场很大,一天走不完。
经质证,原告黄殿X提出证人证言只能证明证人与被告的关系,与被告的委托关系无关。因原告对证人证言的真实性没有提出异议,故对该证据予以采信。
2、被告尹志X申请证人尹孟海出庭作证,证明:我儿子家在铁西电视塔下面,我在他家住时,我的老同学林德经常找我玩儿,闲谈中,我说西山上有10多匹马,我就说在这边养马不容易,山太陡,林德说这个人(马主人)挺好,想找个围栏也找不到,后来我就说我侄子尹志X有个围栏,但是他不愿意收马,因为马蹄子对草损害程度严重,愿意收牛,我跟林德说你要是说我介绍的,我侄子肯定能收,后来林德问我怎么个收费法,我说一个牲口一年是400元,小的吃奶的不算,这里面喂盐、看护之类的都是自己管理,尹志X收款就是提供围栏和草原,林德之后怎么跟原告和被告说的我就不知道了,后来怎么商量是他们的事,过了几天林德跟我说用四轮带着牲口从柳树河送进围栏里去了,我侄子在围栏边接的。林德还说姓黄的把放牧费给了尹志X。
经质证,原告提出证人说的原告自己管理、喂盐的事,林德并没有跟他说。因原告对证人尹孟海的证言的真实性并没有提出异议,予以采信。
根据以上采信的证据及当事人在庭审陈述中的认可,确认以下事实:
2017年6月初,经原告黄殿X的朋友林德与被告尹志X的大爷尹孟海联系、介绍,黄殿X将自己家的12匹大马及两匹小马送到尹志X位于鸡冠乡大北村山场的围栏里放养。双方约定大马一年收费400元,小马不收费,黄殿X送马时交给了尹志X4800元费用,对马匹入围栏后由谁管理,双方没有约定。7月份,一匹母马下了马驹,黄殿X在尹志X家围栏里的马是15匹,之后,黄殿X去围栏看马的膘情时,将一匹瘦马牵回,还剩14匹。10月份,围栏到期,尹志X通知黄殿X将马取回。黄殿X到围栏往回取马的当日,只是领回了9匹马,次日与他人在附近的山场又找到了2匹,丢失3匹马。黄殿X与邻居、朋友几经寻找未找到,与被告协商未果,诉至本院。
诉讼中,原告黄殿X申请对其丢失的三匹马进行司法鉴定,延边鼎盛资产评估有限公司根据原告提供的三张照片,进行了评估,三匹马的价值为31500元(1.2万元、1.2万元、7500元)。
另查明,侯金平、刘春红、王作行等人在2016、2017年,也将各自的马(牛)送到被告尹志X家的围栏放养,每匹马(牛)向尹志X交400元钱,这笔钱是牲口吃草的钱,牛(马)放进围栏后,喂盐、管理都是自己做,丢失也由自己负责,跟尹志X无关。
本院认为,原告黄殿X、被告尹志X均认可双方没有约定原告的马匹入被告的围栏后,由谁负责管理、丢失由谁负责,双方争议的焦点就是对原告丢失马匹的损失被告是否负有赔偿责任。对此,原告从过错责任方面提出,被告将围栏门打开是导致其马匹丢失的直接原因,并向法庭提供了其与被告的通话录音,但被告在通话中称是原告的马匹丢失后,自己才打开的围栏门,该录音是在被告没有心里防备的情况下讲的,内容真实可靠,原告提供的证据不能证明他的这一主张,即不能证明原告的马匹丢失是因为被告的过错所导致,被告无需负过错赔偿责任。原告又从合同约定方面提出,原告与被告没有约定原告自行负责管理马匹,根据交易习惯,管理马匹的责任应当由被告负担,关于这一点,被告的三个证人均证明2016年、2017年,他们的马、牛送到被告的围栏后,被告所收取的400元是牲口吃草的钱,而非管理费,牲口若有丢失,被告不负责赔偿,而且在原告提供的电话录音中,被告也说了对入围栏的牲口不负责管理,原、被告争议的以上内容,属于对合同履行方式的约定不明。实践中,关于牲口送到围栏放养,由谁负责管理,一般有两种情况,一种是双方约定围栏主收费后,围栏主负责对牲口进行管理,牲口若有丢失,围栏主负责赔偿,双方是一种委托管理合同关系,围栏主对入围栏的牲口负有管理的义务;另一种是围栏主收费后,牲口由主人自己负责管理,牲口若有丢失围栏主不负责任,这种情况就是牲口的主人交费后,围栏主向其提供围栏、场地,牲口主人认可围栏主提供的围栏、草场条件,自愿将牲口送到围栏放养,这种情况双方可视为是场地租赁关系,围栏主没有管理的义务,前一种情况比第二种情况收费要高。就本案现有的事实,原、被告之间的关系属于上述的哪种情况?双方没有约定,而上述哪一种情况属于合同法范畴的交易习惯,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六十一条之规定,不能确定,在此情况下,《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六十二条第(五)项虽然规定”履行方式不明确的,按照有利于实现合同目的的方式履行”,但上述两种情况(方式)哪种有利于实现合同目的?亦无法确定。综上,既然不能依据现有的事实根据法律规定推定双方的合同性质,那么,根据民事诉讼谁主张谁举证的举证原则,原告有责任提供证据证实其主张,但原告所提供的证据证明不了其与被告是委托管理合同关系,被告没有对原告送入围栏的马匹负有管理的责任,原告应当承担不利的后果。关于原告主张的马匹的价值,因其提供的评估报告缺乏客观性、真实性,不予认定。综上,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第一款、《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九十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原告黄殿X的诉讼请求。
案件受理费875元、鉴定费2000元,合计:2875元,由原告黄殿X负担。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吉林省延边朝鲜族自治州中级人民法院。
审 判 长  邵金山
审 判 员  金秀焕
人民陪审员  孙宝胜
二〇一八年九月十八日
书 记 员  赵明花

公告

一、本裁判文书库为非盈利网站,贯彻国家司法公开的原则,致力于向公众提供全面、真实、可靠的法律信息,为公众了解法律、律师和司法案例提供一个良好的平台。

二、公开判决文书是国家司法审判公开的重要环节,不仅不违法,而且有助于国家法制建设,并且有助于打击拖欠、赖账等不良行为,有助于养成良好的社会风气。

三、如需删除相关文书,请附带详细网址以及证明当事人身份信息材料发送至panjueshu@chongfa.com 7-15个工作日删除。(发送邮件请检查是否附带详情页网址以及当事人证明材料,资料不全不予处理。)

概要

基本信息

审理法院:汪清县人民法院

案件类型:民事案件

审理程序:一审

裁判日期:2018-09-18

律师联盟

免费法律咨询,找律师用崇法APP,好律师就在您身边。

Copyright © 判决书 www.panjueshu.com 苏ICP备16017945-3号 | 网站地图 | 律师联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