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政案件
李卫忠、郭春仙等与金华市婺城区竹马乡人民政府行政补偿一审行政判决书
金华市婺城区人民法院        

此裁判文书仅用于崇法认证律师参考学习如需查看详情请下载崇法APP进行律师认证 下载崇法APP

普通用户点击查看原文>>

崇法账号

登录密码

金华市婺城区人民法院
行政判决书
(2015)金婺行初字第162号
原告李卫忠,农民。
原告郭春仙。
原告罗献普。
上述三原告共同委托代理人冯振兴。
原告李洪升。
委托代理人罗献普,具体情况前已述。
被告金华市婺城区竹马乡人民政府,住所地金华市婺城区竹马金竹路乡政府内。
法定代表人吴祝芳。
出庭负责人张舍明,副。
委托代理人周力。
第三人金华市婺城区竹马乡东宅村经济合作社,住所地金华市婺城区东宅村办公大楼。
法定代表人周绍玉。
委托代理人周力。
原告李卫忠、郭春仙、吴锦均、罗献普、李洪升不服被告金华市婺城区竹马乡人民政府征地补偿协议一案,于2015年9月29日向本院提起行政诉讼。本院于同日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因金华市婺城区竹马乡东宅村经济合作社与本案被诉行政行为有法律上的利害关系,经原告申请,依法通知其为本案第三人参加诉讼,于同年11月24日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李卫忠、郭春仙、罗献普及其委托代理人冯振兴,原告李洪升的委托代理人罗献普,被告金华市婺城区竹马乡人民政府的出庭负责人张舍明及委托代理人周力,第三人金华市婺城区竹马乡东宅村经济合作社的委托代理人周力到庭参加诉讼。在审理过程中,原告吴锦均于同年10月26日向本院申请撤回起诉,本院予以准许。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李卫忠、郭春仙、罗献普、李洪升共同起诉称:原告是金华市婺城区竹马乡东宅村村民。2015年9月,原告获知被告与第三人签订了前述征地补偿协议。该征地补偿协议,违反法律的规定,被告与第三人随意扩大征收范围,违法占用了原告依法享有土地承包经营权的农地,严重侵犯了原告的合法财产权利,依法应当确认无效。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四十一条,行政机关作出具体行政行为时,未告知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组织诉权或者起诉期限的,起诉期限从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组织知道或者应当知道诉权或者起诉期限之日起计算,但从知道或者应当知道具体行政行为内容之日起最长不得超过2年。被告未告知原告诉讼权利,原告的起诉未超过诉讼时效。综上所述,被告与第三人签订的合同存在着明显且重大的违法情形,侵犯了原告的合法权益。原告请求法院:确认被告与第三人之间于2014年4月20日签订的征地补偿协议无效。
原告向本院提交的证据有(均系复印件):1.身份证4张,证明原告主体资格;2.承包经营权证1份,证明原告与本案有利害关系;3.征地补偿安置方案公告1份,证明金华市国土资源局征地面积是27.2911公顷;4.征地补偿协议1份,证明协议约定征地面积是472.4505亩,超出征地范围,依法无效。
被告金华市婺城区竹马乡人民政府答辩称:因金华站货场搬迁工程(婺城区段)项目建设需要,需征收包括婺城区竹马乡东宅村在内的集体土地。为了工程的顺利进行,我乡政府配合上级部门进行相关公告、相关材料的存档及土地补偿费、青苗补偿费的支付工作,并负责处理地面附着物、青苗的补偿及搬迁等具体工作。为此,我乡政府按2014年金华市区征地综合补偿标准与第三人签订征地补偿协议,作为先予支付补偿款的依据。我乡政府并非该项目的土地征收单位和征收主体,仅仅是补偿款的支付单位。征地补偿协议中的土地面积,并非实际征收的土地面积,征地补偿款最终是按实际征收的土地面积确定,多退少补。综上,原告在诉状中陈述的事实与理由不能成立。请求法院依法驳回原告诉讼请求。
被告向本院提交的证据有(均系复印件):1.金华市人民政府办公室关于调整完善金华市区征地补偿安置政策的通知1份,证明2014年金华市征地补偿安置政策;2.承诺函1份,证明被告不是征收主体,而是具体工作的落实单位,系征收补偿费的支付单位;3.(2015)浙金行初字第57号判决书1份,证明被告不是本次征收主体,婺城区人民政府2014年3月14日作出的“关于竹马铁路货场及配套工程项目征迁的公告”系预公告性质;4.征地补偿安置方案公告2015第16-3号1份,证明金华市国土资源局2015年6月8日作出征地补偿安置方案,并在网站公告;5.法律法规目录1份,证明被告行政行为的法律依据。
第三人金华市婺城区竹马乡东宅村经济合作社陈述称:同意被告答辩意见。原告起诉所称诉讼时效问题,当时村里对征地情况都是知晓的,原告不可能不知道,本案已超过诉讼时效。
第三人未向本院提交证据。
在审理过程中,本院依法组织到庭当事人及代理人对上述证据进行了当庭质证。根据质证意见及证据审核认定的有关规定,本院认证如下:
1.对被告证据1,第三人无异议。原告提出:对真实性无异议,但与本案没有关联性;仅涉及到征地补偿标准及安置方式的规定,原告诉争的是被告与第三人签订的征地协议,是对相关征地补偿标准不服,是对擅自扩大征地范围有异议。经查:原告异议部分成立。本院确认其证明力。
2.对被告证据2,第三人无异议。原告提出:对真实性予以认可,对合法性及关联性不予认可;该承诺函是竹马乡人民政府单方作出的承诺,不能体现是委托关系,因此,这是超越法定职权的征地行为;该承诺函确定的征地面积总和是27.2911公顷,而协议约定的征地范围是472.4505亩,约合31.4936公顷,协议的约定超出了本建设项目所需要的范围;即使该承诺函合法有效,也恰恰能够反映该份协议是无效的;本案补偿安置方案公告日期是2015年7月16日,而该承诺函所涉及到的征地时间是2014年10月20日前,在发布两公告前,被告作出该承诺,实施了征地行为,违反了法定的征地程序。经查:原告异议部分成立。本院确认其证明力。
3.对被告证据3,第三人无异议。原告提出:对真实性无异议,但与本案没有关联性;只能证明区政府发布的征地公告属于预公告性质,不能证明本案协议的效力,也不能证明协议处于预备状态;该协议没有约定生效条件,根据一般规定,协议签订之日成立并生效。从判决书内容看,预征用主体是区政府,而本案签订征地协议、实施征收行为,是乡人民政府,反映出涉及到的征地主体是区政府,与乡政府无关;乡政府无权对案涉土地实施征收。经查:原告异议不成立。本院确认其证明力。
4.对被告证据4,第三人无异议。原告提出:对真实性、合法性予以认可;该补偿方案确认的征收面积是27.2911公顷,本协议案涉的征地协议远远超出法定征地范围,扩大征地范围,应当确认行为无效。经查:原告异议部分成立。本院确认其部分证明力。
5.对原告证据1,被告和第三人无异议。本院确认其证明力。
6.对原告证据2,被告提出:对真实性无异议;原告承包的土地,都在国土局征收范围,不是在31公顷和27公顷相差的4公顷范围内;原告以多征为由起诉,但相差的4公顷,与原告并没有关联,原告不是本案利害关系人。第三人质证意见与被告相同。经查:被告异议成立。本院确认其部分证明力。
7.对原告证据3,被告提出:对真实性无异议;是征收最终有效的法律文件;征收决定不是被告作出;该证据可以证实,被告不存在多征收,被告既不是征收单位,也没有具体实施过征收行为。第三人质证意见与被告相同。经查:被告异议部分成立。本院确认其部分证明力。
8.对原告证据4,被告提出:对真实性无异议;协议第2款明确土地征用补偿标准按2014年标准,先予补偿;该协议内容非常明确,补偿款是作为先予补偿而支付,而不是作为征收部门与被征收单位签订的征收补偿协议。第三人质证意见与被告相同。经查:被告异议部分成立。本院确认其部分证明力。
根据本院确认证明力的上述证据及到庭当事人和代理人当庭陈述,本院确认本案事实如下:
原告李卫忠、郭春仙、罗献普、李洪升系婺城区竹马乡东宅村的村民。2014年3月14日,金华市婺城区人民政府在原告所在区域发布关于“竹马铁路货场及配套工程项目征迁公告”,内容为:因竹马铁路货场及配套工程项目建设需要,拟征收原告所在村的集体土地。公告中对征地用途、位置、补偿标准及安置途径等做了说明。同年4月20日,被告金华市竹马乡人民政府(甲方)与第三人婺城区竹马乡东宅村经济合作社(乙方)签订征地补偿协议,约定:甲方向乙方征用土地,以市土地勘测规划院征地红线图及计算面积为依据,计472.4505亩;土地补偿标准按照2014年公布的金华市区征地综合补偿标准执行,先予补偿4.5万元/亩,一般青苗按3000元/亩,包干由乙方负责兑付。土地征用补偿款共计人民币2267.76万元(其中综合价补偿:2126.0272万,一般青苗补偿费141.73515万)。双方还对其他事项作了约定。2015年6月8日,金华市国土资源局在其网站发布2015第16-3号征地补偿方案公告,其中婺城区竹马乡东宅村土地补偿安置方案:征收面积27.2911公顷;农用地27.0451公顷,区片综合价67.5万元/公顷,未利用地0.2460公顷,区片综合价48万元/公顷;青苗补偿费140.5380万元;土地总费用1977.8902万元。此后,第三人分别与部分村民签订土地征用款发放协议和苗木搬迁补偿协议。相关村民已按协议领取上述费用。
本院认为:《中华人民共和国土地管理法》第十条规定,农民集体所有的土地属于村农民集体所有的,由村集体经济组织或者村民委员会经营、管理。第三人作为村集体经济组织,有权签订征地补偿协议。从协议的内容看,所支付的款项系先予补偿的款项,故涉案征地补偿协议,名为征地补偿协议,实质上系被告为竹马货场铁路及配套设施项目的征迁工作顺利开展,而自愿向预征地对象的先予预付征地款协议,并非完整性的征地补偿协议。该协议为双方自愿签订,预付征地款行为也未减损相关村民的合法权益。该协议中,预付征地款,可待涉案建设项目完成相关征地审批手续后,再行确认结算。原告虽享有部分涉案土地的承包权,但涉案协议内容未减损其相关权益。原告也未举证证明第三人收取涉案预付征地款后,有减损其利益的行为。鉴此,对原告要求确认第三人与被告的涉案协议无效的诉讼请求,本院不予支持。对被告抗辩和第三人的陈述中合法部分,本院予以采纳。据此,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六十九条的等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原告李卫忠、郭春仙、罗献普、李洪升的诉讼请求。
案件受理费50元(原告已预交),由原告负担。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浙江省金华市中级人民法院。
审 判 长  鲍海源
人民陪审员  郭金棠
人民陪审员  汪奕南
二〇一六年三月二十二日
书 记 员  王 薇

公告

一、本裁判文书库为非盈利网站,贯彻国家司法公开的原则,致力于向公众提供全面、真实、可靠的法律信息,为公众了解法律、律师和司法案例提供一个良好的平台。

二、公开判决文书是国家司法审判公开的重要环节,不仅不违法,而且有助于国家法制建设,并且有助于打击拖欠、赖账等不良行为,有助于养成良好的社会风气。

三、如需删除相关文书,请附带详细网址以及证明当事人身份信息材料发送至panjueshu@chongfa.com 7-15个工作日删除。(发送邮件请检查是否附带详情页网址以及当事人证明材料,资料不全不予处理。)

概要

基本信息

审理法院:金华市婺城区人民法院

案件类型:行政案件

审理程序:一审

裁判日期:2016-03-22

律师联盟

免费法律咨询,找律师用崇法APP,好律师就在您身边。

Copyright © 判决书 www.panjueshu.com 苏ICP备16017945-3号 | 网站地图 | 律师联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