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事案件
田慧、深圳市金辉鸿泰投资咨询有限公司委托合同纠纷二审民事判决书
        

此裁判文书仅用于崇法认证律师参考学习如需查看详情请下载崇法APP进行律师认证 下载崇法APP

普通用户点击查看原文>>

崇法账号

登录密码

广东省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
民事判决书
(2018)粤03民终9057号
上诉人(原审原告):田X,女,1983年11月2日出生,汉族,身份证住址湖北省云梦县。
委托诉讼代理人:蒋崇书,广东国晖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深圳市金辉鸿泰投资咨询有限公司,住所地深圳市福田区福田街道福华三路口彩田以西恒运豪庭1栋25C。
法定代表人:黄金辉,总经理。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深圳市国采金控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住所地深圳市福田区福田街道金田路皇岗商务中心56B3。
法定代表人:张利,总经理。
两上诉人共同委托诉讼代理人:蔡诗爽,广东中矩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狄X,男,1966年11月11日出生,汉族,身份证住址甘肃省嘉峪关市。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于梦X,女,1981年8月27日出生,汉族,身份证住址甘肃省嘉峪关市。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苏伟X,男,1966年7月16日出生,汉族,身份证住址河南省上蔡县。
上诉人田X因与被上诉人深圳市金辉鸿泰投资咨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金辉公司”)、狄X、于梦X、苏伟X、深圳市国采金控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国采公司”)委托合同纠纷一案,不服广东省深圳市福田区人民法院(2017)粤0304民初18554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于2018年5月14日立案后,依法组成合议庭进行了审理,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上诉人田X上诉请求:1.依法撤销深圳市福田区人民法院(2017)粤0304民初18554号民事判决。2.依法改判解除上诉人与被上诉人金辉公司、狄X、于梦X、苏伟X、国采公司的民间委托理财合同。3.依法改判金辉公司返还原告资金人民币1300000元。4.依法改判狄X、于梦X、苏伟X、国采公司对金辉公司返还上诉人资金人民币1300000元承担连带责任。5.依法判令以上五位被上诉人承担本案一审、二审的财产保全费、诉讼费。上诉事实和理由:一、原审法院认定上诉人与上述五位被上诉人不存在理财委托合同关系的事实错误,狄X、于梦X、苏伟X、国采公司对被金辉公司返还上诉人资金人民币1300000元承担连带责任有事实和法律依据。1.本案上诉人与五位被上诉人没有书面的民间委托理财合同,仅有部分微信聊天记录和支付金辉公司1600000元的凭证,微信聊天记录中也仅有“深圳国采”的信息,无法判明“深圳国采”的主体信息,另被国采公司一直在幕后操纵,上诉人为稳妥起见,在原审起诉立案时将案由暂时确定为不当得利纠纷,且未将国采公司列为被告。上诉人起诉立案时认为,如五位被上诉人不承认民间委托理财合同关系,上诉人以不当得利纠纷起诉胜诉机率大,相反,如果被上诉人在庭审时承认民间委托理财合同关系时,上诉人立即再变更诉讼请求并追加国采公司为被告。真如上诉人所料,金辉公司在原审第一次开庭时当庭提交了其是受国采公司的委托代为收取上诉人的1600000元投资款,上诉人当庭申请变更了诉讼请求并追加了国采公司为被告,案由也变更为民间委托理财合同纠纷。2.最高人民法院《民事案件案由规定》第105条将委托理财合同纠纷分类为金融委托理财合同纠纷和民间委托理财合同纠纷,除此之外,国内目前再无其它法律法规对此类合同给出明确的定义及相关解释。原审法院认为,委托理财是指委托人将资金或证券等金融性资产委托给受托人,由受托人将该将资产投资于期货、证券等交易市场或通过其它金融形式进行管理,所得收益由双方按约定进行分配或由受托人收取代理费的经济活动没有法律依据。在本案中,是狄X、于梦X、苏伟X介绍上诉人在国采公司的平台上购买邮币卡、在平台开立个人账户并进行电子交易的投资理财项目,并谈及可得到几倍的投资回报,是被狄X、于梦X、苏伟X提供金辉公司收取1600000元投资款的银行账号,是被狄X在上诉人的再三要求下从被金辉公司处拿到400000元投资款的收款收椐并邮寄给上诉人,狄X还说剩余1200000元投资款的收款收据出具问题与国采公司联系。在国采公司未给上诉人开立个人账户又不退还投资款吋,狄X、于梦X、苏伟X一直说正与国采公司沟通想办法解决退款事项。本案中,国采公司也认可其委托金辉公司将投资款中的300000元退回到上诉人的银行账户中。由此可知,上诉人与被狄X、于梦X、苏伟X、国采公司形成了民间委托理财的合意,上诉人己履行了口头民间委托理财合同的主要义务,被上诉人也己接受,故上诉人与狄X、于梦X、苏伟X、国采公司存在民间委托理财合同关系。3.本案原审时被上诉人国采公司当庭陈述如下:其与上诉人不存在委托理财合同,但与狄X、苏伟X存在委托合同关系:其受狄X、苏伟X的委托代为购买并将诸葛亮小型张邮票、配到案外人于某的账户中、以案外人于某名义入库托管在案外人北交所某公司;其知道上诉人与狄X、于梦X、苏伟X的代理关系,且直接将投资款中的300000元退回到上诉人的银行账户中。故上诉人认为,在本案的民间委托理财合同中,委托人为上诉人田X,受托人应为狄X、于梦X、苏伟X,国采公司为第三人。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四百零二条“受托人以自己的名义,在委托人的授权范围内与第三人订立的合同,第三人在订立合同时知道受托人与委托人之间的代理关系的,该合同直接约束委托人和第三人,但有确切证据证明该合同只约束受托人和第三人的除外。”的规定,狄X、于梦X、苏伟X、国采公司对金辉公司返还上诉人资金人民币1300000元承担连带责任有事实和法律依据。二、退一步说,即便狄X、于梦X、苏伟X、国采公司不存在民间委托理财合同关系,按原审法院认定的上诉人与国采公司存在委托合同关系来看,原审法院认定“现被告国采公司提交了入库单等证据显示,其己实际购买并将诸葛亮小型张邮票入库托管在案外人北交所某公司,己经完成了原告的委托事项”也是错误的。1.国采公司“己实际购买并将诸葛亮小型张邮票入库托管在案外人北交所某公司”并不等于被国采公司“已经完成了原告的委托事项”。本案中上诉人提交的微信聊天记录上显示狄X、于梦X、苏伟X介绍该理财项目时说北交所某公司交易平台为电子交易平台,案涉邮币卡购买后主要是通过开立交易账户并在电子交易平台交易才会产生几倍的收益。原审中,国采公司的法定代表人张利当庭陈述北交所某公司交易平台为电子交易平台,其为委托人购买邮币卡后并应为委托人在北交所某公司交易平台开立交易账户。上诉人也正是相信五位被上诉人的上述陈述才决走投资1600000元的。但查明的事实表明,作为受托人的国采公司没有为上诉人在北交所某公司交易平台开立账户,作为委托人的上诉人无法达到所订立案涉委托合同的根本目的,国采公司的行为属于根本违约之情形。2.原审法院认定,上诉人与金辉公司、狄X、于梦X、苏伟X不存在委托理财合同关系,但上诉人与国采公司存在委托合同关系。按原审法院认定的事实来看,国采公司首先应在北交所某公司电子交易平台为上诉人开立个人账户,然后应依约履行将购买的诸葛亮小型张邮票配至上诉人田X的账户上,然后再以上诉人田X的名义申请鉴定,再然后以上诉人田X的名义入库托管在案外人北交所某公司。但事实并非如此,在未与上诉人沟通并得到上诉人田X同意的情况下,国采公司却将所购买的诸葛亮小型张邮票并配到案外人于某的账户上然后又以案外人于某名义入库托管在案外人北交所某公司。更离奇的是,原审法院并以此认定为“现被告国采公司提交了入库单等证据显示,其己实际购买并将诸葛亮小型张邮票入库托管在案外人北交所某公司,己经完成了原告的委托事项”。3.原审法院还认定,国采公司将代上诉人购买的诸葛亮小型张邮票配到案外人于某的账户上,然后又以案外人于某名义入库托管在案外人北交所某公司是狄X、苏伟X的委托,是经过狄X、苏伟X的同意的。但以上事实与根据原审法院认定的上诉人与狄X、苏伟X不存在委托理财合同关系事实相矛盾,也就是说,根据原审法院认定的上诉人与狄X、苏伟X无合同权利义务关系的情况下,被国采公司无权受被狄X、苏伟X的指令将其代上诉人购买的诸葛亮小型张邮票配到案外人于某的账户上,也无权受狄X、苏伟X的指令以案外人于某名义将本属于上诉人的诸葛亮小型张邮票入库托管在案外人北交所某公司。由此可见,原审法院认定“现被告国采公司提交了入库单等证据显示,其己实际购买并将诸葛亮小型张邮票入库托管在案外人北交所某公司,已经完成了原告的委托事”不成立。4.本案现有的证据无法证明于某名下是否有相应的邮票、于某这些邮票是否经相关机构鉴定、是否入库托管在案外人北交所某公司的事实,但原审法院却凭一张《北交所某公司邮币交易平台挂牌邮币卡藏品鉴定入库托管单》(复印件)而错误加以认定。三、原审法院审理程序违法。1.2016年3月17日支付1600000元理财投资款给金辉公司至原审2016年6月11日第一次开庭前及至2017年12月13第二次开庭前,上诉人用尽一切方法联系狄X、于梦X、苏伟X并要求狄X、于梦X、苏伟X与金辉公司、国采公司联系,要求五位被上诉人要么为其配票,要么退款,但未得到任何回应。2017年12月13日第二次庭审法庭辩论终结时,国采公司仍未提交原审法院所认定“现被告国采公司提交了入库单等证据显示,其己实际购买并将诸葛亮小型张邮票入库托管在案外人北交所某公司,己经完成了原告的委托事项”事实所依据的本案关键之关键的证据《北交所某公司邮币交易平台挂牌邮币卡藏品鉴定入库托管单》。2.原审法院认定“现被告国采公司提交了入库单等证据显示,其己实际购买并将诸葛亮小型张邮票入库托管在案外人北交所某公司己经完成了原告的委托事项”事实所依据证据《北交所某公司邮币交易平台挂牌邮币卡藏品鉴定入库托管单》属于严重超过举证期限且未经当庭质证的证据,不能作为认定案件事实的依据。《北交所某公司邮币交易平台挂牌邮币卡藏品鉴定入库托管单》的复印件(不是原件)是2017年12月13日第二次庭审结束后的2018年1月22日法院才邮寄给上诉人,未经原告当庭质证也未经补充质证,上诉人仅向原审法院递交了一份《代理意见二》的代理意见,而未对之质证也无法对之进行质证。3.该份证据材料上的自然人于某、刘某及盖有几个法人公章的法人均系案外人、法人负贵人签字处空白、所有标注年月日处均为空白。这样来源、这样内容的证据材料未经质证程序而最终成为原审法院认定案件主要事实的关键之关键的证据,严重影响了本案判决的公正性。综上所述,无论上诉人与上述五位被上诉人存在理财委托合同关系还是委托合同关系,也不论本案案由是委托理财合同纠纷还是民间理财合同纠纷或者委托合同关系,总之,本案均应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的相关法律规定,但上述五位被上诉人均未依法履行合同主要义务,己构成根本违约,上诉人要求解除合同、五位被上诉人承担返还上诉人投资款人民币1300000元的诉讼请求应得到法律的支持。原审判决认定事实、适用法律错误、违反法定程序,导致原审判决显失公平,严重有损法律的尊严,依法应予撤销。上诉人现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的规定提起上诉,望判如所请。上诉人田X于庭审中对上诉状补充陈述如下:1.原审法院严重违反法律程序。原审认定被上诉人国采公司已完成上诉人的田X的委托事项,所依据的证据材料严重超过举证期限,有重大的伪造嫌疑,但原审法院仍作为认定本案主要法律事实的依据,从2016年3月上诉人田X支付1600000元购买邮票至2017年11月13日第一次开庭,在此长达一年多的时间内上诉人田X通过电话、微信等方式与被上诉人狄X、苏伟X沟通询问1600000元所购邮票的情况和开户的情况,本案五被上诉人没有一人告知田X,被上诉人国采公司已代田X从案外人樊某购买邮票,并已鉴定也已托管在案外人北京某收藏品有限公司,原审第一次开庭后因上诉人田X当庭变更诉讼请求,原审法院于2017年12月13日再次开庭,这个时候被上诉人国采公司才当庭提交,国采已经在田X向樊某购买邮票,并且将该邮票配置案外人于某名下,一年多的两次开庭,五被上诉人都没有说1600000元有无购买。原审法院认定事实的主要一份证据是入库单,我方有快递单,是在2017年12月13日之后2018年1月22日由原审法院庭后通过快递形式邮寄给田X的代理律师,且其复印件,当时代理人与法官沟通说这个证据是严重的逾期,且没有当庭质证,这个证据没有原件,我们无法质证,后来我们向法院又提交一份资料即补充意见,表达我们对这份证据无法质证,也不能质证,但是原审法院对这份证据认定本案主要事实的唯一的关键的证据。入库单的主要证明事实是国采公司已经将田X的所购买的邮票已经入库托管在北京某收藏品有限公司的仓库里,而且这个是配置在于某名下,在2017年11月13日的开庭,被上诉人国采公司法定代理人张利当庭陈述其公司代上诉人田X所购买的邮票配置在被上诉人狄X的账户。2、案外人李某的真实身份以及与其相关的案件事实,原审法院没有查明,李某的身份证所有的材料中没有,李某支付的22518700元是否用于购买诸葛亮小型张原始邮票没有充分的证据证明。李某支付的22518700元是否代国采公司支付购买邮票的费用,在李某没有参加庭审的情况下,原审法院凭国采公司出具的署有李某姓名的说明,而就认定此款是李某代国采公司支付购邮票的款项。该说明中间签名的是否是李某的签名,无法查证。22518700元涉及李某的重大利益,原审法院本应通知其参加诉讼而未通知。在2018年12月第二次开庭,国采公司法定代表人张利当庭陈述田X的配置已苏伟X账户,而当庭经原审法官的同意的情况下,上诉人田X当庭与苏伟X电话联系,电话里面苏伟X当庭对上述不予认可。3.于某的身份信息以及与其相关的案件事实未予以查清。于某的身份证,五被上诉人没有提供。于某的姓名在被上诉人国采公司提供的不同的证据材料中间有两种写法,在国采公司提供的分货表中于某的是“于某可”,而其他文件中关于涉及于某的名字都是于某。现有的证据证明于某与田X无任何经济往来,原审中国采只承认将田X邮票配置狄X名下,而狄X与于某是何种法律关系,五被上诉人没有提供任何的证据,因此,假设于某名下的邮票属真,但不能推测于某名下的邮票已包含田X的邮票。于某名下是否含有田X1300000元的邮票,是关于某的重大利益,原审法院本应通知其参与诉讼,而未予通知。国采公司在最后一次开庭当庭提供的《北交所某公司邮币交易平台挂牌邮币卡藏品鉴定入库托管单》中于某的签名,是否是于某本人签名,无相关的证据证明。4.原审法院认定北交所某公司交易平台于2016年11月28日发布申报公告后停牌了,不符合事实,原审中国采中法定代表人陈述后来为什么不能把票配到田X的名下,并进行相关的交易,是因为这个交易平台停牌了,大概在10月、11月停牌了。我方提供的证据12交易数据、采集表,最后的交易数据是记载为2017年5月26日。还有我方提交的证据10交易公告、2017年地111号公告,该公告中很明确明确2017年5月31日其某公司交易平台全部产品才开始暂停交易,而不是被上诉人国采公司所陈述的大约2016年11月已经关闭不能交易。还有我方提供的证据9挂牌产品停牌公告也显示交易平台最后交易日期2017年5月31日,且证明诸葛亮小型张邮票自2016年11月28日-2017年2月13日在这个平台交易。5.原审法院认定国采公司所陈述的因为这个交易平台只能设立十几个账户,所以没有给田X独立开户,而将田X�

公告

一、本裁判文书库为非盈利网站,贯彻国家司法公开的原则,致力于向公众提供全面、真实、可靠的法律信息,为公众了解法律、律师和司法案例提供一个良好的平台。

二、公开判决文书是国家司法审判公开的重要环节,不仅不违法,而且有助于国家法制建设,并且有助于打击拖欠、赖账等不良行为,有助于养成良好的社会风气。

三、如需删除相关文书,请附带详细网址以及证明当事人身份信息材料发送至panjueshu@chongfa.com 7-15个工作日删除。(发送邮件请检查是否附带详情页网址以及当事人证明材料,资料不全不予处理。)

概要

基本信息

审理法院:

案件类型:民事案件

审理程序:

裁判日期:2019-01-21

律师联盟

免费法律咨询,找律师用崇法APP,好律师就在您身边。

Copyright © 判决书 www.panjueshu.com 苏ICP备16017945-3号 | 网站地图 | 律师联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