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事案件
吴大琴与胡伟、靖安县三友货物运输有限公司等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纠纷一审民事判决书
靖安县人民法院        

此裁判文书仅用于崇法认证律师参考学习如需查看详情请下载崇法APP进行律师认证 下载崇法APP

普通用户点击查看原文>>

崇法账号

登录密码

江西省靖安县人民法院
民事判决书
(2015)靖民一初字第270号
原告:吴大琴。
委托代理人:张明星,靖安县法律援助中心律师。
被告:胡伟。
被告:靖安县三友货物运输有限公司。住所地:靖安县后港路1号。
法定代表人:余定根,该公司经理。
委托代理人:胡一进,靖安县清华法律服务所法律工作者。
被告:李先奇。
被告:余云锋。
原告吴大琴与被告胡伟、被告靖安县三友货物运输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三友公司)等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纠纷一案,本院于2014年11月25日作出(2014)靖民一初字第120号民事判决书,原告吴大琴不服判决提出上诉。宜春市中级人民法院以漏列被告为由,于2015年5月3日作出(2015)宜中民三终字第50号民事裁定书撤销原判决发回重审,本院于2015年6月24日立案受理,依法另行组成由审判员潘重百担任审判长,审判员舒建平、邓霞参加的合议庭,追加余云锋为本案被告。2015年11月8日变更为由审判员邓霞担任审判长、人民陪审员吴刚、熊自恩参加的合议庭,书记员雷娟担任记录,于2015年11月13日公开开庭对本案进行了审理。原告吴大琴及其委托代理人张明星、被告三友公司及其委托代理人胡一进、被告李先奇、余云锋到庭参加诉讼。被告胡伟经公告送达开庭传票等法律文书,无正当理由,拒不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吴大琴诉称:2013年10月6日,被告胡伟驾驶赣C×××××号小客车从靖安金罗湾到靖安城。17时05分许,途经靖安县××线××160米处时,与左转弯由原告吴大琴驾驶的赣C×××××号超标电动车发生碰撞,造成原告多处受伤、及两车受损的交通事故。同年10月18日,靖安交通警察大队对该事故作出认定:被告胡伟负事故主要责任,原告负事故次要责任。原告受伤后,即被送往靖安中医院住院治疗105天,花去医疗费用34997元,其中被告胡伟只支付了2000元。2014年1月26日,经司法鉴定,原告的伤残程度为右下肢功能丧失构成十级伤残,颜面部瘢痕构成十级伤残。原告自2007年5月至今一直在江西合力照明电器有限公司上班,现月平均工资为3200元左右。
事故发生后,被告胡伟离开靖安。赣C×××××号小客车的法定车主是被告三友公司,被告余云锋买卖了此车,被告李先奇将车借给被告胡伟,因该车未购买“交强险”。故请求法院判令:1、胡伟在“交强险”责任限额内赔偿原告医疗费10000元、残疾赔偿金92860元、电动车财产损失费2000元(详见赔偿清单),共计128298元;2、被告胡伟在“交强险”责任限额外按80%的比例赔偿原告医疗费23038元;3、被告三友公司、余云锋、李先奇对上述1、2项赔偿承担连带赔偿责任;4、本案诉讼费由四被告承担。
被告三友公司辩称:本公司不应成为本案的被告,尽管该车登记在三友公司名下,但该车的原实际车主是涂某。2003年10月16日,涂某将该车转给了漆某,后经几手转让。从该车的转手情况来看,三友公司对该车不享有运行支配权和运营收益权,应当驳回原告对三友公司的诉讼请求。
被告李先奇辩称:要我承担责任,需提供证据。
被告余云锋辩称:我是购买过赣C×××××,但后来又转手卖了,买车人现在找不到。交通事故是在我卖车后发生的,所以我不承担赔偿责任。
被告胡伟既未作出答辩,也未参加本案的庭审。
综合原告的诉称和三被告的辩称,并征询各方当事人的意见,本案的争议焦点是:(一)三友公司是否要承担民事责任;(二)余云锋是否要承担民事责任;(三)李先奇是否要承担民事责任。
在庭审中,各方当事人举证、质证如下:
原告为证明自己的诉称事实,提供的证据有:(一)原告身份证及其被告李先奇户籍信息各1份,以证明原告的身份及被告李先奇的身份信息;(二)靖安县公安局交通警察大队出具的靖公交认字[2013]第771号道路交通事故认定书1份,以证明原告吴大琴负本次事故的次要责任,被告胡伟在本次事故中负主要责任,被告胡伟驾驶的肇事车辆是向被告李先奇借的;(三)肇事车辆赣C×××××号小客车的车辆登记信息复印件一份、靖安县交警大队询问笔录两份、靖安县人民法院民一庭2014年6月13日下午3时对余云锋做的询问笔录复印件一份,以证明三友货物运输有限公司为该车的所有人,自2009年后该车未参加年检,车是余云锋卖给了李先奇,李先奇是该车最后受让人,并由其将车辆借给胡伟的事实;(四)靖安中医院出具的出院记录、疾病诊断证明、结算发票、残疾辅助器具票据各1份,以证明原告在该院住院治疗情况及医疗费34997元,并且购买拐杖花费80元;(五)靖安清华法医学司法鉴定所出具的编号为靖华司法鉴定所[2014]法医鉴字第131号司法鉴定意见书1份、鉴定费发票2份、靖安中医院疾病诊断证明1份,以证明因本次交通事故造成原告右下肢功能丧失12.2%构成十级伤残,颜面部瘢痕10平方厘米构成十级伤残,误工损失日为120天及后续治疗费需要6000元,并花费鉴定费700元;(六)提供江西合力照明电器有限公司原告工资证明、靖人社伤字(2014)第11号认定工伤决定书各一份,以证明原告在发生交通事故前连续7年在合力照明工作,月工资3500元,原告本人户籍是农村户口,根据法律规定,原告应按城镇居民享受伤残待遇;(七)靖安星月神电动车经营店证明及黑白照片各一份,以证明原告的电动车损失价值为2000元;(八)原告母亲身份证、户籍信息及原告母亲大方县所在地村委会出具的证明各一份,以证明原告母亲有四个子女,原告对母亲还具有扶养义务。
对原告的上述举证,被告三友公司经质证认为:对证据(一)、(二)、(三)、(四)、(五)、(八)无异议;对证据(六)中的真实性无异议,对按城镇居民计算证据不充分,应当配有工资表;对证据(七)有异议:认为应该现场定损,这个证明不能确定损失情况,没有法律效力。
对原告的上述举证,被告李先奇经质证认为:对证据(一)、(四)、(五)、(八)无异议;对证据(七),与三友公司的质证意见一致;对证据(二)、(三)、(六),没有参与,不清楚情况。
对原告的上述举证,被告余云锋经质证认为:对证据(一)、(三)、(四)、(五)、(八)无异议;对证据(六)、(七)与三友公司的质证意见一致;对证据(二),表示不清楚。
被告三友公司为证明自己的辩称事实,提供的证据有:购车协议一份,以证明肇事车辆实际所有人是涂某,该车已在2003年10月16日由实际车主涂某卖给漆某的事实,三友公司对肇事车辆没有运行支配权和运营收益权。
对被告三友公司的上述举证,原告经质证认为:对该证据真实性、关联性有异议,三友公司提供的购车协议与车辆登记是不完全相符的。虽然车辆已经转让,但是车辆没进行变更登记,三友公司在法律上还是车辆的所有人。
对被告三友公司的上述举证,被告李先奇和余云锋均表示没有异议。
被告李先奇和余云锋均没有向本院提供证据材料。
本院出示了以下证据:(一)2014年3月25日、4月4日、6月13日三份询问笔录,主要说明余云锋曾陈述将肇事车辆赣C×××××号小客车卖给了雷公尖“湖南棚”的李先奇;(二)2014年8月7日的询问笔录,主要说明被告李先奇否认其本人是肇事车辆赣C×××××号小客车的实际持有人;(三)原告工资明细表,主要证明原告的实际工资78元/天;(四)2014年8月14日开庭笔录中余云锋的出庭证词,主要说明余云锋曾以证人身份出庭,在当庭指认时,否认被告李先奇是肇事车辆赣C×××××号小客车的买受人;(五)2015年5月3日宜春市中院对余云锋的询问笔录,主要说明余云锋曾陈述2012年1月以1300元买下肇事车辆赣C×××××号小客车,在2013年的8月以1200元(不含油料费)卖给下家;(六)2015年11月11日调查笔录,主要证明本案被告李先奇身份证地址是雷公尖片三枥村老屋组,但在雷公尖片三枥村新屋组(俗称“湖南棚”)已居住十余年;2013年李先奇有段时间去老屋组看其母亲,开的就是赣C×××××号小客车;(七)赣C×××××号小客车照片,反映肇事车辆赣C×××××号小客车的全貌;(八)(2014)靖民一初字第120号判决书第6页对原告赔偿数额的计算方式、结果,证明原告的损失情况。
对本院上述证据,原告吴大琴经质证认为:证据(一)、(三)、(五)、(六)、(七)、(八)真实性、合法性、关联性没有异议;证据(二)关联性不能确定:证据(四)真实性不认可,被告余云锋、李先奇为不承担法律责任,回避事实。
对本院上述证据,被告三友公司经质证认为:证据(一)、(二)、(三)、(五)、(六)、(七)、(八)的真实性、合法性、关联性没有异议;证据(四),对车转手后的情况不清楚。
对本院上述证据,被告李先奇经质证认为:证据(二)、(三)(四)、(五)、(六)、(七)、(八)的真实性、合法性、关联性没有异议;证据(一)的真实性有异议。
对本院上述证据,被告余云锋经质证认为:证据(三)、(四)、(五)、(六)、(七)、(八)的真实性、合法性、关联性没有异议;证据(一)是听说的;证据(二)不清楚。
综上,本院对上述证据的分析,认定如下:
原告吴大琴提供的证据(一)、(四)、(五)、(八),被告三友公司、余云锋、李先奇均无异议,本院予以采信。证据(二)系靖安交警大队依职权作出的已生效的事故责任认定,本院予以采信。证据(二)、(三)靖安交警大队依职权调取、作出的书面材料,与本院依职权调取且双方无异议的证据(一)、(三)、(五)、(七)相印证,本院予以采信。证据(六)、(七)被告三友公司、余云锋、李先奇不尽认可,原告的损失最终以原、被告双方一致认可的本院证据(八)为准。
被告三友公司提供的证据,原告吴大琴不认可,被告李先奇、余云锋没异议,结合原告提供的证据(二),可认定:赣C×××××挂靠在被告三友公司。
本院依职权调取的证据:原告吴大琴、被告三友公司、余云锋、李先奇对证据(三)、(五)、(六)、(七)、(八)的真实性、合法性、关联性无异议,本院确认其证据效力;证据(一)、(四),余云锋的陈述,内容相互矛盾,两者必有一假。因为第一次审理时,余云锋未列为被告,不排除他作顺手人情为被告李先奇遮掩,以达到被告李先奇不承担民事法律责任的目的。证据(一)与靖安交警大队依职权作的笔录及本院调取的证据(六)均吻合,所以本院认定证据(一)作为有效证据,证据(四)不作为本案有效证据。证据(二)与前面认定的证据不符且没有其他证据佐证,不作为有效证据。
综上,本院认定事实如下:
2013年10月6日,被告胡伟驾驶赣C×××××号小客车由靖安金罗湾到靖安城,17时05分许,途经靖安县××线××160米处时,与左转弯由原告吴大琴驾驶的赣C×××××号超标电动车发生碰撞,造成原告身体多处受伤,两车损坏的交通事故。
2013年10月18日,靖安县公安局交通警察大队作出靖公交认字[2013]第771号道路交通事故认定书,认定胡伟驾驶报废机动车时,疏忽大意,未及时采取有效措施,且车速过快,是造成本次事故的主要原因,负本次事故的主要责任;吴大琴驾驶超标电动车,转弯时未确保安全,是造成本次事故的次要原因。
事故发生后,原告即被送往靖安中医院治疗,经诊断,头部外伤,右髌骨粉碎性骨折,右髌骨骨折,全身多处软组织损伤,2014年1月19日出院,出院主要医嘱:一年后根据骨痂愈合情况行内固定拆除术。医疗费用总计34997元。住院期间由其丈夫余某护理。
2014年1月26日,靖安清华司法鉴定所作出[2014]法医鉴字第016号道路交通事故伤残程度司法鉴定意见书,评定原告吴大琴因交通事故受伤致右下肢功能丧失12.2%,构成十级伤残;颜面部瘢痕10平方厘米,构成十级伤残。原告因髌骨骨折误工损失日为120天,一年后行骨折内固定材料取出术,总体医疗费用大约需要6000元。为此,原告支付鉴定费共计700元。原告吴大琴事故前一直在江西合力照明电器有限公司上班,公司实行计件工资,日均工资约78元。原告吴大琴赡养的人有其母亲彭某,生于1944年7月23日,现居住在贵州省大方县小屯乡法启村十组,育有四个子女。
再查明,被告胡伟当日持A2驾驶证驾驶肇事车辆赣C×××××号小客车,登记车主一直为被告三友公司。初次登记日期为2003年1月27日。当时的实际车主涂某将该车挂靠在被告三友公司,后该车在实际车主间几经转手。2009年开始,该车就未参加年检。2012年1月被告余云锋以大概1300元价格买下。2013年8月被告余云锋以1200元(不含油费)卖给被告李先奇。2013年10月6日,被告李先奇将车借给被告胡伟使用,发生了此起交通事故。
另查明,原告的各项损失为:医疗费34997元、护理费9450元(90元/天×105天)、后续治疗费6000元、误工费9360元(78元/天×120天)、住院伙食补助费1680元(16元/天×105天)、营养费1575元(15元/天×105天)、残疾赔偿金48120.6元(21873元/年×20年×11%)、被扶养人生活费1410.75元(5130元/年×10年×11%÷4人)、精神损害抚慰金3000元,司法鉴定费700元、治疗辅助器具费80元、财产损失费1500元,共计116298.35元。
本院认为:公民的健康权受到侵害时,应得到及时救济。因此原告吴大琴的合法诉求,本院予以支持。
赣C×××××小客车,根据靖安交警大队的责任认定、交易的价格、未参加年检等因素综合考量,已定性为报废车辆,故属高度危险物,由此产生的侵权是特殊侵权类型,其损害赔偿适用无过错原则,举证责任倒置。
被告胡伟驾驶多年未参加年检和投保交强险且已达报废标准的车辆,发生了交通事故,造成原告吴大琴人身和财产损失,应当承担赔偿责任,但根据交通事故责任认定,原告吴大琴负事故的次要责任,因此原告吴大琴承担10%的民事责任,被告胡伟承担90%的民事赔偿责任。
被告三友公司,虽对该车不享有运行支配权、运营收益权,但其作为车辆的挂靠单位即车辆的所有人,在为车辆提供年检、保险等服务的同时,也负有监管的义务,由于疏于履行监管职责及没有尽到注意义务,放任事故车辆在达到报废标准的状态下违法转让、危险行驶,发生了本次交通事故,有一定过错,应承担连带责任;被告余云锋以买卖方式转让已达到报废标准的车辆,为该车的转让人,应承担连带责任;被告李先奇以买卖方式受让已达到报废标准的车辆并借给他人使用,发生交通事故,应承担连带责任。
综上,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十三条、第十四条、第五十一条、第六十九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道路交通事故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一条、第六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七条、第十八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第一百四十二条、第一百四十四条的规定,经本院审判委员会讨论决定,判决如下:
一、原告吴大琴的各项损失总计116298.35元,原告吴大琴自行承担11629.84元;被告胡伟承担104668.51,扣除已付2000元,实付102668.51元。限被告胡伟于本判决书生效后十日内付清;
二、被告靖安县三友货物运输有限公司、余云锋、李先奇对被告胡伟的上述赔偿款项及其诉讼费用承担连带责任(对内其各自比例按序分别20%、30%、50%);
三、驳回原告吴大琴的其他诉讼请求。
逾期履行按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案件受理费2749元,原告自行承担77元,被告胡伟承担2672元(原告预交1375元,缓交1374元);公告费1420元(原告垫付860元),由被告胡伟承担;两项合计4092元,由被告胡伟承担。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江西省宜春市中级人民法院(在递交上诉状之日起七日内预交上诉费,汇至江西省宜春市中级人民法院,帐号:02×××48,开户银行:农行宜春市分行袁山大道分理处,如逾期不交纳,按自动撤回上诉处理)。
审 判 长 邓 霞
人民陪审员 吴 刚
人民陪审员 熊自恩
二〇一六年二月一日
书 记 员 雷 娟

公告

一、本裁判文书库为非盈利网站,贯彻国家司法公开的原则,致力于向公众提供全面、真实、可靠的法律信息,为公众了解法律、律师和司法案例提供一个良好的平台。

二、公开判决文书是国家司法审判公开的重要环节,不仅不违法,而且有助于国家法制建设,并且有助于打击拖欠、赖账等不良行为,有助于养成良好的社会风气。

三、如需删除相关文书,请附带详细网址以及证明当事人身份信息材料发送至panjueshu@chongfa.com 7-15个工作日删除。(发送邮件请检查是否附带详情页网址以及当事人证明材料,资料不全不予处理。)

概要

基本信息

审理法院:靖安县人民法院

案件类型:民事案件

审理程序:一审

裁判日期:2016-02-01

律师联盟

免费法律咨询,找律师用崇法APP,好律师就在您身边。

Copyright © 判决书 www.panjueshu.com 苏ICP备16017945-3号 | 网站地图 | 律师联盟